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就是整张干涸的脸、乃至整具近乎干枯的身体,王重的血液中所散发出来的强大能量正在迅速的滋养着格莱的全身,有戏!

    “老王,老王,控制血液流速,别他活了,你死了!”辛巴大喊大叫道,真是长不大的孩子,这个时候还需要他提醒,神化血液,加上格莱的超强血族体质,别说还有口气,恐怕干尸也能救活。

    眼看着格莱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接近正常状态的水准,体表那些青紫色的经脉也已经消失不见,可就是意识飘飘荡荡、不肯归来……

    “格莱!醒醒!格莱!”

    王重完全无视了辛巴的抱怨,不断喊着格莱的名字,旁边的无头骑士也是发出‘呜呜’的声音,在这空寂的城堡中回荡,显得渗人无比。

    …………

    此时的另一个碎片世界中,斯嘉丽的修行刚好告了一个小段落。

    成果不错,能看到她泡在那瑶池中的身体已经变得晶莹剔透,整个人的气质也和修行之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加空灵了,如果有墨家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斯嘉丽此时的气质,竟然和墨星辰有着**分的相似。

    这可不止是因为实力增强就能产生的变化,如此空灵的气质,更贴近超凡脱俗的天道自然,仿佛天地的宠儿。因此别的不说,这种人修行起来几乎都不会遇上什么太大的瓶颈,对天地的亲和力也绝对是修行者中数一数二的。

    索菲亚很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满意得满脸的兴奋,甚至还禁不住泛着些微的红潮,用那种喜爱到无与伦比的欣赏眼光打量着这具完美的身体。

    斯嘉丽的资质看来还在她的预估之上,这个小徒弟绝对是块瑰宝,而且是属于大器晚成,越往后越牛叉的那种!只要抢夺了这身体……这或许是数百年来自己最有希望渡过天劫的机会了!

    斯嘉丽才刚刚从入定中清醒过来,还顾不上感受身体的变化,就被师傅那毫不掩饰的目光看得她有点浑身都不太自在,她忍不住伸手微微捂住自己愈发饱满的胸口:“导师……”

    “在导师面前还害什么羞?!彼鞣蒲切α似鹄矗骸巴黄萍薜母芯踉趺囱??”

    天魂,原本就是逆天改命,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一种状态。因此一个英魂要想晋级天魂,首先要打破的就是自身的各种极限,连自身的极限都无法突破,又谈何去突破自然的规则?而也只有当你突破了各种大自然赋予你生命时就设置好的极限,才会引起宇宙意志的注意,将你视之为宇宙身体中一个变异的病毒,于是降下天劫来惩?;蛘咚迪鹉恪蔷褪嵌山?,只有渡劫成功,才算是一个真正超脱凡俗的天魂强者。

    “……很饱满、很充盈……”导师有问,斯嘉丽也是立刻就静下心来,细细体会:“但心里也感觉有些忐忑不安,好像自己不容于天地,被天地排挤,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很快就会发生一样……”

    “你的肉身还没有突破极限,就已经能感受到天地的排挤……”索菲亚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这是好现象,证明你的第六感十分敏锐,不用担心,只是渡劫前的自我感知而已?!?br />
    天魂要渡劫,圣地人都知道,但天劫也分为两种。

    一种是大天劫,也就是人们常常说起那些‘渡劫失败’后回地球养老的天魂们时,所提到的那种天劫??墒率瞪?,大天劫凶险无比,真正失败,根本就是十死无生,瞬间灰飞烟灭,连渣都不会给你剩一点,哪有什么渡劫失败后还可以回地球养老的说法?但凡是那种回地球养老的,号称渡劫失败,其实他们却连渡劫的资格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见过大天劫……

    而另一种则是小天劫,也俗称‘业劫’,是英魂晋升天魂时所需要面对的,虽然不像大天劫那样十死无生,可一旦失败,死亡率仍旧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剩下那三成侥幸活下来的,也几乎完全成了废人,修行是肯定不要想的,绝对的凶险。

    “英魂突破到天魂,突破的是自我,因此应的劫也由自我所产生?!彼鞣蒲亲罱灰锌站突岷退辜卫鏊灯鹩泄匾到俚囊磺?,加深她的印象,这一关,她绝不容有失:“普通修行者的业劫会有三道,业火、炼魂、心魔?!?br />
    “这三劫的强弱因人而异,业火由心而生,与你在世俗间的牵扯有关,你的牵挂越多、顾虑越多,牵扯的因果越多,业火也就越强,它煅烧你的五脏六腑,无法扑灭,而那些位置则是英魂阶段最难修炼到、也最脆弱的部位,唯有靠魂力维护,苦苦支撑到业火散尽。很多英魂在渡劫前都会尽量安置好自己的身后事,甚至有以假死摆脱自己身份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牵挂尽量少一些……”

    斯嘉丽认真的听着,以前她也知道英魂突破天魂要渡劫,但具体要渡什么样的劫,心里还真没个谱,现在也还是第一次听说。

    业火?要断绝和亲人之间的牵扯?那还修行什么。

    斯嘉丽嘴上虽不反驳,可心中却自有另一番衡量,别说她心里时刻都在牵挂着地球上的父母和爷爷,单只是和王重的关系,她就绝对断不了。师傅告诉她的显然是最稳妥的办法,但人和人始终是不一样的,或许这世上有很多为了追求力量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但也有很多人正是为了?;ど肀叩那兹瞬叛≡窳诵扌?。

    在这方面,斯嘉丽的眼中毫无丝毫的迷惘,显得清澈而纯净,甚至带着憧憬。

    她就是为了让地球上的亲人过得更好,为了能帮助到王重、追上他的步伐,才选择了这艰难的修行之路,本末倒置的事儿,她连想都不会想。

    索菲亚显然也知道她的心思,并不点破,只是接着说道:“炼魂劫则是淬炼神魂,你会感觉自身堕入幻境,面对无穷无尽的敌人,要么是你杀尽所有的敌人从幻境中出来;要么就是你自己被那些虚无的敌人斩杀,从此神魂消散,成为一个植物人。这与你自身实力有关,自身越强,面对的敌人自然也就会越强。这一关在正常情况下其实并不难,记得我让你魂卫很鸡肋吗,魂卫是捆绑在灵魂上的,因此会和你一起进入炼魂劫的幻境中,呵呵,那等于是两个自我,那面对的敌人和困难也将是双份!”

