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他们的说法,说是神,也真不为过了,如果不是当初在第五维度的反复历练,第一次感受这样的压力可能真会崩溃。

    “呜哇哇,老王,扛不住了!”辛巴在嚎叫,即便化身为面具,可此时给它的感觉也是快要被那迎面而来的威压给揉碎,至于被王重扛着的塔塔姆,早就已经吓得脸色惨白。

    它倒是对这白玉阶梯的试炼没有感觉,用章鱼人的说法,这叫做登天梯,是凤凰的骨骼幻化而成,凤凰是天空主宰,在它面前所有生物都要脚踏实地,飞是飞不起来了,但……说真的,这么被抱上去还真没人想过,感觉是真真的亵渎啊。

    不管怎么说,塔塔姆是活着的,简直是诸天神佛保佑,但是它怕啊,怕得要死,万一这个人类撑不住,把自己随手往这白玉阶梯上一扔……乖乖,这可是连那些剑圣大人们想上来都要费尽力气的试炼圣路,自己要是接触到一丝,那还不瞬间就被压成鱿鱼饼干?

    塔塔姆其实很想尖叫几声来着,可实在是怕惊扰到了这个人类,它也只能强憋着不吭声,不停的在心里祈祷。

    凤凰神保佑,这个人类千万要撑下去啊,可绝对不能把塔塔姆扔在这个见鬼的地方啊……

    “不行你就回魂海里呆着别死撑?!蓖踔啬畹?。

    “这么没义气的事,辛巴怎么会去做呢?不过老王,你好歹也走快点啊,咱们也少遭点罪……”辛巴哇哇怪叫着,它和塔塔姆不一样,和王重灵魂相连,它也得分担王重所感受到的那种灵魂束缚,让它难受到极点。

    但它知道王重光是抗阶梯的灵魂束缚已经很吃力了,要是再没有小丑面具对威压的削减,恐怕王重都会撑不下去,也只得苦着脸陪王重拼了。

    王重嗯了一声,此时不宜分神,他抛却杂念,将什么追兵、异族统统抛之脑后,一步一梯。

    这段阶梯、这条路,一定是专门为天魂所设的试炼之路,无论身体强度还是灵魂强度,恐怕都是以天魂为标准的,能在英魂境界就踏上这条路,即便在章鱼人漫长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人完成过,越是最后阶段,越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渠。

    之前还感觉近乎无穷尽的魂力很快就见底,虽然仍旧有源源不断的魂力从神化细胞中涌出,但已经跟不上这巨大的消耗,身体所感受到的压力每一秒都在持续提升。

    之前还感觉足以纵横世界的强悍身体,此时也已经越来越疲惫,疲惫到连神化细胞的超强恢复能力都无法让他的体力保持充沛。

    疲惫、虚弱,短短的最后一百梯,看起来却还无限的遥远,自己刚才感觉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可竟然才只是迈出了几步路而已。

    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剑圣就在自己屁股后面。

    撑!忍!继续!

    他身体几乎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着,内部在痉挛,至于魂海早就捉襟见肘,就算是他的特殊魂海也极尽干涸,各种极限,当身体的各种机能、各种承受能力都已经被催发到了极致中的极致,让王重都感觉自己下一秒或许就会被直接压死在这阶梯上时,那种来自心脏紧迫的灵魂束缚却猛然消散了一分。

    普通人在进行长跑时就会有所谓的疲惫周期,前一千米把你累个半死,两条腿像灌铅,让你感觉自己连一米都已经跑不出去,可这种时候如果能一口气撑过,身体就会进入一种麻木的阶段,你的疲惫感会开始消散,来自身体的压力也会开始消散,不管你将这种情况视为一种来自意识欺骗的假象也好,又或是将之视为纯粹的身体麻木也好,它都是客观的存在着。当意志战胜身体,当灵魂战胜肉身,那就是一次对自我的突破。

    王重此时的感觉就是这样,四周的重力并没有消散,来自灵魂的束缚也并没有减少,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突破,可就是突然感觉脚下轻松了几分。刚才十几秒才能艰难跨出一步的阶梯,现在四五秒就已经能迈出一步,可这样的周期,也意味着第二次疲惫会来的更快。

    大约往上再走了十几梯左右,更加强烈的疲惫猛然间就再次来袭,而且这次的疲惫来得比之前更加汹涌,就好像是要把之前帮王重放松的那份,连本带利息的一起收回来。

    撑??!撑??!

