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这绝对属于是传说级的人物,尽管所有人早在这一战开始前就已经意识到赵家必然会有天魂高手坐镇,可当亲临其境,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天魂高手出现在眼前,那种震撼仍旧是让人难以想象。

    而且这黑人明显不是赵家的人,显然只是请来的帮手,先前那一掠而过,接住赵无心的白光,此时也已经缓缓站起身来。

    只见他看起来已年近古稀,可他身上竟也一层隐现金光的魂力在外涌,层层叠叠好似气浪一样,他双目中有神光涌动,丝毫不见脸庞上的那种老态,威严十足,他将目光投向刚刚被轰飞出去溅起一地尘嚣的混乱处,即便不用看,神识的感知中,他也能感知到那个小小英魂并没有因此受伤,气息未曾有丝毫的减弱,反倒是因为两大高手的同时出现,变得愈发的兴奋,在渐渐增强中。

    防强攻弱。

    赵霸在内心中做了一个初步的推断,无法秒杀赵无心是攻弱的表现,能抗住扎木渣则是防强,难怪这个英魂能在圣城闯出些许名声,能有一番作为,能抗住天魂高手一击而不伤,这确实也算非常不凡了。

    而在四周,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两大天魂!竟然是两大天魂!

    非但调集了数千军队,还出动两大天魂高手,这哪像是要对付一个英魂小辈,倒更像是两个超级大家族要正面开战的架势!原本以为王重这样的英魂闹事,能将赵家那位隐藏的天魂高手激出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刺激了,哪知道居然来了俩。

    车厢中,原本看到那数千军队就已经惊出了一背冷汗的阿诺等人此时则全都张大了嘴巴,不管对王重多有信心,可看到两位神一样的人物,心里对偶像的那点崇拜情绪分分钟就已经被碾压了下去。

    “咱、咱们要不要悄悄跑路?”一个新队员不由自主的颤声说道,光是两位天魂高手散发的气息就已经让这铁轨摇摇晃晃了,呆在这厚实的车厢里,丝毫都不能带给他们任何安全的感觉,即便外面天魂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可那种被绝世恐怖所包裹的感觉,仍旧是让人胆寒。

    车厢里安安静静,没有人回应他,倒不是不赞成,而是现在还能怎么跑?车厢外面是数千个全副武装的赵家战士,还有两大天魂高手在侧,他们别说跑路,就算是胆敢从车厢里冒出半个头,只怕立刻都会被当成王重的同党被撕成碎片的!

    这时候别说其他人,即便是阿诺和安洛尔这两个胆子最大的,也是忍不住心里发毛,之前阿诺倒是亲口问过王重,对方会出现天魂高手,这似乎早已在王重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同时出现两个,不知道王重还有没有办法应付……赵家这简直就是不要脸了,对付一个英魂后辈,自己出动天魂高手不说,竟然还找帮手,而且还是找的一个帝国黑人……

    对了,王重呢?

    实在是天魂高手的出现太过震撼人心,对地球人来说这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任何时候得见一人都足以是激动吹嘘一辈子的资本,何况一下子见到两个,让人几乎都快忘了刚刚还吸引了整个联邦注意的那个赵家的年轻大敌。

    只见刚才被那金光冲飞的身影已经深陷进了车站对面的站台中,有小半个站台都直接塌陷,碎钢破铁混合着坍塌的顶梁堆了一片,尘嚣弥漫。而在那一地的破砖烂瓦中,混合着大片的血迹,腥味儿弥漫,甚至在一些破烂瓦砾中还能看到残肢断手的痕迹,而原本在那边满排站立的天龙卫队已经四散开,给那片坍塌处空出一大片空地来。

    死了吗?

    天魂高手出手,果然非同凡响,一击秒杀!

    短暂的平静之后,那些原本有点被王重吓到的赵家权贵都面露笑容,一脸的轻松之色。

    区区英魂,也敢挑衅赵家!真是不知死活!如果不是因为顾忌他在圣地背后的支持者,赵家之前何许和这种垃圾啰嗦?只是可惜赵无心,居然挨了这小辈一下,看起来虽然是没有伤及性命,但脸色苍白,肯定是受伤不轻,也是倒霉了。

    “不知进退的小辈,一再挑衅我赵家,死有余辜!”

    “我赵家家主悲天悯人,有意饶他一条小命,竟反遭此子毒手暗算,这笔账,统统都要算到阿萨辛的头上!”

    “还有他在天京救下的那些罪犯,统统该死!”

