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钉钉!

    空中就像有四根恐怖的巨大得好似通天柱一样的钉子飞射了下来,界定了那片黑暗的空间,将那空间凝固、封阻灵气、隔绝法则!而与此同时,四条漆黑的黑龙在那空间中陡生,狰狞咆哮,瞬间用那强悍无比的、闪烁着黑鳞的身躯将王重牢牢的捆缚??!

    灵魂秘法——缚神锁!

    既有束缚精神之意,亦有捆缚神明之能!

    修道院传说中的三大秘法之一,也是索菲亚最强的绝技,流传于众人口中如同神话般的传说大招,此时毫无征兆的就已经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出招太快、捆缚得太急,让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那些无数早就瞪大眼睛的看客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整个浩荡的过程!只感觉天地色变之间,束缚已然成型,那个看似强大无比的新人天魂,连一丝反抗的余地、反抗的意识都还没有生起,就已经被生生制服!

    几个刚刚才受了王重那憋屈气的旅团长,要不是感觉没脸,此时都忍不住都想要叫好出声来,而流浪旅团的众人则是忍不住齐齐色变,张大了嘴巴,却还没等他们惊呼出声,就听到一个近乎崩溃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

    “王重!”

    蓝黛儿忍不住失声大喊,只是短短几个月时间,自己和王重之间似乎就已经产生了遥远的距离,和曾经在圣城时那段虽然短暂却让人无法忘记的时光已经截然不同了。虽然她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一切,但那并不是一种割舍,她只是希望看到自己在乎的人可以活得更开心、更自在。

    圣战里王重一次次的失踪都让她暗暗揪心,说了不在乎,可又总是忍不住悄悄关注,最近这一次最凶险,好不容看到他归来,让蓝黛儿刚刚把心稍稍一放,可没想到,转眼间就看到他已经落入了魔鬼的掌控中。

    蓝黛儿平时做人做事是个很有分寸的人,她也很清楚像索菲亚这样一个狠辣的角色在圣城里意味着什么。如果是平时,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自己也在圣城里的家人,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索菲亚这种人面前表现出任何一丝的敌意,可在这一刻,她情难自禁。

    索菲亚的眼角余光瞄到了那边一眼,她认识蓝黛儿,更知道最近这个女人在到处打探自己的事儿,原本还以为只是一时心热多管闲事,考虑到这女人结交的那些人物的能量,索菲亚并不打算非要和她计较,反正她也做不了什么。

    但现在看来……哼哼!

    “看哪里呢?蠢货!”

    一个冰冷而沉静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打断了索菲亚的思绪,也在这瞬间让她为之一震。

    是王重的声音,那个已经被自己的大招束缚住,本该是停留在精神的空间中无法挣扎、被黑龙分食、痛苦万分的小畜生!可他竟然……

    索菲亚从王重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被困或是被精神折磨的痛苦,甚至都看不到任何一丝的慌张,那张平静如水的脸,就像是在嘲讽着自己在做什么无用之功一样。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能够说话,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个现实的世界,甚至能注意到自己眼角余光的那一瞬间分心。

    这、这怎么可能?!

    索菲亚不敢置信,也无法相信。

    天地在此时更加的暴虐,空中乌云翻滚,雷电密布,她疯狂的催动着天地灵气,加强这精神结界的强度,可是,对方那冰冷的脸色却丝毫不变。

    王重的眼神中有着轻蔑,他就是要践踏索菲亚,无论是从身体还是从精神!从她最强的、最在乎的地方踩起!他要让这个疯婆子为她自己所做的事儿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居然用灵魂秘法?不知道自己最强的就是灵魂吗?那些黑龙蚕食的幻觉,对现在的他而言,都根本没有感觉!

    倒是这个结界束缚本身还有点意思,带有一丝大道领域的气息,如果是换成普通的天魂,甚至即便是巅峰天魂,只要不懂大道领域,那面对这种结界的捆缚几乎就是无解,无关乎力量,而是让你毫无破解的头绪,无从下手。

    只可惜,她遇上的是王重。

    掌控了领域力量的天魂,和没掌控领域力量的天魂,那完全就是两种不同世界的生物!

    “这就是你最强的绝招?”王重冷冷一笑:“不过如此!”

    在强大的结界也只是结界,模仿领域跟真正的理解天壤之别,捆缚住王重身体的黑龙此时就像完全不存在一样,王重只是一伸手,轻易就从那厚实的黑龙身体中穿透了出来,就像只是穿透了一个虚影,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而与此同时,一柄闪耀着星芒的神剑出现在他手中。

    所有人都看呆了,蓝黛儿焦急的表情凝固,身边的艾拉捂住了嘴巴,流浪旅团一众则是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画风翻转太快,简直让人不太适应。而刚才那几个差点叫好出声的旅团长只感觉老天还是眷顾自己的,帮自己及时捂住了嘴……

    “剑一?!?br />
    王重冷漠的声音。

    嗡!

