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散发着金光的法圣,居高临下的悬空在城门处,看着下方的王重,虽说带上了一张古怪的面具,但那身形、那气息、那灵魂,不会有错,正是几日前戏耍了自己的米索布达比通缉要犯,就算是化成灰,索隆都能把他认出来。

    “你倒是不怕死?!彼髀〉牧成暇尤淮乓凰啃σ?,做梦都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赶来,“你如何学的我们的米索不达语?

    “你又不见得能杀掉我,有什么好怕的,至于这种低等土著语,对人类来说实在太简单了?!蓖踔厥窍氚旆ù碳ざ苑?,这法圣很暴躁,让他愤怒对自己有利。

    只是法圣却并没有生气,在他看来这自投罗网的猎物已经是瓮中之鳖,并不着急,很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珍贵的实验品,他的灵魂应该可以满足自己的实验要求,至于剑宗那边,只要留一口气就行了。

    “真是无知者无畏,取你头颅,单手即可?!?br />
    “你们之前有一个剑圣也是这样说的,然后就被我砍掉脑袋了?!蓖踔胤浅O诺乃档?,当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

    “嘿嘿,你想砍掉我的头颅吗?卑微的低等生命?!彼髀〉淖旖欠浩鹆艘凰炕《?,他可真没想到这块已经飞走的肥肉,居然又主动飞了回来。

    这次他并没有急着下杀手,反倒是在半空中悬定,将神识先往四周探视了出去。人类很狡猾,索隆可不认为这家伙是专门跑来送死的,他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到自己面前,肯定有什么古怪在里面,被对方侥幸逃走一次已是奇耻大辱,索隆可不想再被这小子逃掉第二次。

    果然,只是一探照就已经发现了情况。

    一根锁链正潜伏在地下,对应着那个叫王重的人类所站立之处,而其另一端则在极远之处,被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魂兽把持着。

    这东西他知道,根据手下的描述,上次这个人类潜入影月堡,就曾使用过这东西,这应该是人类的所谓法像,一种能量共生体,也是索隆对人类的研究中觉得比较有趣的部分,明明是一个对法则一无所知的低等文明,却能自动衍生出伴生的能量守护来,而且是以恒久形态长期维持,这是人类的独特之处。

    索隆心中已有数,有点想笑,不屑一顾,显然这个小家伙膨胀了,他对法圣的力量和境界一无所知。

    “对了,我杀的那个剑圣是个什么货色,是你们很有身份的人吗?”王重哈哈大笑。

    “安里西是皇族的成员,剑宗的少主,庆幸吧,因为这样,你出名了,你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很有价值?!彼髀〔⒉蛔偶?,一边说话,他还在一边观察,倒不是有什么顾虑或担心,周围的一切都在他的监控中,对方那点小伎俩根本就瞒不过他的耳目,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有点古怪的小光头不在,当然在他眼中,王重才是最有价值的。

    人类的灵魂相当有意思,和米索布达比人有极大的不同,索隆甚至觉得在这方面,人类这个低等文明却拥有着超乎米索布达比人的天赋。所以他感兴趣,一边帮着上面做人类的肉身**实验,一边也是在不停的利用那些人类的灵魂做着自己的实验。只可惜人类的灵魂虽然精妙却无比脆弱,此前抓捕的上百个人类,据说已经是人类旅团中最精锐的精锐了,可他们的灵魂仍旧脆弱得不堪使用,一两次最简单的实验就要消耗掉一个灵魂,至于稍微复杂一些的灵魂实验,根本连想都不要想,绝对承受不住的。

    索隆倒是想去抓捕人类的大导师,那样级别强者的灵魂一定能承受很强程度的实验过程,可问题是那也得抓得到啊,人类的大导师一个个都缩在他们的基地里根本不出来,这让索隆也是好生惋惜??墒茄矍罢飧鼋型踔氐娜死?,能干掉安里西,他和那些普通英魂肯定不同,人类的战力越强,灵魂往往也越强,索隆已经在那批试验品中验证过很多次了,虽然并不绝对,但十有**。

