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该最先得到消息的她,这两天正好跟着索菲亚大导师去别的地方视察去了,还是回来的路上从奥斯卡给她发的天讯里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于是刚一到基地,迫不及待的赶来酒吧,要问个清楚。

    “王重……真的?”斯嘉丽的声音有点发颤,眼睛里有无数水汽,这些天装着很坚强,但那是为了不让自己倒下,不让王重付出一番心血的流浪旅团倒下,事实上只有她才知道自己已经躲在被窝里哭过了多少。

    “放心吧,都是真的!”封走上前去抱了抱她,流浪旅团里,她和奥斯卡的年纪最大,虽然能力比不上王重这样的强势团长,也比不上怀德那些超级新星,但却始终还是在团队中扮演着老大哥老大姐的角色:“听消息说,他已经脱离了章鱼人的控制,虽然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但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br />
    紧绷的神经突然间得到放松,斯嘉丽眼圈一红,但很快露出了笑容,她知道王重肯定不会想传言中那么轻松,天知道经历了什么样的九死一生,她要更坚强!

    斯嘉丽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杯酒,“兄弟们,敬王重!”

    整个酒吧里的人都举起了酒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服了,一次两次是偶然,都到了今天,谁要是还质疑王重的实力,那就真是蠢货了,一个斩杀剑圣的人,一个单枪匹马救兄弟的人,一个可以孤身深入敌后翻江倒海的人!

    是,英雄!

    敬王重~~~~~~~~~~~全场沸腾。

    基地那边欢喜无限时,王重则正在经历一段相当奇异的旅程。

    他也算是尝试过很多种不同的传送了,地球联邦模仿圣地的那种低级定点传送阵,圣地里的个人拓荒令,能传送一大帮人的团队拓荒令,木子的‘棺材之旅’,甚至是章鱼人的虫洞粒子传送???,从没有任何一种传送的舒适体验以及神奇感受,能与眼下他所体验到的这个传送阵相提并论。

    这个传送通道大极了,宽足有十数米,高也有十数米,两头通道完全看不到头尾,且整个通道稳定而透明,透过这传送通道,能看到外面有着一条正在飞速流逝的诡异长河。而这传送通道就仿佛是架设在这条长河中的一根玻璃管子,跨越极限。

    这是时间的长河,横跨古今,河中有一颗颗星辰、一个个世界在诞生又或是幻灭,每一个世界都曾无数次的出现在这条长河中,只要你眼力足够,就能从那些飞速流逝的世界中看到过去,也能看到未来。那些星辰或世界往往都是在平和中诞生,却又在战争中毁灭,太多这样的例子了,多得晃花你的眼,王重感觉自己仿佛从那一闪而过的画面中依稀看到了人类的未来。

    那个未来充斥着让王重难以想象的强大生灵,也充斥着远比这次圣城军更加强大的奢华舰队,他们铺天盖地、遮云蔽日!王重听到了人类凄厉的哀嚎声,听到了人类在恐惧压迫下的反击,也听到了那种在悲怅绝望中的高歌,直到一切再无声息,仿佛人类拥有的一切都已经在那种悲怅中寂灭……

    这就是人类的未来吗?多遥远的未来?十年二十年?还是千年万年之后?敌人是谁?章鱼人?还是更加强大的异族生灵?

    王重不知道,时间长河的流速实在太快了,再加上传送通道本身的速度,能从无数的画面中分辨出人类的部分,感受到那么一丝韵味,已经是他现在灵魂神识所能达到的极限,他无法分辨出更具体的东西,但却将人类未来的那种黯淡和悲怅深深的刻印在了他脑海里。

    这种刻印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无论是谁,预感到自己的种族将要遭受和经历那样的未来,都不可能高兴得起来,王重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更强一点,如果自己更强一点,神识更强大,那或许就能从这些碎片般的感知中看出更多的东西,或许能给人类预警,或许能拯救整个族群……

    “你终于来了?!?br />
    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在通道内响起,随即,便是一股浩瀚到无法想象的气息!这股气息太强大、太神圣,神圣到让傲气如王重都忍不住想要膜拜,强大到他竟然可以影响这条时间长河,将他的声音从时间长河中,迈过无尽的时空,再穿透到王重所在的传送通道中来!

