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的身体像是一道晃动的影子,剑刺顿时落空。

    速度很快,眼力也足够,皮耶罗夫心中有数,毕竟对方也是通过了试炼阶梯的半步天魂,只是人类战士的战技太土鳖,重形,而米索布达比的勇士早就到了意的境界。

    皮耶罗夫的手腕微微一抖,直刺的神剑光芒在刹那间分散,化为四射的剑气,犹如在王重的眼前散出无数光刺。

    距离太近,这剑气的迸射也根本无??裳?,违背物理常识。

    噌噌~

    王重几乎是本能对于影舞,力量固然提升许多,可是毕竟刚刚晋级,和这种降半级的剑圣相比还是失了先手,即便是影舞也无法完全避开,左肩、右腿瞬间有两个位置被那剑气刺中。

    强如神化细胞的防护能力在这看似散乱细小的剑气面前竟然也不能抗衡,被刺破体表的防御,拉出两条口子,与此同时,一记反手的三重劲,在两人身影交错而过的瞬间狠狠砸在皮耶罗夫的背上。

    轰!

    噌!

    剑圣和王重的身影在刹那间交错而过,两人都是前冲出十余米便稳稳站住。

    两道血槽留在了王重的身上,砍得绝对不算轻,肌肉都已经被完全割裂开,至少有三四公分深,鲜血不停的流淌下来,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是剑圣那真正可怕的剑气却被神化细胞消化掉了,章鱼人的剑圣比人类天魂战士恐怖的地方,不仅仅是同样的可以调动天地之力,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剑气拥有着对生命的直接摧残,就如同当初安里西给了格莱一剑一样,普通的战士就算是轻伤也会被剑气吞噬而死,圣地目前称之为“生命黑洞效果”。

    而在他对面,皮耶罗夫已经缓缓回转身来。

    他并没有急于发动第二波攻击,只是将手中金色的神剑微微往下倾斜,目光在王重身上的两道伤痕上扫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从他眼神中飘过。

    对方对剑的运用确实很低级,明明可以让星云神剑觉醒,甚至幻化出星云之象,可却根本不懂如何运用,只是当做普通的剑锋一样来挥砍,只不过意外的是,米索布达比人独特的剑气似乎对他没有效果。

    那一拳也让皮耶罗夫很不好受,这一击根本不是一般半步天魂的效果,身体是受了伤,这次交手并没有占到便宜,只是在禁地之中,他也不好使用大范围杀伤技,需要尽快解决对手,禁地造成任何的损害都不是不能允许的,而且这也是他的职责,否则就算这个人类碎尸万段也不能弥补他的失职。

    必须一击致命!

    对面王重也已经回过头,两人四目相投,竟就像是突然忘了攻击,对峙而立。

    塔塔姆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夹在这两人无形对峙的力场中,尽管隔着老远,塔塔姆也能感觉到自己额头上正有无数的冷汗在冒出,心里怕得要死,可却愣是动不了半根儿手指。

    遗骸世界中没有风,至少现在没有风,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处于了绝对的静止中。两个对峙的人静止,连带着这四周空间的所有物质,都在这两人静止凝滞的气势中被带得凝滞了下来。

    王重的身上感受不到有什么别的东西,只是越发的凝重,可在皮耶罗夫身上,却有一股恐怖的剑意正在迅速的提升,那股剑意仿佛永远没有极限,拔高再拔高,连空气中都充斥满了锋刃的气息,似乎随便呼吸一口,那些钻入你鼻子里的也不会是空气,而是要命的剑刃!

