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恶心,忍不住有点焦躁,可奇怪的是,它却并没有从王重身上感受到任何一丝的不安,反而……

    有着一种无比从容的自信!这种自信绝非简简单单的挂在脸上,而是透自内心,一种充满了底气的、对自己的信任!甚至感染到辛巴,让它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渐渐的也静下了心来。

    以前虽然也感觉老王已经越爬越高,自己越来越难指点他,但至少,老王有几斤几两,辛巴心里还是大概有个判断的??上衷?,它发现自己突然之间,就好像真的有点看不透王重的实力了。

    那个业火劫,对老王的淬炼效果到底有多霸道?

    此时正前方,十个黑影猛然突袭!整个锥形阵容完美突进,每个人的速度都是奇快无比,却又保持着近乎完全同步的频速,那种契合,就好像十个人的力量在突进的瞬间完美的连接在了一起,发出超越极限的致命一击!

    十分完美传导的魂力,形成一只硕大的拳影猛然在空中凝现。

    那拳头闪耀着金光,带着一种让王重熟悉无比的三重劲的力量运用,且在凝聚的瞬间竟然跨越数十米的距离,如同瞬移般轰到眼前。

    完美的契合,绝对的同步引导了力量的融合,进而形成这一拳。十个分身也有点自己那招星云剑岚的意思,并没有消耗这片世界过多的灵气,而是利用一个点撬动一个世界的原理,在只付出一份儿力量的情况下,形成完美的复制。

    看来数量并不是消耗掉这片空间中灵气的重点,形成消耗的,主要还是敌人个体实力的层级……只怕自己最后还真要面对那种超级强悍的天魂呢。

    王重心念电转,感觉自己无论眼力还是悟性都已经在业火劫后完成了一次蜕变,眼前这些东西在自己眼里毫无秘密可言,当然,也包括那看起来雷霆万钧的一拳……

    轰!

    那如同瞬移般的拳影在王重此时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有点像是慢爬的蜗牛,而同样的三重劲,可不同的级别来施展,那简直就是质的差别。

    迈过业火劫那一关,事实上单纯从战斗力来说,就已经跃入天魂的层次了。

    他连动都没动,只是随手一挥,甚至都没有用神化细胞的力量,纯粹的三重劲以挥扫的方式朝前方形成一片扇形能量狠狠扫荡,非但将那巨大无比的拳影轻易轰散,连同紧随其后的十个半步天魂黑影,也都如同被碾压蒸发的齑粉般,在刹那间挥散于虚无!

    尘归尘、土归土,空间中只维持了大约三秒左右的平静,地上有一大片黑白色的格子同时微微的颤动起来,足足有二十个,且明显能感觉到它们从地底里冒起的速度要比刚才稍慢一些,当然,气息也愈发的强横。

    天魂!

    二十个天魂强者!

    他们不再是一团团漆黑黑影的外观,他们的身上统统都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由内而外,形若有实,强大的天魂气息丝毫都不加掩饰,他们外形一致、气息一致甚至连呼吸都完全统一,整片天地空间在他们规律的吐纳气息下被影响、被带动,就好似一颗巨大的心脏般,在整齐而规律的跳动着,王重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这片空间的那种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

    与天道如此契合,绝对的天魂强者,而当他们在地面上完全显形的时候,一双双透着精亮、如同日月般的眸子齐刷刷的猛然睁开,霎时间,金光耀眼、杀气逼人,形成一股股有如气浪般的飓风朝王重这边铺天盖地的卷来!

    噌!

    王重身后的沙拉曼达等人都是立刻就感受到了绝对的威胁,魂卫护主完全就是本能的行为……黑铁锁链无限拉长,第一时间环绕在他们几个包括王重周围圆舞,组成第一层防护!

    可沙拉曼达确实是三个魂卫中最弱的,即便因为王重已经打开了天魂的禁制,而恢复了它们原本的实力,可他仍旧还是最弱,仅仅只是接近天魂,看来即便在另一个世界,沙拉曼达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存在。

    而对面却是足足二十个货真价实的天魂强者,唯一庆幸的是在这方天地中并没有无限的力量供给他们借用,可毕竟是二十个天魂,那气场又岂同等闲?此时仅仅只是气息弥漫时所卷起的飓风,竟然就已经将他用黑铁锁链所布下的防御轻易冲破。

    紧跟着,就是二十道风驰电疾般的身影!

    影舞步!号称速度的极致,在天魂强者实力的运作下,更是快得无法想象,让沙拉曼达根本连任何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那二十个身影带着无数毁天灭地之能,只是霎眼间就已经冲到了众人身前!

