修行是为了什么?

    有的人是求长生,有的人是纯粹的追求对力量的渴望,有的人是想要获得财富、地位、女人等等奢侈的享受,但有的人却比较简单,只是为了让身边的人过得更好更开心。

    王重曾经一直觉得自己修行只是因为喜爱修行,喜欢那种去了解未知的感觉,可看到成天病怏怏的斯嘉丽,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属于最后那种,对身边人的关心远远大过了对修行本身的渴求。

    这足足一个月时间来,破天荒般的,老王居然没有正儿八经的修行过,什么巩固天魂境界、巩固理解的剑招,甚至去进一步的开拓自己那剑道三式,这些事儿居然被自己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连王重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对于一个曾经一天不修行就浑身都不自在的人来说,这种事儿就和一个抽了三十年烟,而且每天还是两包量的老烟民突然告诉你,说他闻到烟味就想吐一样,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每天在脑子里打转的,今天又该给她讲个什么好笑的笑话,只要看着斯嘉丽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老王的心里就有一种无比满满的满足感,比特么领悟了剑二时还爽。

    变化就是来的这么自然,王重感觉这样其实反而活得很轻松,仿佛回到了曾经在天京学院、回到了曾经雪姨王叔那个家里时,没实力没负担,活得也是没心没肺、自由自在,却让辛巴简直有种措不及防的崩塌感,在他看来老王现在就是个中二青年。

    不过辛巴对此完全没有意见,因为现在整天呆在蓝黛儿导师这边,它天天都可以和心爱的女神见面,而且似乎老王突然就放开了一样,实力的提升以及地位的提升,让他已经用不着一定要将辛巴隐藏起来,辛巴放风的时间已经无限扩大,除了玩到精神实在疲惫、需要回到老王的魂海中‘睡个觉’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呆在蓝黛儿的基地后厨,开心得不得了。

    “黛儿导师!您做的菜好美味哦!您已经彻底征服了我的胃!请允许我跪倒在您的裙下!”

    “黛儿姐姐,你长得比这菜还好看!”

    “黛!我虽然很丑,但是我很温柔!”

    蓝黛儿爱屋及乌,倒是对辛巴相当的容忍,而得寸进尺的辛巴越来越没下限,只是经常被艾拉代替导师将色眯眯的它一巴掌拍飞,让辛巴万分痛恨这个阻拦在自己和蓝黛儿导师中间的唯一障碍,严重妨碍了自己追求真爱的步伐!什么小辣椒,这简直就是个恶巫婆嘛!

    有蓝黛儿和王重的悉心照料,斯嘉丽的伤势倒是很快就稳定了下来,甚至已经隐隐有了康复的迹象,只是根据蓝黛儿的推测,想要恢复她的修行路终究还是很难。但不管王重还是斯嘉丽,现在都很看得开,人没事就好,修行路什么的……有这一个多月的欢乐,两人其实已经有所明悟,更不会纠结,对心里真正有着彼此的两个人来说,平平淡淡的陪伴每一天才是幸福,而且相比起很多普通人,他们拥有的已经足够多了。

    米索布达比世界的战争什么的,并不是不愿意为人类出力,只是王重感觉有些心结,也看不懂,了解得越多,越能感觉到战争的目的和走向已经偏离了原本圣地公布的方向,没人愿意为了一个不明不白的目标去拼命,不管是王重还是其他任何人。所以王重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带着斯嘉丽返回地球,陪她过一些平淡却开心的日子,也已经向上面递交了申请调返,可调令的回复却始终没有下达,以他大导师的权利虽然可以自由往返,但却无法带走身居前线要职的斯嘉丽,上面不表态,传送阵就不会对斯嘉丽开放。

    对于这种类似软禁的无礼,王重既没发火也并不着急,上面显然是用斯嘉丽来绑住他。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既然身在局中,想要脱身本就不容易,能感觉到上面对自己肯定会有什么要求,因此只是一边陪着斯嘉丽的同时,一边静静的等待,或许最终向自己提出要求的,会是老张,可这一个多月了,老张却始终没有露面。

    北区基地已经进入了一个整备阶段,这其实也是之前那些一直在喊战的人们所渴望的,王重那个一剑灭杀二十圣的视频看起来固然是很爽、很热血澎湃,但这其实也是在告知着所有人一个有些可怕的信息——章鱼人很强!这场战争,没那么简单。

    因此即便是赢了那一战,但现在整个北区都是普遍的处于各种消极状态,旅团部的任务一再的提升报酬,但除非是在北区基地已经掌控的范围内,否则根本就没人敢去接,哪怕是十大旅团也不敢,前线的战士也是多有各种私下的怨言,颇有厌战之意。

    开什么国际玩笑,章鱼人这种动不动就能出动二十圣级的文明,那压根儿就已经不是三级圣战的规模了,就算要打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打,再怎么底层的士兵也是怕死的,没谁是傻子,真要让他们去白白送死,那只会出现大面积的逃兵,各种各样对战争和高层的恶意揣测流言,在军中无法抑制的蔓延,士气低迷,北区基地高层也算是顺应了底层战士的这种心思。

