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圣导师还活着吗?”王重好奇的问道。

    “那是另外一个境界,我们人类对于维度世界的了解太肤浅了,不能用简单的生与死来定义,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一并问?!崩险判ψ潘档?,丝毫不像外界传闻的恐怖的雷神圣导师,更像是邻居老爷爷。

    王重也知道机会难得,“细胞宇宙学是谁写的?”

    “你猜?”老张遇到王重也是异常的轻松,甚至有点老顽童的意思。

    “该不会是……至圣导师吧?”

    “猜对了,真聪明,你的魂力回路也是从其中衍化出来的吧?!崩险潘档?,一下子所有的迷雾散开,王重初开始是觉得这书是别人的胡思乱想,但一本胡思乱想的书怎么会放在圣地图书馆,尤其是可以免费观看,这意味着什么?

    哪怕是导师们也不敢擅自界定,这样的人,在圣地只有一个。

    王重心情无比的舒爽,他的坚持是对的,“老张,你的湖呢,是幻术,还是秘境?”

    对于魂力回路王重没有纠结,到了一定层次,自然有一定眼界,力量决定一切,这也是老张欣赏他的地方,换一个人,十有**要哭诉一番。

    “那是碎片世界,晋级天魂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碎片世界?!崩险潘档?,“便于修行和孕养魂兽?!?br />
    王重点点头,这是境界的问题了。

    “王重,征服只是手段,维度世界的真谛是奥义,去吧,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崩险潘档?,关于黄金石板和翅膀影子等问题,他并没有解答,对于现在的王重来说,知道并不是好事儿。

    同样的关于王重为什么能进入他的碎片世界,老张也没问。

    让王重离开后,虚拟的投影渐渐淡去,可遥远的空间中却响起一声叹息……

    看到了老张,又向高层传达了有关章鱼人的信息,这让他现在的心情其实很不错,何况在大厅外,还有一个意外的人在等着他。

    狼王亚力桑德拉。

    英俊刚毅的男子面带着微笑,一头金色的短发显得无比耀眼,那是真的根根发丝都散发着金光,犹如神邸,说真的,狼王真的被惊到了,区区一个英魂期竟然占用了圣导师如此长的时间,简直就是奇迹。

    基地外……

    原本的战场废墟已经被彻底清理干净了,为了便于监控周围,连同原本附近的几座高山,所有的树木都被砍伐了个精光,但四周虽整洁,却显得有种光秃秃的荒凉,透着一种萧瑟和肃杀的氛围。

    战争的本质或许不是为了毁灭,但在战争中,毁灭却一定是最主要的旋律。

    即便是如此‘荒凉’之地,却仍旧能感受到空气中那浓郁的、米索布达比世界所独有的维度能量,天地的气息在这里能感受得格外清晰,现在基地里临时推广修行魂力回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让许多人得到突破,除了三大魂力回路本身并不太复杂之外,米索布达比世界浓郁的天地元气才是让所有人进步这么快的最大原因。

    空地上,两人对峙而立,路是亚力桑德拉带的,故意到这么荒凉的、远离基地的外围地带,显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和王重安静的聊个天。

    一路无言,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无形的气场在彼此的身上应势而生,这可绝不是什么友好的信号,不过让亚力桑德拉意外的是,王重依旧一脸神色如常,这家伙年少成名,在半步天魂里是最年轻的,本以为会特别嚣张,却是意外的沉稳。

    亚力桑德拉微微一笑,他才刚刚来到米索布达比世界不久,感受着这里充沛的能量真的是非常舒服,比圣地还要更加优越。

    “你越界了,有一些事情要称量一下自己的身份?!毖橇ι5吕⑿ψ潘档?,脸上着维度人所特有的礼仪和笑意,但却也暗藏杀机:“本来想直接做掉你,但看得出来雷神圣导师对你很看重,我想给你个机会?!?br />
    他顿了顿,缓缓说道:“让怀德他们离开流浪旅团,饶你一命?!?br />
    “就凭你?”王重也笑了,跟着亚力桑德拉过来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怀德是自己想要加入的,可能无意中打乱了被人的部署,又或是对方根本看不上自己。

    “呵,新人不知天高地厚,干掉两个低阶天魂就觉得自己无敌了?!毖橇ι5吕难壑猩凉荒ňⅲ骸耙舶?,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魂力回路!”

