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营地,除了流浪旅团的人怒目而视、蠢蠢欲动之外,其他绝大多数围观众都是瞬间禁诺寒蝉,想起了曾经被这位红寡妇在出道巅峰时支配的恐怖。

    那时的红寡妇可不像后来当上了旅团长后这么低调,得罪了那时的红寡妇的人,要么断手,要么断脚,要不然,就是断点其他更重要的部位……一个男人没了那东西,还叫男人吗?

    不少人都是下意识的一边后退,一边捂着自己的裆部,墨问的脸已经被她狠狠的踏到地里,只留下了让他说话的余地,可他却沉默不言,既然选择了出手,他就早已做好了承受后果的准备。乞讨求饶、或者讨价还价什么的,显然不是墨问的风格。

    流浪旅团又有人冲了出来,可这次却连让红寡妇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仅仅只是被她那恐怖的威压一震,冲出来的小眼睛和封就已经被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强大!霸道!弱者只能臣服!

    四周一片寂静,有维度人倒是想帮忙来着,可连自家狼王都没有发话,这里哪又还有他们说话的余地?只能看着干着急。

    不得不说流浪旅团现在在旅团部还是挺招人喜欢的,毕竟因为谣传说王重发明了魂力回路的事儿,这是让所有人都真正得到了实惠的天大功劳,人们对流浪旅团一旦产生好感,开始试着去了解他们,然后很快就会被这帮勇于打破各种规则的家伙们所吸引。

    原本只是来看个热闹,这是在基地里,没人认为红寡妇真敢做什么,可当她将墨问踩在脚下,当她随手重伤了流浪旅团三大骨干,当她用那种阴狠毒辣的口吻问墨问到底是不要身体哪个部分时,所有人都醒悟过来了。

    红寡妇敢,这个疯狂的女人哪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儿?!

    纠察队呢?巡逻队呢?大导师呢?!刚才墨问和红寡妇打得惊天动地,这些该管事的却全都销声匿迹了吗?

    可当人们想到这一点时才豁然发现,今天的事儿似乎没那么简单。

    旅团部的纠察队?那不就是幻影旅团的人吗!幻影的团长莫拉得得就站在这里,明显和红寡妇一个鼻孔出气,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突然跑过来帮流浪旅团的忙?!

    再说大导师,基地里现在还剩几个大导师?除了负责后勤那边有几个专职搞研究,根本就不管下面这些英魂的大导师之外,其他大导师几乎全都已经派到前线去了,要不然是在瓦伦多尔山脉那边参战,要不然就是负责镇守北区这边打下来的几个重要分部基地。

    如今的北区基地里,账面上唯一还在管事的大导师只有一个,那就是索菲亚大导师!

    但也不对啊,于公,索菲亚大导师刚好就是管旅团部的,旅团部营地里打得火热,就算没有人通报,她也不可能不派人过来看一下。

    而于私,索菲亚大导师的徒弟斯嘉丽不就是流浪旅团的人吗?按理说,流浪旅团被人这样在家门口欺负,她早就该站出来了,可是人呢……

    那些看戏的英魂战士想不通,流浪旅团自己的人也想不通,别说他们了,甚至就连今天参与了主导这事儿的几个旅团长其实也想不通。

    为了今天助红寡妇搞事儿,莫拉得得可是提前就向上面递交了报告,要临时抽调今天负责巡逻营地的一只幻影旅团小队去执行一个任务。其实他真要指派手下临时加点什么工作,那是用不着还专门向索菲亚报告的,所以递交这个报告,更主要还是想看看索菲亚的态度。

    以索菲亚大导师的精明,这么点小动作,加上红寡妇和流浪旅团之间已经持续了十天的话题,怎么可能瞒得过她的耳目?如果对方坚决制止此事,那大家今天或许就连来都不会来,不过是空放嘴炮,等着秋后算账而已??扇媚玫靡馔獾氖?,索菲亚的批复只有简简单单的短短四个字‘注意分寸’。

    这是大家摆明要在基地里搞事儿,什么叫注意分寸?那简直就等于是在说‘你们随便’、‘你们看着办’是一个意思!

    尽管几个旅团长完全不明白索菲亚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不帮她徒弟旅团的忙,但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阻止,甚至有鼓励的意味!

    所以他们今天过来时就没有想过要善了,那些认为红寡妇不敢再基地中乱来的,完全就是坐井观天,根本就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这也就是踩在脚下的是墨问,顾忌着他是墨家人的身份,要是换了另一个人,恐怕红寡妇早都已经直接给他爆头了!

    “不回答?呵呵……”红寡妇在冷笑,声音愈发的冰冷:“我看你是三样都不想要了!”

    她说做就要做,直接废了墨问固然是会激怒墨家,但自己已经给过了对方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至于墨家的震怒……真当自己背后就没人吗?墨家在圣城也不过只是有一些特殊能量,加上家族古老,所以一些大人物给面子而已,真要说实力,他们还排不上号!