    前线的军队已经在缓缓开拔回师,不过前线几乎损失了所有的飞艇,因此大军要迈过这漫长的数千里路程还需要一些时间。此外,各战线的推进也已经完全停止,甚至开始慢慢的撤出之前已经占领的一些区域,似乎准备将整个防线重新收缩布置回黑岩矿山一带。

    原以为这样的大规模撤离会引来章鱼人的追击,可神奇的是,章鱼人似乎也停止了战争的步伐,裹足不前,就像双方约定好的一样,除了重新占领那些被人类让出来的区域之外,根本就没有再挑起战争的任何动作,不止北部战区如此,甚至连一直打得火热的南部战区也是如此,所有战线的进攻突然就偃旗息鼓了,圣城军不但停止了前进的步伐,甚至开始缓慢而有序的撤离出已经占领的区域。

    身在第一线的战士们暗地里欢呼雀跃,获取军功固然重要,可当战争的疲乏出现、当看着身边太多战友死去,而且突然得知敌人的力量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强大得多时,那就算再怎么样的雄心壮志也会被逐渐消磨,思家的情绪也会一日高过一日。

    但在大后方,特别是在圣城中,各种不满、各种愤怒不解、各种抗议的声音却就在疯狂蔓延了。

    主要是投入了二十万兵力的十大家族,南部战区战事的异常激烈,让他们这二十万精兵损失惨重,如果最后真能打下米索布达比世界,那自然会有丰厚的战争回报来弥补他们的损失,可现在撤军?那直接就是连毛都没有一根!付出了所有,却换来一场空,这简直就是要十大家族的老命,各种暗地里煽风点火、各种哭述愤慨,一个个戏精层出不穷。

    如果是在往常,十大家族的这些小动作多半都是会收到成效的,他们在圣城中层阶级中,毕竟还是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几乎十大家族联手的控述,即便元老会也不可能完全无视,他们这次确实是损失惨重,于情于理都应该给他们一个说法??烧獯?,元老会的态度却是出奇的强硬,非但没有任何解释,甚至直接就把几个在天讯上带头散布消息、制造舆论的家族成员给逮捕了,虽说那只是几个无关紧要的家族外围成员,但如此雷厉风行的态度却已经是相当明显的警告了。

    身在南部战区的卡洛琳动作迅速,带着一众十大家族的年轻骨干积极响应元老会的各种撤退命令,虽然她自身的能量不算大,却是代表一种风向,十大家族也是随之就消停了下来,尽管天讯上仍旧有着太多在关注此事、认为人类撤军毫无道理的人,可却几乎都已经不敢再公开言论了……各方都在忐忑而疑惑的等待,毕竟还没有直接下达退军回圣地的命令,只是收缩防线,现在显然时机未到,而在事后,元老会想必是会给出一个说法的。

    静室中,所罗门双目紧闭,这静室完全封闭,四处不透丝毫光亮,甚至连墙上、天花板上都刻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文,用以阻隔静室内外的一切气息流通,天魂强者本就讲究沟通天地、汲取天地之力,像这样的静室中根本就不该是一个天魂强者的修行地,可所罗门却已经在这里端坐了整整三天。

    九头蛇剑就横立在他双膝上,有着一阵阵浓郁而精纯的天地灵气从那剑身中源源不断的散逸出来,不同于寻常的天地灵气,这些灵气光是用肉眼就能清晰的看到,明显要更加浓郁,无论密度纯度都要比普通的天地灵气更高,所罗门每呼吸一口,就能看到他全身都如同有一层晶莹的能量从头到脚的扩散下去,仿佛让他整个人都随之净化了一次,身上的魂力也早由普通天魂的金黄色转化为了一种晶莹的玉色,收放自如,可内敛无光,也可愈发的璀璨!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可走到静室门口时又停住,显然是不敢打扰。

    所罗门却听到了,双手微微一按剑,九头蛇剑上那四溢的灵气随之一收,他睁开眼来:“进来?!?br />
    门外的人是铠,脸上原本带着些许担忧,有着很重的心事,可当得到所罗门的命令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他却生生愣住。

    从门内铺面而出的那股气势实在太强,强大到让他都简直不敢相信,三天前走进静室时的所罗门,只不过是刚刚稳固了天魂境的一个普通天魂而已,充满活力但却也显得稚嫩,可此时此刻,铠所感受到的,却已经像是一派沉稳内敛,而且浩瀚得无边无际的气息,仿佛他的气息就如同天地一般宽广!就有点像……那个让铠忌惮了一生的男人——艾俄洛斯!

    他的眼睛为之一亮,赞道:“异域强者果然厉害,三日闭关便有这等功效,再有几天,少主恐怕就将成为有史以来的天魂第一人!”

