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吓我一跳啊,这么猛!”旁边奈皮尔也是在吐着舌头:“就是能量消耗也够大,妈的,十块能量晶石啊,两万多圣币啊,这一下就没了!”

    “还有多少?”

    “十三块?!蹦纹ざ÷砥涠倥谏夏切┮丫赵氐哪芰克О瘟讼吕?。

    “省着点?!蹦咀右丫泳镏谢毓窭?,目光紧盯着城门方向,那里聚集的牛头人部队虽然被轰散,但那只是敌人的第一波,真正的战斗才刚刚要开始。

    “知道!”奈皮尔兴奋了,这么大威力的玩意,虽然烧钱烧得让人脑壳发晕,但轰那一下可真是够爽啊。只可惜手里没有无尽的能源,而且小马其顿炮这么全力轰击一次,也是在削减小马炮的使用寿命,此时能感觉到炮身无比的滚烫,烫得奈皮尔都几乎拿捏不住。

    小马炮需要恢复,这样大能量的攻击,再好的炼金水准也需要降温时间,否则肯定会原地爆炸,而这个时候就要看木子的了。

    在正前方,敌人可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

    南门被直接轰塌,战士损伤过半,这样的战果也是出乎影月堡预计的,守卫的军士毫不犹豫的拉响起了那种尖锐的警报声,回荡在整个影月堡上空,那是一级战备的声音,呼叫其他各处守卫援救。先到的是头顶上空的狮鹫军团,原本就在往这边赶,只是南门倒塌的十数秒后就已经出现在木子和奈皮尔的视线中。

    这些骑在狮鹫上的章鱼人战士和牛头人可不同,牛头人还分个有强有弱,可章鱼人的狮鹫军团那却绝对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最起码大剑士起,只是出现在空中的瞬间,十几道剑气就已经远远的掠空而来。

    “木子哥,靠你了!”奈皮尔专心的处理小马炮,尽可能的做好准备,在给敌人火辣辣的一次轰击。

    木子笑了笑,将奈皮尔档在身后,手中生死棺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盾牌,往前横扫,瞬间就将那些掠空而来的剑气统统档下。

    “杀!”只是一眨眼,七八个冲在最前面的狮鹫骑士就已进入短兵交接的距离。

    一骑当先的一个狮鹫骑士,挺着手中巨大的大剑,从空中往下直劈,用出剑气是大剑士的标志,当空一剑在起手的那一瞬间就仿佛凝聚了一种无可阻挡的剑势,下劈时非但速度奇快且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锁定意味,要斩杀木子。

    可那样的锁定对木子却似是毫无影响,他微微一侧身,轻而易举的躲过,反倒是反手一扯,拽住骑士胯下那狮鹫的尾巴,整个人身体三百六十五度一个大回旋!

    嗖!

    足足两三吨重的巨大狮鹫在木子手中就像是一只小鸡仔,发着惊慌的叫声,连同骑在它身上的骑士直接一起被狠狠甩飞出去,在空中不断翻滚,天晕地旋的找不着北。

    跟在那之后几个骑士微微一惊,不敢单独上前,在空中略微一顿,瞬间已形成一个七人联手的攻击阵型,漫天的剑光如同雨点般落下,而夹杂在那剑气雨中的,还有七个狮鹫骑士的冲击,宛若七条隐藏在剑雨中的毒蛇吐芯,狠辣致命。

    漫天的攻击无处可躲,连身后的奈皮尔都感觉有点心里发毛,木子却是不慌不忙,站在原处连挪动一下的打算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有双目中黑白二色转动,那虚虚实实的剑气以及夹杂在其中的致命攻击无一可逃他耳目。

    这个人吓傻了,杀!

    七个狮鹫骑士的心中同时跳动出这一个念头,可就在那漫天的攻击轰到那人类眼前时,那人类终于动弹。

    巨大的生死棺只是往空中那么一抡。

    轰!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七声爆响,七个狮鹫骑士的攻击无一不被拦截,七柄利剑无一不被崩碎,米索布达比人能以剑形成一个独特的文明,可想而知剑对于他们的分量,尤其是这些大剑士以上的级别,他们手中的每一柄剑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珍品,削铁如泥,可碰触到那生死棺,却就像是脆弱的冰晶碰上了坚硬的石头,非但无法在生死棺上留下丝毫痕迹,且被瞬间断碎!

