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等人也感觉很舒坦,当然,只是一种假象的舒坦。

    因为那门缝已经合闭,而刚才死死摁住他们的那股恐怖威压已经消散掉了。

    就像是剧烈运动后突然瘫坐在地上的感觉,身体得到了放松,所以舒坦,可五个人的内心深处,却是立刻升起了一种无边的恐惧和愤怒焦急。

    所罗门被那道门缝吸进去了!那是什么东西?!

    米尔克想也不想,从地上翻身跳起的同时,直接就冲着那合闭的墙壁狠狠撞去,黑耀罡气在他身体表面浮现,力量被他无限催发到最大化,犹如一发黑色的炮弹。

    轰隆隆隆……

    整座神殿都在那恐怖的撞击下微微晃动,可却也只是震动而已,反倒是米尔克自己,由黑耀金所熔炼的胳膊竟然都被撞得微微变型,然后整个人被狠狠的弹飞开。

    墙壁完好无损,已经合闭的缝隙没有在撞击中有丝毫被撞开的迹象,米尔克却已经昏迷了过去,以诺摸出了匕首,旁边的小舞跃跃欲试,史达克更是瞬间浑身鬃毛倒竖,狂野的气息从他身上四溢,几人都曾感受到过门那边那股恐怖的气息,可却丝毫不影响他们想要破开这道门去救所罗门的决心,他们没有所谓的愚忠思想,也没有过什么誓死追随的誓言,更没有自由的约束,有的只是内心的本能,因为他们坚信只有所罗门才能带着他们看到更广阔的天空。

    一股可怕的能量在三人的身后凝聚。

    “我来!”

    是霍姆迪,他已经将手搭上了他的巨弓,那股可怕的能量正是从巨弓上所散发出来的,尽管只是英魂巅峰,但借助这柄羿族的传世神弓,单论一瞬间的攻击力,他比米尔克还要更强!而如果用弓者愿意献祭自己生命的话……

    澎湃的魂力在魂海中燃烧,霍姆迪的眼神无比坚定且清澈,黯淡的巨弓仿佛被唤醒了某种共鸣,感受到了操控着的意志,原本颇显普通的弓弦上闪耀着一层金光,霍姆迪将手搭上,瞬间就被那弓弦勒得他的手指鲜血淋漓,但他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弓弦被缓缓拉开,所罗门是蒲公英的灵魂,是他们活着的寄托,谁也不能触犯!

    可尚未拉满,一只大手已经按到了他肩膀上,神力传导,将霍姆迪抬起的手稳稳的按了下去,翻腾的魂海在神力的压制下平复了下去,巨弓的躁动也停止了下来。

    铠出现在了霍姆迪的身旁,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卷染血的卷轴,正是先前那位法圣的,铠的身上也有伤痕,法圣毕竟是法圣,不同于之前他们追杀的剑圣,真正爆发起来时,有法器的增幅,两人近乎旗鼓相当,但刚才从神殿中突然透射出来的那股可怕气息却是震到了那个法圣,被铠抓住了机会。

    这个层级的强者以生死相搏,即便一丝分神已经足够要他们的命了。

    “教官!”

    “少主被那道门吸进去了!”

    看到铠,众人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急急的说道。

    原以为铠肯定会立刻去攻击那巨墙,可没想到从他脸上看到的却是一股深深的忌惮和冷静,越是强者,越是体会到那股力量的可怕,刚才那可怕的威压散布时,铠明显也感受到了,他懂得衡量,那绝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存在,甚至,连圣城的那些圣导师,恐怕也不能!

    铠的心里相当清楚。

    强行去攻击巨墙,且不说有没有用,就算有用,真要打开了这道门,面对那样级别强者的愤怒,那等待大家的结果只能是毫无意义的死亡,甚至反而会害了所罗门。

    毕竟对方只是将所罗门拽取了进去,也没有取小舞等人的性命,其实是敌是友还很难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静静的等待,至于所罗门是生是死,这是机缘还是灾难,那就得静待天命了。

    “我留在这里等待,你们带着米尔克出去,”他微一摆手:“守住神殿入口,如果有圣城军或是其他旅团的人冲上来,就说神殿已经被我们攻破,少主突生感悟,在此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如有不听劝阻者……杀!”

