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既是负责自己的直接上司,也是自己女朋友斯嘉丽的师傅,这样的关系本该十分亲近才对,整个旅团部的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但不知为何,几次和索菲亚的接触,都让王重实在是亲近不起来,有一种下意识的抵抗和戒备,让他暂时放弃了走索菲亚大导师这条路的想法。

    其次就是墨菲大导师或者是克苏恩大导师了,但墨菲大导师听说最近有事已经返回圣城,克苏恩大导师和自己又仅仅只是一面之缘,虽然有提携之恩,却也并不怎么亲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把目光放到了蓝黛儿导师身上。

    虽然只是一个英魂导师,但蓝黛儿同时却是北部战区的后勤副总长,她是肯定有直接和上层对话的权力的,是自己将消息上报的最好途径之一,当然最重要的是,自从上次从圣地出征前和蓝黛儿见过一面之后,一直没机会见到蓝黛儿,这次回来肯定要拜访的。

    ……但愿她不会发飙才好。

    蓝黛儿导师的住处就在旅团部后面,基地峡谷的最深处,也是整个基地中最安全的地方。

    头顶是巨大悬浮的托拉斯航母,四周则是陡峭的悬崖和森严的防卫,这也是圣城军的司令部所在,王重在北区战场真不是一般的红,走到哪里都有战士行注目礼。在士兵处问明了蓝黛儿的住处,和大家住的那种膨胀屋一样,只是更大一些,大概谁没想到,这么“重视”的一场圣战竟然会演变成持久战。

    也不知道蓝黛儿导师这会儿在不在,正要敲门,一个带着浓浓敌意的声音已经在背后响起:“哎哟,这不是王大导师嘛!真是稀客呀!”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艾拉,那满口浓浓的不爽意味,也是让王重哭笑不得:“艾拉师姐好!蓝黛儿导师在吗?”

    只见艾拉捧着一个密封箱子从后面走过来,看王重时的眼睛都是斜着的,压根儿就不回答他的问题,只说道:“哼哼,女朋友不在,你才敢来???把咱们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可别给我说你有工作要汇报,咱们美食部和你们旅团部不搭边!”

    “最近确实遇到一些棘手的事儿,这不刚回来,黛儿姐最大气,不会怪我的?!?br />
    “那你是说我小气呗?”艾拉眼睛一瞪,箱子挤在她饱满的胸脯上不停起伏:“我们导师不在!你请回吧!”

    遇上这么一个小辣椒,王重也是无语,正要开口,房门却自动打开了。

    几个月不见,蓝黛儿显得清瘦了不少,或许是进入圣战之后,美食部的工作实在太多了,她穿着一身白大褂一样的工作袍,长长的袍摆在身上飘搭着,头上的秀发只是用一根发带随便束在一起,脸上不施粉黛,显得清秀无比。

    早就听到门外的吵闹声,打开门一瞧居然是王重,蓝黛儿的脸上可并没有艾拉的那些不满和醋意,而是一脸的笑容:“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先进来再说?!?br />
    王重示威式的冲着艾拉眨眨眼,气得艾拉直哼哼,蓝黛儿确实会心一笑,无论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王重还是那个王重,她没看错人。

    尽管几个月没见,可两人之间那份自然的亲密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唯一不爽的大概就是艾拉了,吹着胡子瞪着眼睛,尽管她并没有胡子:“黛儿导师,今天有实验,对了还有绝密资料!”

    说着从空间水晶里拿出一堆的加密符文资料,依然相当的针对王重,大概骨子里她觉得王重和导师真的满合适的。

    “嗯嗯,知道了,放资料台上吧?!?br />
    随口的吩咐完全就没有打扰到蓝黛儿邀请王重进门的决定,让艾拉好是不爽,可又无可奈何,导师毕竟是导师……只是黛儿导师也真是太不争气了,你看她看到那个白眼狼时那灿烂的笑容……居然连工作都不管了,平时还口口声声说不在乎,这不就像是一直在等着这个白眼狼上门嘛,真是的,气死人了!

