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以对方的神识之敏锐,自己只要从实验台上一苏醒,灵魂归位,法圣索隆绝对立刻就能感应到,恐怕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冲到自己面前,看似安全,只是看似,时至今日,在低估法圣,就是智商不在线了。

    “应该有机会?!蓖踔爻烈髯牛骸八皇且ズ突首逄概新?,章鱼人可没有天讯,他总不能让皇族跑他家里来谈吧?这老家伙估计没那么大面子,他肯定会离开这座院子的?!?br />
    辛巴顿时眼前一亮:“对对对!咱们可以趁这个臭不要脸的老小子离开院子的时候,再离开!他只要离开到几里之外,神识就算再敏锐,那也不可能知道你在家里的试验台上突然醒了??!实验室里这个八爪怪是个弱鸡,老王你一棒子给他敲晕就拉倒!耶,完美的计划!”

    它好一阵激动,终于可以逃出去了,但随即就又苦瓜上了脸:“等等,咱们就算逃出这院子也没用啊,外面城里到处都是守卫,城门那边又是深沟高垒,我们既不会飞又不会隐身,长得又不像章鱼人,这怎么出去???老王,硬闯可绝对行不通的,这城里有好多强大的气息,你是真没感觉到……”

    “不用?!蓖踔匦ψ潘担骸澳悴皇撬的歉霭俗质欠ㄊサ男母?,而且很会拍马屁吗?这种货色一般都怕死,我们可以先挟持他,这家伙排的上用场,还有,这实验室的墙上不是挂有很多皮囊吗?我觉得我们可以化个妆……”

    “老王,你真是个天才,这次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跟女神表白,跟着你真是太危险了!”

    无视了辛巴,王重也是感慨,这次真是玩的很大,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加上身怀高纬度宝器,真的是死不知道多少次了,这细胞宇宙学也真的不可复制,否则以圣地这样的文明程度也不会一直无人问津了。

    “辛巴,只要察觉到法圣要远离,就立刻通知我,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一定要抓??!”

    王重对现在的实力很期待,可是也盲目到可以无视法圣和剑圣,因为他渴望活着,渴望回去,在基地里,还有很多人在等他,在地球上也有很多人在等他,他不能死!

    “小眼睛,不要跟这些家伙计较,”奥斯卡的声音比起之前严肃了许多,“真的假不了?!?br />
    弱者的呻吟,公道?事实?那个王重去影月堡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消息回来,情况非常严峻。这影月堡可不同于黑岩矿洞,那可是接连折进去了两百多人的大坑,连探索者旅团、蓝光旅团这样的十大旅团都是在那里吃了大亏……

    其他人并没有要跟流浪旅团较真的意思,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基地的。

    乔治笑了笑,奥丁则是冲奥斯卡举了举酒杯,这里是酒吧,总不能不让人说话,两人的态度也是让小眼睛发泄不出来,气鼓鼓的坐下,正要给自己灌上一杯,这事儿憋屈啊,有理也没处儿讲,却猛然听得外面旅团部无比的吵闹。

    这些天由于基地暂缓了进攻,任务发布较少,更多的人也都在忙于修行公开的三大回路,因此基地旅团部这边着实是平静了好长时间,可这冷不丁响起的吵闹声却越来越大,大有席卷整个旅团部营地的趋势。

    只听外面到处都是脚步声,也不停的有人高喊:“回来了回来了,上帝,他们真的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酒吧里的人都是一愣,一个和奥斯卡有点交情的旅团长冲了进来,看到坐在吧台前的三人,那旅团长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拽奥斯卡的胳膊,把他往外拖:“还在这喝酒呢?赶紧出去看看吧,出大事儿了!”

    流浪旅团最近是真的忐忑,听到处大事儿,第一反应就不是什么好事儿,奥斯卡也是满心的忐忑和疑惑,封和小眼睛紧随其后,酒吧里一大帮跟着看热闹的人,包括乔治和奥丁也是好奇的跟了出去。

    刚一走出酒吧,就看到外面正人山人海,在不远处的旅团部入口处,正有数百上千人云集,围成一团围观,周围还不停的有人听到声音响动往这边汇聚过来的,其中有不少表情激动不已的维度人,整个旅团部营地都是一片嘈杂。

    “是怀德他们回来了?!?br />
    “探索者旅团的人,还有蓝光旅团的弗拉基米尔?!?br />
    “在影月堡失踪的那些?可算是回来了!”

    “真的假的?回来了几个,那可是失踪了两个月啊,听说都被章鱼人抓去了,竟然还有命?”

