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砰砰砰砰!

    瞬间便是恐怖的连击声响成一片!数以千计的剑影疯狂冲击下来,打在那片旋转盛放的星云剑影之上,竟没有任何一剑能穿透过去,被那旋转的剑光统统绞碎!偶有被激荡溅射开的金色剑光,打到站台上方的横梁上,瞬间就是一大片的垮塌和轰鸣。

    整个飞龙车站都在颤抖、都在哀鸣!只是一点点两人攻击的余波都足以将这车站拆个粉碎!

    扎木渣又惊又怒,眼睛都杀红了,自己不敢说打遍图坦卡蒙无敌,可至少也是鲜逢对手,在图坦卡蒙曾有过剑神的美誉,强攻无敌!本以为此招一出,必然可拿下这个这个小小英魂,可现在竟然连对方的一个防御都攻不破?这还……不!

    他眼中的瞳孔猛然收缩。

    只见对方那旋转的剑影猛然一变,平面变成了立体,有一道道恐怖的剑气在那旋转的剑阵中倒立了起来。

    “影舞……”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那片星云中回荡,犹如催命的符咒。

    紧跟着,星云绽放、剑影无边!

    “星云莲华!”

    蜕变自阿萨辛的火舞莲华,只是没有用上火焰之力,却动用了星云神剑的力量,使其威力更强、格局更大,视觉效果自然也完全不同。达到王重这样的境界,早已不再拘泥于出手的形式,曾经铸魂期的招数在手中随意改变一下都能爆发出绝大的恐怖威力!

    扎木渣瞳孔中原本的愤怒猛然化为惊惧,从地上爆发的那星云如同一朵盛放的莲华般疯狂反冲,在艾蜜莉尔眼中恍若神迹!

    噌!

    漫天的金光剑影与那星云剑影交互重叠,在空中对冲,两道身影一闪而过!

    光芒消散、剑影凝空,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瞬间静止了下来,两道从空中落下的身影交换了位置,轻飘飘的落在铁轨站台的两侧。

    整个车站瞬间宁静了下来,仿佛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凝固了,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两道身影。

    一缕青色的发丝从王重的额头上轻轻飘落,寂然无声,可他脸上却并无任何不适之色,反倒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甚至都没有转头去看身后那个被人们认为是‘无敌’的对手,只是将目光直接投向正前方还在愣神的赵霸身上。

    同时轻轻举起左手,手指打响,发出清脆的一声‘啪’。

    噗噗噗……

    和他同样静止的扎木渣,就好像是被这轻轻的一个响指给打崩碎了,身上有无数股血箭疯狂飚射而出,数十道剑痕,有狂暴的剑气力量从他身体中迸射出来。

    轰……

    整个身体轰然爆碎,如同是被分尸,瞬间散为了几十块,连脑袋都已经被分削成了七八个碎块!从他身体中激射出来的剑气更是迸射向上方,从那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车站站顶上透射出去。

    轰隆隆隆……

    空中无数的断梁烂瓦疯狂坍塌下来,将扎木渣四碎的身体瞬间掩埋,尸骨无存!

    宁静,彻底的宁静!整个车站都是一片死寂,全场鸦雀无声!

    就连赵霸甚至都没来得及生出任何救援的念头,他根本无法相信像扎木渣这样货真价实的天魂,竟然会不敌眼前这个区区英魂人类!不敌都算了,而且是在用出大招的情况下,还被强行秒杀,让自己连施以援手都来不及、或者说根本就是在震撼中忘了帮忙!

    就算是见惯大风大浪如赵霸,此时都不禁为之呆住,对向王重投向他的目光,完全说不出话来。

    连赵霸都震撼如此,其他人的反应可想而知。

    那可是一个天魂高手啊,地球上绝对传说级的人物,被普通人认为不可战胜的神,竟然死了,而且是以这样被秒杀的姿态!这还是人吗?这还是大家理解中的英魂吗?这简直就他妈是一个怪物!是那种从第五维度世界降临地球后大杀四方、足以进入史册的超级怪物级别!

    “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的?!蓖踔鼗夯嚎?,声音中听不出有丝毫情绪的起伏,就好像他刚才只是碾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你看,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br />
    嚣张!比之前更嚣张!

    可在场所有人,甚至包括所有透过天讯正在偷偷看着这里的人,却再也没有任何人敢觉得这是一句嚣张狂妄的话!

    马东狠狠的一拳锤在桌子上,他还要忍,还不是时候,还没到最后,他甚至怀疑王重之所以不杀赵无心就是留给他们的!