    当天魂真正的展现出威力,即便因为各种各样的因为让彼此间的力量、速度相当,可境界的彻底碾压,却就好像烈日和暗月的区别,两者间差距之大简直判若云泥,王重的气势只在对方攀升起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被彻底碾压,没有丝毫可抗衡的余地,他的气息就好像是一叶扁舟,在剑圣如同惊涛骇浪般的气息中被吹刮得随时都有翻覆的可能。

    对峙的平衡在顷刻间就被打破,那边一直高度紧绷中的塔塔姆瞬间就被这一面倒的气场给碾压了,从精神到身体的双重碾压,让它刚才还有点摇摆不定的心思瞬间归位,身子直接在剑圣的恐怖气息中被吓得瘫贴到地面上。

    眼前这个剑圣明显比安里西成熟,可是说真的,在气质上却并没有安里西优越,安里西虽然弱一些,可是生命能量的品质要更好,知道对方打算一击分胜负,但同样的王重也没时间耽误,现在是一个剑圣,后面还不知道跟了多少,他也需要尽快解决对手。

    双方显然都是知道对方的打算,只是都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刚刚一击就知道影舞之类以“形”为主的战技面对这种高手是不行的,而“意”是王重现在欠缺的,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当初安里西那一击“人剑合一”,如果说当时只是震撼,现在的王重已经越来越能感觉到其中的精髓。

    米索布达比人在发展当中,走到了一个偏执的世界,就是对于剑招的极致的追求,固然提升了单体实力,但是却不像人类那样百花齐放。

    王重的星云神剑指向剑圣,这是人剑合一的起手式,起手是模仿,但很快进入了感觉,手中的神剑似乎有一种牵引作用,竟然兴奋的发出了低声的鸣叫,而这又一次刺激到了皮耶罗夫。

    这个卑鄙的人类竟然用剑宗的绝技!

    扑通!

    塔塔姆倒地。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这无声世界的宁静,气势已到巅峰的皮耶罗夫能感觉到那个人类的一直高度集中的神识在这一霎那出现了相当轻微的一丝转移。

    原本就耀眼无比的金光剑气在这刹那间猛然变得光芒万丈,神?;餍浅迤瞥た?,带着刺耳的尾音。

    只是刹那间的启动,刚才只存在于虚拟中的无尽剑气就像是事先已经通过了预演和蓄积,在转瞬间爆发??罩杏形奘F莺?,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剑影飓风,笼罩住周围方圆数十米范围,所有剑影的锋刃都对准了高速冲刺中的王重,从四面八方朝着他疯狂绞杀。

    诛魔剑狱!

    与此同时王重身上的能量也全部迸发,生死关头,神化细胞的能量彻底绽放,魂力直接进入星云神剑,剑尖垂地,王重的面前出现了金色的屏障。

    神化——剑屏!

    狂暴的剑气轰在剑屏上能量四射,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突破,王重就是要试试自己的力量能否抵挡住这所谓的半步剑圣,事实生命,这家伙意境很不错,但是力量层级差不多的情况下。

    自己是他爹!

    没等对方的攻击全部消耗,星云神剑剑尖一挑,人随剑走,这完全是一种很自然的感觉,刚才被一轮攻击之中仿佛弹簧的蓄势,刹那间,一道金光闪过。

    皮耶罗夫完全无法相信的看着胸口的剑,如果至高神能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肯定不会在半步剑圣的情况下跟这个怪物交手了,这完全不应该是人类半步天魂的能量和战技。

    剑光一闪,皮耶罗夫的脑袋飞了起来,一气呵成的感觉。

    王重落地,感受着身体洋溢的力量,而刚刚受到的剑伤已经愈合,神化细胞的力量拥有恐怖的治愈力,因为这个对手他也弄明白了一件事儿,同阶之下,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哪怕境界高点,但没有相匹配的力量也是无用,无论从哪方面,拥有神化细胞、大五行体,超强魂海的他,没有对手!

    他要做的是进一步提升,面对那些更恐怖的敌人,如果后面都是半步啥玩意的,他真不介意一次清光,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章鱼人肯定有别的方法,这个王重还真不敢赌。

    那边塔塔姆还沉浸于之前剑圣的恐怖剑威中,吓得趴在地上求剑圣爷爷饶命呢,冷不丁的就看到皮耶罗夫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吓得它一佛出鞘、二佛升天:“剑圣爷爷饶命!剑圣爷爷饶命!塔塔姆只是被那个可恶的人类挟持的,塔塔姆对神的忠心天日可表……”

    他话音未落,没听到剑圣的回应,却先听到了另一个熟悉而恐怖的声音。

    “你喊错饶命的对象了?!蓖踔氐奶鞠⑸炱?。

    那颗飞溅起来的头颅正好掉到塔塔姆两只伸着的触须爪子上。

    “饶…………”

    手里突然多了个东西,定睛一看居然是皮耶罗夫的脑袋,刚才还吓得乱叫求饶的塔塔姆也是懵逼了,瞬间收声。

    这!剑圣竟然被干掉了?被那个人类?

