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区战场的局势越来越明朗,不管是人类还是章鱼人,大部队已经开始云集在瓦伦多尔山脉附近,大战即将爆发,基地里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也都是如火如荼,旅团部也紧跟着修行魂力回路的几个月空白期后迎来了收获的春天。

    各种各样报酬丰厚得让人发指的任务层出不穷,让整个旅团部所有人都是随时兴奋尖叫加三级,可这世间凡是都分两极,有爽到了的,就肯定有不爽的。

    不爽的是几位刚来不久的旅团长。

    这几位是什么人呐?以前在圣城旅社时,那都是随时可以只手遮天的大佬,就连旅社高层也因为他们的背景和未来潜力,从来不会拒绝他们的任何提议。旅社里一旦有什么任务发布,他们如果想接手,那就肯定没旁人的份儿,绝对的说一不二。就算有竞争,那也是在他们这几位相互知根知底的旅团长之间,要么大家打一架,要么约个一二三四,这次你来,那下次就我来,反正就俩字儿,垄断!

    可现在来到北区呢?他们这种相互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的潜规则,居然被一个新兴的旅团给打破了,非要分一杯羹不说,而且在这种竞争中,几位旅团长居然还常常都有憋屈的感觉,好几次高报酬低风险的任务,往常都被几大旅团视为理所当然的福利那种,结果全在任务部被流浪旅团给生生抢走了。

    人家上面打圆场的时候说得好啊,好钢要用到刀刃上,这种低风险的任务你们几个大旅团就不要和人家争了……我争你妹啊争,合着流浪旅团是亲儿子,咱们就都是后妈生的?实力强就该往最危险的地方钻,那你们大导师怎么不直接上前线呢?这是哪门子道理?

    以往旅社任务什么的,只有别人来挑自己吃剩的东西,哪有好的先给别人的例子?

    几位旅团长都是憋着火气,好在这方面,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点心理准备,毕竟刚来的第一天就被雷神圣导师叫过去看了场戏,当时还觉得只是正常的交涉而已,事后一回味,故意在那种场合把王重叫上,又在事后故意单独留下王重……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几位旅团长,人家王重是上面看重的人,先给你们这帮桀骜不驯的敲个警钟嘛!

    但这几位可不是甘愿受气的主儿。

    再说了,王重的实力他们心里多少也都有数,是很强,但那又怎么样?大家都是半步天魂,谁怕谁?何况你王重还不在,仅仅只是手下一帮小衰卡就已经敢到十大旅团的饭碗里来捞吃的了,那等你王重回来还得了?那还不得骑到大家头上来拉屎拉尿?

    这事儿肯定是要解决的,规矩得先立好,管你流浪旅团头顶上是哪尊大佛,可是在英魂期,在旅社这个圈子里,十大旅团就是规矩!

    于是第一位找茬的很快就跳出来了,红寡妇菲丝克丽,公开在旅团部放话,说她看上了弗拉基米尔,要让这位来自地球的冰王子过去陪她。

    “姐也不喜欢用强,给你十天时间善后,自己洗白白了过来找我……”

    红寡妇的大名在圣徒中可是如雷贯耳的,因为傍上了她而‘步步高升’的小白脸可并不在少数,海兽旅团的海奥就是其中之一。但同时,因为得罪了她而被她‘呵呵’的,那往往下场也都很惨。

    别说什么战事期间,没人敢在这里乱来,那是明着不敢,好歹要给上面的政策几分薄面,但私下里可就真是说不准了,就像当初,要不是王重强势,马里奥也只得白死。

    消息迅速在北区基地的旅团部里传播,红寡妇这几句话的意图有三层,表面看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追男,只是女方有点强势,大有霸王硬上弓之态??赏晕⑸钜徊闳タ?,那就是针对王重、针对流浪旅团了,你王重不是干掉了我红寡妇的姘头吗?行啊,让你们拿一个来陪,大家都有个台阶下,都不算丢了面子,这事儿也就算揭过了。

    可事实上呢?但凡是在圣城里呆过七八年的老圣徒都看得出来,这可根本就不是什么单纯的私人恩怨,这是红寡妇代表十大旅团在给流浪旅团敲警钟了,旅团部还是十大旅团的旅团部,管你流浪旅团是什么猛龙过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不然就得敲打你,告诉你谁才是旅团部真正的发话人,为什么给十天时间,就是让影响力扩大,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圣地高层也不能什么都干预,要讲规矩的!

