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嗡……

    有巨大的响声从死寂的湖水中传来,王重能隐隐看到数十米外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行动缓慢,发出那种空鸣的声音,就像是它在水中呼吸的声音,从这深水怪物身上,王重能感受到至少七阶维度生物的气息,它从王重的上方缓缓游过时似乎稍有停顿,打量了一下这个能发出金光的古怪小东西,所幸这怪物的脾气似乎还算温和,并没有什么敌意,只是稍作盘亘便悠悠离远。

    王重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身处如此极深的水域,要对抗那恐怖的水压和巨大浮力,自己的行动其实相当不便,要是被这样的怪物盯上,那就真是危险了。

    渐渐地,湖底的光亮越来越亮、四周的景色也越来越清晰,一副湖底的地形图开始迅速的出现在他脑海中,而随着那地形的清晰,一种无形的震撼也迅速侵蚀着王重的思维……终于,随着湖底地貌在脑海中慢慢的拼凑完整,嗡的一声,就像是当初在凤凰山遗迹所看到的至圣导师留下的画面一样,一个完整的图像和恐怖震撼出现在了王重的脑海中。

    只见在这神秘莫测的湖底中,竟然放佛出现了一对巨大翅膀炙烧后的焦黑痕迹!

    那翅膀的形状实在太过特别了,即便只是一些焦黑的痕迹都能看出来,不同于普通鸟类那种翅羽分明,这翅膀没有羽毛的质感,就像是一对完全的肉翅,和当初王重在至圣导师留下的图像中所看到的那些长着翅膀的神人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眼前这对翅膀的焦黑痕迹巨大到无法想象,它长足有千米,印于虚空之中,却经久不散,即便已经破灭,可仅仅只是上面所散发出来的一丝已经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年岁月的残余力量,却依旧能震撼王重的神魂,让他忍不住有种战栗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自己在哪里?维度秘境?维度裂缝?还是仍旧还在那个神秘的湖泊湖底?

    忽然之间,王重一点明悟,身体如同火箭一样蹿升,没多久就砰的一声冲出水面,依然是个湖泊,但并不是潜入的那个,在不知不觉中其实他已经进入了世界碎片,并受到了世界碎片残存意识的入侵,如果继续往下,会永远的沉睡在水底。

    深吸一口气的王重让情绪平稳下来,先不管怎么出去,至少是成功的进来了,整个空间都像是一个巨大的吸盘,悄无声息的吸收着他的生命力和魂力,神化细胞形成了自动防御抗争这种诡异的状况,十有**是无主的世界碎片的一种自我求生反应,可想而知,曾经的主人是多么的恐怖。

    极目远眺,四周一片荒芜,但王重很快就发现了在东方位置似乎有着一个处明显光亮,尽管和自己距离极远,却也仍旧能清晰的看到它的存在,看其轮廓并非天然,有点像是某种人为的建筑,似乎是这个维度秘境的一个中心点。

    可惜不知道格莱的具体掉落位置,要想在这么大一个空阔世界里去寻找一个人无疑大海捞针,王重决定先往那个中心建筑的位置过去再说,如果格莱还活着,或许也会发现那里,也会往那里赶去,而即便没有,自己也可以将那个地方作为一个中心点,朝四周散开去找,那总比自己漫无目的的到处乱搜要好得多。

    这片维度世界奇怪极了,头顶有一轮烈日和一轮明月同时存在,一明一暗,且似乎恒定在空中,王重已经赶了半天路了,那俩货却根本就不发生任何位置的变化,貌似完全没有要昼夜交替、换一下班的意思,除此之外,这朗朗晴日的,天空中居然还时不时的会出现各种莫名其妙的电闪雷鸣,粗大的闪电就好像山一样粗,从空中好似利剑一样插落下来,瞬间就是一片火光……极远处还能看到有肆掠的龙卷在地上掠过,各种异端的现象,让整个世界显得既混乱又暴躁。