    巨门关闭,四周一片黑暗。

    那股将自己拽取进来的力量也消散了,但弥漫在身体四周的威势却更加强盛,就仿佛是面对着周天的各路神明,在用那种俯视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这只卑微的蝼蚁。

    “跪下!”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跪下!跪下!跪下!

    那声音仅仅只是喊了一声,所罗门却感觉这声音仿佛已直接刻进了自己的脑海中、甚至是灵魂深处,无边的威严在内心深处不断的回荡,狠狠的撞击他的灵魂,仿佛如果跪得迟了一秒,自己就将被碎尸万段、万劫不复!

    可所罗门却没有跪。

    那可怕的声音可以轻易征服他的身体、征服他的意志,可却征服不了他的自尊和骄傲。

    他可以因为一时的利益取舍,跪拜一个七星大导师为师,可却绝不会因为畏惧而跪拜一个未知的恐怖生灵,哪怕这个恐怖的生灵远比七星大导师强大一万倍,这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他冷漠的站在那里,既不出声与那声音抗衡,也不遵从,只是默默的承受着那股在内心深处狠狠的、不停撞击的恐怖,冷冷直视,与黑暗中的威严对峙。

    回荡声渐渐消散了,黑暗中的那个威严仿佛产生了一丝兴趣和疑惑。

    “你想死吗?凡人?!鄙粼俅蜗炱?,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直击灵魂,就像是普通的交谈,当然,即便是普通的交谈,这声音也广阔得好似无边,就像是这片黑暗连接着整个宇宙,而声音却是从宇宙的另一端远远的飘荡过来。

    所罗门蠕动了一下嘴唇,身体有些僵硬,说话都感觉不利索,事实上刚才的灵魂拷问让他当时全身都在颤栗,只是在自尊的驱使下,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自从进入半步天魂,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力量,对方口气很大,但却并不足以吓到他。

    他略微调整了下声线,声音依旧平稳而有力:“说吧,你想干什么?!?br />
    对方想杀他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外面的人都不是对手,既然不想杀他,就必然有求于他,那就有的谈,而谈判,就要有气势!

    对方没有回答,黑暗中寂静了足足好几分钟的时间,然后,一道光亮从那黑暗中的极远处透射了过来,直到他身前。

    光亮是一个投影,一尊虚幻的影子在那里渐渐凝现。

    那是一个虚幻的人型生物,长着修长的四肢,只是看不清其五官,处于一片缥缈虚幻的朦胧中,就像是个影子。而在那人型生物的背后则张着一对巨大的翅膀!那翅膀没有羽毛,但却晶莹剔透,镌刻着无数密密麻麻符文的痕迹。

    “你很聪明,意志也很坚定,在卑微的低等文明生物中算不错了?!?br />
    那长着翅膀的黑影开口了,和之前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没有那么遥远,近在咫尺。虽是夸奖,但那股威严却依旧存在,仿佛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他伸手一探,所罗门只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被他吸了过去,然后一只无比硕大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头上,能感觉到从那只大手上有意志在传导,连接着自己的记忆。

    所罗门并没有反抗,他知道反抗也没用,只是冷眼旁观,极尽所能的去监视着那股连接进自己记忆的意识。

    那股意识浩荡极了,无法想象,即便是在自己的识海主场,所罗门也感觉完全无法与之抗衡,只要对方一念生起,自己的灵魂识海估计就会瞬间崩溃。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希望……圣地、米索布达比、三级文明、时空能力……

    一连串的记忆被读取,所罗门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想要看什么,但却能大体感觉得到对方对自己记忆中感兴趣的部分,感觉到一些关键词。

