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来的后遗症也是无比的巨大,这还是王重第一次在试炼空间外施展这招,和学习理解时那副完全不在乎消耗的幻化剑身不同,现实中要引导大道规则,而且还需要上升到直面四十个巅峰天魂的程度,即便是刚刚才脱胎换骨的王重都要大喊吃不消。

    他有种自己的身体在瞬间被抽空的感觉,连肌肉都微一痉挛。

    但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似乎是这一剑的威力实在太强,也似乎是过于激烈的力量碰撞导致这片炼魂劫空间的规则混乱,空中有无数乌云密布,有无数雷云翻滚,天地间的气息紊乱无比,灵气在疯狂的增长,就像外面那即将要崩溃的碎片世界一样,这些灵气显得既疯狂又暴虐,而正前方的大地则猛然全部颤动起来,数千个黑白色的格子内竟然都有黑影在飞快的冒出。

    他们每一个都有着无比强大的气息,比刚才那些巅峰天魂更加强大,甚至感觉比王重还要更强!

    瞬间就是数千倍的强敌,几何倍的增幅。

    “操!”辛巴忍不住脱口大骂,刚才老王对付那四十个天魂已经有些勉强了,这简直就是不给人活路!

    王重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沉,这哪是炼魂?这根本就是要夺魂!

    别说自己感觉身体已经被抽空,就算状态完好,面对这样的敌人只怕也是有心无力,仅靠剑二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么多,剑三面对这样程度的强者更是没什么大用。

    这已经完全超出正常的劫数范畴,完全就是天要灭你。

    不!

    炼魂劫诞生于自身,和‘天’有什么关系?这是自己的魂海灵识,这是自己的地盘,岂容天来做主?

    一方天地,我为主宰!

    念头通达,直至灵魂本源,原本就强大无比的灵魂猛然挣脱身体或者说小天劫的束缚,王重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那瞬间透出了这片炼魂空间之外,纵观全局,那滋生出无数敌人的硕大棋盘尽收眼底。

    这是自己曾经的法相,在英魂境时少有动用,除了那个面对跨境界强者时不怎么有用的平衡规则,也从中感受不到太多别的东西??纱耸贝丝?,再以天魂的眼光来看待这棋盘,看着那无数从棋盘格子中冒出来的天魂幻影,仿佛福灵心至,心中突然就有了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感受。

    仿佛,那些天魂幻影就是一颗颗棋子,而自己,则是跳出局外的掌棋者!

    以天地为棋盘,以天魂为棋子,掌控天地棋盘。

    如此观来,炼魂劫也不过只是一游戏尔!

    心中的明悟在刹那间引导灵魂归位,四周那无数比自己更加强横的个体正从地底疯狂的涌现出来,可王重的脸上充满了兴奋和豪情,这方天地法则也不过是鸡肋的跟随自己,屈服于自己的强大!

    手不抬、脚步动,一股惊人的意念却在刹那间弥漫整个炼魂空间。

    法相是什么?那可不是给英魂装逼用的,同时,也不是给英魂们战斗用的。

    法相是天赋的展现,是一种能力的雏形,当你晋级天魂之后,拥有那些强**相的人,就有可能会将法像凝练成自身的天赋能力!也是通往领域大道最好的捷径。

    因此圣城那些大导师才会如此看重英魂们的法相,特别是那些带有规则力量的法相,因为只有那种带有规则力量的法相,在进阶天魂后才能让修行者有更大的可能去领悟出领域规则来。

    此时数以千计的黑白格子闪耀着属于各自的光芒,自有一股大道在滋生。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

    主宰领域!

    一念生,一念灭!

    哗哗哗……

    那惊人的力量消失了,充满杀气的傀儡一个一个的匍匐在地……

    那无数棋盘格子的颤动消失了、四周紊乱的气流平复了,甚至连同空中那些暴虐的阴云雷电都瞬间为之瓦解,那数以千计的顶尖天魂开始飞快的一一消散,化为充沛的灵气,反过来滋养这片天地。

    混乱的法则逐渐平静,暴虐的灵气在飞快的归于自然,连那宽广的天地空间都在迅速的缩小,眨眼间在王重的感知里就已经只剩下了方圆数米大小,浓缩成一个真正的棋盘模样,悬浮在王重的识海中。

    饶是一贯淡定的王重也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豪情,这方世界,此方主宰,完全不同的体感,这世界开始亲和了,就如同人类呼吸空气,却无法看到空气的存在,而对于英魂期战士不断汲取力量,而天魂期的战士就可以完全明白这力量是怎么回事了!

    而他,更强大,独一无二!