    王重心中的不安感愈发的强烈,不敢动用魂力,速度自然快不起来,不停的前行了好几个小时,那建筑的轮廓依然还遥遥无边,倒是在沿途上有了越来越多的发现。

    这里的灵气含量异常的浓郁,不但远超圣地,甚至连让王重惊讶过的米索布达比世界也无法相比,只不过这些浓郁的灵气却并不温和,散发着一种浓浓的狂躁和暴掠,就像是有无穷的能量已经失去了控制,整个世界随时都有可能在这种混乱中轰然崩塌,被这些失去控制的能量彻底炸得粉碎。

    同时他也发现,这貌似还真是一个曾经有人居住的世界,王重已经看到了不止一处明显被规划得相当整齐的田地,即便历经漫长岁月、即便已经彻底荒芜成为焦土,可却仍旧还残存有人为耕种过的痕迹,王重甚至还看到了好几座土屋,尽管已经残破得只剩下了一点残墙的痕迹,但却证明确实曾有人居住在这里,而且那些残破的土房,像极了章鱼人的建筑风格,王重甚至还看到了几具章鱼人的尸体。

    虽说那些尸体早已枯萎甚至风干得不成人型,但得益于曾经在法圣索隆的实验室里的见闻,王重对章鱼人的骨骼结构倒是有一定的认知,至少能确认自己对这些尸体的判断并没有错,只是时间阶段不好判断。

    这个秘境世界肯定曾经被章鱼人征服过,而现在的这般荒芜,会和自己在进入前看到的那个拥有神人翅膀的巨大焦影有关吗?这个世界曾被那些带翅膀的神人攻击过,爆发过难以想象的大战,导致了世界规则的混乱?王重越发的感觉到自己当初在圣师留下的画面中看到的那些东西非同寻常。

    随着呆的时间越长,王重甚至还有了些许既陌生又熟悉的古怪感觉,回想了半天才想起,竟然有点像是当初在圣城里和老张碰面的那个湖泊……

    刚说起残骸,王重就看到了十几具,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那是十几个穿着圣城军军服的战士,身体的血肉已经干涸,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散乱的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他们装备精良,身边还带着好几台小型的仪器,那是圣城军的维度定位器以及远距离通讯设备。

    不消说,肯定正是前线基地派来探索这片维度秘境的那帮人,所有人倒下的位置都在附近,这些普通英魂显然无法在这个世界坚持太久,才进入这片空间赶了十几里路就已经被这里的吸力将他们的魂力连同血肉都吸了个精光,

    王重上前去查看了一下那些定位器和通讯仪,这是专门用来在未知维度世界中定位所用的,但此时所有的屏幕上都闪烁着飘忽的雪花,耳机里全是沙沙沙的噪音。和自己的猜想的一样,这些机器并没有损坏,但却受限于这个世界中混乱的法则,导致根本无法接受任何信号,也无法将信号传递出去,等于是几块废铁了。

    这些军需品可都是好东西,反正自己的空间水晶够大,王重顺手将之收了进去,没准儿以后能有用上的机会。

    再往前走,零零散散又看到了好几个人类的尸体,都是和之前那些人的状态一样,被这片世界吸成了僵尸般的人干,好消息是依旧没有看到格莱。

    此时已经渐渐能看清那个中心目标物的具体轮廓。

    那是一座看起来相当古老的城堡,外围并没有高大城墙,似乎曾经这里的章鱼人掌控者并不需要城墙那样的东西来进行某种防御,城里有着许多的圆顶尖塔,高大而气派,那是章鱼人标志性的建筑风格,城外似乎还有漫山遍野的垃圾,有的亮光闪闪,异常醒目,看起来到处都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可直到走近才发现,那可不是什么垃圾堆,而是无数章鱼人的残骸……

