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HOHO,命运就像个棒槌,让我们一起愉快的敲打吧!”

    魂海中一片光芒突然闪耀起来,命运轮盘瞬间启动!

    王重只感觉整个世界猛然有了一瞬间的凝滞,一白一黑两道光芒在刹那间闪耀,命运之力无可抵挡,哪怕是不远处的法圣的身体也被这种判定凝滞,在判定期间犹如时间静止,不会改变什么,王重自身也必须等待判定,而索隆的眼神中显然充满了更深刻的奇怪,一般人即便是被判定也感觉不出来,但身为法圣,尤其是对空间有一定的体会,这一刹那也留在了记忆中。

    代表着命运指针的黑白二色在魂海中旋转、交替,无数海量的信息疯狂的涌入王重的脑海中,同时,两个判定也根据王重的心意出现在了眼前。

    王重实在是对无头骑士巅峰力量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的判定是让无头骑士恢复巅峰一击,毕竟直接判定法圣是不现实的,而无头骑士灵魂本质的力量肯定很强大,只是受限于自己,这个判定的几率会相当大,这点王重是有信心的!

    没有亢长的等待,黑白的旋转交替几乎在王重进行选择的瞬间就已经停止。

    叮~

    判定已经做出,魂海中剩下的是一片光明,在思维中凝滞住的世界也瞬间恢复了原状,命运轮盘上的小丑指针露出一个非常兴奋的表情:lucky!

    面对王重黔驴技穷般的火凤海,以及那涵盖其中的英轮杀,索隆的脸上有着的只是冷笑和嘲讽。他受够了这破鸟一样的玩意,而现在锁困之局已成,这些破鸟再也不能阻挡自己了。

    一面巨大的奥术弧盾早已立在了索隆的身前,他视对方这些攻击如无物。

    可这种感觉只是一霎,随即就有一种恐怖紧跟着降临。

    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眼中,那是一个骑着战马的无头骑士,带着浑身的死亡气息、挺着一杆长枪朝自己的奥术弧盾凶狠的冲刺过来!

    这隐藏在无数攻击光芒中的黑影,他之前并不是没有看到,毕竟光与暗之间的对比性还是很强的,可那时的无头骑士给他的感觉大概也就只是两三只火凤攻击的总和,在自己的防御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可却产生了变化,那种爆发来的太突然,对方的威势竟然在刹那间急剧上涨!那可不是随随便便靠什么秘术翻个一两倍攻击的程度,而是整体力量、境界、层次的全面跃升!

    这个没有脑袋的附庸生物竟然拥有了跟他一个层次的力量,而且非常非??植?,足以让法圣心生忌惮,如果是正常对抗有足够准备也没什么,问题是明明看到只是一根火柴,开玩笑一样戳过来,你毫不在意,可等它已经戳到你身上时,却突然变成了一柄利剑!要刺穿你、杀死你!

    这下可是把索隆给惊出一身汗。

    几乎是下意识反应的,他直接就放弃了困锁王重的操作,双手猛然平举,所有的力量在瞬间转化为了奥术防御,疯狂增强着他身前那面奥术弧盾的威力。

    索隆在米索布达比法圣中可都是排名比较靠前的,以他的实力,即便面对恢复全力的无头骑士本也不至于太过畏惧,可此时毕竟是太仓促了,对方来得太突然也太快。

    已经在瞬间无限增强的奥术弧盾犹如被一颗彗星给狠狠撞中。

    嗡~~~~~~~~~~~

    黑影与蓝盾碰撞,恐怖的气流倒卷,那些还未建功的火凤、英轮杀连同这周围的空间、气流,统统都被狠狠的掀刮开!

    一个可怕的巨大力场出现,整片空间都仿佛静止了下来,索隆和无头骑士仿佛形成了一个空间塌陷,各种法则失衡、各种元素乱窜,而且是如此大范围,连同身在不远处的王重都感觉整个身子就像是突然失重般飘了起来。

    只见无头骑士长枪的半个枪尖都已经捅进了奥术弧盾里去,可是并没有穿进去,这样的僵持仅只维持了一两秒,有无尽的黑色气流从无头骑士的双手、身体、乃至脖子中疯涌出来,灌注进他的长枪,威力再次暴涨!

    轰!