    星云神剑仅仅只是轻轻一震,那在视觉上如同钉死在地上四个方位的大钉就猛然出现一丝松动。

    嗡!嗡!嗡!嗡!

    剑鸣声震响,每一次震响,索菲亚就感觉心头如同遭受了一击重击!冲得她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钉在地上的那四枚用天地灵气所凝结的大钉,则是直接被震得脱离地面,紧跟着就在空中飞快的化为虚无,黑暗消失、幽冥退散,天空复见清明,王重仗剑而立,飘飘然的轻逸姿态犹如一尊潇洒剑仙,而在他的对面,索菲亚已经满脸爬满皱纹,口中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整个人软趴趴的瘫倒在地!

    她本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的,但一来最近身体已经出现了很大问题,二来灵魂类的招数,一旦制敌无效,被反噬自身,那就是最恐怖的反击,根本都不需要敌人再次出手。

    王重冷漠的看着她,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同情,只是冷冷的重复了一声:“斯嘉丽在哪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尽管此时周围远处聚集着不下数千人,可此时却安静得落针可闻、鸦雀无声,所有人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只是呆呆的看着。

    那可是索菲亚,曾经在圣城里被称之为最接近圣导师的顶尖天魂强者之一,即便看得出她身体有一定的问题,可在王重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不要说还手了,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王重在随意的戏弄、掌控她的一切!那是战斗吗?那是纯虐!

    几个月前还没失踪的时候,这明明才只是一个英魂圣徒啊,短短几个月之间就能有这样翻天覆地的战斗力变化,这简直就是超越整个圣城人类理解的范畴了。

    无法想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甚至都没人敢相信这是事实!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圣徒们一个个瞠目结舌,不管是和王重亲近的还是和他不亲近的,导师们一个个呆若木鸡,不管是认识王重的还是不认识他的,甚至连同那几个远远站着只敢看戏的大导师,也都是一脸的震撼和无力。

    按理说,有一个圣城挂名在册的大导师,而且还是有着很高地位的核心大导师,在自己眼前、在这北区基地中即将被杀害,他们理应出手阻止,可真去阻止吗?看着那年轻人一脸的杀气,感受着他身上那煌煌如同天威般的威势……

    谁敢?

    别说阻止了,那几位大导师只感觉自己在对方威压的震撼下,连动都不敢动!他妈的……爱咋咋的,老子眼睛有问题,看!不!到!

    艾拉突然就有点小郁闷,自己之前居然会认为王重配不上蓝黛儿,可结果……果然还是眼光和水平问题啊,所以黛儿导师还是黛儿导师,艾拉助理还是艾拉助理,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索菲亚知道自己完了,其实从她看到王重在自己的缚神锁中毫无任何表情、也毫无任何痛苦时,她就隐隐已经看到了今天的结果,这小畜生不但已经掌控了领域,而且刚才那一剑更是已经有点超乎她对天魂强者的理解范畴了!这才只是一个刚刚进阶天魂的家伙,怎么可能……三倍炼魂劫?只怕三倍炼魂劫也没这么恐怖!

    她咳着血,不回答王重的问题,反倒是忍不住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到底有几个魂卫?”

    王重冷声道:“现在是我在问你,你最好能看清你自己的处境!”

    “哈,哈哈哈哈!咳咳!”索菲亚从刚才那怔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此时的样子已经变得无比可怖了,脸上不但爬满了皱纹,甚至连整个身子都好像缩水了一大圈,皮包骨头用来形容她都简直是夸张了,那纯粹就是一副骨头架子上挂着一副空空的、长满褶皱的皮囊。

    “小畜生!”她恢复了凶悍,不停的喘着粗气:“你问我?你凭什么问我?!咳咳……那是我的徒弟,老娘要她生就生,要她死就死!你比我厉害又怎么样?”

    王重皱了皱眉头,看着癫狂的索菲亚,显然她的身体衰败的情况很严重,修行一路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活了三百多岁,早就享尽了人间极乐,两只手染的血腥能把你这种小畜生吓出屎来!什么样的场面老娘没见过?威胁我?你尽可以杀了我,可你要想找到你的小情人,哈哈哈哈哈!”她状若癫狂:“做梦!”

    王重的目光沉静如水,冷冷的盯着她。

    索菲亚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人之将死,话也特别多,她显得既癫狂又亢奋:“徒弟都是赔钱货!那畜生已经告诉你斯嘉丽在哪里了吧?嘿嘿,那个白痴,说了还不是一样的死!她就在我的碎片世界里,可那又怎么样?你能找到吗?哈哈哈哈哈??!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得到!”