    “单纯的力量并不算什么,隐藏在九头蛇剑中的剑意传承才是真正的强大?!彼廾盼⑽⒁恍Γ骸拔矣械忝靼淄踔卦谕呗锥喽绞悠道锬且唤A?,大道无边,确实厉害,但……也并非不可抗衡,这两把剑同源!”

    “恭喜少主!”铠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喜意,冲散了刚才进入静室前的担忧和迟疑。

    前些日子导致南北两区战线停战的瓦伦多而山战役,王重那惊世一剑确实是给太多人都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早已明里暗里都被封为了当今圣地中的天魂第一人,有这样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强人压在大家头顶,再加上格莱的关系,两边注定将会是敌人,就算所罗门一伙也都是感觉压力山大。

    铠知道所罗门可不是个说大话的性格,以他所感受到的,所罗门绝对有说这话的资格,而他也就可以放心的将来意告知所罗门了。

    “墨家的探子来报,天命师已经锁定了两位真正圣战的候选,正在递交元老会,”铠的眼中精芒一闪:“是少主与北区王重!只在这两日内,机魔圣导师恐怕就要找少主细谈了?!?br />
    “能将范围准确的缩小到只有两个人中……难怪墨家可以在圣城数百年长盛不衰,他们的天命师还是有一些门道的?!彼廾盼⑽⒁恍?,似乎毫不意外:“该来的终归会来,成王败寇,胜者为王。这将是王重和圣城元老会的终结,也将是我所罗门的开始!”

    ………………

    “开始!”蓝黛儿一声令下。

    王重和辛巴同时埋头,对准桌子上那两个美食盘狼吞虎咽,辛巴号称要抢老王的工作,要成为蓝黛儿的、伟大的专职试菜工,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美食大赛就在小屋子里三个女人的注目中开始了。

    坦白说,首先这两位的体型就完全不同,那就不是同一个吨位的产物,这也能比?艾拉瞪大眼睛,先前还完全看不起一脸蜜汁自信的辛巴,可等比赛一开始,她的看法就完全改观了。

    老王吃东西那是很快,但也得经历塞、嚼、吞、咽的正常流程,但辛巴不一样啊,体型小是小,可那嘴巴狠狠一张,就像橡皮似的,居然能张得比老王还大!这都算了,而且完全没有咀嚼下咽的过程,那小肚皮更是像个无底洞一样,直接就是把餐盘都一起往肚子里倒,速度太夸张!

    才不到十秒,辛巴的盘子马上都要见底了,可王重却还没吃到一半。

    “哇咔咔!”辛巴一边吞,一边还不忘得意的挑衅一下老王,展示着它游刃有余的超强实力:“老王,让你半份都没问题??!”

    ‘呼’

    “哎!哎!”辛巴只感觉身子突然悬空而起,一只大手拽住它的背心将它扯得远离了餐盘,眼看着盘子里就只剩下了三片肉,却看得到吃不到,辛巴急眼了,双手双腿在空中不停乱晃,却毫无作用,它怒道:“老王你干什么!”

    旁边王重一手提着它,一只手抹了把嘴,也不狼吞虎咽了,顺便还喝了口水:“只是让你别吃的太急了,对你的胃不好?!?br />
    “我压根儿就没有胃好吗!”辛巴怒斥,现在的它哪还挣得脱王重的掌控,挣扎不开,求救似的看向蓝黛儿。

    那边美女导师却是摊了摊手,相当淡定的说道:“我只管结果,我不干预比赛过程……”

    “我只是看看?!彼辜卫鋈套判?。

    “让你刚才说大话,活该!”艾拉则是大笑着补刀,她现在可是王重的忠实拥趸,毕竟只是个圣城里的普通女人,骨子里,她当然也会崇拜强者。

    靠,还有这种操作?!艾拉恶巫婆居然帮老王说话,他们两个果然也有一腿!辛巴也是目瞪口呆。

    “你作弊!你赖皮!你放我下来!”它不停的手舞足蹈,老王充耳不闻,慢条斯理的将盘子里剩下的东西一扫而光,这才把辛巴放下来,然后惊奇的盯着它的盘子:“咦,你还有三块肉?你吃得有点慢啊辛巴,不好意思,我赢了?!?br />
    “赢你妹??!明明是我赢了!这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还有公道吗!”

    “有的?!蓖踔厝险娴乃担骸八侨隹梢宰髦??!?br />
    三个女人早已笑得花枝乱颤,此时齐齐点头。

    麻蛋,组团儿欺负丑??!

    辛巴一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一声愤怒的大吼,扑到王重身上又踢又踹,房间里笑成一团。

    虽然还身在北区战场,可这几位身份尊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整个月的悠闲时光下来,无论是王重还是斯嘉丽,甚至是蓝黛儿,都是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再有辛巴这个搞怪的,天天都是笑声不断,此时房间里氛围正好,突听得有人在门外喊道:“王重大导师,雷神圣导师有请!”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