    王重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巨大的压力下,他甚至觉得自己都已经无法再清晰的感受这个世界了,累到连眼皮都快撑不开,可不是因为想睡觉,而是因为连睁着眼、翻一下眼皮对他来说仿佛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但是不能倒下不能死在这里,他要活着回去,还有很多人在等他!

    斯嘉丽,他答应过的,会永远?;に?!

    他想找到雪姨,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命运石,为什么会遭遇这些,以往想要以往的过去,现在他想知道!

    还有格莱、萝拉、巴伦一个个人的笑脸如同幻觉一样出现在前面,像是在个他鼓劲加油一样,王重龇牙咧嘴,整个身体的皮肤似乎都要炸裂一样,血管抱起,但是王重的双目却变得更加坚定。

    失败是从放弃那一刻开始的,而他王重,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决不放弃!

    王重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经历了几次这种疲惫周期了,准确的说,除了坚定的向前走,已经失去了意识和时间的感念,魂海因为命运石的关系不存在彻底崩溃一说,而身体因为神化细胞的原因也总是在即将崩溃的时候得到一丝补充,换成是之前的王重,恐怕已经完蛋不知多少次了,就算命运石能保住魂海,身体也会崩溃,那结果就是命运石失去依托被召唤回神秘的高纬度,而他将彻底消失。

    王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早先的时候还在期待着这条路的尽头,可却永远是感觉望山跑死马,直到现在他却已经快忘了自己在这样一条试炼的阶梯路上了,只是机械而麻木的走着。

    啪……

    麻木中,脚步终于迈到了那个已经不存在于王重希望中的位置,他只感觉身体猛然一轻,那股萦绕在心脏上几乎快要将他捏碎的灵魂束缚也瞬间消散。

    四周空气中仿佛充斥着能量惊人的元气,就这么散溢在空中,让人感觉呼吸一口都无比的舒爽。

    王重手脚一软,整个人瞬间跪倒在地上。

    突然轻松的感觉就像是拨开了笼罩在他眼前的层层迷雾,守得云开见月明,神化细胞那恐怖的恢复能力,在这种毫无消耗的正常状态下发挥得淋漓尽致,加上这地方蕴含惊人能量的浓郁元气,只是从那种骤然减压的感觉中晕厥了大约两三秒,王重的意识和身体就开始迅速恢复。

    此时才察觉到自己的身上早已是被汗浸得湿透,全身的肌肉无一处不酸、无一处不麻木,可是在神化细胞的恢复中,那种从空虚迅速充盈的感觉却实在是让人感觉太舒坦了,力量、意识、感知都在逐渐变得清晰,如同沙漠中眼看要渴死,忽然来了一瓶冰镇矿泉水,而在还有满满一冰箱在等着,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崩溃感。

    王重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捏了捏拳头,只是走完一段阶梯而已,他很确定现在距离天魂只有一步之遥,用圣地的说法,自己已经处在真真的半步天魂了!

    撑过来了就是胜利,不亏是章鱼人的圣山,无论是白玉阶梯本身还是在这山顶上的充盈元气,这试炼效果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就是最完美的一次体验。

    辛巴已经主动从王重的脸上脱落下来,变回小丑的模样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而上来之后就从王重肩膀上滚落到一边的塔塔姆,此时却是瞠目结舌的看着王重,它当然一路上都在祈祷老天保佑这个人类走完全程,千万别把自己扔在半路上,可当这个人类真走上来了,塔塔姆又才发觉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儿。

    身为皇城的子民,不管是波立多足人又或是住在皇城中的其他种族,对所谓的‘国家大事儿’那都是津津乐道、了如指掌的,他们当然都听说过关于圣山的各种传说,也当然都知道这条著名的‘朝圣之路’,这是只有章鱼人剑圣、法圣级以上的人物,才有资格、也才有实力踏足的地方,而且还必须要是其中的佼佼者。毫不夸张的说,章鱼人未必会去多么重视一个新出现的剑圣或者法圣,但如果是有某人走完了这条朝圣之路,那就一定会是章鱼人皇室中的坐上宾客,这条路的含金量太高,都快要被整个米索布达比世界给神话了。

    王重此时已经恢复了大半,这时才有机会打量一下四周。

    和想象中的情况有些不同,这山顶处既没有看到什么所谓至尊的尸骨,也没有看到任何章鱼人用以祭天的祭坛之类,甚至都不像山下那样四处冒火。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