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过神来的王重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太牛逼了,这招绝对比剑威的威力大了无数倍??!到了他这个眼界和级数,竟然还能有让他死得完全不明不白的招数,而且当时天地旋转的那种大道威力,王重完全能体会到在那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简直浩瀚无边。

    再来!

    他兴冲冲的立刻就再次沉入试炼中。

    死!

    死!

    还是死!

    一次两次三次,甚至上十次,命运石都触动好几回了,可仍旧还是感觉自己死得不明不白,借用之前学习剑威的经验,老王也是尝试着学着对面那柄星云神剑一样,去旋转自己的剑身,妄图带动一种大势,先模仿再去理解。

    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那可是连天地宇宙都能扭转的力量或者说规则,个人在这种力量面前,是何其的渺??!

    他的旋转屁用没有,人家是带动天地,他顶多也就带动一点剑风……而且每当对方的剑势一开始旋转,王重就感觉失去了一切对自身的控制能力,别说什么模仿了,他连方向感都完全没有,然后就是一样的死,让他想多体会一下那种天地旋转时所产生的种种规则都不能。

    这个……貌似有点无解啊。

    之前的剑威虽然也很霸道,可好歹自己即便第一次面对时也还能勉强维持个七八秒再挂,可别小看这七八秒,那是王重理解和吃透规则、并且开始进行模仿的关键。现在的情况却是一进去就死,而且死得完全没头没脑,这还怎么学?

    再次从试炼中被轰碎了出来,王重终于没有急着立刻就再次尝试去突破了,而是在调息之后站起了身来。

    他拿着手中的星云神剑,回忆着在试炼中所看到的星云神剑在空中划的那个圈,想象着那种天地为之旋转的意境,在现实中模仿。

    呼~~

    四周风声大起,有锐利的剑气从剑尖中迸射出来,差点将这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房屋一分为二。

    但王重却并不满意,那只是正常的剑气而已,力量层级达到自己这样的级数,即便只是随意一拳一脚,都自有威能伴随,这和在试炼中所感受到的那种天地为之旋转的大道之势可完全不同。

    他闭目沉思,感受天地的律动,进一步回忆试炼中的画面,妄图去抓住大道的规则,可却始终毫无头绪,还是先停一停吧,许久的思索无果,王重也是长长的吐了口气。

    天魂境的招数往往重意而不重形,星云神剑中的传承更是如此,这和自己以前学习哪些低端的招数可完全不同,并不是照着一个架子千遍万遍的练习就一定能成功的。

    这种意境讲究的是悟性,你悟了就是悟了,没悟就是没悟。如果机缘巧合、境界匹配,心中又有灵感,那或许一切水到渠成,瞬间顿悟??扇绻急富共还怀浞质?,妄图去死磕硬碰,那只能是将自己走进一个死胡同里,甚至越陷越深,再也走不出来。

    有些东西急是急不来的。

    王重调整了下心态,转眼就将刚才的困惑放下,也是兴起,先试了试自己理解的剑威威力。

    他随手竖剑,可仅仅只是那剑威节奏刚刚酝酿起来的一瞬间。

    啪!

    一股仿佛无形无质的震荡波扩散,整间房屋、连同这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街道所有建筑都轰然破碎,化为齑粉,砸了措手不及的老王一个灰头土脸……

    王重也是乍了乍舌,赶紧停止了剑威的扩散,倒不是心疼这些建筑,反正无主,破坏就破坏了,但这么大的动静,他怕会吵到同样在修行中的格莱,要是人家正有顿悟的感觉,给自己这一闹,灵感没了,那就真是日了狗了。

    一身是灰的跳到街上,王重准备再重新给自己找个住处,一边也是顺道想去看看格莱那边的进展,结果走到那边一瞧,只见格莱的屋子里收拾得一丝不苟,王重给格莱的两套换洗衣服此时也整整齐齐的叠在床上,可格莱人却不见了踪影。

    王重也是挠了挠头,这家伙,跑哪去了?该不会又想不开了?