    这要换成以往,大神出面吊打新人,恐怕各路牛鬼蛇神就要开始摇旗助威、猛拍马屁了,可这次旅团部里却是异常的‘冷静’。

    现在的流浪旅团可不是以前那些被大旅团打压后连个屁都没法放的小角色,王重和木子都是威名渐盛,哪个不是狠角色?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怼天怼地怼流浪,甚至包括米索布达比的剑圣法圣,结果就是他们把自己全部怼进了坟里……一句话,怼流浪的都没有好下场。

    红寡妇在圣徒中固然声望滔天,可毕竟也还不是天魂,真要怼上王重或者木子,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而且故意挑王重不在的时候放狠话,这是因为有所顾忌吗?不过流浪旅团还有木子和墨问,这两个也都是正面怼过剑圣的牛人,看来流浪的崛起确实已经让十大旅团都感觉到压力了啊。

    而流浪旅团果然也不像其他那些被红寡妇稍一威胁就恨不得跪下喊爸爸的LOW货,即便团长王重不在,那边也丝毫没有要交出弗拉基米尔的意思,只丢下一句话,红寡妇想要人,那就自己来流浪旅团,旅团上下随时恭候!

    看看,管你什么十大旅团团长,管你什么半步天魂,人家根本就不**你!就算团长王重不在,现在的流浪旅团也不是吃素的主,人家还有木子大神呢。

    旅团里各种热议,憋着劲儿的等着看热闹,流浪的狠话已经放出来了,红寡妇三天后肯定是会有所动作的,这件事儿终究不会善了。

    当然,输赢是不敢去瞎评论的,不管红寡妇还是流浪旅团都不是自己这些普通圣徒能招惹的角色,只是在议论中,将之视为新势力和旧势力的一次交锋,仿佛权利的争夺和交替,都在拭目以待。

    业火!

    由心而生,随意而起,形成的因素有两方面,其一是因为逆天修行,打破了人体真正的极限,导致内蕴的脏腑五行无法再达成原本的平衡,普通人说肝火太旺导致你内分泌失调……肝火真的是一种明火吗?其实这就是一个道理。此时的你将因为跃入更高的生命层次而脱胎换骨,因尔产生了一种旧体的反噬。曾经的旧体越强,业火的初始威力也就越大,这就是业火的由来生起。

    其二则是你内心的牵挂,五行业火虽只是一种英魂能量的反噬行为,但却是由你的意念所主导,不但焚烧五脏,也会窜入你的意识里,而在你意识中的各种杂念,特别是对某些事心怀越多的牵念,这些都会成为业火不断滋生的原料,让它越烧越旺,持续不断……常人说要修心养性,平时遇事儿少动怒,以免肝火过旺而伤身,这种由意识而产生的火源源不断,非平心静气不能灭,其原理其实就是共通的。只不过业火的涵盖面更广、威力更大,上升到英魂渡劫的层次,那就不伤身了,而是要命!

    神化细胞所铸炼的肉身何其刚猛?

    王重的业火就来的格外的猛烈,刚从内心深处迸发的那一瞬间,竟然就已经达到火光实化外泄的程度!

    他身体周围的温度在瞬间急剧增高,整个人看起来更是由内而外都透着一股红红的火色,他的耳鼻口中都有火舌在不断的喷涌出来,而即便是那睁着的双眼,也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眼珠和眼白的部分,纯粹是一大片熊熊烈火,犹如一个来自沙拉曼达那个世界的火人。

    饶是王重本身的火抗性就极高,面对这样的疯火也是基本不够看的,好在有神化细胞,强横的再生能力和防御力,将身体的所有机能牢牢锁定住,尽管能看到王重的身体在高温火海下迅速的干涸、脱水,甚至有一层层被烧得焦黑的、被消耗掉死掉的神化细胞化为黑灰,从他身上不断的剥落下来,但却就是感觉不到他魂力的匮乏和疲惫,反倒是越来越盛,大有要和这业火全方位拼个高低的意思!