    哗啦啦啦……

    坚固无比的奥术弧盾生生被这恐怖力量强行冲破!化为漫天的碎片,而空中那抹黑影则是如死神降临,一闪而入!

    还~~我~~头~~~

    感受到那恐怖的威胁,索隆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过,竟然还有这种?!这么强横的高等生命,这他妈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生死关头,总算是经验丰富,索隆的法杖全力封挡,以他蹩脚的近战能力,运气也是极好,竟然恰好用法杖上的凹处挡住了枪尖。

    这法杖乃是索隆历经千辛才弄来的神器,承受这恐怖一击的余威,竟然撑住,没有破碎,只是那巨大的冲力也是将他整个人冲得朝下方飞射,如同一发炮弹般狠狠砸向地底!可与此同时,那法杖也是闪耀出一片刺眼的红光血色,一道恐怖的红色光柱从法杖中冲天而起,就像一发激光炮般正面轰中无头骑士!

    毕竟只是靠命运轮盘的规则判定才暂时拥有的实力,不能持久,在刚才那恐怖的爆发之后,无头骑士本就已经势微,被这恐怖攻击轰中,连碎散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化为尘埃。

    王重看得真切,这种突然袭击还能做出这样的反应,只能说法圣这玩意太可怕了,王重在判定成功的时候,却是有一丝遐想,这种出其不意的偷袭,说不定能重创法圣。

    然而这只是侥幸,王重并不能赌,在无头骑士出手之后,他就尽可能的跑了,所幸眼前已是沼泽,而且对方终归是有削弱,神识笼罩已经不如之前那么清晰了,只怕连速度都已经不如之前。

    王重想也不想,一个箭步,接着两道凤翅九天的助推冲射,头也不回的朝着沼泽中狂奔,对方被轰到地底,王重能感觉到生命气息依然强大,但耽误个十多秒总归可以的,这对他来说就是救命的时间,只要自己能在这个时间段逃出他的神识锁定范围,那就还有机会。

    但这一次王重猜错了,从一开始法圣能容忍王重,不仅仅是想抓活的,是想抓完整的,这是一个伟大的奥法对于珍惜材料的爱护,就像是喜欢古董的人遇到自己心爱的藏品一样,但是这古董不但不听话,还刺伤了主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一股恐怖的怒火已经笼罩了天空,漫天数百米范围内到处都弥漫着那种高温的气息。

    恐怖的云在高空中凝聚,只是一刹那间,地狱模式开启,威胁就变为了实质的攻击,有漫天的火焰混合着陨石从那些云层中疯狂砸落下来!

    轰隆隆隆隆隆隆~~

    霎时间天崩地裂!斗大的陨石将地面瞬间就砸得如同破烂的蜂窝,漫天的火海直似要吞没整个世界!

    没有丝毫的迟滞和停歇,索隆的怒火已经弥漫了天际,刚才那一枪太过恐怖,他竟然差点就栽在这个区区人类英魂的手里。对方竟然有置他于死地的能力?!而且如此阴险毒辣,对付这个人,绝不可再有丝毫的仁慈,即便是没有控制住下手轻重,真将他轰死,自己也绝不后悔!

    大招出手,他也已经飞快的腾升到了半空,可神识的锁定中,那个人类竟然还在逃,在那漫天的流星陨海中疯狂奔逃!

    “快跑快跑!那个章鱼人疯了!”辛巴不停的喊着,吓得连面具都变白了,这漫天的攻击太惊人了,难以想象竟然是人家瞬间就能施展出来的招数。

    哪用的着它来说,王重早都已经拿出吃奶的力气了,只恨不得再多长两条腿,有小丑面具的帮助,几乎可以到达270度的视野观察,四周的火海高温还算勉强能承受,毕竟曾经是在火焰至尊的火海里历练过的人,虽然对火元素的操控远远无法和这些大能相提并论,但至少单论火抗性的话,绝对够高,仅仅只靠高温是很难直接秒杀王重的。

    恐怖的是那些陨石,如同落雨的雨点般噼里啪啦、毫无规律的从空中乱砸下来,有的大有的小,就算是最小的、仅仅拳头那么大的,估计也有上万格拉索的冲击力,坚硬的地面一砸就是一个深坑!至于大的……王重都直接没敢去衡量估计,反正那肯定不是自己可以抗的级数,别说抗了,擦到点皮估计都得重伤。

    他在陨石雨落中逃窜,不停的变向,融合了轻灵回路的变频步曾在之前和剑圣安里西的大战中占尽便宜,可在这漫天陨落中却仍旧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太多、太快、太密集,相比法圣,剑圣实在太讲道理了。

    轰!