    似乎这个秘境世界的章鱼人全都集中起来死在了这里,四周的骨骸堆积得就像是小山一样高,不止是章鱼人,这里还有着许多巨大生物的骨骸,王重曾经在皇城外见识过的超巨型双头巨龙、又或是巨大的冰霜带蛇,在这里有许多残骸,而且它们已经算是体型相对较小的,王重甚至在城堡东侧看到一具大到足以吓死人的生物遗骸,足有数百米长,骨骸巨大得就像一座巍峨的山峰,森森白骨上还残留着些许这恐怖生物生前的气息,强大得无法想象!除了那些极强大的残骸,其他那些尸骨大多早已风干,被风一吹就四散成颗?;蚴腔医?,漫天都飘舞着那种骨灰所形成的雾霾,经久不散。

    而先前看到的那些闪耀着亮光的东西,则是一柄柄残破的神剑,看来即便是神剑也逃不过这个世界对能量的疯狂渴求,它们被汲取了所有的能量,虽然本身还有些许荧光,但那大多是特殊材质本身的光芒,早已不复曾经米索布达比神剑的光芒万丈。

    整个世界到处都在狂暴的肆掠中,雷鸣电闪、飓风横行,可唯独在这座城堡周围,不见那些恶劣天气的丝毫影响。

    这里安静、清冷,风中夹杂着丝丝的凉意和一种阴森森的死气。

    呜呜呜呜……

    风声吹拂,死寂的空间中仿佛渐渐能听到一阵阵低沉愤怒的呜咽声。

    仿佛在控述、仿佛在诅咒、又带着无限的绝望和悲鸣以及战栗的恐惧。

    换个人来,或许会被这样的死寂氛围所吓倒,可王重却毫无感觉,当初在无头峡谷所见到的亡者比这还要更多呢,死气和怨气也更重,他都无所谓,何况是这些。他更担心的还是格莱的安危,此时既到了目的地,王重直接将无头骑士放了出来,这货骑着马跑的比较快,而且主要是本身足够强横,并不太害怕这个世界古怪的吸力,要是换了沙拉曼达其他几个稍微次一点的,估摸着召唤出来也只是白费力气,大概维持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个世界给吸成渣渣了。

    身处于这死气横行的世界,无头骑士居然有一种如鱼得水般的感觉,它能吸取四周空中那些弥漫的死气和怨念,将之转化为自身的能量,居然也能和这个世界的吸力消耗堪堪持平。

    感觉到这一点,王重也是松了口气,多个人帮忙找总要更快一些,两人立刻分开,各自搜索一边,开工!

    本以为会是一次漫长而闹心的寻找过程,格莱从哪里掉入这个世界,是否发现了这座城堡等等全都是迷,毫无目的的慢慢搜索无疑大海捞针,因此王重对找到格莱,心中实在是殊无把握,可没想到才刚开始从外围地带搜索这片城堡,就已经看到了格莱。

    虽然不知道那家伙是用什么方法发现这座城堡的,但此时他确实就正在城堡外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被无头骑士发现,王重连忙冲了过去,魂力一谈,总算松了口气,还没死!

    不过虽然没死,却跟死了差不多,此时的格莱身体干瘪,毫无血色,表面的皮肤上凸现着一条条青紫色的经脉,横七竖八遍布全身,皮肤异常的干燥,就好像那种干壳,一片片的,如果不是能感受那残存的一点气息,真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王重有点抓瞎,他不是美食家,这么严重的伤势怎么救?

    “老王,可以试试喂血哦?!被旰@锏男涟屯蝗凰档?,它也是在魂海里憋得蛋疼,好不容易来了个没外人的世界,可是自己却不敢出来放风,这世界的古怪吸力实在太可怕了,辛巴可不想变成小丑干尸:“格莱不是血族吗?生命力要比普通人顽强的多?!?br />
    王重大喜,忍不住赞叹,关键时候还是辛巴靠谱,手指划开手腕,血一滴一滴的深入格莱的嘴唇,哥们,一定要支持??!

    几乎四五秒的缓和,奇迹就出现了。

    能看到格莱已经干裂的嘴唇竟然在血液的滋养下迅速的丰润起来,紧跟着嘴皮微微一蠕动,从那微微张开的口中,王重明显能看到有两颗不算很长的尖牙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窜出,王重连忙把手腕凑近,方便格莱吸食。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周末愉快?。?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