    赵家人七嘴八舌的声音才刚刚响起,就听到在那片隆起的、血迹斑斑的废墟中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堆积的破砖烂瓦哗啦啦的滚落开,一道人影从中缓缓站起身来。

    “图坦卡蒙的散修?”

    王重的轻笑声打断了赵家人的嘲讽,年轻的身影已经渐渐站直了身子,从那些被他推开的破烂残迹中,几具天龙卫队战士的尸体滚落了出来,断手断脚的、被撞得稀烂、一滩肉糜的,都是刚才站在那边来不及闪避的赵家战士,而那站直的身影身上,除了一些灰尘,根本就连半点血迹都不见!

    王重的脸上没有丝毫悸动,既不为两位天魂高手的同时出现而震惊,也看不出有丝毫因为刚才那一击而受伤的样子,只是一脸的平静。

    刚才也是有意试试这天魂黑人的实力,可无论是攻击的力量还是速度,比起米索布达比剑圣都有一定差距,甚至还不如自己这个半步天魂,就更别说技巧了。

    可以理解,地球上这些天魂高手,无论是联邦那些养老的、亦或是帝国那边的散修,局限性都太大,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实力。别的不说,天魂最大的优势就是汲取天地之力来作为自身力量的源泉,而在地球上,天地之力原本就相当稀薄,只是勉强可供他们修行到这一步而已,连再想要往上提升都不可能,需要进入第五维度世界去修行,那战斗时所能爆发出来的实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任何天魂强者在地球上,自身的实力恐怕都要先打个八折,因为实在是没有那么多足够的天地之力可供他们在瞬间去吸收和爆发,而对于自己这个依靠自身魂海的英魂来说,却并没有这样的限制,此消彼长,难怪大多数英魂越级挑战天魂的传说,都是出自地球上,像木子、像曾经一些传说中的人物………

    王重淡淡的笑了笑,打量着那个站在金剑上的黑人:“节省时间,我看你们两个还是一起上吧?!?br />
    全场一片死寂,都被王重的狂妄吓坏了,车厢里,马东和艾蜜莉尔也是目瞪口呆,他们对王重非常非常有信心,可是看到两大天魂的时候,还是心悸,最关键的是,王重不能受伤啊,除了这两个人,周围全是军队和狙击手,只是到了这一步,两人都相信王重有办法,很可能是圣地的秘法。

    其他人反应里的第一个词就是嚣张,太嚣张!看到两大天魂高手,不怵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叫人家一起上。刚才被打飞的明明是他,可居然还敢说人家不怎么样!到底是太过无知、不知死活,还是这小子真有什么对付天魂的底牌?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挨了天魂高手一击却没有受伤却是事实。

    四周刚刚才响起的一点喧哗声瞬间就止息了,赵家那些七嘴八舌的人统统闭嘴,车厢中的马东、艾蜜丽尔、阿诺等人则是下意识的紧紧捏了捏拳头。

    无论是车厢里的还是车厢外的人,脑子里一时间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短短十几秒内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颠覆他们的认知,不可想象、也不敢轻易为之定论,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扎木渣脸色微微一冷,对方没有受伤,这是在他感知中的事儿,刚才那一击,对方在电光火石间避开了自己剑袭的锋芒,只是被自己补中了一脚,虽说能抗下来不受伤确实也算是防御惊人,但敢说这话可就有点太嚣张了。

    一起上?这让他堂堂天魂感觉有那么一点挂不住脸面。

    原本他只是打算从帮协助赵霸,但计划是可以改变的,自己既然已经出手就绝不能无功而返,他也是被王重激起了怒意,身上外散的魂力微微一凝,四周那恐怖的威压瞬间形成一股股气流,在往他身上倒卷吸收:“小辈,找死!”

    而在他身后,赵霸则是双目炯炯有神,涌现着神光抱手而立,并没有要立刻出手的意思,并非轻视王重,找扎木渣来一起出手碾压这个英魂原本就是他的打算,活了近两百年,赵霸从来不会给已经视为敌人的对手任何机会,只因他太清楚这个世上只有胜利者才配书写一切,对方有备而来,面对天魂而不怵,肯定也是有一些依仗和底牌,刚才展现的那点实力并不足以说明一切。

    但现在一来是对王重的实力已经有了个初步的估算,守强攻弱,无论他有什么底牌,短时间内对扎木渣应该都并无威胁。二来扎木渣显然也已经被对方激怒,想要单独出手找回一点场子,帝国这些散修,终归是自视甚高,将面子看的天大,何况对方是自己找来帮忙的高手,这个面子无论如何赵霸还是要给的,也正好可以再观察观察这个英魂小辈,等到他底牌仰仗尽出时自己再出手也不迟。

    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汇聚,扎木渣身上的气势已经蓄积了起来,眼神在陡然间变得更加锐利,他要灭杀这个嚣张的小辈。

    轰!

