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山顶上平静无比,四周光秃秃的一片,什么都没有,除了身后白玉阶梯那个方向,从这山顶往其他方位看过去都是火红的一片片火海,压根就没有任何道路。而且这山顶方圆数百米,还带着一种威严的气息,四周就像被封禁了一样,除了白玉阶梯可以通行,其他方向都有无形的屏障,根本走不出去。

    这光秃秃的山顶就是章鱼人的祭坛和皇陵?对着空气祭拜吗?

    王重又抬起头,才总算是在天空中发现了一点玄机,悬浮着一个巨大的、如同凤凰形状的虚空物体,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像是云、像是雾、又像是确实拥有着无法形容其材质的实体。

    凤凰的尸骨?还是只是一个假象或是投影?

    王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那悬浮的物质实在太庞大了,大得让人感觉比这整匹山脉都还要更大得多。而且更神奇的是,在空中如此显眼的巨大东西,在自己进入圣山前,在草原上飞驰观察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发现。

    此时再回头看看身后的阶梯。

    那个最先追着自己上来的剑圣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他的速度明显比王重更慢,但也更稳定,状态也显得更轻松,甚至迈步时带着一种虔诚。

    对方并不是不能提速,而是根本不慌不忙,带着对这片圣山的崇敬和虔诚,对方显然比王重更了解这片圣山,大概也早就算定了王重无法从这山顶上离开,他跑上去,只能是在那里坐以待毙而已。

    除了这剑圣,倒并没有别的强者追上来,但王重能看到有大约七八个剑圣、法圣级人物正在山脚下的白玉阶梯中等待,而在更远的位置,皮尔洛尼圣山外则是汇聚起了庞大的飞行军团,应该都是这附近护卫堡垒中接到搜捕警戒命令的章鱼人士兵,一个堡垒几十人,上百个堡垒派出的人手熙熙攘攘的汇聚起来,竟然也有数千之多,全都是章鱼人隐藏的精锐,骑着巨大的双头龙、冰霜带蛇等等,密密麻麻的围在皮尔洛尼圣山周围,蔚为壮观。

    为了抓自己,这些章鱼人也真是下了血本了,不过章鱼人还有这么大的兵力为什么不投入战场呢,有很多种生物都是为所未闻的,他们在等待什么?

    “老王,不能在这里一直等着啊,想个办法!”辛巴说道:“我感觉头顶上那玩意应该是可以上去的!”

    现在也只有上去看看了。

    魂力回路瞬间遍布王重全身,身上金光闪耀,王重想要腾空而起,可却发现无论如何催发魂力,四周都根本没有任何气流产生,魂力只能在体内运转,无法作用到外部,根本飞不起来,这里充斥着的至尊气息,禁止了这种行为,仿佛不容亵渎。

    王重又尝试着高高跳起,以现在他双腿的恐怖爆发,跳起数十米高都是轻轻松松,可还是不行。

    “我来我来!”辛巴嚷嚷,让王重扔它上去。

    双臂力量的爆发,就算隔着上千米都足够扔过去了,可从空中坠落下来差点吓个半死的辛巴却连那空中物质的毛都没摸到一根,据它所说,还隔得太远。

    沙拉曼达也出来了,无限延伸的黑铁锁链朝着空中飞升直上,可即便是这无限延伸的锁链也不行,这根本就不是距离的问题,而感觉像是空间,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

    各种办法都是没法靠近,白玉阶梯上的剑圣却已经走完三分之二的路程。

    辛巴有点傻眼:“这怎么搞?”

    旁边一直在装着小透明的塔塔姆终于是憋不住了,这个人类无法离开,被困死在这里不要紧,要紧的是,等那个章鱼人剑圣上来,像自己这种奴仆来到这种地方,会被章鱼人视为亵渎了圣地的,死路一条?。骸巴炅送炅?,最危险的地方果然还是最危险的地方,塔塔姆就说这里不能来吧,禁地只有章鱼人才能上去,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异族逃跑往这里逃的……”

    王重转过头,差点都把这家伙给忘了:“上面那地方果然是章鱼人的禁地?你来过?”

    “塔塔姆怎么可能来过这种地方,但那是凤凰神的遗迹,那形状,皇城的各种图腾到处都有,看都看腻了……”塔塔姆唉声叹气,想到自己本来在实验室中掌控着机关唱着歌,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个实验品给劫到这样的地方,还被迫和他绑在一条船上,弄得里外不是人的,这是遭的哪门子孽啊。

    王重却是眼中微微一亮:“图腾?既然上面是章鱼人的禁地,那他们是怎么进去的?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就把你扔回去好好体验一下章鱼人的圣地洗礼?!?br />
    塔塔姆已经无奈了,这人类老是威胁它,“皇族掌握着进入的方法,在祭祀的时候自然会揭开封印,据说哪怕是英魂期在那个时刻也可以上来?!?br />
    王重皱起眉头,这个答案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通往空中禁地的方法只掌握在皇族的手中,是某种机关或者法咒?”