    现在占据着优势的是他们,兴奋的是他们,该头疼的是敌人!刚才感受着扎木渣那恐怖的剑意,两人的手都已经被自己给捏疼了,指甲都已经深深掐进了肉里,不是不信任王重,实在是以两人的层次和眼界而言,在心里对天魂强者太过忌讳,那是从小到大都奉为神明般的存在,敢陪王重过来挑战‘神’,其实两人早都已经做好陪王重同生共死的准备了的,可真是没想到,王重竟然……

    “靠!靠靠靠!那是天魂??!天魂高手,神一样的存在??!”

    “就这样被宰了?!碎尸?!”

    “偶像太强了!无敌!”

    “太牛逼了!偶像,我要给你生个猴子!不是,是我的妹妹要给你生个猴子!”原本窝在车厢里都不敢吭声、还被扎木渣的剑气差点吓尿的阿诺和安洛尔等人更是忍不住疯狂的乱喊出声来,刚才实在是被吓得太压抑了,忍不住要宣泄。

    阿诺和安洛尔是有见识的,王重没到天魂,却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几乎接近天魂可以调动的力量,这意味着什么?

    而在车厢外,赵家的一大堆人却是瞬间面如土色。

    这个英魂实在是太过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是还有一位天魂老祖没有出手,可是现在,天魂高手似乎已经不再是不可战胜的存在,难道这原本觉得十拿十稳的一战,最后还真要出现让赵家完全无法接受的变数?

    爱金色的符文混合着星云的光芒渐渐隐没下来,可场中那年轻人带给在场所有人的压迫力却丝毫未减,反而是看起来更加可怕了。

    “……哈,哈哈哈哈!”沉寂了许久的赵霸不怒反笑,鼓起了掌:“好一个示敌以弱,你故意没有秒杀赵无心,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

    “你想多了?!蓖踔氐恍Γ骸叭≌晕扌墓访牧碛衅淙?,我只是不想代劳而已?!?br />
    “阿萨辛的人?那个叫马东的,还有那个小丫头?”赵霸的声音也渐渐趋于平静,能感受到他身上有魂力在缓缓的蓄积,动作虽慢,却无比的沉稳,仿佛有一股大势在蓄积……

    毕竟是联邦的天魂,曾经都觉得帝国比联邦强,可实际上那是指平均战力以及战斗的彪悍程度,真正说到高端战力,联邦这些天魂几乎都是圣城出身,经历过更广阔的天地、有着更丰富的眼界和修行条件,其程度和那些图坦卡蒙或是帝国的散修是完全不同的。

    王重却仍旧只是微微一笑,脸上看不出有丝毫忌讳之色:“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真是不想和你这样的人动手啊,你也知道,会削短我寿命的?!闭园孕α似鹄矗骸澳闳肥岛芮?,我承认你已经有了在地球立足的资格,甚至是有扶持阿萨辛的资格,在我所认识的英魂中,你可以算是第一?!?br />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身为赵家的最大BOSS,赵霸这活了近两百年的老天魂,竟然服软了?对一个小小英魂服软?!

    王重淡淡的看着他,只听赵霸继续说道:“常言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不相信你是为了报仇而来,像你这样的人,眼光不应该如此局限狭窄才对。你是想扶持阿萨辛吧?但一个家族势力想要在联邦崛起、并且站稳脚跟,你以为光有一个来自圣城的支持就够了吗?那只是名分,你还得有相应的实力和在地球的关系网,以及来自各方的支持,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br />
    王重依然是不置可否,却也没有阻止,这也似乎让赵霸看到了一点希望。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赵家愿意和阿萨辛化干戈为玉帛,可以替阿萨辛出面,拿回他们曾经的东西?!闭园曰夯核档溃骸吧踔?,还可以在财力、人力上给予一定的支持,让阿萨辛迅速回到曾经一线家族的地位,甚至在一线家族中都站在顶端,而且不单只是阿萨辛,还有你!”

    “哦?”

    赵霸微微一笑:“在圣城呆了快一年,你应该也比较了解圣城的规则了,独身主义在圣城是寸步难行。当然,不是说像你这样的天才也会受到此类局限,但一个好汉三个帮,别忘了,我们赵家在圣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一脉,有数之不尽的关系网,有一座秘境,甚至也还有一位大导师坐镇。如果你和我赵家交好,在圣地得到我赵家的全力支持,无论是修行资源还是人脉资源,你都将比现在更容易获取??扇绻阊≡窈臀艺约椅?,退一步说,就算你今天过关了,你日后如何去承受来自一位巅峰大导师、以及我赵家数万参战圣战子弟的怒火,两败俱伤,还是双赢?”