    此时的极西之处,在这碎片世界屏障的边缘,格莱的左手正搭在那厚厚的屏障上,闭目感应,出去的路由两条,其一是收复碎片世界,可格莱在成为天魂的那一瞬间就明白,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

    这个碎片世界无主了太长的时间,其世界意志早就已经彻底消亡,因此空间中才无法则的存在,天地灵气才会失去约束而显得如此暴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情况都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当然,那和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早在变得彻底糟糕之前,如果自己和王重还没有出去的话,那恐怕早就都已经饿死几万次了。

    碎片世界的意志都已经消失,自然无法再收复,那仅剩下的另一条路,就是自己打破世界壁障,然后在虚空中去寻找出路。

    走这条路就得看运气了。

    碎片世界是大能者们利用某种空间手段,在虚空中控制的那么一片空间,进行各种封闭处理后得到的??占浔旧砘勾嬖谟谠镜男榭罩?,这个无法搬走也无法挪动,只是利用一个空间通道连接向现实世界的某个物件上,以此来作为进出口。

    简单说,碎片世界的真实坐标位置,肯定是在无尽虚空中的某一个点上,而出口则落在他们进入的地方,问题是他们不是主人,重剑隔着茫茫虚无。

    虚空何其浩大?本质上是无边无际的,而人的精神力是有限的,如果不能在消耗殆尽之前找到出口,那就会永远迷失在虚无世界之中。

    就算碰运气,也要先确定一个大概的方向,格莱必须要先行探明,将手按在碎片世界的屏障上,就是为了将自己的神识探照出去,想在无尽的虚空中去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别说,接连好些天下来,格莱每天一探,沿着这碎片世界的东南西北周边都探遍之后,还真是让他找到了些许线索。

    东南北三个方向,即便将神识探照到最遥远的地方,看到的都只是一片黑漆漆的虚无,可在西边方位,格莱却在神识极限的方向上,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些许光亮的存在,虽然目前还无法探明那光亮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也总算是一条线索。因此最近这两天,他都在尝试着努力往这个方向更进一步,只可惜灵魂的强度有限,神识根本不敢探出太远,超过极限的距离,那结果很可能就是灵魂失去与身体间的联系,那就再也回不来了。

    “有点难啊?!备窭骋彩俏⑽⑻鞠?,晋级天魂的喜悦几乎没了,而且只有晋级天魂后的格莱自己才明白,这丝希望到底是何其的渺小。

    北区基地方面新一批的增援已到,除了各大旅团的旅团长这种小股力量外,还有新来的八位大导师,五万圣城军精锐,一万来自氪罗米亚世界的钢铁战士,以及三千来自赫尔墨斯世界的元素精灵。后两者平时可都是圣城军中的宠儿,氪罗米亚世界的钢铁战士特别擅长冲锋陷阵,天生的金属生命,其防御力无比惊人,无论是面对锋利的刀?;故钦掠闳?*师的火球,效果都是杠杠的,绝对是战场中最好的肉盾。而赫尔墨斯的元素精灵则就是治愈者了,也是圣城最有天赋的医疗师,辅以现在圣城军中的美食家,战士们只要还留着一口气从战场上退下来,那几乎是百分之百可以给你立刻治愈的,断手断脚都不在话下。

    突然增强的实力,加上南部战区捷报频传,各种刺激战意的奖赏新闻满天讯乱飞,搞得北区这边人人眼红无比,因此整个北区基地的喊战声也是一直在持续高涨。

    基地高层显然也不能完全无视各方面的喊战声,老张虽然一直秉承着小心谨慎的策略,但从最近的兵力部署和调动已经能看得出来,上面似乎终于有意要在瓦伦多尔山脉和章鱼人展开第一次真正的会战了。