    “那我砍了你的头之后岂不是名气更大,……你裤子拉链开了!”王重忽然指着下面说道。

    几乎是下意识的索隆看了一眼,文明生物的共性是一样的,尤其是对于这种地位尊贵爱装逼的,老王可不会按照常理出牌,几乎是一瞬间锁链缠住腰部,飞影启动的同时,沙拉曼达开始发力,王重急速脱离城门区域。

    这锁链横拉的速度何等迅速,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只是一瞬间,王重已经被拽得飞身出数百米远。

    远处用瞭望仪观察的怀德和诺拉白都是知道王重计划的,看到锁链将他拽走,都是暗暗兴奋:“成……”

    话音未落,空中已然有一道光华斩落。

    “雕虫小技,岂能瞒我耳目?!彼髀〉睦湫ι?。

    那光华形如风、利如刃,米索布达比法圣大多擅长两到三个元素体系,奥术肯定是必须掌握的基本,除了火,还有风。

    只是随手的一挥,黑铁锁链立断,早已落入索隆神识探查中的东西,又岂能真建奇功?

    黑铁锁链被断,高速冲拽中的王重顿失助力,沙拉曼达的黑铁锁链只是用来碰碰运气,从先前感受到对方神识展开时,王重就知道这玩意肯定是瞒不过索隆耳目的。

    此时冲势虽止,可却并未在空中失去平衡,身子直接一个受身翻滚,在地上一窜,翻身的同时双腿已狠狠蹬地,朝前疾窜。

    法圣冷冷一笑,圣步挪移,在空中腾风而起,这个人类确实是他见过跑的最快的低等级战士,也确实是他见过花样最多的弱者,明明是被自己看破了的招数,可启动得突然,居然也让他瞬间逃离出极远的位置。

    这或许正是对方的依仗,各种出其不意的小把戏,上次是自己大意了,可这次……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上天入地!”

    金色的光芒在空中一闪而没,速度竟然比起上次还要更快,与王重一前一后,瞬间便去远无踪。

    …………

    城堡内的守军面面相囧,从一开始那个人类找死一样的跑来挑衅法圣大人,他们就已经处于呆滞状了,到后来看到那个人类居然在法圣大人的威压下侃侃而谈,居然还敢挑衅。说实话,即便是城头上作为敌人的章鱼人、牛头人等等,也都对这个人类的胆气有那么几分佩服。

    那可是法圣大人,米索布达比世界高高在上的神一样的存在,在他面前,这城墙上有几人能捋直了舌头说话的?

    “这个人类还真是**啊……”

    “狗胆包天罢了,不出一分钟,法圣大人就会将他生擒回来,看他怎么被千刀万剐?!?br />
    城墙上议论纷纷,正在感慨,却猛然听得城堡的另一边传来一阵警戒声。

    嘟嘟嘟嘟嘟……

    “有敌袭!”

    “不要慌乱,守住自己岗位!”

    北门这边的军士并不动弹,只是纷纷朝着南门方向翘首以盼,而空中那些盘亘的狮鹫骑兵则是飞速朝南门方向赶去。

    此时的影月堡南门外,也是出现了人类的踪迹。

    不多,就两个,奈皮尔和木子。

    木子是先将怀德和诺拉白送到了南门外的下水道中待命,再返回出来绕行到东门与奈皮尔汇合,此时远远感受到那片压制着整个城堡的法圣气息从北门外远遁而去,知道王重的引诱计划已经成功,随即第一时间便站了出来。

    王重那边可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玩命,所以大家的一分一秒也都不能浪费。

    木子横立在奈皮尔身前,眺望着不远处的城墙,全神戒备。

    那边已经传来躁动。

    “杀了他们!”