    “诶,还有个黑乎乎的光头呢?!?br />
    四周乱七八糟的声音中,说什么的都有,奥斯卡和小眼睛他们被拉出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可听了这些话,整个人瞬间就都激动了。

    影月堡,不就是王重他们去执行的任务吗!黑乎乎的小光头,不就是木子吗,是王重他们回来了?

    这下不用那个旅团长拉,奥斯卡奋勇向前,朝着人堆中挤了进去。

    回来的正是怀德等人,从影月堡逃离之后,按照原本大家设计的计划,并没有留在原处等王重,那样人太多目标太大,容易让大家第二次陷入危险,因此他们是直接返回基地,结果一回来当然是引起了轰动。

    失踪了两个月啊,这帮人在所有人眼里其实早就已经是死定了,即便是再怎么固执不肯相信的人,其实内心里也早都有了判断,可没想到竟突然回来了,激动的高声喧哗之下很快就引来了其他人,结果一行人才刚走到旅团部入口这边就给无数围观众给堵住,也是寸步难行。

    人群中不乏熟人,认识弗拉基米尔的,认识怀德的,认识那几十个被救出的维度人和蓝光旅团的,大家七嘴八舌的嚷嚷着,激动的询问着。

    一堆关键词听得无数旁观者都是瞠目结舌,法圣?数千守军?两人攻城?那个黑光头这么厉害?

    “不止,王重上次斩杀的那个剑圣好像是章鱼人的皇族,章鱼人那边正在到处通缉他呢,影月堡里到处都是他的通缉令?!?br />
    “他就是靠着这个吸引走了法圣,否则哪来的救人机会?!?br />
    “引走法圣……靠……”

    “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引开法圣?怎么引?不是说一个法圣顶三个剑圣吗?”

    “呵呵,你们是没见过王重的厉害,他发明了一种新的修行体系,还教了怀德和诺拉白,超猛的!远远超越普通英魂?!?br />
    乔治和奥丁也在人群中,此时听的面面相囧,之前流浪旅团说王重是魂力回路的创造者,这毫无说服力,可这话由怀德来说,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一来怀德本身在维度人中就有不低的威望和地位,维度人本身给人的印象又都是实在人,完全不可能帮一个联邦人说谎。二来怀德他们才刚刚回到营地,压根儿就还不知道基地公布魂力回路修行等事儿吧?

    那个王重,难道真有这么生猛?

    除了那些久别重逢正在激动中的维度人,四周也是响起不少嗡嗡嗡嗡的议论声,坦白说,虽然不待见流浪旅团甚至不待见那个运气好得发指的王重,但如果真是王重发明了魂力回路,那在场的这些可就全都是受益者。人们会去眼红一个和自己级别相当的人运气好,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也能做到,只是差了点运气,但却绝不会去嫉妒一个足以和伟人并列的强者,何况大家都修行了魂力回路,都受了恩惠。

    “王重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奥斯卡终于是挤了进来,看到队伍中有奈皮尔和木子,却唯独没看到王重。

    原本兴高采烈的一行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是奥斯卡副团长吗?”怀德走上前来。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王重并没有回基地这边,原本以为王重如果脱险,那肯定会在他们前面赶到,看来情况和大家想的有所出入:“王重为我们引开了法圣,大家才得救,现在他……生死未卜,但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回来?!闭飧龃?,怀德也是斟酌了好久,从刚知道王重没有回基地时,他就在考虑着怎么向流浪旅团的人给个交代了,这事儿并不能遮遮掩掩。

    他顿了顿,认真的看着奥斯卡和他身后两个流浪旅团的女人,早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从奈皮尔那里得知了流浪旅团的情况,再加上刚才从旁人言语中听到的一些情况,一个已经只剩下四五个人的旅团,团长王重又不在,说实话,已经很难混得下去了。

    “在王重回来之前,他的那份儿,我来承担,我加入流浪旅团?!被车碌幕爸赖赜猩?,他没有别的办法报答王重,也报答不完,只能是自己能为他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我也加入?!?br />
    “还有我们?!苯踊暗氖歉ダ锥团道?。

    四周顿时一片宁静,弗拉基米尔和诺拉白也就罢了,虽然弗拉基米尔的身份也是不凡,但毕竟他是从联邦过来的,蓝光旅团也并不是他们伊凡雷帝的老巢,为了报恩而脱离蓝光,加入流浪,这都不算什么稀罕事儿??苫车虏灰谎?,维度人历来都是以探索者旅团为基准的,怀德更是探索者旅团的重点培养对象,他竟然选择脱离探索者,加入联邦人建立的流浪旅团?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