    “一半一半吧……”大概是想到已经必死,塔塔姆说话已经不怎么用敬语了,相当的丧气。

    “什么叫一半一半?”辛巴恶狠狠的凑上来:“说话给我痛快点!我还饿着呢!”

    “是是是!”垂头丧气的塔塔姆打了个哆嗦,虽然感觉自己已经必死,可如果是在被剑圣一??乘?,和被这两个魔鬼活生生吃掉之间选择,它绝对无论如何都不想选择后者的。

    它强提起一分精神说道:“我的主人……不不不,那个章鱼人法圣,他曾经跟着皇族来祭过天,我听他说起,进入禁地的方法并不什么咒语或者机关,而是皇族的血液??罩械囊藕〗睾驼掠闳嘶首逵凶拍蟮墓叵?,守护它们,所以只有拥有纯正皇族血统,并得到禁地承认身份的皇族才可以带人进入,好像是在这山顶上滴点血什么的……??!”

    塔塔姆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尖叫,王重可是一点都不手软,不过考虑到这家伙还算配合,这次只是切了它一小截腿。

    “收声!”辛巴威胁:“不然再多切点!”

    塔塔姆欲哭无泪,自己居然主动帮这两个魔鬼,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啊,只见那切开的小截软腿中,有墨黑色的液体滴淌出来,那是波立多足人的血液颜色,带着一股腥臭味。

    王重随手将这些血液撒到山顶的各个位置处,有的地方,血液滴淌下去毫无反应,而有的地方却是血液很快就浸透入土中,冒出滋滋白气。而直到血液撒到山顶中央时,地面出现了比较强烈的反应,有一个看起来相当古朴的古阵在地面上隐隐闪现出光华,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被吸引了出来,只可惜那古阵只是短短几秒就黯淡了下去,显然对这墨黑色的血液完全不感冒。

    果然有东西!王重突然有点懊悔,当初把剑圣安里西的尸体交出去时,要是给自己留下一条腿儿一只手什么的,现在就能用上了,只可惜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王重也没有犹豫,直接用星云神剑在自己手指上拉了一条口子。

    章鱼人的血液和人类一样是红色的,说不定可以以假乱真呢?这种时候显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管它有用没用,先试了再说。

    辛巴瞪大眼睛在期待着,塔塔姆也是瞪大眼睛,但眼里有的就不是期待,而是无语。

    这个人类简直就是在搞笑!他不会以为都是红色的血就可以吧?别说人类,就算是章鱼人,除非拥有皇室血统,像法圣索隆那样的,跑过来滴血都肯定打不开空中禁地的通道。

    可还没等塔塔姆把脑子中这个念头给想完整,神奇的事儿发生了。

    王重的血液滴淌到地面那一瞬间,地上的古朴法阵猛然就从黯淡中闪耀出来,且显得夺目无比、红光四溢!

    紧跟着,整个古朴的法阵发出一阵阵‘嗡嗡嗡’的共鸣声,能感受到这山顶周围那些浓郁的元气正在疯狂的朝着中心法阵处汇聚,随即就是一道通天的光柱从古阵中冲天而起!

    “这、这这这?!原来您不是可恶的人类,您是我们的皇子殿下?……混血的?”塔塔姆惊喜交加,幸福来的太突然,难道这位是个特殊身份的,自己活在梦中?

    “你全家才混血!”王重一巴掌扇它头上,要不是这家伙刚才提供了有用的情报,真要好好惩罚它,这时候直接抓去,往光柱里扔进去:“探路!”

    塔塔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身入到了光柱中,还没来得及害怕,只感觉有一股平和的力量从光柱的下方升腾起,托着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往光柱连同的那个空中世界升了上去。

    “有用,老王,快快快,咱们也上!”辛巴大声嚷嚷,直接回归王重的魂海中。

    这也是留下塔塔姆的原因,毕竟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样一个地头蛇还是有用的,王重一步迈入,借着光柱中能量腾空的瞬间,看到了正在白玉阶梯上段位置目瞪口呆的剑圣。

    皮耶罗夫也算是比较年轻的剑圣了,成为剑圣的时候不过才三十九岁,此时的他看起来还很年轻,他是奉命镇守月卫堡的,同时也是今年的禁地镇守者,得到信息有人竟然想冒犯禁地,而且还是个人类通缉犯,皮耶罗夫自然是第一时间出动,他也是第一个赶到圣山脚下的剑圣级存在,皮耶罗夫是剑宗的一员,只是责任在身,不能追杀那个击杀自己师弟的人类,没想到对方竟然送上门来!

    不但可以立功,还以收回神剑,光是想想就一阵火热。

    (伙伴们,周末愉快?。。。?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