    别人渡业火劫,通常只是煅烧五脏六腑,是对内体的一种淬炼,可王重这业火劫,从一开始直接就是煅烧到全身每一个细胞的层次。

    轰轰轰!

    仅仅只是十几秒的僵持之后,竟然有几大团火光猛然从他身上冲射了起来,生生满溢得脱体,冲射斗霄,恐怖的实火高温将房顶瞬间蒸发!产生的气波更是将早就已经燃起来的木屋给冲得四分五裂,连同半座废弃之城都随之微微一颤!

    剧烈的声音和震动立刻就吸引了城堡另一边格莱的注意,他按下正在参悟中的神剑,飞身而起,一眼就看到了王重此时的状态。

    有些兴奋,看来学长终于参悟了神剑传承,这是在渡小天劫了……等等!

    短暂的兴奋只是一瞬间,可等看清王重的状态,格莱的脸色却瞬间就变得无比的慎重和严肃。

    业火冲斗!

    那种光是能外显的业火其实并不算特别特别罕见,这世上有太多无法抛弃世俗的修行者,心里过多的牵挂往往能让他们的业火劫越烧越旺,最后演变得格外凶猛,不管能不能安全度过,但总算不是太过罕见,如果爱好学习,常常就能在一些圣城秘传的典故中发现类似的例子,几率大概是十比一。

    可是业火冲斗却就不一样了,那可不只是外在显现,而是指原本只属于心中意念的业火,已经强化到足以实化、并且外放出来的程度!这样的业火简直无法想象,在整个人类几百年的修行史中,有业火冲斗记载的仅仅只有三起,都是曾经惊艳一个时代的妖孽级别,而且程度都没有王重刚才冲天而起的业火那么惊人,可仍旧是无一幸存……

    格莱的眉头紧锁,想要帮忙却又有心无力,这种事儿旁人根本就帮不上忙,只能靠王重自己!看起来他似乎暂时还抵挡得住,只能祈祷他心中不要有太多的牵挂,不要让这恐怖威力的业火无穷无尽下去。

    可现实往往与想象相反,仅仅只是十几秒的功夫,王重身上的业火非但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反而是越烧越旺、永无止息。

    不能有杂念、不能助长业火的威势!

    王重也是在尽量的沉心静气,他此时的脑海中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的杂念,但这玩意可不是这样计算的……不管你是不是去刻意的想起,只要你有牵挂,那东西就真实而客观的存在着,如同记忆般封存在你的脑海中,业火会自己去寻找。

    那王重的牵挂可就实在太多了,雪姨、王叔、斯嘉丽、辛巴、马东……黄金石板、命运石……还有自己的身世、至圣导师所记载的神秘历史、人类那灰暗的未来……

    不管是人,还是事,亦或是物,王重心里有着太多太多放不下的牵挂,这些东西就像灵魂绑定一样早就成为了他思维的一部份,而且在意识中无比清晰显眼,业火压根儿都用不着费心思去找,就像摆在人家面前的柴火,俯首可得!

    充沛的养分让业火越烧越旺,渐渐的以王重为中心,方圆上千米内的房屋都产生了自燃,几乎半条街都烧了起来,燃为劫灰,安静了不知多少年的城堡就仿佛突然沸腾了起来,火光冲天,那恐怖的高温连格莱这个新晋级的天魂强者都感觉有点无法靠近。

    这样的业火实在太过惊人,根本就非人力所能抗衡!

    神化细胞很快就迎来了自身的防御极限,不止是消耗和再生速度比例的问题,而是真的开始感觉有点无法抵挡,融入了神化细胞力量的魂力防护在这种恐怖的力量面前开始渐渐失去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