    说道这里围观的吃瓜群众们都已经知道什么个情况了,传说索菲亚会夺舍,没想到是真的,这种事儿在圣地怎么说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索菲亚这样公开,恐怕是已经失败了,人们不会在意一个即将陨落的大导师,在意的是这个冉冉升起,已然有无敌之势的王重,虽然这种战斗型半步天魂进阶之后会非常厉害,但是像王重这么厉害的前所未有。

    红寡妇等人都在看着,格莱等人也都在,毕竟事有轻重缓急,可以说王重已经让这些心高气傲甚至心存怨恨的人彻底放下了,就算红寡妇他们进阶天魂也没有这样的威力。

    看着王重似乎毫无办法的样子,索菲亚突然就觉得开心极了,可还没等她开心完,就看到王重将左手伸了出来,轻轻按到她额头上,居然有一股灵气渡入自己身体,替自己吊住心脉。

    “救我?不想让我死?嘿嘿!”索菲亚狂笑,脸上凶光毕露:“没用的……想折磨我,我会怕……”

    她话音未落,却猛然一顿,对方似乎并没有要折磨她的意思,用灵气吊住自己心脉后,有一丝蓝色的光芒在王重的额头上闪耀起来。

    索菲亚的脸色微微一变,身为修道院的大导师立刻感觉到不妙,一丝神念灌注,从额头上穿射,透入索菲亚的脑海中。

    搜魂术!

    来自索隆的馈赠,索隆最擅长的就是灵魂类的探索,在王重身上更是各种使用,奈何灵魂片段都已经分散,几乎没有有用的信心,但这种方式却被王重记下了,只是这一招过于毒辣,如果不是事关斯嘉丽的生死安危,王重更愿意一剑了结她。

    但这怎么可能?!

    索菲亚的灵魂有撕裂的感觉,这种能力是修道院都不曾有的,人类钻研灵魂的时间太短,根本做不到,可是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人是鬼?

    对于王重来说,拥有魂核,又经历过极限分散的他,绝大多数灵魂技能都是轻而易举了,但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如果斯嘉丽真出什么事儿,那才是后悔莫及。

    索菲亚突然就有一种无比懊恼的悔恨,她终于明白自己输在哪里了。

    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对斯嘉丽动那一次恻隐之心,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徒弟,不管哪种喜欢是来自哪方面,是对斯嘉丽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格也好,还是仅仅只是太过喜欢她的身体也好,反正就是让她爱不释手。

    所以上次回到圣城之后,看到斯嘉丽脸上的忧郁,她生平第一次动了恻隐之心,允许了斯嘉丽和王重的交往,想着让这个徒弟在临死前可以有那么一点美好的回忆。那时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但现在看来……

    索菲亚的脑海中充斥满了各种各样的复杂念头,她已经能感觉到那丝潜入自己灵魂中的神念,她拼尽全力的想要拽住那丝神念,但现在的她已经油尽灯枯,根本无力反抗。

    一串虚空坐标出现在了王重的脑海中,一枚灰扑扑的戒子出现在眼前,正是曾经看到索菲亚戴在她指间的那枚。

    只要找到了就好办,王重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似是在细细感悟,随即直接一挥手,准确的切断了碎片世界和索菲亚之间的那种灵力联系。

    这一瞬间,索菲亚像是抽干了所有的力量,一瞬间萎靡下来,无法想象一位大导师竟然堕落到这个地步。

    通道就在手里,王重身影一纵,整个人凭空消失,钻入了那碎片世界中,刚刚失去主人的碎片世界显得有些混乱,空中有一些细微的灵气乱流漩涡,但还不算明显,这和之前自己悟道时那个无主世界不一样,毕竟才刚刚切断它和索菲亚之间的联系,而一个碎片世界真正产生崩溃是需要漫长岁月的。

    一片孤岛出现在自己眼前,岛中有一方灵池,池中浸泡着许多肉眼可见的不凡之物,透着汩汩氤氲之气,王重一眼就看到了正端坐其中的斯嘉丽,可那糟糕的情况也是让原本抱着一丝侥幸的他心中猛然一沉。

    走火入魔,对修行者来说,这是一个绝对可怕的词语,但又无可避免。不管什么样的修行都避不开魂力在体内的运转,而魂力又是由意念来控制,因此在修行时稍稍心浮气躁、杂念丛生,让在体内运转的魂力走岔了道,去了一些不该去的地方,那就像汽油箱里窜进了水,又或是水箱里进了油,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这种原本就高风险的事儿,如果有人想刻意去走火入魔,那就更容易了,斯嘉丽就是这样。

    她其实已经尝试过了无数种脱困的办法,不管是对师傅哀求、暗示、反抗或是自己寻找出路。

    可面对索菲亚的碎片世界、面对那个铁血心肠的师傅,她只能是一筹莫展,根本就不是对手。而昨天索菲亚离开时,眼中那丝终于已经按捺不住的烦躁,也让斯嘉丽终于绝望了。

    走火入魔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斯嘉丽很清楚索菲亚想要的是什么,那如果自己变得对她没用了呢?

    (伙伴们,求一张双倍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