    话音刚落,亚力桑德拉的左手凭空一探,虚空凝抓。

    没有任何征兆,凝抓的手掌还隔在远处,可瞬间王重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放入了压缩机一般,四面八方的压力瞬间疯涌而至,仿佛要将他直接压扁挤烂!

    晶莹的魂力回路瞬间布上身体,霸体!

    魂力回路的开启此时早已深入骨髓,几乎是在感受到四周压力的同时就已经自动上身,可即便是已经如此迅疾,还是感觉慢了一拍,对方的启动速度实在太快了,王重的眼里已经失去了亚力桑德拉的身影,仅有那个还凝在空中的虚空爪影。

    好快。

    身体的基本力量、速度、防御等等只是衡量一个战士最基本的下限条件,想要进行真正顶尖高层次的对抗,仅仅只有这些基础是完全不够的,战斗的经验和本能显得更加重要。

    这种程度的速度,靠眼睛根本就无法跟得上对方的动作,得去感受空气的细微流动,靠感知,靠战斗的直觉,王重想也不想,直接反手朝着身子右侧就是一道三重劲。

    轰!

    一记势大力沉的轰响,空中有恐怖的气流炸开,两条人影都是朝后略退了一步。

    只是一接手已经能感觉出来,很显然狼王亚力桑德拉并没有使用王重的魂力回路,回路虽然有了诺大的名声,但并不代表它就一定是最强的绝学,能在圣城掀起如此巨大的轰动,更多还是因为其修行门坎低、简易上手等特点。亚力桑德拉显然有着他自己的修行方式,虽然不用魂力回路,可对魂力的控制同样无比的精粹,丝毫不在王重之下,根本没有大部分圣城英魂那种魂力运转滞涩的缺点。

    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步的半步天魂都是那些境界和魂力操控早已融为一体的存在了,三大魂力回路又只是王重公布出来的一些皮毛,门坎虽低,但也只是适合早期的英魂或是在这方面有着特别契合的英魂而已。

    两道眼神在空中微一触碰,基本的试探连热身都还算不上,但却已经能感受到对方的基本战力,绝对是自己可堪一战的对手。

    “有点意思!”亚力桑德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短暂的停顿,脚尖只是在地上微微一点,整个人已经在那弥漫的尘嚣中犹如炮弹般再次冲射上来。

    对面的王重早已凝神已对,面对这位号称在英魂中从未尝一败的超级圣徒,即便自己有着战胜天魂的经历可也绝不敢大意,刚才的势均力敌只是一次浅薄的试探,真正的战斗才刚要开始。

    他也是脚尖往地上微微一垫,霸体效果让他的身体肌肉都微微膨胀起来,迎着对方如同炮弹般冲射的身影,双臂交叉往前一顶。

    砰!

    又是一圈恐怖的气浪,沉闷的撞击声直震得这片山丘都微微颤鸣,可那沉重的冲击力竟然被王重在空中就强行抗下。

    他交叉的双臂微微下沉,将那恐怖的冲力在双臂中打了个转,紧跟着往前一推,将那股冲力反推回去,借力打力,可亚力桑德拉却根本没有要承受这冲力反推的意思,他的身体极其柔和,冲力被阻止的同时,身体已经顺势翻转,非但避开了王重往前的推力,同时一记鞭腿已经从左侧狠狠扫出,斜挂金钩。

    王重也是反应神速、收放自如,反推的力量瞬间放弃,伸臂横挡,同时反守为攻,拳脚还未碰触时,左腿也是同时扫出。

    攻守在瞬间转换,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攻防,两人的选择竟是出奇的一致,空中音爆声炸响,两条人影这次却没有被彼此的力量震飞开,当此强敌,如能抢得一步先手,那就将是步步为先,强横的魂力护体,两人都是同时强吃下对方的力量,重拳接上。

    霎时间,拳对拳、腿对腿!