    三重劲、凤翅九天、英轮杀……强调境界和大道的天魂,却在使用这些铸魂的招数,坦白说,显得有些别扭,但炼魂劫原本就是一种心境的映照,你会什么,炼魂劫里出现的敌人就会什么。

    王重并没有急着出手,那二十个复制品很强大,可现在的他内心却异常的平静,这就是力量提升带来的信心,渡劫的,除了他,也有魂卫!

    天魂的攻击已在眼前,仅仅只是铸魂的招数,却无端端的带动着一种天道的法则,仿佛哪怕只是随意的一拳一脚都能挑动天道的大势,毁天灭地无所不能!

    但王重知道,这种挑动只是一种错觉,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在借用天地灵气时所产生的虚幻之象,别说和真正的大道靠边,就算距离自己领悟剑二时那种‘模仿使用大道’的程度,都还差着不止十万八千里。

    力量的运用太浅显……王重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以现在天魂的眼光再去看待曾经铸魂的招数,那就真是如同显微镜下看手掌了,看得实在太通透,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复制品并不能复制他的神化细胞,更别提命运石之类的存在,看透了,不过就是高阶力量忽悠低阶力量罢了。

    旁人看来电光火石般的攻击,他却已经在脑海中将每一个敌人都看了个通透,并且做出了准确无比的判断,这二十个敌人虽然是天魂,但并不算强,如果真要衡量,或许就和自己上次在地球上解决的那个帝国散修天魂差不多。

    砰砰砰砰砰!

    王重不动如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可一面晶莹剔透的冰壁却已经在刹那间矗立,横档于所有人身前,非但将那如同飓风般的气息流统统抵住,且还将那二十个天魂的攻击统统吃下,矗立的冰壁如同割开了整个世界一般,将所有敌人拒之壁外!

    爱丽丝!

    她已经恢复了当初王重第一次在童话秘境里看到她时的实力,那冰壁在防御规则上的判定强得离谱。

    曾经王重并不明白这种规则判定究竟是从何而来,但理解了命运轮盘、学会了剑二的大道之后,纵然不敢说了解规则大道,可却已经能从那些不太深奥的规则大道中看出一些端倪了。单看冰壁整体,那并不是防御的重点,那只是一种外观的表现,这招的真正厉害之处,在于组成这冰面的每一个‘冰点’都是完整而独立的存在,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压在一起,非但因为其密度而产生了超强的防御性,且还隐隐有着一点那种‘以点带面’来形成规则的意思。

    可那毕竟也是二十个天魂,恐怖的魂力从他们的身上迸发,天地间的灵气疯狂倒灌,流通他们的身体再催发出来,强行冲击!

    咔咔咔!

    晶莹剔透的冰壁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条条呲裂的痕迹,可还没等它们彻底爆碎,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了那些敌人的身旁。

    还~~我~~头??!

    无头骑士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横掠而过,他此时的力量终于可以跟气势相匹配了,有点无头峡谷时的风范,如果能渡过天劫,大概可以恢复原有水平,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悍不畏死!

    有一个天魂敌人措手不及之下直接就被他捅了个对穿,身体直接化为一团团雾气消散,剩下的十几个天魂立刻放弃了对冰壁的攻击,转而围攻无头骑士。

    看得出无头骑士的防御力超级强悍,空中各种凤翅九天以及英轮杀乱飞,噼里啪啦的落在他身上,一时间竟然也完全能撑得住,再有爱丽丝的各种冰壁支援,这一攻一守间,加上沙拉曼达的黑铁锁链也加入战场,魂卫竟然能勉强支撑一会儿。

    炼魂空间中,杀气弥漫,冰墙与火链纵横,天魂强者的气息在空间中不停对冲,有如一股股乱流飓风,天崩地裂……

    可能是自己的期待太高,也可能是自己度过业火劫后的实力有了太过恐怖的增长,无论是此时场中那些天魂敌人,还是看似威猛的无头骑士和爱丽丝,他们的战斗在王重此时的眼中竟然变得有些……幼稚!就像用天魂的眼光来看待曾经自己铸魂的招数那样,看似激烈,实则毫无亮点。

    老张说得不错,魂卫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而已,不要期待太高,黄金石板中虽然有着惊世的秘密,有着连至圣导师都能看中的方面,但那绝对不是指其中衍生的这些魂卫,这本就是一个人类自己开发出来的、错误的‘打开方式’。真正想要强大,还是要靠自身,一切妄图借助外力的强大都是伪强者。

    接下来的路看来只有自己独自走下去了。

    一股魂力在王重的身上荡漾起来,晶莹如玉的身躯中,一条条经脉脉络变得无比清晰,闪烁着荧光,不是之前的魂力回路,那只是英魂期用来投机取巧的技巧,而现在已经踏足天魂,他可以随心所欲!