    “杀杀杀!”接连的出现人类在各城门外骚扰,守军已经愤怒了,这是挑衅。

    狮鹫部队此时都在北门那边,并没有来得及第一时间就位,但城门处已经有牛头人战士汇聚了,城门正在缓缓打开,传来牛头人战士那粗重的咆哮声,集合速度和应敌反应惊人的快。

    而在木子身后的奈皮尔,手中则正端着从独眼龙旅团搜剿来的小马其顿炮,上次用来轰人并不过瘾,这次是用来轰城,光用小马其顿炮自备的那点炮火能量威力显然是不够看的,想要玩大的,消耗肯定也大。

    二十几块能量晶石早已就位,整整齐齐的堆码在奈皮尔的空间水晶中唾手可得,这玩意可是贼贵,出自军需部的标准军用能量晶石,无论其品质还是容量都是极高的,就随随便便这么一块,就能价值数千圣币,奈皮尔手上这批可都是从独眼龙旅团缴获的储备,上次他们轰王重三人时显然也是舍不得多用,估计也就只用了两三块,这不是打仗,这是烧钱,而现在奈皮尔则是将小马其顿炮上所有能插能量晶石的插孔都给塞满了,足足十块!

    说真的,在圣城也有段时间了,很多老圣徒都没用过这么奢侈的东西,这感觉,真是过瘾!

    能感受到在板下启动按钮的那一瞬间,高能量晶石中的能量疯狂的涌入小马其顿炮中。

    嗡嗡嗡嗡嗡……

    炮火还未出击已然能感受到那种疯涌聚集的能量,仿佛有一个小型的黑洞正在小马其顿炮的炮口处凝聚,生出极其强大的吸拽之力,拉扯着这周围数十米范围的空间,连空间都仿佛受到些许影响,有扭曲的迹象,而整个炮身更是不停的嗡鸣,颤抖不止。

    能量的蓄积仅仅只是十数秒钟,原本晶莹剔透散发着光华的能量水晶已然被吸空,变得黯然无光,而炮口所凝聚的能量则已完成。

    奈皮尔早已对准了城门位置,此时按动射击按钮。

    轰!

    一声巨响,恐怖的后座力直接将奈皮尔掀飞了起来,要不是木子眼疾手快,估计他能被掀飞到十几米外去。

    而在正前方,一团太阳般耀眼的能量已然朝着刚刚打开的城门轰射而出。

    城墙上的牛头人守卫已经呆了,他们正在准备打开城门出城擒拿这两个卑贱的人类,此时有大批的军士正在城门处准备要冲出来,可迎面而来的却是那太阳一般耀眼的能量球。

    几乎只是眨眼间的错愕,能量球已然在牛头人军队的人群中炸开,那简直是一种毁天灭地般的力量,首当其冲的十几个牛头人战士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已经在光芒炸裂的那一瞬间被直接轰成了渣,那炸裂的余威不止,扩散出一道恐怖的冲击波,非但将临近的数十人直接掀飞出去,连同那坚固的堡垒城墙,竟然都在这一炮的余威中被轰得垮塌了一半,城头上有不少牛头人战士跌落下来,整个南门瞬间乱成一团!

    仅仅只是一炮!不要说城门上那些守军,就算是奈皮尔和木子也都有点呆住了。

    小马其顿炮作为军部的高端武器,那大名是早就已经听说过了,但无论是上次王重三人挨了一炮的经历,还是此后奈皮尔用来轰杀独眼龙旅团那三个人时的威力,大家都曾看在眼里,虽然知道那并不是满档的威力,可想来即便满档也是效果又限,一开始攻击时,奈皮尔和木子估计的最好效果是能把城门下聚集的守军第一波给直接轰散就算不错了,可特么这连城墙都直接垮塌一半下来。

    “这玩意好大的威力?!蹦咀佣既滩蛔∮行┚斓目聪蛐÷砥涠倥?,只是一堆死物般的能量晶石,套用到这个机械中,竟然可以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圣地人类对外力的使用竟然可以强大到如斯地步,这是人类文明的特点,来到圣战这段时间,每一天所看到的、所吸收的,都在颠覆着木子曾经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图坦卡蒙文明的崩坏就是不擅长利用这些外力之物,也难怪即便在地球上都是出于最弱势的地位,在这点上,图坦卡蒙空有人类的身份,却甚至还不如章鱼人,这是联邦或者说圣地的独特优势。

    (伙伴们,年算是过去了,真的是一眨眼,好像什么都没干,求一张月票,谢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