    说到这里,索菲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微微泛起一丝笑容。

    她想到了斯嘉丽那个小男友王重,听说他不但早在地球时就有过一只召唤兽,进入圣地后更是莫名其妙的又有了两个魂卫……呵呵,似乎很风光,还在圣徒挑战赛上出了把风头,但要知道,魂卫那玩意和召唤兽的效果是类似的,也会增加炼魂境中的危险,拥有三个,那难度就得翻三番了,那样的炼魂劫,圣地历史上都没听说有谁曾经通过。

    索菲亚对王重并没有半点好感,但还真有点好奇,想看看这小子渡双份的炼魂劫究竟会死得有多惨,可惜的是自己等不了。

    夺取斯嘉丽的身体就在最近了,如果王重在这之前不死,那一定会来找自己麻烦,索菲亚倒是并不在乎这么一个区区英魂,即便他曾经干掉过剑圣也一样,但这小子背后的雷神圣导师却是让索菲亚十分顾忌,还是先把他处理了的好……也不知道博康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索菲亚刚说到这里,天讯就响了起来,也没有避讳斯嘉丽,顺手点开一看,是博康发来的信息,只有很简单的八个字。

    “他进去了,那个地方?!?br />
    索菲亚知道‘那个地方’代表的是哪里,博康的计划早在执行前就曾经告诉过她。

    一个曾经属于神级强者的无主碎片世界,东西是好东西,说不定还遗留着那位神级强者的遗物,让人眼红,但可惜进得去出不来。

    任何一个碎片世界都是只进不出的单向通道,进去后要想出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碎片世界的世界意志收复,彻底掌控它,自然可以进出随心。

    可就像维持空间水晶的稳定需要每年充能一样,碎片世界更高级,更需要持有者时刻不停的用魂力来维持,神级强者的碎片世界,不用想,肯定宽广得无边无际,维持它所需要的魂力自然也就越高。这东西好是好,可她区区一个大导师,只怕根本就负担不起那种恐怖的魂力消耗。何况从博康调查反馈的情报来看,那十有**还是一个已经濒临破灭的碎片世界,想来是无主时间太长,太久没有得到主人能量的补充,导致内部能量混乱,直接崩溃了。

    这样的碎片世界,内部的法则一定非?;炻?,根本就无法想象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甚至说不定连世界意志都已经彻底消亡,那就连收复的最后一丁点可能都断绝,那就真是一个十死无生的绝境了,别说区区王重,就算是自己进去,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出不来。

    “一个不错的坟墓?!彼鞣蒲堑男那椴淮?,又解决了一个麻烦,今天一整天听到的全都是好消息,让她忍不住开怀大笑。

    “是博康师兄吗?”旁边的斯嘉丽有些疑惑,恩师开心,她本也该开心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咯噔一声,有点笑不出来?;蛐硎且蛭魇λ档姆啬苟?,斯嘉丽自责,或许是因为即将面对小天劫,让自己过于敏感了。

    “嗯?!彼鞣蒲切ψ诺懔说阃罚骸安还芩?,我们继续……”

    ………………

    同一时间内正在突破着自我的可不止有斯嘉丽一人,王重惊奇的发现格莱的身体也在飞速的突破着。

    似乎是因为喝下了自己那神化血液的原因,让格莱血族的血脉产生了一些异化,非但让他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了正常状态,且各项身体机能还在不断的飞速提升中。

    先前已经消失掉的青紫色经脉又渐渐在他身体内若隐若现了,但和之前那种凸浮于皮肤表面不同,这些经脉深埋在他的体内,只是因为他的皮肉变得晶莹剔透、且血液变得五光十色,这才在他身体中显得异常的显眼。

    王重能明显的感觉到一种气血的复苏和变化,和曾经那个格莱有些不同,这具身体正变得越来越强大,甚至开始产生着一种让王重都感觉危险的气息,仿佛远古的血脉在苏醒,纯正的气息犹如血族始祖亲临!

    他的魂力也在突飞猛进中,身体表面自然而然所产生的魂力防护,产生一股反震力,连仅仅只是抱着他的王重都感觉双臂被震得微微发酸发麻,可奇怪的是,身体这么大的变化,格莱却始终不曾清醒过来。

    肉身的变化还在持续,王重干脆把格莱放了下来,自己则盘膝坐在旁边,一边等待,一边也是调息着神化细胞和魂力来恢复自身。

    空中日月不动,四周法则混乱,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重感觉自身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突然听得一个轻微的响声,他睁开眼来。

    只见身前格莱的变化已经停止了,身体不再是之前那种晶莹剔透的透明状态,似乎恢复了平时正常人的样子,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王重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清晰的圆满,强大而内敛。

    半步天魂!

    而也是直到此时身体异变完全停止,王重才看到格莱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紧跟着慢慢张开了眼。

    格莱醒了,似乎是因为失去了意识太久,刚刚醒来的格莱,眼中还有着一丝迷惘。

    这是哪里?

    并不是失忆,只是短暂的迷茫,就像大梦初醒,一些记忆的画面随即在脑子中闪过。

    那是在七八天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