    赵霸的声音平稳而有力,可站在他身后的那些赵家人却已经惶恐了,再次提起和谈,这意味着这人已经不能阻挡了?

    想曾经的赵家,身为联邦十大家族之一,那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即便是在圣地,虽不敢说呼风唤雨,可也算得上是人人都需高看一眼的正统血脉之一。

    但现在呢?面对一个区区英魂,身为赵家第一人的赵霸,这位曾经让赵家盛极一时,在圣地也曾做过四星大导师的老祖宗,竟然纡尊降贵的向一个英魂求和?

    而在车厢中,阿诺和安洛尔等人则都是已经张大嘴巴了,一个天魂强者用如此低声下气的语气对一个英魂说话,这种事儿如果是放在今天之前,恐怕绝对没有任何人敢相信,这太不可思议,甚至比看到王重干掉一个天魂还要更不可思议,那是高高在上的神??!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实在是太颠覆他们的认知了,圣地,那个他们曾经觉得就算不能去也只是一点小小遗憾的地方,现在在这帮年轻人心中已经充满了各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神奇。

    今年的CHF好好表现!一定要去圣城!

    阿诺等人,特别是那些才刚刚进入狂兽战队的新人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这对他们来说,等于看到了另一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层面的机会!

    可没想到,被赵家人视为耻辱的求和,却没能得到那个区区英魂的恭敬回应。

    王重只是淡淡一笑,他不是不清楚赵霸在拖延时间,在蓄积力量,但同样,王重也是在恢复着,刚才秒杀扎木渣看似轻松,但实际上那瞬间的爆发,特别是抵御天魂战技的时候,没崩开对方一道剑影,对王重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地球上的天魂是有其局限性,那个扎木渣也确实不算很强,但那终归也还是天魂,秒杀对方,哪里真有想象中那么轻松。这要换成是其他英魂,就算能拥有王重这样的超强战力,刚才那一战后恐怕也已经近乎乏力枯竭了,可王重有神化细胞、有大五行体、有恐怖的命运魂海!

    没有了战斗的消耗和分神,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这种平静的恢复中,从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不断涌出,恢复速度无比惊人。

    赵霸老了,所以才会存在这种侥幸,他并不想拼命,同时也不认为对方会恢复的这么快,以他的眼光当然看到王重刚才挨了一击,天魂哪儿有那么好杀,只是他心中的震撼远比语言上表达的更甚,他没有把握。

    感受着身体的恢复,神化细胞已经消灭了进入体内的异端力量,王重手中的剑微微一动,“赵霸,难道你还没意识到吗,赵家根本不够资格啊?!?br />
    “嘿嘿,你还真以为你赢定了吗?”赵霸的语气丝毫不变,说服不成,还有后续,“你所在意的那两个阿萨辛余孽,现在就在车上吧?”

    他冷冷的看向王重身后的铁轨车厢,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马东和艾蜜丽尔所在的位置。

    哗啦啦啦啦……

    一连串枪栓拉动的声音,站在站台上的上千名赵家战士,所有的枪口都已经对准了赵霸目光所盯住的那截车厢。

    铁轨中传来几声惊呼,距离马东他们那截车厢较近的普通旅客,都是忍不住惊呼,车厢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们在惊恐的远离,被上千柄枪指着,万一殃及池鱼,那可真是死的冤枉。

    马东和艾蜜丽尔则是直接站到车厢的窗户边上,连躲的意思都没有,两人拉着手,五指紧扣,脸上非但没有害怕,甚至沉静如水。

    “你是不畏惧地球上的这点枪炮火力,可是他们呢?”赵霸冷冷一笑。

    “打死那两个阿萨辛余孽!”

    “杀了他们!”赵霸的身后,有赵家人在疯狂的呐喊。

    赵家的这些卫兵,个人实力未必有多强悍,但训练有素,关键时刻对家主的各种潜命令绝对都是严格执行,瞬间炮火漫天,这种层次的力量对于王重构不成威胁,但对其他人呢?

    只要弄死王重在意的人,引起他的心态波动,自己就有机会,至于无辜,赵霸嘴角露出冷笑,人类,活着就是原罪。

    毫无征兆的,霎时间便是万枪齐发!

    符纹枪、符文炮,乃至藏在暗处的那些巴特雷狙击、各种带着寒冰或烈焰的箭矢,从四面八方毫无死角的对准这截车厢冲射过来,要将这截车厢直接打成蜂窝!