    “住手!放开他!”

    流浪旅团那边有人怒吼,奈皮尔咳着血,对方的蛛丝不止是穿透力惊人,更有着强力的麻痹效果,如果不是旁边有流浪旅团的人扶着,他根本就站不起来。墨问是他最尊敬的人,眼看就要惨遭毒手,他忍不住怒吼。

    “呵呵,”红寡妇的脸上闪过一抹轻蔑,不止是冲奈皮尔,也是傲视流浪旅团那边的所有人,她已经铁了心,她要发泄被一个新人逼得如此狼狈的怒火,但虐杀的快感不是下刀的那一瞬间,而是去享受别人恐惧和战栗的过程:“我现在就要切了他,你们能怎样?”

    奈皮尔浑身瑟瑟发抖,他连对方的一根蛛丝都接不下,还能怎么样?

    “如果我们团长在……”流浪旅团中有人悲鸣。

    是啊,尽管之前许多人都觉得王重最多也就和红寡妇在伯仲之间,加上对方有其他三位旅团长帮忙,可能王重就算在这里也无用。但当此时此刻,当陷入绝境时,所有人还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位带给大家无数奇迹、一手扶持着流浪旅团从一个垃圾团队成为如今傲视旅团部的传奇团长。

    如果王重团长在,如果有木子大神在,岂有让你这恶女人撒野的余地!

    无数流浪旅团的人都在心中渴求,只可惜,这样的渴求没有个卵用,没来的始终没来,如果祈祷都能有用的话,当初的马里奥就不会死,这个世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红寡妇?!崩峭踔沼谡玖顺隼?,事情终于还是发展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步,他朝前踏出,强大的半步天魂气息弥漫,“到此为止吧,过了!”

    有些意外,红寡妇微微正色,面对号称英魂不败的狼王,即便对方旅团的排名在自己的红蜘蛛之下,可红寡妇也绝不敢有丝毫大意,只可惜,今天这可不止是红蜘蛛一家的事儿。

    她嘿嘿一笑:“怎么,你要替他们出头?”

    “无所谓出头?!崩峭醯恍Γ骸爸皇窍胩嵝涯?,这毕竟是在基地,你也毕竟还没有和王重交手。正主都还没有出现,你就大开杀戒算怎么回事儿?”

    “我乐意?!焙旃迅静晃?,冷笑道:“要说规矩,你心里没点逼数吗?难道老娘会怕你?”

    她话音一落,人群中已有七八个身影站了出来,他们固然无法和几个旅团长的气势相比,但身上也都隐隐有着无比接近半步天魂的气息,全是红蜘蛛旅团的最强精锐!

    “妈的,干群架?”

    “我们维度人从来都不怕死?!?br />
    不用狼王开口,身后早已有无数维度人兄弟爆吼出声,足足数百人,早他妈就已经看不下去了,联邦人类的那些狗屁规矩,维度人向来就不待见,否则也不用自己专门开一个旅团,就等着狼王开口呢!

    可,红寡妇却不是独自一人在搞事儿,维度人的声音虽大,杀气却不足,人数虽多,质量却不精。

    几个无比强大的气息同时扩散出无边的威压,弥漫四周,瞬间就将数百个维度人的声音统统都震了下去。

    幻王莫拉得得悄无声息的站到了红寡妇身边,侏儒矮子小菲力也跳了出来,蓝胖子阿达曼则是笑呵呵的看着狼王:“哥们儿,我看这事儿啊,还是得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如果身子骨痒,想要练练,嘿嘿,哥们儿陪你,我们也已经有好久没有切磋了吧?”

    三个最强的半步天魂!每一个的气息都不在红寡妇和狼王之下,此时站到同一阵线,那展开的气势,那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在直面一位无比强悍的天魂大导师!让人战栗、让人臣服、让人说不出话来!

    狼王亚力桑德拉的脸色也不再如之前那么轻松,面对一个这层次的对手还好,但同时面对三个……狼王知道自己恐怕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

    维度人兄弟们被那强大的威压气势给压得瞬间哑火,流浪旅团众人的脸上也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绝望。

    对面显然是要动真格的,连狼王亚力桑德拉和维度人集团都已经无法再震慑那几个疯子,反倒是被压制,难道今天真的已经再也无法挽回?

    “不吭声了?”

    现场中,已经只剩下红寡妇一个人的声音,嘹亮而尖锐,带着某种变态的兴奋快感:“那老娘可就动手了,到底是先切哪里好呢?老娘吃鸡喜欢从最好的位置吃起,先切你的命根子!”

    霸道而嚣张的声音,流浪旅团的人悲愤莫名,已经不忍再看。

    墨问平静的闭上双眼,红寡妇手中豁然已然出现了一柄由魂力凝结的红色刀锋,她手起刀落!

    哗!

    啪!

    唔!