    一颗脑袋大小的陨石狠狠冲中王重的后背,疾风般飘逸的身影瞬间就被打得一个踉跄,恐怖的惯力往下压。

    噗!

    即便是开着霸体,王重也是瞬间一口鲜血喷出,这一砸起码有四万格拉索的攻击左右,换个正常英魂只怕连身体都被砸成渣了,可王重强行撑住,以背部被砸的地方为‘支点’,整个身体竟然在瞬间翘了起来,强行将那下压的惯性转化为往前的冲力。

    嗖!

    他本就已经距离陨落笼罩的边缘区域不远,此时借着推力竟然一举冲出!

    眼前已是大片的沼泽,可还没等王重喘上一口气,四面八方已有更加恐怖的能量波动在成型。

    那是一个在空中凝聚的无比巨大的元素法阵,米索布达比人虽然不懂人类的符文,但元素纹路却和符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眼前这个元素法阵的边缘主要是由风火构成,王重勉强能认出其中一些风火的结构纹路,而在元素法阵的中央,则是巨大的六芒星图案,王重认识,这是在米索布达比的奥法们最常使用的一个东西,奥术!

    从那巨型元素法阵中,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波纹炸开,以王重为中心,如同一个罩子一样笼罩住沼泽数千米的范围,与此同时,在那‘罩子’的顶端,有无数法纹显现,一道接一道的攻击开始凝聚,轰落。

    桌子一样大的奥术飞弹,带着熊熊烈焰的流星陨雨,风驰电疾般的锐利风刃,只是刹那间就已经充斥在整片空间中,不给王重留丝毫的立锥之地!

    远处的法圣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亲身追过来,就已经接连的大招释放,一副誓要将王重立毙于眼前的架势。

    “老、老王……”辛巴张大嘴巴,声音都已经喊哑了,直接吓蒙,不要这样啊,刚才大家一追一逃不是还配合得很愉快吗,怎么这突然间就好像变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了!

    王重连想都没想,一个飞冲,直接就扎进了沼泽的泥潭中。

    这些沼泽泥潭极深,足有数百米深,王重之前和流浪旅团在黑岩沼泽时就已经对此相当了解了,那时候流浪旅团在沼泽中遭遇大规模的毒物时,往往就都是往泥潭里钻,以此躲避,不止如此,且这些沼泽淤泥具有很强的隔绝性,深入到最深处,或许可以躲过对方神识的探查。

    只要能骗过对方,或许法圣索隆会以为自己像上次那样已经逃去了远处,上次法圣的选择是立刻往远处追去,希望这次也一样……

    只可惜事与愿违。

    这世上有很多事儿都不是计划所能决定的,因为但凡是计划就存在着变数,何况王重对他的敌人未必有想象中那么了解,沼泽淤泥能隔绝流浪旅团的气息,不被那些沼泽中的毒虫或危险生物所发现,但这却并不意味着就能躲避过法圣的神识探查。

    而且不是沼泽中每个泥潭都有数百米的深度,王重的运气不太好,刚才窜进这个泥潭看似极大,如同湖泊一样大,可深度却不足,王重进入泥潭的瞬间就强行增重,千斤猛坠,身体直接在泥潭中到底,可却仅只有数十米深,根本没有摆脱那种萦绕在他身上的神识探查和追踪,何止是没有摆脱神识,空中的攻击已经砸落进泥潭来!

    如奥术飞弹、陨石雨等等,虽然被数十米深的淤泥化解了一部分威力,可那仍旧是极大的威胁,更恐怖的则是风刃,锋锐无比的风刃直接切割开一切阻挡它的东西,那些淤泥根本就对风刃不能产生丝毫的削弱,已经接连有好几道风刃贴着王重过去了,只要稍稍再偏上一点点就能要了王重的小命。

    (二月最后一天,伙伴们,麻烦看一下是否还有剩余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