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隆对它还是比较放心,波利多足人虽然胆小善变,但这家伙已经跟了自己几十年了,也算是勤勤勉勉、忠心耿耿,交给它的事儿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等得索隆离开,塔塔姆第一时间就直接封闭了实验室大门,这大门厚重无比,任何人想要破开都得需要一点时间,塔塔姆将会有足够的机会来启动奥术法阵。

    它搓着自己手足上的小吸盘,脸上满满的全是骄傲,即便还没启动,可也能感受到笼罩在此间的奥术法阵的力量是如此宏大磅礴,自己竟然能掌控这样的力量!虽然只是代为‘保管’,虽然只是掌控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但这已经足够塔塔姆自豪了,塔塔姆并没有拿王重做实验,因为这些天研究的也差不多了,他挺着胸脯像是一个王者一样巡视着领地,处于一种自我陶醉的阶段,而这同样给王重的机会。

    “我简直就是波立多足人的骄傲啊,”它忍不住感慨,满脸的陶醉之色:“可惜没人能和我分享这份荣耀,这时候要是有人能跳出来和我聊个天就好了?!?br />
    “你想聊什么?”

    “当然是伟大的塔塔姆迈出了波立多足人历史性的一步!能掌控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得到主人这样的信任,塔塔姆……咦?谁在和我说话?”塔塔姆愣了愣,房间里应该没有别人啊。

    幻觉?幻听?

    可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就看到身旁实验台上的那个人类动了动,紧跟着,灵魂归位,金光四射!

    世间万物都是有其规律的,王重的灵魂沉入时有多么凶险,归来时就该也有多么艰险??擅耸庑┤兆拥牟欢细脑?,让王重的身体细胞以及灵魂早已今非昔比,甚至包括魂核,更加强大了,对灵魂的召回程度何止是强大了十倍百倍?命运石直接就将魂核和王重最碎散的灵魂之间都建立起了康庄大道。

    这让他灵魂归位的路非但没有丝毫的凶险,甚至更是直接靠魂核召回,在霎那间归位!

    碎散的灵魂重组,意识与肉身重合,王重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如此奇妙过,仿佛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身体,让他都感觉不熟悉了,因为这股力量太庞大,甚至远远不止是本身的细胞改造。

    当意识与肉身融合的时候,当碎散的灵魂从身体里每一个细胞核中被抽出出来的时候,就如同是打通了无数的通道,将王重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核都连接了起来,核能的运用,神化细胞!

    无穷无尽的力量从身上每一个细微处源源不断的涌出,多得让王重都感觉不可思议,身上的每一处肌肤都在闪耀着金光,甚至乃至每一个毛孔,都在喷薄而发,有金光霞气从那些毛孔中透出来。同时,也有许多浊气或是黑色的液体杂渣从这些汗孔中排出,犹如脱胎换骨。强大的意识瞬间笼罩住整个实验室,恐怖的威压弥漫,八爪塔塔姆连咽一口唾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吓得趴在地上了,一股比较特别的味道,有一团黑漆漆的液体在塔塔姆软趴趴的八条腿下溢了出来。

    疯了疯了!那个连主人的离魂**都拉不出灵魂的人类,那个每十分钟才能检测到一微克意识存在的活死人,竟然能醒转过来?!而且恰好就是在主人不在的时候!

    想到主人二字,它总算是在极度恐惧中稍稍找到了一点方向,哆哆嗦嗦的想要照主人交给它的方法,启动这实验室的防护法阵,可还没等它开始行动,那个人类就开口说话的,一口相当标准的米索布达比语。

    “我要是你,我就不干这么蠢的事儿,实验室是别人的,小命是自己的啊?!蓖踔匦呛堑乃档?,甚至都没有去强抢塔塔姆手里的操控符,他需要判断一下这个八爪怪的性格,当然,也是因为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在对方真启动操控符前,将之夺下来。

    “你、你竟然会说话?!”塔塔姆惊疑不定,浑身颤栗,但启动奥术法阵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对方的威压太恐怖了,塔塔姆是个聪明人,别说近在咫尺,自己很难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搞什么动作,就算真让自己侥幸成功,真把对方困死在这实验室里……那主人交代的事儿自己是办到了,可特么小命肯定也没了??!不要!塔塔姆才不要和这个可怕的人类关在一起。

    “先前不就说了一句了吗?”王重伸了伸胳膊,实验台上那些捆缚住他的玄钢手铐脚铐,就跟豆腐捏的似的,轻易就被他崩开。

    塔塔姆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今天晚上绝对是它这平淡一生中最精彩刺激的一夜。

    这个人类显然不可能是恰好醒来,哪有那么恰好的事儿?肯定是掐准了时间,太可怕了,竟然连主人都被他骗过去……

    王重活动了下手脚,只是手腕随便转转,那种关节响动的声音,简直都犹如晴天霹雳般,既嘹亮又清脆,王重心情大好,看向那个吓得半瘫的八爪怪:“要死还是要活?”