    王重只是朝前随意的踏了一步,强悍的魂力迸发,勾动天地灵气,浑然一体,在那刹那间只感觉天地仿佛都在自己脚下缩小,这种感觉太好,他瞬间就跨越了数百米距离,出现在一个天魂黑影的身旁,那家伙却浑然未觉,还在酝酿他的三重劲。

    刷……

    手掌在他脖子上一拉而过,凝聚在手掌边缘的魂力就如同刀锋一般锋利!

    王重脚下不停,当第二步迈出时,已出现在了第二个黑影身边。

    不到三秒。

    那晶莹的身躯实在太快,快得就像是他同时出现在了众多不同的位置上,留下隔着数百米远的诸多残影,那边无头骑士等三大魂卫都正陷入苦战中,突然感觉到四周的压力骤然减轻,再抬头看时,只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十几个天魂黑影就像是同时被定格了一样,空中那弥漫纵横的天魂杀气也为之一凝。

    紧跟着,无数颗人头抛飞而起,所有天魂黑影瞬间毙命,化为雾气,消散于虚无。

    王重挥退了魂卫,摘下面具,一股豪情从心底涌出,无畏才是真猛士,他要独自面对这天劫,到底看看这秩序之力能翻出什么花样!

    而随着那些天魂黑影的消散,前方的黑白棋盘格子又开始颤动起来,有庞大无比的能量在那里聚集,远比刚才凝聚那些天魂黑影时还要更强得多。

    王重却只是闭目凝神,他还在回味着刚才秒杀十几个天魂时的那种感受,圣城鼓励那些英魂战士参悟境界,而不要在英魂期内去研究曾经铸魂的技巧之类,除了这确实是一个难题之外,其实也是有他道理存在的。

    也只有到了这一步才知道曾经修行的那些战技是多么的多余,比如三重劲,在体内叠加力量,我能与天地沟通,灵气能在天地间自然叠加,这一个意念间就可以达到的效果,只要意念够快,甚至能叠四重五重,那还需要去强行使用技巧吗?再比如魂力回路,提升魂力在体内的运转速度,可到了天魂期,肉身都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有曾经肉身凡胎的一切限制,那像魂力回路这样的提升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难怪圣城高层方面虽然鼓励英魂期修行魂力回路,却也并没有任何大导师来研究这玩意了,这东西对天魂来说无用,当初索菲亚肯给王重报上去,而不是自行贪墨,除了斯嘉丽的原因外,也是因为这东西对她的意义并不大而已,她又不需要声望来组建什么势力……

    各种归纳总结般的经验在王重的脑海中不断涌现,就如同去糟留精,抛弃无用的、提炼精华,每一滴感悟,都是一个精炼自身的过程,让自己更了解天魂、更适应天魂。

    他睁开了眼。

    正前方的灵气凝聚也终于酝酿完毕,不出意外,同样的倍增,四十个个方格,四十个敌人!

    而且这次不再是黑影,而是格外清晰的敌人,他们每一个的体型都和王重一模一样,但穿着打扮却不同,甚至五官容貌也完全不同。

    模型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精致的五官简直堪称完美的典范,但却不同于普通的美男,男人的双眸间映着一股极度的霸气,有着一种睥睨天下、蔑视众生的感觉!

    他们凝形的瞬间,手掌轻轻一握。

    啪!

    一股浩然大势仿佛从他们的手掌中爆开,整片天地都在颤抖、整个空间都在晃动,仿佛他们就是天地的主宰!

    这才仅仅是第三关!

    辛巴忍不住在心里狂吐槽,炼魂劫不是只需要面对自身吗?是超越自身极限的一次试炼,就像格莱在炼魂劫中看到的对手就是他自己一样,可眼前这一大批,压根儿就他妈长得和老王不一样好吗!疯了疯了!这个炼魂劫疯了!

    辛巴那强烈的第六感完全能感受得到,这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炼魂劫,而是死劫!是这片天地发了疯,违背了规则常理,要王重死!

    它紧张得要死,可王重的脸上却反而浮现起一丝笑容,看来是业火劫的效果实在太好,自己直到此时,才终于感觉到一丝威胁了!

    轰!轰!轰!轰!