    金光在刹那间爆发,几乎没人能看清他的动作,只感觉当四周的气流和天地之力倒卷的同时,扎木渣身上的金色魂力闪耀得犹如一颗小小的太阳,紧跟着就是如同光芒一般朝前冲射。能感觉到那金光中有着能刺穿一切的金锐之气,仿佛要将这整片空间都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眨眼间便已冲到王重身前。

    砰!

    一声清脆的爆响,仿佛金戈交击之声,在车站中回荡,尖锐得让无数人忍不住捂住耳朵。

    可如此锐意十足的强势一剑,却并没有像所有人想象中那样将王重刺穿成碎片,甚至都没有让他脚下退后半步!

    画面仿佛在刹那间定格,扎木渣的身影定格在空中,手中的金色长剑在空中悬停,被一物抵住。

    剑尖对剑尖、魂力对魂力!

    那是一柄闪烁着星云色彩的长剑,而同时,与扎木渣那独属于天魂魂力的色彩一样,有同样耀眼的金色魂力光芒在王重的身上猛然涌现。

    神化回路!

    嗡嗡嗡~~

    两柄相互刺在一起的长剑发出震耳的共鸣声,有一层层剑气对冲时所形成的剑浪朝四周荡开,却又被两人身上那狂涌的天魂魂力气流所顶住,迅速形成一个飞速张开的圆形力场,将所有碰触到这圆形力场的东西统统弹开!

    轰!

    僵持只维持了短短三数秒,仿佛连那力场都维持不住两人狂涌的力量,轰然爆碎,剧烈的气流朝着上空冲起,犹如倒挂的气流瀑布,将那钢锻的车站屋顶都冲出一个巨大的圆洞来。

    踏踏踏!

    两道人影分散,都仅仅只是朝后退了三小步便即轻松的站定。

    势均力敌!

    扎木渣的眼中精芒闪动,难以置信,虽说自己没有吃亏,可对方竟然能在力量上和自己相差无几,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英魂小辈?只见站立在他对面的王重身上,那金色的魂力涌动,澎湃的威压四溢,除了没有像自己一样汲取天地之力外,这哪还像是一个英魂期,说他是天魂,扎木渣肯定都不会有半点怀疑。

    他脸上的轻慢之色已经在刹那间尽数收起,转而化为满满的谨慎和严肃,同时更有着贪婪和疯狂!

    不管再怎么受限于地球的环境而缺乏格局,可至少他们眼力都有,这英魂少年的实力固然是让他吃惊,但刚才让对方轻易对抗了自己力量的,除了这少年本身的实力外,只怕更多的还是来自他手中那柄奇怪的长剑!那种散发着淡淡星光、出手与自己对抗时,竟然让自己恍惚中感觉到有一整个宇宙压迫过来的力量,这种力量简直是让扎木渣为之痴迷!

    毕竟是天魂,境界到了这里,起码能自由出入第五维度世界,因此虽然没有身在圣地,但关于圣地的各种大事件,他们基本还是有所耳闻的,对于现在整个人类圣地最热衷的话题——米索布达比世界,他们并不陌生。

    传闻中那里有着无数的稀世神剑,听说这个叫王重的英魂战士刚刚才从米索布达比世界归来,他手中那柄剑,必然便是来自米索布达比世界的神剑无疑。

    这就难怪了,肯定是这柄神剑给予了他对抗赵家的勇气!自己也是用剑者,如果自己能得到这柄来自传说中米索布达比世界的神?!?br />
    什么从旁协助、什么帮赵家的忙,乃至赵家答应的那些丰厚报酬,与这柄神剑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扎木渣身上的杀意瞬间爆涨,四周往他身上疯涌的天地之力气流变得更强强盛,简直犹如一股股飓风在往他身上不停的灌注!手中的金色长剑更是金光爆涨,形成一股股锐金之气,弥漫到空中,甚至凝聚为实质,刹那间形成犹如数以千百计的剑影在空中悬挂!

    杀人,夺宝!

    嗡嗡嗡嗡……

    空中有一整片剑鸣声在刹那间响起,锐意无边!

    几个站得离他稍近的英魂战士,踏足在他剑影凝聚的范围中,虽没有和那凭空漫天凝聚起的剑影有丝毫接触,可却在那恐怖的剑意中被直接撕裂,身体断碎、血肉横飞!何止是这些肉身凡胎,连同他所站位置的站台、车站顶端的横梁、站台上的巨大圆柱,在这无形的剑意中竟然都轰然破碎,出现大片的坍塌!