    只不过有一点是艾拉没有察觉到的,蓝黛儿热情是热情,但似乎又隐隐有着一点点生疏,王重能感觉得出来,蓝黛儿的笑容是真诚的,但有着克制,和曾经那个与自己无话不谈、什么玩笑都敢开的状态相比,其实已经发生悄然的改变了,有些事情毕竟发生了点变化,这才是正常的。

    这间膨化屋确实很大,房间中的布置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卧室居所,反倒更像是一间工作室,在屋中央的一片帘布后面有热气蒸腾,有香味溢出,应该是一些菜品实验的地方。而在前面这片区域,则是堆满各种资料的好几个工作台,只在左侧方向有着两张看起来很简陋的小床,上面的被子倒是叠得整整齐齐,和曾经在蓝黛儿家里看到的各种随便完全不同。

    圣战的战场远远不仅只是前线的冲杀,后勤的工作往往比前线的拼杀更加繁忙,黛儿姐平时那么懒散的一个人,现在也是一直在拼命的工作啊。

    王重有些感慨,将手里一大包礼物放到了桌上,那是回圣地前,托马东弄来的一些云州土特产,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外乎是一些云州的宣威火腿又或是酥饼点心之类。

    云州是蓝黛儿的家乡,曾经和蓝黛儿无话不谈时,王重不止一次听到过蓝黛儿怀恋家乡曾经那些幼年时味道的话语,只不过身在圣城,成为导师后连同蓝黛儿的父母都已经以家属身份来了这边,就很少再有机会品尝到家乡的土味道了。

    简简单单的礼物让蓝黛儿眼前微微一亮,这些土东西在她眼里可实在是比任何金贵的物品都更加珍贵,进入圣战后这几个月,王重一直没有和她来往,甚至连天讯信息都没一个,虽然蓝黛儿一直说这才是正确的,也祝福他和斯嘉丽,可内心深处难免还是会有一些隐隐的失落。现在看来,王重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自己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他都记在心上呢。

    脸上的笑容显得更轻松了一些,连蓝黛儿自己都有些好笑,原以为自己完全不在乎,可真被关心的时候还是很开心?。骸疤的阏獯位氐厍虻亩鞑恍“?,对了,你之前不是在章鱼人的大后方吗?怎么突然就到地球去了?来来来,给姐说说,姐可是好奇着呢?!?br />
    王重是如何深入敌后、如何搅动章鱼人一个天翻地覆、又如何回到地球的,这些事儿在北区这边关注着此事的人们眼里可一直是最神秘、也最让人好奇的内容,可即便是昨天在酒吧里,因为事情涉及到很多隐秘,王重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此时娓娓道来,各种惊险刺激,连同旁边一直表现得很不爽的艾拉都忍不住被他的声音所吸引,在旁边假装着整理资料,却是竖直了耳朵。

    和法圣索隆之间的纠葛、胆小怕事的塔塔姆、神秘而强大的凤凰遗迹,乃至说到了至圣导师在遗迹中残留下的那些记忆画面。

    了解了王重的这一系列经历之后,蓝黛儿和艾拉也是瞠目结舌,传说果然是真的,王重已经是半步天魂,而且还是战力很强大的那种半步天魂,非但在与章鱼人圣级人物的战斗中大放异彩,甚至回到地球后还以一己之力,灭杀了赵家两个天魂强者……这可绝对已经是大大超越自己的实战力了,几个月前还只是一个小小英魂初阶的王重,在蓝黛儿的亲手调教下一步步成长,真是没想到啊,短短几个月时间竟然就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

    惊讶的是王重的实力提升之快,惊讶于那些传言的真实性,甚至事实听起来比传言还要更夸张!直到听王重着重说起章鱼人后方的情况以及来自至圣导师的记忆引导时,蓝黛儿才真正的皱起了眉头。