    前方的数十个巅峰天魂身上魂力涌动,有威压弥漫,恐怖的威压律动,就像是天地在呼吸、在张缩,被那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所带动,每一次张缩松弛之间,空间内的所有生灵都感觉仿佛有一座座大山在心中不停的飞起砸下、砸下飞起。

    站在王重身后的三大魂卫立刻就遭遇了和大白一样的悲剧,非但被那气息死死的摁在地上,且面色抽搐,心跳、气息、脉搏尽皆不由自主的随着那恐怖的威压律动跳动,只感觉自身眨眼间就要在那可怕律动中被轰然炸碎,让他们心胆欲裂。

    王重则似是丝毫不受那律动的影响,他手掌在空中微微一探,星云神剑凭空出现在了他手中,同时他眼中精芒一闪。

    拿你们试剑!

    手腕抱立,星云神剑竖于胸前,魂力灌注、剑威释放的瞬间,王重竟隐隐有种扯动天地的感觉,越来越融入天魂的角色,比起刚学会这招时的威力又要更大了几分。

    剑一!

    嘭、嘭、嘭、嘭……

    无边的剑威以王重为中心猛然朝四周扩散出去,直面四十个天魂傀儡的凝聚,硬刚,毫不逊色!

    感受到被压制的他们此时再也按捺不住,瞬间爆起,他们手中都有闪耀着金光的兵器,且形状完全不一,或?;蚯?、或刀或棍,出手时的威能也完全不同。

    有的阴柔、有的刚猛、有的迅疾、有的重势,各种各样的魂力运用方式就像打乱了这片天地空间的节奏,强行将王重剑一的震慑之威拉扯得七零八散,连同这炼魂劫的天地空间,都仿佛在这瞬间被撕开了口子,空中那成片的火烧云颜色变淡了许多,好似透明,竟能透过那透明的天空隐隐看到外面碎片世界的存在!

    外面的格莱惊诧莫名,先前的业火劫就已经足够让他吃惊了,可此时他看到了什么?他竟然看到了炼魂劫的真实显现!

    说显现可能夸张了些,但却好像是一种投影,他看到了足足有数十个饱满的天魂强者,每一个身上所散发的威能都强大得惊人,比得上格莱在北区基地里见过的最强那几个大导师,这样的存在,随便扔一个出来都是足以碾压大多数天魂的恐怖,现在竟然有几十个……

    学长,竟然是在和几十个这样层次的恐怖强者在战斗?!学长就算再强,毕竟也还没有真正跨过天魂的门坎,这怎么打?!简直无法想象!

    别说打了,炼魂劫是在修行者自己的魂海中诞生,介乎于虚幻和真实之间,外人本是不可能看到的,可现在光是这些巅峰天魂的出手,竟然就隐隐有要打破那片虚幻天地空间的感觉!如果炼魂劫的空间真的被那些虚幻打到破碎,格莱都不敢想象那究竟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后果。

    魂海炸裂?走火入魔?渡劫失败?

    怎么破?!

    空中漫天的攻击有如天崩地裂,挡得了这招却挡不了那招,四周的空间也在那乱七八糟的攻击所拉扯出的大势下,隐隐有崩溃的感觉。

    王重不再迟疑,手中星云神剑微微一摆,在空中划了个圈。

    他看起来划拉得极慢,手中那柄看似轻飘飘的星云神剑,就仿佛在这瞬间变得无比的沉重,可越是这样的缓慢和沉重,就越是让人生起一种时间凝固的感觉。

    而当那个整圆划完时,被那四十个天魂的攻击所拉扯得几近崩溃的炼魂空间居然得到了暂时的稳定,就仿佛是凝固了起来,将那四十个天魂齐齐定在空中。

    王重剑圈轻飘飘的往前一推。

    “剑二!”

    轰!

    天地扭曲、空间旋转,一切都是去了颜色,似乎灵魂都要被凝固一般,连站在王重身后受到他?;さ娜蠡晡?,仅仅只是视觉上的感受,都感觉被那猛然旋转起来的天地给晃得头晕眼花,胸闷欲吐,而正前方那些直面这一招威力的巅峰天魂们,他们所攻击出的招数就像蚍蜉撼树般轻易被拦回,连同他们的身体都在空中齐齐轰然爆碎!

    外面的格莱刚好从虚幻的投影中看到了这一幕,一向天崩于眼前而不惊的角色,这时愣是的张大了嘴巴,脑子里感觉一片空白。

    一剑灭杀四十天魂!

    这简直就是恐怖到常人无法想象的威力,就算是圣导师,单论攻击恐怕最多也不过如此了。

    (月末了,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