    “谁?!”王重一惊,从那种悲怅的情绪中睁眼。

    只见在传送通道的外部,在那时间的长河中,正有一个无比巍峨的巨人,正冲自己微笑着招了招手。

    只是一眼,王重就认出了这个巨人的身份,看的太多,太熟悉了。

    至圣导师!圣城的大门外那尊已经矗立了几百年的巨大雕像,任何一个在圣城生存着的人,都不可能不认识、都不可能不熟悉!

    “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敝潦サ际Π⒋锪ρ腔夯核档?。

    王重又惊又喜,那是人类的指引、先知、启蒙,人类现在所拥有的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至圣导师的所做出的丰功伟绩之上,任何一个了解历史的人类,绝对都止不住内心对至圣导师的敬仰和崇拜,尤其是他这次也是靠着至圣导师的指引才能逃出生天,不夸张的说,至圣导师绝对是人类的偶像。

    “您是阿达历亚前辈吗?”

    至圣导师的身影面带微笑却并没有在说话,只是看着王重。

    王重不知道对方是用了什么样的秘法才留下这样的影像,恐怕并不是可以自由说话的,前面的话虽然问候,但很显然并不是针对他,可能至少导师只能等待一个使用他拓荒令的人,传递这样的信息。

    果然至少导师并没有回应,他的左手摆动,十一块黄金石板以此出现,然后以此镶嵌在一个像是石碑一样的东西上,然后十一块石板消失,出现了第十二块黄金石板,带着七彩炫光的石板。

    此时的至圣导师指了指王重,然后巨大的身影渐渐淡化,最终消失不见,连同周围的一切,王重感觉一阵恍惚,四周时光飞逝,感觉那传送通道已经逐渐偏离了时间长河的轨迹,迈入了一片无尽辽远的虚空中,直指向最终的目的地,那是一颗原本蔚蓝色的星球,可现在远远看去,已经被一层灰蒙蒙所覆盖——地球。

    吼吼吼~!

    咆哮声中,一个庞然大物不甘的轰然倒地,那是一只变异猛犸,獠长的象牙足足有四五米长,额头上的那颗带着尊贵色彩的紫色水晶显示着它曾经在这一片至高无上的身份,一只六阶变异生物,曾经地球上的霸主一级,可此时,它强健的四肢已经不再有力,庞大的身躯就像是一滩垃圾似的瘫软在地上。

    四周有无数变异生物看到了这一幕,曾经它们都曾匍匐在这只猛犸的淫威之下,对它又惧又怕,可此时看到它倒下,那些变异生物非但没有欢呼雀跃,反而是更加害怕了,一只只远远的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只见在那只倒下的巨大猛犸身上,一个相对娇小的身躯露出头来,它只有一只家猫大小,可锋锐无比的獠牙却足足有半米长,几乎都快比它身子更长了,上面滴淌着腥红的血迹,配上一双锐利而腥红的眼睛,看起来凶悍无比。它锋利的爪子犹如探囊取物般轻易将变异猛犸额头上的紫水晶抠了下来,一口塞到嘴里。

    咔嘣~

    坚硬无比的变异紫水晶就好像是豆子般被它轻易嚼碎,能感受到有无穷的维度能量从咬碎的紫水晶中透出,那能量实在太强大太多了,多到从它的牙齿缝中溢了出来,在空中弥漫的同时闪耀出雷电之光,而更多的则是被它所吸收。它额头上同样的紫色水晶慢慢的产生着变化,颜色变得越深,渐渐由紫转黑,一股远比之前变异猛犸更加强大、霸道的气息从它身上扩散、弥漫开,充斥着四周,传导到方圆数十里!

    它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进行最后最关键的一步进化,只要完成这最后一步,它就将迈入伟大的七阶!

