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姆的脸色早都已经变得惨白了,嘴里唯唯诺诺、哆哆嗦嗦的不停念叨着祖宗保佑、神明饶恕,感受着自己越来越焦糊的身躯,总算那个人类还没打算要自己的命,居然释放了一股力量与那高温抗衡,让塔塔姆勉强能承受,可它的心在滴血,这是被逼上圣山??!

    皮尔洛尼圣山已经近在眼前,身后还有数以百计的飞行军团正在汇聚,但已经不敢往这边靠拢过来,远远的隔在数百米外汇聚、观望着,王重没搭理他们,只管冲入山中。

    此时感受到的已经不再止是热浪,而是生生的火焰,这些火焰很奇怪,明明没有任何燃烧物,却从地底里冒出,就在光秃秃的地面上燃烧,虽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殊的神圣加持,但这持续数百度的普通焰温,对魂力的消耗作用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先前无限释放凤翅九天都没有感觉到太多消耗的魂海,现在却被消耗迅速将补充恢复速度拉平,好在还能勉强维持住消耗和恢复间的平衡。

    身处这火海中,目不能视物。

    “开!”王重双掌伸前,往两边分开,有魂力形成的气流开道,将那汹涌澎湃的火海硬生生分开,开出一条道来。

    原以为这样布满了火焰的山中什么都没有,可没想到分开火海后,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条极为壮观的巨大白玉阶梯,沿着这山道直上,极其高远,一眼看不到尽头,有一股神秘而庞大的能量汇聚在那阶梯的尽头处,那里显然才是圣山的真面目所在。

    上!

    王重一大步就迈了出去,金色的身影在空中一掠,直飞疾窜,可才刚刚迈出第一步,身子便急速下坠,双脚直接踩踏到阶梯上,飞不起来!这阶梯上弥漫着神秘的气息,在干扰着生物对飞行平衡的掌控,重力奇大无比,任何飞行方法都会直接失效。

    只能靠走,王重感觉有些神奇,脚下也是不停,白玉阶梯上的神秘能量只是阻止飞行,却并不阻止其他。

    魂力在体内运转着,防护着周围的火海高温,同时也维持着飞影轻灵霸体的魂力回路效果,让他步履如飞,但每越过一级台阶的距离,就感觉身体变得沉重了一分,到了百余阶时,已经仿佛感受到身体在承受着至少三十倍的重力,且这个数值还在不停的增加中,可还远远看不到头顶阶梯的尽头。

    “不能上,不能再上了,我们都会死的!”塔塔姆都快疯了,白玉阶梯,它听说过,主人索隆作为强大的法圣,曾跟随皇族到此处祭天,这白玉阶梯,主人也曾走过,据说除非是达到了剑圣法圣那一级别,而且还要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则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可以走完这条白玉阶梯,绝对会被生生压死在半路上。

    “闭嘴!”王重沉声喝骂,他现在可没功夫来听塔塔姆唠叨。

    塔塔姆这次可没乖乖听话,实在是这圣山在它的印象中太过恐怖,也太过忌惮。

    “尊敬的人类大人,塔塔姆是说真的!再往上我们都会死的!还不如趁现在火海的掩护,咱们换个方向从圣山的另一边杀出去啊,反正他们也追不上您!塔塔姆求求您了,不能再上了……”塔塔姆哭着尖叫,完全停不下来,它已经感觉身体快要被这白玉阶梯上的威压给压扁了。

    “老王,这家伙太累赘了,反正它也不想上去,还念念叨叨的,咱们把它扔下吧!”辛巴恶狠狠的说。

    塔塔姆瞬间警觉,意识到了更严重的问题,立刻闭嘴收声。

    在这里扔下自己?开什么国际玩笑,没有这个人类的?;?,周围的火海瞬间就会把自己烤熟的!

    塔塔姆不敢嚷嚷了,生怕真被扔下,这个人类显然是不会听劝的,虽然跟着他往上走前途渺茫,可总也比现在就立刻死要好那么一点点。

    辛巴绝对是塔塔姆的克星,王重感觉耳根子瞬间就清静了。

    其实感受到这白玉阶梯的古怪时,他也有那么一瞬间想到过借着火海遮掩,从圣山的另一边绕行,可此时却能感觉到有剑圣法圣级人物已经来到了山脚下,那些大剑士大奥法们无法靠近皮尔洛尼圣山,可这些剑圣法圣却不会,他们似乎也打算沿着这白玉阶梯追上来,自己如果倒退回去,那是正好撞枪口上,而想要从这白玉阶梯的两边逃脱,却又被白玉阶梯上一股神秘能量牢牢锁定,根本就跳不出去。