    这还用问吗!主人保佑、神明保佑、妈妈保佑,塔塔姆不想死??!

    想到死,塔塔姆又尿了,这个人类的气息太可怕,塔塔姆毫不怀疑对方可以在一瞬间就能置自己于死地。

    “别、别杀塔塔姆,”它哭丧着脸:“塔塔姆是好人!塔塔姆不想死!”

    王重呵呵一笑:“那就看你表现了?!?br />
    小丑面具已经从王重的脸上消失,辛巴出现在了空中。

    看着这个由小丑面具变出来的生物,塔塔姆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章鱼人虽然也很擅长生物科技,但能在独立生命体和附属生物物质之间如此自由转换的,它还是第一次见到。

    辛巴憋了快一个月,它早就想呼吸自由的空气了,对这间曾经把它吓得半死的实验室更是深恶痛绝:“老王,咱们一把火烧了这里吧!”

    “烧、烧、烧不得啊……”塔塔姆的腿又软了,整个儿趴地上,主人临走前交给它的实验室,真要被烧了,塔塔姆觉得主人一定会把自己千刀万剐的。

    “为什么不能烧?!”辛巴恶狠狠的盯着塔塔姆,对这个拍索隆马屁的小人,辛巴相当不爽。

    “因为、因为……”塔塔姆平时反应是极快的类型,智商绝对在线,只可惜现在是真被吓蒙了,哪里理得清头绪,只是干着急。

    王重没有搭理他们,没了辛巴,章鱼人的语言跟天书没什么两样,只是顺手将那个可以操控奥术法阵的符箓从它手里直接给夺了过来,虽然料定这怕死鬼不敢真启动法阵,但这玩意当然还是掌控在自己手中更保险。

    塔塔姆也没有反抗,显然反抗无用,至于尝试启动奥术法阵,把这个人类困住,大家同归于尽什么的,塔塔姆压根儿就连想都没想过。别说自己很难做到,而且法阵一旦启动,这个人类会不会被困死塔塔姆是不知道,毕竟法阵主要是对外防御,而不是防御内部。但是,塔塔姆知道自己就肯定是死定了,半点侥幸都不可能有。

    它哆嗦着,战战兢兢,原本聪明的脑子都被吓得有点不灵光了,王重倒没有先管他,抓紧时间,他一眼就看到自己原本随身携带的空间水晶就放在实验台不远处,过去打开一瞧,里面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上次缴获独眼龙旅团的战利品,比如空间水晶之类,这时发现居然一样都没少,显然这点破烂并不入索隆的法眼。那柄安里西的星云神剑显然是受到索隆不同的对待,挂在了实验室西边的墙上,这也是认证他身份最重要的东西。

    宝物失而复得,王重一不做二不休,将空间水晶扔了几个给辛巴:“辛巴,能搬多少算多少,捡有价值的!”

    “放心吧,这些天我一直都盯着,八爪怪过来,给我搬,不听话就把你剁了!”辛巴兴高采烈,终于翻身了,奶奶的,这段时间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怎么都要收点利息。

    在剁了八爪的一个爪子之后,这家伙果然不敢?;妨?,老老实实的搬东西,还帮忙解除一些封印,基本上法圣也是懒惰的,尤其是在这种琐事上,塔塔姆已经完全得到了他的信任,他根本不认为这个多足人会背叛他,而实际上,塔塔姆背叛起来很容易,而且一旦走出了第一步,后面更流畅,甚至是辛巴不知道的东西都被他贡献出来了。

    十多颗空间水晶,居然愣是被他塞了个满满当当,原本还想要把实验室里那几台仪器也都全给弄走,可惜那玩意儿居然带有某种生物属性,而且连接着在这实验室下面极深的地底,如果硬来,王重担心只怕这仪器就会直接被破坏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担心惹出什么大动静,比如爆炸或者拉出一个巨大的怪物来什么的,那可就吸引来城中守军的注意了,不值得冒这个险。

    忽然王重想起了什么,招呼辛巴,辛巴变成小丑面具套在王重脸上,王重认真的看着塔塔姆,“我的黄金石板呢!”

    塔塔姆一脸的呆萌,“大人,什么石板,我不知道啊,这里的宝物都给您了?”

    七个爪子无辜的举了起来,断的了那个已经在长了,多足人的再生能力是最强的,塔塔姆跟着索隆更是捞到不少好处。

    (伙伴们,周末愉快,求一张月票,谢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