    七阶,那对地球生物来说绝对是超级霸主级的存在,人类英魂将再难与之抗衡,联邦的枪炮也将失去威慑力,连同那些可恶人类的天魂高手,也绝对不会轻易出动去剿捕七阶的存在,毕竟对地球这些天魂而言,消耗本就所剩无几的生命力去剿灭一只畜生,实在是太得不偿失,所以对变异生物来说,七阶几乎就意味着绝对的自由,在地球上将再无任何威胁,它们将无所畏惧!

    吼吼吼!

    它发出愉悦而畅快的吼声,犹如狮子怒吼,四周那些趴伏着的变异生物,实力稍次的竟在这巨吼的声波中七窍流血,群兽慑服,在这恐怖的王者气息下战栗!新王即将诞生,而且比旧王更加强大、更加残暴,新王将会无敌于世间!

    可就在这时,新王那畅快愉悦的吼声突然停止,先前慑服四周的恐怖威势也飞快凝滞,它抬头看向空中。

    只见空中有一道流星飞逝,对准它们所在的方向轰射下来,这流星来的太快,或者说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流星,而是从无尽的宇宙空中射下来的一道光束,几乎只是在新王发现那光芒的瞬间,那流光便已经冲到眼前,犹如一道粗大的激光灌透,卷起巨大的声浪,正好轰击在刚才倒下的变异猛犸身上。

    轰!

    猛犸的尸体只在瞬间就被这巨大光束给蒸发掉,而刚才还霸气万千的新王已经滚落到一旁,它刚才已经奋力逃窜了,可还是被那光束扫到了一点,两条后腿齐根消失,断裂处就像是用激光刀切割开一样平整光滑。

    地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有无数尘嚣飞舞弥漫,一股恐怖的声浪朝四周疯狂推开,犹如狂风过境,四周无数大树断裂,像被吹割过的麦田怪圈一样朝外围摊倒散开,形成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巨大断林圆圈,而那些匍匐在地上的变异生物则是统统都给掀飞了起来,哀嚎声、惊呼声、惨叫声在空中不断响起,但这些声音却无法传出来,被那声浪携带着吹拂向远处,唯一还能勉强在原处站立住的,也就是那只新晋的、还未完成七阶跨越的新王了。

    此时的它早已不复之前雄风,霸气的威势不在,只是在惊恐中,靠仅剩的两只前肢死死拽住地面,顶住了那股朝四周疯狂扩散的气浪,恐惧无比的看向那掀起这股气浪的中心落点处。

    那里尘嚣弥漫,那里光芒万千,一个人型的生物从光芒中缓缓站直了身子。

    这个生物给新王的感受并不算太强,没有那种更高等阶生命体所携带的生命压迫感,但当那个人类生灵两只锐利的眼睛淡淡的扫向自己时,近乎七阶的新王却感受到了一种致命的威胁。

    呜呜呜呜~~

    地球上强大的霸主级生灵在这淡淡的眼神一扫中,瞬间就变成了温顺而战栗的猫咪,趴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弹,本能的呜咽哀嚎着,苦苦乞饶。

    “快要七阶了?”那人类正是刚完成传送的王重,此时他的眼中透出一丝微微的诧异,眉头微皱,在他的印象中,地球上并没有太多七阶的生物,几乎只有在人类暂时还无力探索的未知海洋世界,又或是地球上几个特殊的变异区中才有可能出现。

    自己竟然是被传送到了那样的地方?那可有点麻烦,至圣导师在凤凰遗迹中留下的这块拓荒令应该是传说中古老的随机传送令,那是现代版拓荒令的原型,优点是传送距离无限远,缺点却是能量耗费巨大,而且这种超远距离传送的定位肯定不可能完全准确,对于地球上,王重记忆最深的肯定是天京。

    摸出天讯启动,居然能连接上联邦的信号,而且信号十分清晰,再打开定位地图一瞧,王重心中顿时一宽,居然是云盘山,作为一个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天京人,王重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云盘山,被誉为天京第一名山,距离天京城只有大约四五百里路,从云盘山往西大约一百多里,就能看到横贯联邦的武装铁轨,赶过去并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