    同时生死棺抡起那恐怖的巨力就像是有一匹大山狠狠扫过,七个骑士连同座下狮鹫竟被同时扫飞,吐血狂栽,狠狠的被冲甩到数十米外。

    一力降十会!

    木子确实不太擅长近身攻击,但那也是看相对谁来说,跟艾俄洛斯比近战,那真没法比。

    空中还有一些狮鹫骑士,但看到这等威势都是禁不住骇然,勒住了狮鹫不敢再立刻上前,盘旋在半空,这个人类的力气也实在太大了,战斗力好强,手里那个盒子简直就像是一座山,这种蛮子,就应该让蛮子去对付!

    不要说狮鹫骑士了,就算是后面正忙着处理小马炮的奈皮尔都是看傻了眼,忍不住哈哈大笑,瞬间就信心倍增,一直以为木子是奥法那一类型,看他动用各种生死气息,做掩护、做隐身等等,虽然之前在城中有过一战,但奈皮尔可没亲眼看到,打死他也不信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图坦卡蒙黑人,打起架来竟然像魔神一样刚猛!难怪王重放心让木子和自己从正面强攻,难怪王重会说除了法圣,这影月堡里没人能挡住木子,这特么绝对牛逼啊,会近战的奥法,就问你怕不怕!

    空中那些踌躇不前的狮鹫骑士已经吹响了号角,有这几个来回的耽误,新的一批牛头人战士已经在城门外集结就位。

    虽然呼叫了救援,但东西北三门毕竟相隔太远,除了在空中飞速而来的狮鹫军团可以迅速就位外,其他几个方向的援军赶来都还需要时间,所以这批牛头人部队是从南门附近的几个营地中临时应急过来的,影月堡有着完整的军队制度,一级战备的号角除了城主有资格吹响之外,那就只有在城门失守的情况下才能吹响了。一旦响起,那就是最高级别的警戒,附近的任何牛头人都要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第一时间支援,否则就是畏战失责之罪!那可是要杀全家的。

    此时那新集结的牛头人冲阵已经组成,标准的五十个牛头人前锋阵,身后掩护着负责增强防御和远程打击的七八个章鱼人奥法搭配。

    这样的冲阵恐怕就算是英魂力量的极致展现了,和上次木子王重等人在小巷子里遭遇的那个冲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一来当时王重破防及时,对方还没冲起来就已经乱了,并没有展现出威力,二来那狭小的巷口也根本不适合这种集团小队的冲阵施展,此时只听得:哒哒哒哒!轰轰轰轰!

    整齐而急促的跑步声,竟然就像是只有一个人在奔跑,整个冲阵的配合实在太完美,这是牛头人战士的看家本领,深入每一个牛头人的骨髓,连脚步声都完全同步,朝着木子和奈皮尔的方向势不可当的冲来!牛头人本就擅长野蛮冲击,组成阵势后再配合上奥法的掩护,那种冲击力更是震撼得无与伦比。连大地都在它们冲击的脚步声中颤抖,明明是二十几人的方阵,却完全一体,让人仿佛看到有一头巨大的冲锋野牛虚影在他们小队的上空凝显,要野蛮的撞碎眼前的一切!

    而紧随在这个冲阵后面的,竟然还有足足四个冲阵,两三百人的队伍疯狂冲击,牛头人咆哮着,要直接将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人类碾为齑粉!

    这可绝对不是靠一个人的蛮力所能抵挡的,除非是艾俄洛斯那种级数。

    奈皮尔的小马炮还没有冷却完毕,木子没有再选择蛮力相抗,而是将生死棺往身前一放,幽光隐现,棺门开启,只见有一股灰色的雾气从生死棺中涌了出来,朝四周瞬间扩散弥漫。

    呜呜呜呜呜呜……

    有鬼

    狼嚎之声在那灰色的雾气中回荡、飘扬,阴风惨惨,连同原本烈日当空的天空,都仿佛在这灰雾扩散开的瞬间变得暗淡了不少。

    灰雾瞬间就扩散到极大的一个范围,覆盖了周围方圆数百米,那边的牛头人冲阵何曾见过这等诡异的迹象,心中惊异,可冲势已成,自有信心以及气势的加持,何况冲击阵型一旦冲起来,那也不是说收就能收的,此时不顾一切的往里面冲闯。

    呼!

