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拳头可比之前轰那四个时要重得多,格莱已经用上了八成力,可竟然有三个没能直接轰碎,只是被砸到在地,虽然立刻补中,送了它们回血池,但已经明显能感受到这八个血魂所凝聚的身体强度比起之前有了倍增的迹象,爆碎的血液飞快的倒流,炼魂劫却仍旧还没有完结,紧跟着,血池中凝现的就已经是十六个身影!

    当这些新的血魂在血池中凝现时,已经明显能感觉到它们气势和身体强度的变化,所凝聚出来的也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血影,而犹如是一个个拥有着完整五官的人类。

    它们每一个都长得和格莱一模一样,只是浑身仍旧通红,但其身体强度已经远远不是之前那几个血魂所能比拟的了,而且一个个所展现出来的气势,竟是已经隐隐有半步天魂之态!

    这炼魂劫……似乎有点麻烦呢,格莱摊开左手,右手手指在左手的掌心上轻轻划过,锋锐的魂力在掌心中割开了一道口子。

    有鲜血从那伤口中‘飘’了出来,却并不到处流淌,而是悬浮在他掌心中,渐渐形成了一柄血红色的长剑,这是自然而然出现的秘法,源自于血脉力量的复苏,为什么强大的血脉传承是联邦禁忌,因为他们的力量传承方式根本就不要语言。

    当格莱感觉到的时候,就是那么明确的知道,这是学长带给他的力量,从此之后,谁也不能夺走!

    血祖秘法——血剑!

    虽然看起来通红,可却有一股无比阴冷的气息从那精血法剑的剑身中四溢出来,带着一种直透人心深处恐惧的威势,瞬间弥漫散开到整个空间中,那是血祖的气息!

    前方的血海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竟然在剧烈的沸腾着,而那些新凝聚的血魂,则是瞬间一个个显得兴奋莫名,眼中赤红,它们虽然由格莱的思想产生,但却只是虚幻的存在而并不是真正的血族,它们能感受到血祖的强大,渴求能靠近那样的力量,甚至是去吞噬那股力量,但却绝对没有崇拜和臣服。

    十六个血影从血池中迫不急待的冲了起来。

    杀!

    接近半步天魂,这似乎就是格莱在炼魂劫中所需要面对的敌人的极限了,十六个血魂被干掉之后,凝聚的就是三十二个,再然后就是六十四,这些血魂敌人的力量层级不变,只是数量上的增加,杀死一批就倍增一批。

    格莱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干掉过多少血魂了,虽然意识沉浸在虚幻的世界里,可身体却仍旧还连接着现实,他能汲取碎片世界中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不断的补充着自身的消耗,让他能长久保持住强盛的战力,持久奋战,可是,他的魂力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固然是无穷无尽,但灵魂和精神意识却终有疲惫的时候。

    格莱已经感觉很累了,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血祖法剑,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那些怪物仿佛无穷无尽,永远都杀不完,也永远都没有停歇的时候。

    战斗,除了战斗,还是战斗!

    精神的疲惫一次次的透支和超越着极限,但格莱依然无所畏惧,解除心结的他,仿佛完成了完美的蜕变,经历过绝望、死亡,现在重生的他,有着无限的激情和渴望!

    要么战死,要么就愉快的战吧!

    当最后一个血魂被自己干掉时,没有新的血魂产生,甚至也没有看到血池的存在,格莱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应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已经在这里战斗了几个世纪。

    弥漫在这空间中浓烈的血腥味消失了,格莱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缓慢的上升,久疲的精神得到了一种完美的宁静和放松,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又过了一关,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整个人竟然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天京,学院……

    “格莱!”巴伦挠着头从教室里跑了出来,每次都让格莱在教室外面等着他,这让巴伦很不好意思,他腼腆的笑着:“不好意思,又让你等我?!?br />
    “没关系?!备窭澄⑿ψ潘档溃骸疤笛Сひ丫招蚜?,一起过去看看吧?!?br />
    那是天京战队刚从乱葬湖区归来,王重学长为了救大家,引开那只红蜘蛛,但最后却受了重伤,虽然格蕾丝导师赶到得很及时,但学长现在的情况也并不太好,已经在天京中心医院里昏迷了好几天了,大家都很为此焦急。

    格莱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因为花粉过敏而无法动弹时的每一个细节,也永远都忘不了王重去引开那只红蜘蛛时的背影,那种背影,他见过两次。除了王重,还有当初那个带着自己从破落的家园中逃跑出来的哥哥,那次也是在山林中穿梭逃跑时,意外的花粉过敏让自己动弹不得,于是哥哥将他塞在山洞里,自己去引开了联邦的追兵,可从此他却再也没有听到过哥哥的消息。

    那时哥哥的背影,和王重当时一模一样。

    在天京发现维度节点,甚至有关王重这种明显属于超级天才的事儿,这些本就该是他去天京的任务之一,也是他应该向上层汇报的意外发现,但就因为那个背影,格莱选择把这一切统统都忘掉了,他将这些事儿全都隐瞒了下来,本来也只是在潜伏中的意外发现,汇不汇报全取决于自己,他如此说服自己。

    病房中的王重已经苏醒了,斯嘉丽、马东、巴伦、艾蜜丽尔、米拉米、海曼等人全都在,大家都围着王重,斯嘉丽在替王重削着苹果,马东则是咋咋呼呼的引导着病房里的氛围,说着一些不算太过分的荤段子,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格莱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大家谈笑的内容,说荤段子什么的,那是马东擅长的事儿,格莱可说不出口。他只是站在大家的身后,看着这些人的笑容,听着大家爽朗的笑声,听着马东各种时冷时热的笑话,格莱也在笑着,不同于平时训练出来的那种标准的绅士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能看到王重学长没事儿,他心里如同有一块大石头落下了地。