    如此约莫有十几秒时间,那只大手放下了,恐怖的意识也从自己的识海中退了出去。

    “时空能力加速了设定在黄金之墙上的开启时间,难怪没有钥匙也开启了门,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弱?!蹦呛谟霸诘淖匝宰杂?,似乎所罗门的记忆解开了某些他所存在的疑惑:“圣地人类?残破的岛舰?游乐园星球,啧啧,好玩?!?br />
    所罗门暗暗记住他所说的每一个字,这样的存在,只怕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隐藏着某些惊世的秘密,只可惜,那黑影并未再自言自语,更没有任何想要和所罗门交流或者透露任何消息的意思。

    只是略微的回味之后,那黑影将目光重新放到了所罗门的身上。

    “我不喜欢被人随意打扰,更不喜欢白跑一趟?!彼乃档溃骸跋衷诘哪阌辛礁鲅≡??!?br />
    “死,或者是成为我的使者,去统治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

    “你们人类的世界,以及你们正在征服的米索布达比世界,我会不断的赐予你力量,前提是,你表现足够好?!?br />
    这黑影的口气略带戏谑,像是在玩一场游戏,可所罗门却并未怀疑,对方在开门那一霎那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让所罗门记忆犹新,那至少是在圣导师级别以上的恐怖存在,无法想象他们的世界!

    赐予自己足够的力量?让自己掌控人类的世界,甚至还包括强大的章鱼人的世界?这不正是自己一直在渴求的吗?

    所罗门的内心有着兴奋,但也有着一丝隐隐的不安,天上没有白掉馅饼的好事儿,对方肯定也是有所求的。

    “我需要做什么?”

    “替我收集这个世界的信仰?!蹦怯白泳尤晃⑽⒁恍Γ骸暗比?,还有鲜美的灵魂?!?br />
    “如何做到?”

    影子随手一挥,一柄神剑凭空凝现,出现在了所罗门的眼前,这是一柄奇特的神剑,剑柄处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九颗蛇头,仔细看时,却发现那些雕刻的蛇头竟然就像是活物一样,散发着生物的气息!

    “建造神庙,镌刻图腾,让人们诚心供奉?!蹦怯白佣倭硕?,相当随意的说道:“就用这九颗蛇头作为图腾的标志吧,我要他们的信仰!”

    “剑是你我之间的载体,你建造的神庙越多,吸收的信徒越多,我赐予你的力量也就越强,都可以通过神剑来传载。至于灵魂……多多去吞噬美味的灵魂,我自然会感受到?!?br />
    神庙,战争?

    所罗门似乎感觉到一些了什么,他想到了章鱼人的神庙以及那凤凰的图腾,这影子是从章鱼人的神庙中释放出来的,这其中难道也有着某种联系?

    影子并未回答所罗门的疑惑,只是淡淡的说道:“把你的血滴上神剑,契约自然成立?!?br />
    所罗门并没有迟疑,尊严只是谈判的筹码,卖也要把价钱卖高一点,面对这种二选一,他根本不会纠结。

    当手握到那柄剑时,他就已经感受到从剑中所传来的庞大力量了,或许只是那位存在很随意的一点点施舍,但却已经不可想象,感觉浩荡得无边无际,只可惜被一种封印所阻隔,无法传导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能利用这样的力量,突破天魂恐怕就是一念之间,乃至渡过大天劫,恐怕都不在话下。

    他的字典里就没有优柔寡断这个词,所罗门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至于对方所求的那些东西,只要拥有力量,那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是举手之劳。

    他将手放到了剑刃上,根本不用故意去割,仅仅只是肉身靠近剑刃,从那剑刃上所透起的一股锋锐就轻易的划裂了所罗门的皮肤,鲜血从手中滴淌下来,嘀嗒在了剑身上,然后就像是海绵吸水一样,被那剑身所吸收,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轰!

    就像是打开了一种尘封已久的印记,那层阻隔着自己和剑体之间的封印轰然破碎,无穷无尽的能量从剑身中传导过来。

    所罗门如遭雷击,全身悸动,感觉自己每一寸皮肤甚至每一个细胞都被那股力量所充斥着,身体轻飘飘的,竟然悬浮了起来,如此仅只是三五秒钟。

    轰!

    毫无征兆的,一团业火从他的心房中烧起。

    小天劫!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