    轰轰轰轰!

    巨大的音爆声在空中不停炸响,犹如闷雷,地面上沙尘激荡,两条人影在尘嚣中来回对冲穿梭,正式接手,只是彼此几个来回,双方都能感觉出对方战斗经验的丰富。

    亚力桑德拉就像是完全能猜得出王重的每一步动作,而相应的,王重也能提前预判出对方的每一次行动,所谓精妙的格斗技巧早已经融入了两人最基本的本能中,就像完全是由电脑计算出来的最合理出手一样,没有丝毫的误差。

    王重并不感觉意外,对方毕竟已经是在圣城中成名已久的真正顶尖高手,大大小小的生死战不知经历了多少,圣城多有流传他们各种辉煌战绩的传说??裳橇ι5吕淳驼娓芯跤械憔攘?,对方能创造魂力回路也好、能迅速晋级半步天魂也好,这些东西都有可能因为强悍的天赋和各种机遇而得来,但战斗经验这东西却真不是靠天赋可以形成的,那必须是一场场实实在在的凶险战斗来积累,对方如此年轻,进入圣城不过一年时间,到底是去哪里积累的这么丰富的战斗经验?

    但诧异只是一瞬间,两人都已经能感觉到,想要靠招数压制对方无疑已是痴心妄想,唯有比对方更快、更强!

    亚力桑德拉的眼神微微一变,显得更加凶悍,出手时捏紧的五指突然舒展开,拳变爪。

    噌噌噌噌……

    拳脚交碰的瞬间,洁白修长的手指上有独特的黑色魂力在瞬间凝聚,就像是长出了又长又黑又尖锐的利爪,极限的近身格斗中,每一轮交碰都是计算到极致的速度和距离把控,突然伸长的利爪让王重吃了个暗亏,计算出现一丝偏差,虽然勉强避开了利爪最锋锐的尖锐部分,可那利爪竟撕裂空间,指尖的罡风惊人,瞬间在王重的胸口划出一道口子,将他的衣服撕出两道长长的裂痕,好在胸口的魂力防御自生,抵御了这指尖罡气的攻击,没有受伤,可也是让王重感觉胸口处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身影爆退。

    高手相争,一步差步步差,原本对半开的攻防变为一攻一守,亚力桑德拉的身影爆涨突进,延伸出指尖的利爪犹如锐利的风暴,瞬间幻化出漫天的爪影,紧逼而上。

    九纹炼魂爪!

    明明和王重始终隔着数米距离,可那爪影却好似能无视这距离的障碍,在王重爆退的沿途如同狂轰乱炸般交错穿袭,偶尔有一击轰砸在地面上,瞬间就是一道深深的巨大五指爪印,像是留在地面的五个深深洞口!

    王重爆退时闪现出的残影也完全无法给这漫天的爪影造成任何的迷惑效果,甚至当那些爪影抓破虚无的残影时,王重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为之一滞,就像是被某种气息锁定拽扯。

    王重没有用剑,到了这种程度,对危险的敏感是绝对精细到极致的,他完全能感受到这虚幻爪影的厉害,很古怪的力量,可破幻、可攻实、可击虚,并不只是单纯的力量和锋锐而已,在没有完全摸清这力量的细节前,绝不能与之硬刚,而鬼步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飞影——影舞步!

    速度回路加持,他爆退的身影陡然加快了速度,不退反进,身体变得更加飘忽,可残留在空中的残影却随之消散,只看到一条如同光点般的身影在那虚幻的爪影中穿插,仗着超强的速度强行闪避每一击!

    不同于鬼步那种慢悠悠、以飘忽而著称的步伐,真正的影舞,那是极致的瞬间爆发速度。

    轰轰轰!

    所有爪影竟在刹那间完全落空,将地面轰的坑洼一片,而王重如同光点般爆发的身影则打着这瞬间的反差,反冲到了亚力桑德拉的身后。

    机会绝佳,两道火光在他手掌中瞬间脱手而出,幻化出两条火凤的虚影,燎原冲击。

    凤翅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