    病房里的氛围很好,大家都很开心,直到那检测着王重身体的仪器突然响起警报声……

    王重又昏迷了过去,医生赶来了,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替王重做了紧急的救治和心肺复苏。

    大家焦急的在门外等待着,马东在门廊上不停的走来走去,格莱则是一言不发的看着那扇房门,只感觉度日如年。

    终于,医生走了出来,微微摇头的动作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凉:“替他准备后事吧,我们已经尽力了?!?br />
    走廊中一片宁静,医生又补充了一句:“谁是格莱?病人想见你最后一面?!?br />
    再次走进病房中时,格莱的心情已经无比的沉重,病榻上的王重已经奄奄一息,他看着格莱的眼睛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身份?!?br />
    格莱的表情平静异常,不是内心没有触动,而是从小到大,那种触动太多,他的泪水早就已经流干,更知道伤感这种情绪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用:“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

    “你能救我的命,因为你是血族?!蓖踔氐纳羲淙挥衅蘖?,但却极其肯定,眼中有着渴望和哀求。

    “怎么救?”格莱本能的问道。

    “你的心脏!血族的生命力比人类要顽强得多,而心脏则是你力量的源泉所在……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苛刻,对不起,我想活下去!”

    “好!”格莱看着王重的眼睛,没有丝毫的迟疑。

    王重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犹如回光返照般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的眼里都散发着勃勃的生机和贪婪。

    “谢谢,我会记住你的,我会代替你活下去,我会帮你报仇,我会……”他一边说着,左手成爪,已经朝着格莱的心脏处闪电般抓来!

    那只手来的又快又疾,带着致命的威胁!可还没等他碰到格莱的胸口,另一只手却已经将那迫不及待的手掌给抓住。

    啪!

    王重皱着眉头:“怎么了,难道你忘了我是为谁受伤的?你这么怕死吗?你想忘恩负义?”

    “你不是王重?!备窭车奈逯溉缤堪愎吭谕踔氐氖滞笊?,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你是心魔?!?br />
    那个‘王重’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色,紧跟着。

    轰!

    病房坍塌了,整个世界都随之轰然破碎!

    心魔劫……

    整个幻境一开始时确实是让自己沉醉,让自己迷失,可王重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格莱无比坚信这一点。

    他太信任王重了,心魔一定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这就是格莱心中的弱点,可心魔却不知道,自己对王重的那种的信任,早已超脱出了表象的范围,因为是王重,那是一个宁可牺牲自己也不会拖累别人的存在,他的明灯,他的偶像,他的大哥!

    坦白说,有点失望,心魔真的有点蠢,这是自己内心里最强的点!

    格莱缓缓睁开眼来,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四周那些原本感觉暴虐无比的天地灵气,此时居然觉得变得温顺了许多,但格莱知道,这不是因为这些灵气真的产生了变化,而是自身的认知产生了变化。

    就像一个三岁小孩子看到一只泰日天在汪汪乱叫时都会觉得很可怕、很危险,能把他吓哭,可如果是一个成年人,走上去就只会是满不在乎的一脚。

    天魂!

    格莱细细的体会着此时身体的变化。

    呼呼……

    极其轻微的风声,从远在城堡外的数千米外传来,居然清晰可闻。

    随意的看向窗户外,原本只是灰蒙蒙的天空中似乎也多出了许多别样的颜色,那是天地灵气的轮廓,尽管依旧混乱不堪,但却呈现着淡淡的五彩缤纷,在空中交替浮现。

    一句话,到了天魂境界,对一切的感知都提升了,更加细致入微。

    经脉舒张、心态平和,格莱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个毛孔在那种舒爽中打开的过程,精神与肉身的融汇已经完全浑然一体,乃至沟通天地、自然如一。

    只是坐在这里将神识散开,对周围一切事物的感知能力更是急剧提升,甚至能观察到在城堡另一边、隔着自己数千米外的王重的状态,似乎正端坐在屋子中冥想,额头上隐隐有汗珠,眉头微锁,似乎在冥想中出现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困难。

    格莱并没有去帮助王重的想法,修行这种事儿,如果真遇到困难只能自己解决,别人是帮不上忙的。随意的去介入,产生的只会是多余甚至糟糕的后果。

    先巩固自身吧。

    要说王重的修行速度快,那格莱就是飞快了。几天前他还只是个英魂巅峰,可因为王重神化细胞对他血液的改造,觉醒的血祖血脉甚至还产生了进一步的异变,直接就达到了半步天魂,而是还是那种已经极限的半步天魂,此后的突破在想象中虽然困难,但实际上只是差着一层纸的距离而已,积累天地灵气只不过花了他几天时间。包括此后的小天劫,在炼魂劫中自我的感知似乎度过了好几个世纪,但在现实中却不过只是一念间。

    这样的成长实在太快了,快到格莱对自身的力量既熟悉又陌生,坦白说,要补的课还很多。

    突破天魂肯定不是修行的尽头,要想帮助王重打破世界屏障,仅仅只靠现在刚刚突破的实力也肯定还不行,自己还要尽快掌握这一身力量才行,当然,还有那柄让他感觉很奇特的剑,学长交给自己的,一般都是好东西。

    格莱又观察了一阵,感觉王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于是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只是微一呼吸,和之前汲取灵气的规模完全不同,四周那些暴虐的天地灵气如同鲸吸大海般倒灌而来,竟瞬间就在他所住的房屋顶上形成了一个足有十几米宽的天地灵气的漩涡!

    身体在贪婪的汲取着所有能汲取的能量,并迅速转化、沉淀,那种力量积累过程中无与伦比的充实……

    就俩字儿——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