    四周站台上无数赵家的英魂战士都感受到他这一招的恐怖,吓得朝站台的首尾两段挤攘退却开,留出一大片空地来。只是苦了呆在车厢中‘看热闹’的那些人,既不敢跳出车厢来逃命,只有呆在车上在战栗中恐惧,那些悬空的剑气,感觉仿佛只需要随便一柄就足以将整列铁轨几十截车厢从头到尾的统统射个通透!

    恐怖的招数,一出手即要天崩地裂!连赵霸都皱起眉头微微退了半步,当然不是因为被剑气吓到,扎木渣的心思他再明白不过,肯定是看到王重手里那柄神剑心动了,毫不犹豫的用出这样的大范围大杀招,是不想让自己插手……说实话,看到王重手里的剑,赵霸也动心,可如果为了一物,两大天魂先内部起了矛盾,那说不定就要生变了。也罢,先诛杀此子要紧,至于那柄神?!呛?,借扎木渣之手先杀了此子再说!

    感受到身后赵霸有意识的退让,扎木渣心中已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身上的气势愈发高涨,竭尽全力,他不但要灭杀此子,还要借以立威,震慑赵霸,他可不会单纯得相信赵霸这样的人会让他轻易带走战利品:“小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仿佛在回应着扎木渣的声音和杀意,空中弥漫的漫天剑影在刹那间共鸣,能感觉到那弥漫四周的所有无形剑意高速浓缩汇聚,没有丝毫的迟疑,紧跟着就是剑如雨下!

    刹帝利剑雨狂潮!

    嗡嗡嗡嗡嗡~~

    只见刹那间金光如雨、剑影纵横,无数金色的剑光在空中汇聚成股,犹如疯涌的蝗群,在空中拐了个弯、急转插下,朝着王重狠狠冲来!要将所有一切的挡路者都撕碎、嚼碎、碾碎成渣!

    恐怖的天魂,如此威势,足以断山裂海,就算是一整只军队都只有战栗的份儿,谁人可挡!

    车站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恐怖的力量下战栗,可身处攻击正中心的王重却依旧面色如常。

    飞影、霸体、轻灵。

    霎时间,原本只是一层普通金光覆盖的身体犹如开启了某种禁忌的力量,一道道回路线条在他皮肤表面瞬间呈现,有金色的魂力在其中疯狂流动,让他身上的金光看起来更加闪耀。与此同时,神化细胞也是在一瞬间被这疯涌的回路力量所带动、激发!

    王重略显清瘦的身材在刹那间有精钢般的肌肉鼓胀起来,身体的爆发力在瞬间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双目中更是神光涌动,神识、感知、反应、眼力统统提升!

    凤凰遗迹之行让他一路突飞猛进,即便是在与剑圣皮耶罗夫一战时,对魂力回路的提升、对神化细胞的提升都还不是他的极限,更极限的是将这些所有一切提升都融会贯通、汇为一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形成完全的本能!

    空中那迅疾如雨的剑影在他眼中每一道都清晰可见,对方潜藏在剑影中的那些无形剑意,每一股都无所遁形!

    威力是很强大,但到底是地球上的土著散修,相比起米索布达比剑圣对剑的理解,人类这边确实差了点,过于迷恋境界本身,而忽略了战境的修为。

    王重身上的魂力在超高效的转化中瞬间融入他的招数,身体在刹那间微微一晃。

    星云神剑微微一撩,晃动的身影在瞬间旋转起来!

    所有人都感觉王重的身影在这刹那间消失,整个世界都仿佛为之一顿,而在王重消失的地方,连同扎木渣那恐怖的金色剑光都为之黯淡,取而代之则是的一股让人迷醉震撼的宇宙虚空。

    那宇宙的空间中原本黯淡无光,可陡然间,有一颗超新星在那黑暗的深处爆发,形成了强烈的光线和无数的星辰,它们围绕在最初爆发强烈光芒的那颗核心处不停的汇聚、旋转,形成一片巨大的旋转星云!

    震撼的虚幻之象在所有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紧跟着就是这星云的爆发!幻觉消失,剑意无边!

    极霸星云斩!

    不同于米索布达比人将自己完全融入到剑意中去,让人剑合一,王重只是加以变化,将从星云神剑中感受到的那种宇宙星云浩瀚之意,融入到自己的剑招中,以人为本,让剑来融入,被动和主动的变化,难说谁高谁低,都有其独到之处。

    旋转的星云剑影在瞬间就已经催发到了巅峰,而空中的攻击也在此时落到。

    (伙伴们,月末了,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