    各层级都在积极筹备和热议中,反倒是原本对战争持有最激进态度的索菲亚大导师,最近反而销声匿迹了,她甚至常常不在基地。

    碎片世界,回灵岛……

    索菲亚的这个碎片世界在大导师中绝对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将近两公里方圆的一座小岛,这往往都能算是圣导师的配置了,当然,如果有对索菲亚知根知底的大导师就知道,这女人距离圣导师其实也就是只差那么一道大天劫而已,上百年的积累早就已经让她在天魂境圆满得不能再圆满了,在天魂强者中纵然不敢说无敌,也是相距不远,再加上有‘长生’的秘法,这女人根本就不在乎供养一个碎片世界对自身的消耗。

    此时在岛中的天池旁,索菲亚的脸色略微阴沉,自己身体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恶化的速度简直是以几何倍增的方式在递进,她几乎都快要掩盖不住额头上那些恶心的皱纹了,圣战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存活。

    而在正前方,那满池的灵气早已经被那具曼妙的**吸收了个七七八八,这个倒是很顺利,吸收的效果很好,她能感觉到斯嘉丽的魂海仿佛浩荡无边,可越汲取却反而越没有极限,如今已经达到足足一万五格拉索魂力的当量,已经快要超过圣城英魂突破天魂时的魂力最高纪录了,可就是迟迟未能触发小天劫,别说触发了,甚至连一点先兆都看不到。

    同时,斯嘉丽对引魂诀的修行似乎也存在问题。

    以往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一点就透、一学就会的各种小问题,现在反反复复和斯嘉丽详细解释了无数次,她却都始终无法做到完美,要不是看得到斯嘉丽的努力,她甚至都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在故意抵触修行。

    以斯嘉丽的资质以及索菲亚自己的条件,让她突破天魂的路其实很好走,足足有三条。

    其一就是将肉身和魂力极限无限推高,这是最简单暴力的方法,也是自己用无数天才地宝来堆砌这个天池的最大原因,可这家伙的魂海却似永远没有极限似的,都已经高达一万五格拉索了,却迟迟未能触动天劫。

    其二则是修行境界的大跨越,引魂诀是这条路的关键,将灵魂融入天地中,强行达到天人合一之境。这是索菲亚的第二道保险,她自己是不修行引魂诀的,这门功法突破天魂是有奇效,但同时也是一种自毁。灵魂融入天地来达到天人合一?听起来是很美,可事实上,让灵魂融入天地也等于是让灵魂分解消散,那是能提升灵魂和天地自然之间的契合度,但却会让你的灵魂变得无比脆弱,非但突破后没有什么战斗力,以后也很难再更进一步。

    正常情况下,这门功法是为那些一心扑在炼金、美食或是药剂等等技艺之道上的大师们准备的极限手法,他们本就不在乎自身的战斗力,突破天魂只是为了延年益寿而已,而且以他们专注的东西和曾经修行的基础,进入天魂后也根本不要想着能有突破大天劫的机会。

    因此这门功法并不难,斯嘉丽这个天赋奇佳的苗子,到了这最后阶段了,却偏偏是在这最简单的事儿上频频出现问题,也是让索菲亚头疼不已。

    而第三条路,就是心境情绪上的刺激,这则是索菲亚最后的保险,她当然没有什么好消息可以提供给斯嘉丽,要有,也只能是坏消息。当然,那就存在相当的危险,有的人受到打击或许会爆发超强的潜力和动力,有的人受到打击却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索菲亚对这个没有十足的把握,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让斯嘉丽走这一步的……

    索菲亚冷冷的看着那具浸泡在池子中冥想中的**,只见她黛眉微锁,似乎又陷入了某种修行的困惑中,让索菲亚感觉既心烦,又百思而不得其解。

    眼看着自己即将成功,可都已经到了这最后一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索菲亚的困惑,只有斯嘉丽才知道答案。

    得益于自己古怪的法相,斯嘉丽有着很强的第六感,从前些日子刚进入这天池进行第一次魂力提升时,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小天劫的存在,而越是靠近天魂、越是靠近渡劫的边缘,斯嘉丽的第六感也就越来越强烈。

    (伙伴们,月末了,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