    一连串的动态声让人诧异,已经闭上眼睛的流浪旅团众人忍不住赶紧睁开眼,只见想象中红寡妇抓着一根鲜血淋漓的画面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画风。

    墨问没事儿,可红寡妇却已经直接飞到了足足数十米外,她娇嫩白泽的脸上正豁然有着五个通红的指印,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打得她晕天转地的找不着北,在哪里脚下连连倒退,身子摇摇晃晃半天,却仍旧还是一屁股坐到地上,别说爬起身,连眼神都被这一巴掌给扇得涣散,就好像被直接打懵逼了过去。

    这……这发生了什么?!

    一大堆人目瞪口呆,但别说那些刚才闭着眼睛的不知道,就算是刚才一直睁大眼睛看着现场的,包括狼王亚力桑德拉、包括幻王莫拉得得等高手,也都是完全两眼一抹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现场一片死寂,随即才有人注意到空中悬浮着两尊身影。

    某些实力强大的半步天魂也能飞、也能悬浮,但那都是建立在使用强大魂力来托举的前提下,因此半步天魂飞行悬浮时的动静肯定很大。只有真正达到天魂境,能沟通天地自然,能无比轻易的借用天地之力,那才能做到轻而易举的静态飞行。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气息猛然从空中扩散开。

    天魂威压!

    毫无疑问,那是两个天魂强者。

    是谁?!不可能是索菲亚大导师,看体型就不像,那是两个男人。

    “王、王重团长?!”流浪旅团中有眼尖的终于认了出来。

    “格、格莱?!”封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不怪他们反应迟钝,实在是两人成为天魂后在气质上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才那一瞬间愣是都没敢往两人身上想。这这两人失踪时都还只是英魂啊,哪能想到他们突然就变成天魂强者回来了?

    一片呆滞的目光中,两人已经飘然落地。

    那边红寡妇似乎终于在头晕目眩中微微醒过神来,可还没等看清眼前的局势,又是一巴掌扇到她脸上,将她打得高高飞起,空中旋转七百二十度,这下可是真的被那巨大力量抽得瞬间晕厥,连到底是谁出手都没看清!

    “你是……”莫拉得得、小菲力、阿达曼这三位旅团长都是见过王重的,对他印象很深,此时微微色变。

    可还没等他们的话说完,那恐怖的威压已经直接如同山一样压了下来。

    扑通、扑通、扑通……

    只听得三声脆响,三个人齐齐直接跪倒!

    旁人或许还以为他们三个是被天魂震慑,可只有三个旅团长自己心里才清楚,是那威压太过恐怖、太过强横!这三位平时面对那些普通大导师,不要说用威压让他们下跪了,他们甚至都是有资格和大导师们平起平坐的,可在这恐怖的无边威压面前,却连半丝反抗的劲头都提不起来。

    四周一片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如果说之前的红寡妇很霸道,那此时的王重,简直就是强得不讲理了!

    王重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晋级天魂,而且还是史上第一天魂,眼界和格局早已不在这些英魂的层面上,何况他现在有更重要、更紧急得多的事儿要办,要争分夺秒!如果不是刚才从飞艇上看到墨问受难,哪怕让流浪旅团先难受一会儿,他都不会专门下来。

    此时随手一挥,将那些钉在墨问身上的魂力蛛丝瞬间扯散,也无意和这些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旅团长纠缠,瞬间腾空跃起:“格莱,你收拾残局,我去去就来!”

    掠空而去的身影,只留下后面一片瞪大的眼珠和满地的口水,成名已久的红寡妇,对上圣地新贵,虽然王重很强,但顶多五五开,谁能想到王重根本没把对方当盘菜。

    “……靠,我不是做梦吧?这就已经天魂了?”

    “这是和咱们同一个时代的人吗,格莱也进阶天魂了!”

    “太牛逼了!刚才你们看到红寡妇怎么被扇的没?”有人兴奋得简直已经不能自已:“飞起九尺多高,空中自由转体七百二十度……啧啧啧啧!那可是传奇级的吞噬者??!”

    “还什么吞噬者,都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不过老王还真能下手,红寡妇那么漂亮,这下的脸可不能看了……”

    “废话,没听说过吗?宁招毒妇小人,莫惹隔壁老王!”

    “什么时候传起来的话?”

    “刚才!”

    安静了足足好半晌的营地瞬间就爆发了,不止是流浪旅团的人兴奋莫名,其他看热闹的众人也是口不择言的议论着,兴奋之下,浑然没去注意三个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的旅团长,曾经高高在上的他们,几时曾受到过这样的轻视?什么时候有人敢当面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可现在,好像突然之间,整个旅团部的人就都觉得他们只是一堆配角、一堆小透明了……

    可那又怎么样?从王重仅仅只靠威压就能将他们死死摁在地上时,这几位就明白,从今天起,但凡是有流浪旅团在的地方,管你什么十大旅团旅团长,都得夹着尾巴做人!装逼摆谱?有你装逼摆谱的份儿吗?

    进入圣地一来,王重已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没什么背景,这意味着什么?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