    她当然是绝对信任王重,丝毫都不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也完全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章鱼人真如王重所说那样拥有着数以千计的圣级人物,那按照正常的比例,只怕至少都会有着十几位剑神法神级的超级存在!这样的力量,绝对不是现在的圣城军所能抗衡的,哪怕有着实力超群的雷神圣导师也不行!人类并不畏惧章鱼人这样的力量,但那恐怕就得要集中起整个圣地、无数秘境、无数家族势力乃至那些隐藏在暗中的绝大多数圣导师的力量,再加上圣地强力的后勤以及各种先进战争机器的帮助,才能保证这次圣战的胜出。

    这个信息量、这个动作就太大了,而且一旦被证实,这次圣战的最后结果很可能就是直接导致圣城军无功而返,因为圣地根本就不可能为了入侵一个三级文明而动用整个圣地的力量,那不是入侵,那是拼命!

    无论米索布达比世界拥有多么让人眼馋的资源也并不足以抵消人类所将面对的危险,得不偿失,那些圣导师也根本不可能第一时间就完全集中起来和章鱼人拼个你死我活。

    这可就是大事件了,撤军?在耗费了如此巨大人力物力之后,没有捞到半点好处,反而损兵折将,圣地的高层会轻易答应吗?他们能答应、又有权利去答应吗?别的损失不说,那些已经损失了大量兵力的各大家族、各大势力等等,这次损兵折将没捞到好处,下次圣地再想有什么大动作要他们派兵出击,恐怕就更是难上加难。

    可以说是绝对的进退两难,这种局面绝对不是圣地高层想要面对的,可以说王重的消息带来了一个危险预警的同时,也是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为了一个小小英魂带回来的、难以证实的消息,就让圣城军高层面临这样进退两难的处境,那结果可绝对不怎么美妙。

    这不是大功,而是大过。

    “这事儿不能外泄,不但不能说,也不能走正常途径通报,否则轻易就是动摇军心的大罪,那无论你在这次圣战中表现有多么优秀,上面都肯定无法保你,甚至有些极端分子还会因此迁怒于你……”

    这也是王重没有对外公布自己这一路行程的原因,甚至连对流浪旅团内部,他都没有说起,不是不信任,而是确实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安全。但要说就此不管不问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今天来找蓝黛儿其实就是要商议此事。王重知道蓝黛儿肯定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开口接话,只是等着她下文。

    “这种事儿最好是能以私人身份直接找圣导师谈谈……”蓝黛儿沉吟了许久,身为圣城军的高层之一,虽然负责的领域不同,她并不能参与到战略的决策层面上,但时常和高层接触,对圣城军高层还是相当了解的:“雷神圣导师的性格比较随和,而且爱才惜才,你如果是以私人身份告诉他这件事儿,那无论他相不相信,都肯定不会惹祸上身,至于雷神圣导师如何决断,那就是高层的事儿了。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我觉得雷神圣导师选择相信你的可能性很大,他本就是在此战中一直主张稳妥,认为章鱼人实力并不像表面那么孱弱的固守稳战派系?!?br />
    说起来,北部战区从降落时的选址就距离章鱼人的核心腹地较远,开始战争之后的表现也一直是稳扎稳打、慢慢试探,这和南部战区截然不同,这可并不仅仅只是巧合,显然两边的主帅在对待这场战争的态度和认知上是有着分歧的。

    “可是以我的身份,根本就无法见到雷神圣导师?!蓖踔靥玖丝谄?,看来蓝黛儿这个后勤副部长似乎也没有类似的权力啊,否则刚才蓝黛儿肯定就已经直接将联络雷神圣导师的事儿给承担下来,圣导师,果然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看来还是得去走索菲亚大导师的路子,她应该有直接接触到雷神圣导师的权力?!?br />
    “索菲亚……”听王重提起这个名字,蓝黛儿明显皱了皱眉头,似乎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