    老王不是个膨胀的人,但这一刻,这种感觉有点蔓延,不断的蔓延,辛巴那兴奋的叽叽喳喳声听不到了,自己识海中的景象也消散无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虚空的世界……

    那是一座无比巨大的神山,它孤零零的矗立在一片群星璀璨的银河中,上不见顶、下不见底,大到简直无法想象,有巨大的天河从那山巅中滚滚而下,金色的天河,以天魂的力量,他竟然瑟瑟发抖,如果说刚刚进阶那一刻他感受到天地之力的庞大,那种天地之力在眼前的天河面前完全就是鸡肋,这天河仿佛有无数有若实质的元气压缩几何倍形成的状态,而这时王重根本无法理解的。

    王重只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附到了这神山上,他无法自行思考,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是下意识的在沿着那巨山飞快往上攀升,可即便是以光的速度,这意识也不知道跑了漫长的多少年,才终于看到那极上的山巅。

    山巅上有一座巨大无比的神殿,章鱼人的凤凰神殿和这比起来简直就是土鳖,哪怕是王重不懂,也能感觉到那材质中所蕴含的力量,印象深刻的是墙壁镌刻的龙……古天京的一种图腾,一种蛇形右角八爪的龙,散发着无边高贵的威严。

    而在那神殿的正前方,一女子正快步追出,她行步间看似随意,却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以致步步生莲,每一步踏下,脚下竟都有天地灵气所结的莲花绽放,就仿佛是在为她托步离尘,让她足不沾地。她芳华绝世,既不妩媚也不妖艳,而是美得无比的素雅,头顶上还长着两个可爱之极的五彩小角。

    “你一定要这样吗!”她急切的喊道,就像是在追一个人。

    而在她正前方,一个男人早已在殿外停步等候,他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眉宇间却有着一种睥睨天下、视众生为蝼蚁的傲气,可即便是如此霸道的面相,看向这女人时的眼光却也无比柔和。

    “你已经是现在的星盟第一人,天道可期,我也一定会助你渡河,何必一定要用这么危险的方式?!”女人虽然满口的质疑,可却完全掩饰不住那种内在的关心和焦急。

    那个男人微微一笑:“何谓天道可期?海儿,难道你还不明白?所谓的彼岸,与光同尘,并不一定是成功,也有可能是失败?!?br />
    “可是所有人都认为那就是……”女人微微一愣,想要争辩。

    可她还没说完,男人微微一笑:“海儿,你我都不是所有人,我知道你也有疑惑,这前所未有的事儿,总有人要去做,为什么不是我?”

    “那也用不着……”女人咬着牙,有湿润的水花弥漫到她眼眶里,晶莹剔透,就像是一颗颗蓝色的宝石在她眼眶里转动:“你知道的,那种事儿根本就没有任何保险可言,即便是你,也有可能永远消失!”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你的男人就算成不了英雄,也一定不会被死亡吓倒,我一定会回来,一定会记得你!”男人伸出手,替那女子抹掉眼角的水花,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这是一场游戏,与天斗的游戏。海儿,对不起……谢谢你!”

    他一边说着,身体就像自然风化一样渐渐散去,兵解,第五维度生命体最可怕的死亡方式。

    王重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急速下坠,他直到此时才感知到了自我的意识。

    他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也听到了一些东西,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详细的过程和画面,只有一点深深的忧伤有如烙印般刻在心里,还带着一滴来自女人的眼泪,滴在那个烙印上,永存不散……

    斯嘉丽?!

    能让自己感觉到如此忧伤的女人,也只有斯嘉丽了,是她遇到危险了吗?

    无限下坠的感觉瞬间消失,如同星河般壮阔的巨山也失去了踪影,王重猛然从那梦幻般的臆想中惊醒了过来。

    灵魂回归本体的瞬间,王重立刻就感觉到天地间有无穷澎湃的元气在朝着自己涌来,并以自己为中心,环绕在头顶形成一个足足十多公里方圆的巨大漩涡,几乎将这整个碎片世界都囊括了进去!

    而原本法则消失、灵气混乱的碎片世界,在这巨大漩涡的引导下,仅仅只是三五秒钟便飞快的被归导回位。

    混乱的灵气在疏导,并自然的灌入已经干涸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土地中,得到灵气滋养的土地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地面那些巨大的干裂痕迹被修复,沟渠被填平??罩形逖樟脑撇惚涞们宄和噶?,那固定的日月也开始挪移,太阳越发明亮,遮没了月亮的微光。

    (伙伴们,五月开始了,保底三更,求第一张保底月票,本月拼一下,天气暖和感觉对颈椎影响非常直接头痛减少,每天最少五千字,多多支持,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