    这是完全没有退路可走,王重把心一横,只管往上。

    重力在不断的增加中,对王重现在的身体素质以及魂力承受来说,几十倍重力只能拖慢他的速度,并不算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儿,可当冲上大约三百阶时,困难却再次升级。这次增加的已经不仅仅只是重力了,而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束缚。

    就像是有一只大手从无形中伸出,紧紧的拽住你的灵魂、拽住你的心脏,将‘它们’捏紧,一点点的收缩、挤压……

    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步履开始变得越来越蹒跚。

    透着小丑面具,王重能看到越往上方,威压的痕迹越重,但此时也已经能隐隐看到隐藏在这白玉阶梯顶端的一点端倪了,那股带给自己神秘感受的能量,散发着微微的光亮,即便是被遮掩在火海中,也能将那圣洁的光亮透过来。

    哗!

    身后传来一片哗啦声,王重回头,只见有一位背负着长剑,穿着金色战袍的米索布达比战士分开火海,从阶梯的最底部跨了上来。

    是个剑圣,而且光是看这一眼,就感觉比上次面对的安里西还要更加强大,它身上的金光内敛,剑圣的气息凝而不散,没有丝毫的溢出,浑然天成,信步于这火海威压弥漫的白玉阶梯上,他走得明显比自己要更轻松、更自如,可他的速度却感觉并不自己快,甚至比自己还要更慢。

    明明比自己强,却比自己慢,很奇怪的感受,这片白玉阶梯就像拥有灵性,能进行判定,或许对方身为剑圣法圣,他们需要承受的威压和重力比自己更大。

    王重不再搭理他,还隔着老远呢,而且感觉自己速度更快,只要自己不停下来,继续下去只会和他拉开更大的距离,一时半会儿是肯定别想追上自己的。

    脚下继续迈动,先前时能一步跨上两三梯,可现在已经不行了,一步之能迈出一梯,步履的频率也开始明显下降。此时所承受的威压还好,毕竟有小丑面具,能感受到威压的沉重,却并不能直接影响,但来自身体重力和灵魂的压力已经让王重感觉吃力了,特别是还要分出力量?;に?,魂力的消耗正在飞速提升中,从一开始的‘收支平衡’,到现在开始变得入不敷出。

    身体的承受能力没问题,重点在于消耗的持续,在于神化细胞的利用。

    自身的力量是从身体每一个细胞中涌出来的,细算到极致的话,这样的力量根本就是真正的无穷无尽,可目前的王重并不能算是彻底掌握神化细胞,只能说拥有,想要进一步掌握,肯定需要锤炼,而这个白玉阶梯似乎正在把这股力量榨出来。

    王重不断的迈步,那已经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思维已经完全沉浸进了对神化细胞的感受以及调整中,虽然不知道这圣山到底是为什么存在,但有一点他基本可以确定,对于弱者这是致命的,但对于强者,这其实是一次伐筋洗髓的宝贵过程,尤其是对于刚刚完成细胞神化的王重,当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契机。

    王重已经完全沉浸入了其中,这种状态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如果说先前叠加魂力回路对身体提升后的开发适应只是一个热身运动,那现在这细致到每一个细胞力量掌控运用的过程,就是一次完整而细致的极限运动了。

    他身上的符文正在不断的闪烁,尽管每跨越一阶,重力和灵魂压力都在提升,可王重却始终保持着如一的速度往白玉阶梯顶端不断靠近。

    千米、五百米、三百米、两百米、百米……

    胡最后的百米,难度再次骤升,王重已经竭尽所能的在调整自身的神化细胞了,原本突然变强的身体是各种不适应,可现在也已经在那漫长的阶梯锤炼中仿佛锻钢一样淬炼去了各种杂质,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最好的状态,四周那些超强的重力还好,身体能抗,可越来越强的灵魂束缚却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感觉心脏被越捏越紧,奋力的砰砰挣扎,都快要爆掉了。

    现在每上一步都变得极其困难,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正在不停的冒出,王重甚至都已经忘了身后那个追上来的剑圣,全部的精力和心神都被这巨大的压力所填满,让他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对抗。而且,他开始感受到了威压的压制,即便带着小丑面具都已经变得仿佛杯水车薪,那股威压的恐怖实在太难以想象。

    王重能从中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有点像是当初在第五维度遇到的火焰至尊,但这威压的气质不同,如果从力道来说,还是当初活着的火焰至尊更恐怖,但是这里的威压不是力道,而是品阶,一个生命体在死亡之后还能留下这样的地方,那是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