    轰!

    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弹壳声,就像是打进了极其强韧的透明非流质物体中,一颗颗的子弹、箭矢甚至是炮弹,竟都齐齐被凝固在空中悬停住,形成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一个金色的罩子笼罩了武装铁轨,所有的子弹和能量都被防护罩挡住,这种结界对于王重在米索布达比的战斗用处不大,但在地球上,那就是防御大杀器,王重和马东等人都不是天真的小可爱,自然考虑到了方方面面。

    四周的枪声很快就变得零零落落,那些英魂战士们都吓呆了,没见过这样的强者,他们自认为强大的攻击,在别人面前就犹如儿戏,难怪说达到天魂层次,敌人的人数将再也不是问题……枪声终于彻底停止下来,王重轻轻摆了摆手,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空中那些子弹、箭矢和炮弹就像哑了火一样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在这空寂的车站中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车站中一片死寂,紧跟着,王重随手一招,手中有火红色的符文在凝现。

    轰!

    王重连看都没看一眼,已有足足十道火红色的光芒从他手中窜出,朝着四周那些赵家英魂战士站立的人堆处轰然轰了出去,他不想多杀人,但,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赵家横行这些年,他们手下的每一个近卫的行为可想而知。

    凤翅九天——霰射!

    带着凤凰翱翔之意,十道窜出的火光迅速燎原为展翅的火凤,带着呼啸的火焰能量在空中一闪而过。

    轰轰轰轰轰轰?。?!

    没能有任何抵抗,十余道火光冲天而起,狂猛的能量朝四周疯狂冲散,整个天龙车站就犹如经历了一次二十级火焰飓风的洗礼!

    站台、房屋、梁柱……所有一切东西,在这疯狂冲散的火光中被瞬间荡平,其火凤的威力余势不止,延伸着地平线朝四周继续扩散开,竟将整个车站在瞬间几乎夷为平地、化为一片焦土,只留下车站正中央那列孤零零的铁轨,在这遍地焦土的残痕中风中凌立!

    王重的眼皮都没有眨上一下,四周那上千名赵家的英魂战士,至少有十只六七都在瞬间就已经葬身火海,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吼出,剩下的三四成也是伤的伤、疯的疯,被火浪的余威卷起倒刮出极远的距离,跌落一地!

    呼呼呼……

    火光渐渐消散,清冷的秋风吹拂过这片已经化为焦土的铁轨车站,卷起些许焦土,空中弥漫着一股股浓烈的焦臭气息。

    阿诺等人,乃至这一年来见惯了生死、也遭遇过无数惊天剧变的马东和艾蜜丽尔,在这一击之威下都是忍不住怔住了,大脑中感觉嗡嗡响动。

    什么家族势力,什么军队、人数、武装,在这样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都不是!一个天魂就能代表一个势力,或者说,一个天魂自身就是一股恐怖的势力!这么多年来,联邦有多少人心心念念的想着要成为一位天魂强者,可又有几人真正知道天魂强者的厉害?

    咕噜……

    有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那是四周除了武装铁轨外唯一没受波及的地方,是在赵霸的身后,那些赵家的权贵以及一些赵家请来的所谓‘见证人’,这时候哪还有什么见鬼的赵家荣誉,哪怕就是先前因为赵家受辱而愤愤不平的最死忠份子,此时都是忍不住背脊发凉、嘴唇干裂、浑身在那清冷的秋风中瑟瑟发抖。

    “魔、魔鬼!”

    “啊啊啊啊??!我看到了凤凰!我死了!”

    “逃命??!”不远处,有赵家那些英魂战士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恐惧,尖叫起来,有不少人直接就被吓傻吓疯了,而除了那些重伤不能动的,更多的战士则是惊恐的直接扔了手里的枪就四散逃开!

    忠诚?训练有素?视死如归?发明这些词的人一定是傻瓜,在绝对碾压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的送死根本就不是什么荣誉的归宿,真要身处在此时此景,你心中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恐惧和求生!

    “王重??!”

    赵霸是真的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了,目呲欲裂,疯狂怒吼!

    轰!

    话音刚落,就像是在回应王重的威胁,一股恐怖的能量猛然从赵霸的身上扩散出来!

    他体内的引导已经完成,对于此战,他已经不抱和任何生还可能,只是希望能和王重同归于尽,如果可能,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血洗天京!

    (伙伴们,三合一,周末愉快,求一张月票,谢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