    塔塔姆呆滞的目光瞬间一个激灵,恢复了几分正常的色彩,两只触手就像是触电一样立刻把皮耶罗夫的脑袋扔得远远的,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颤声说道:“我、我只是想找机会让那个可恶的剑圣分心……是的,就是这样!为了帮助伟大的主人,塔塔姆可以不要尊严!”

    “你没有尊严,”王重笑了笑:“你有腿?!?br />
    “主、主人天下无敌!”一提到腿,塔塔姆的脸都白了,全身痉挛一样颤抖,拼命才挤出一句马屁,可看起来貌似没有效果,赶紧又补充了另外一句:“盖世无双!英俊潇洒!”

    “塔塔姆……哎呀!”塔塔姆还要继续下重药,可王重已经一巴掌拍到它脑袋上。

    对于塔塔姆的叛变行为,早就在意料之中,既不会让王重愤怒也不会让他意外,压根儿就当不存在一样,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眼下可还需要这个家伙呢,赶紧找到出口才是最重要的事儿:“闭嘴,去给我启动传送阵!”

    “是是是!”塔塔姆大喜过望,这看起来貌似是不追究的节奏了?

    传送阵的启动分为两步,用皇族的血脉激活传送阵,可也需要具体的操纵方法才能自由的穿行于地图中的三个地方,刚才一场大战,王重的血液早已撒了满地,死物刻印般的传送阵此时正闪烁着莹莹光芒,显然已经待命多时,塔塔姆立刻阅读起刻印旁边的米索布达比文,按照所教授的方法启动,并连接将要去往的地点。

    此时才终于有空去拾措一下剑圣皮耶罗夫的尸体和地上的战利品。

    相对一个剑圣的身份来说,这家伙无疑清贫得过头了,除了它用的那柄神剑,能感受到是好东西之外,其他就再也身无长物,让王重他们好是失望,只是他们不知,但凡是负责看守圣山的剑圣法圣,都必须身无长物,放弃一切奢华的享受,以示自己无欲无求、一心虔诚之意。

    这是剑圣,好歹还有柄神剑在手,这要是法圣,那就连颗蛋都没了。

    “穷鬼!”已经发了好几次战争财的辛巴显然不知道此节,只是对此十分不满:“臭要饭的,还不如一个普通小卒子呢!”

    “我呸!”塔塔姆立刻就用一口唾沫表达了自己的忠诚:“垃圾剑圣,还不如一个小兵!”

    对于这个可以幻化为奇怪生物的面具,塔塔姆表达了相当的尊敬,它必须争取一切能让它生存的可能,而它擅长的除了解剖就是拍马屁。

    王重将神剑收起,虽然干掉了剑圣皮耶罗夫,可还远远谈不上脱离险境,也没那心情去欣喜埋怨或是回味总结,章鱼人皇族是拥有着开启这片空间能力的,后续的追兵或许很快就会大批量的追进来,肯定会有比皮耶罗夫更强大的存在,因此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找到离开此地的办法。

    那边塔塔姆已经按照记录的方法设置好了传送地点,只见在那地面的凤凰刻印上,心脏位置的那个小刻纹和背部的光点之间,有一条火红色的能量线条连接了起来。

    “主人!塔塔姆已经完成任务了!”

    “走?!?br />
    相当奇特的传送阵,和人类那种开启稳定的空间通道不同,章鱼人的传送阵,这过程也实在太难受了些,它不是稳定的空间而是相当暴躁的虫洞。进入的一霎那,王重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是上了塔塔姆这家伙的当,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整个儿都在刹那间就被分解了,是一种粒子传送,因为开启的虫洞通道实在太小,只有无比微小的粒子才能通过,当身体越过长远的距离在目的地另一处重组好时,思维里简直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冒险。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