    第一个冲进灰雾范围内的牛头人只是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张苍白无比的脸,那张脸恐怖极了,眼镜鼻子嘴巴耳朵全都流淌着血迹,瞪大了通红的眼睛,它呼啸着飞来,直接无视冲阵的威猛气势,这牛头人的胆子奇大无比,竟然不怕,手中重剑下意识的就狠狠朝那张鬼脸砍过去。

    唰!

    重剑竟然砍空,从那张鬼脸中穿透而过,鬼脸却毫发无损,反而窜上,一口咬到牛头人的脖子上。

    说不上是多么沉重的攻击,但却立刻有一种酥麻僵直的感觉,顺着牛头人脖子上的血液传遍他全身,让他的身体为之一僵,全身打了个冷颤,整个人顿在那里,被身后还没搞清楚情况的同伴直接冲倒,踩踏在地上。

    尸毒!

    “是能量体!”

    “物理攻击无效!”

    “有毒!”

    很明显米索布达比的生物是相当有见识的,只是光有见识并没有什么卵用,冲在最前面的牛头人吃亏的不少,此时纷纷惊叫,冲势顿时为之一阻,所有人紧急驻足,想要往后先退出那片灰雾的范围,可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冲阵却是来不及刹车,和前面倒退的牛头人撞成一团,瞬间人仰马翻,上百人的五个牛头人冲阵,冲出来时气势汹汹,此时却是一片哀鸣惨叫和怒骂之声。

    “靠……”奈皮尔突然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小马炮什么的也是渣,这他妈需要自己吗?木子一个人就能收拾完的吧?这货也实在是太猛了吧,近战蛮横得像一头魔神,还能用出这种大范围的恐怖招数,这简直就是无敌??!王重这是从哪找来的?!地狱里吗?!

    “准备小马炮!”木子却没有轻松的表情,在催促,万鬼夜行这招虽然群攻很好用,但那些牛头人的防御和生命力惊人,并不能造成大范围的有效杀伤,而对方毕竟高等智慧生命,能力搭配齐全,只要给他们回过神来,未必没有破解的办法,何况一直维持这招的话,对木子来说也是一种很大的消耗,不可能无限制的这么耗下去。

    果然,他话音才刚落,城头上已然是几声炮响。

    那是米索布达比人的重炮,众人上次进城时曾远远的看到过一眼,布防在城墙上,形状古怪,并非人类那种直筒的炮口,而是一个个古怪的、散发着绿光、可蠕动的大坛子。

    几发绿色的能量团从城门方向冲天而起,就像是抛射,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准确无误的砸落在木子的灰雾中。

    轰轰轰!

    几声炸响在灰雾中炸开,能听到厉鬼怨魂凄厉的嚎叫声,被击中的灰雾位置瞬间被清空一大片,木子的身子一晃,脸色有些苍白,这攻击竟然带着某种类似净化的效果,灰雾受他操控,联系着他的魂力乃至灵魂,灰雾受损,也等若是他身体和灵魂同时受创,他继续打开生死棺,不停的释放着灰雾,弥补着灰雾以及怨魂在对方炮击中损失的数量,保持强盛的战力来牵引目标。

    所幸先前小马炮攻击时轰塌了正面的大半城墙,有不少那种坛子炮已经失位或是掩埋在尘嚣废墟中,这零零散散的几炮并未能将木子的灰雾直接破解,但威力虽然稍小,充能时间却是极快。

    只是片刻间,几只绿坛子炮已经再次亮了起来,城头上有绿光闪耀,城头的章鱼人见奏效也非常兴奋,而奈皮尔的小马炮也总算是在此时恢复了冷却。

    “打他们的坛子炮!”

    “得勒!”不用木子说,奈皮尔自己也看得清局势,小马炮的炮口早已对准了城头上正在蓄积能量的坛子炮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