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积累周期非常长,但也是有好处的,能量积累得越多,你能做的判定就能越强,成功率也越高,如果是以当时你救巴伦时的那种判定效果,只怕放到英魂身上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可现在你却能直接判定英魂,甚至越阶去判定天魂级的强者!当然,越级的话判定力量会被相对削弱,越级太多也很可能形成判定失效?!毙涟徒馐土艘环?,然后又犹豫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王重:“所以说啊老王,你如果是想用命运轮盘的力量去判定那个法圣,我觉得成功的希望很低,那个法圣很强,以你们之间的差距,你想判定他的话没准儿是一万比一的成功率,何必呢……你要不再考虑考虑?我还琢磨着用这次机会判定我恢复身材呢!”

    王重脑子里还在思索着命运轮盘的可操作性,顺口问道:“恢复身材干嘛?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嘛?多可爱?!?br />
    “靠,可爱有屁用??!”辛巴激动起来,满面潮红:“我要去追求蓝黛儿导师!我要恢复我当初魅力无限的男性身材!”

    “这样啊……”王重沉吟道:“你觉得我们让奈皮尔去追求蓝黛儿导师怎么样?”

    “他敢!”辛巴一听就急眼了,窜起来八丈高,要拼命!被王重这家伙暧昧过也就罢了,还加个奈皮尔,想想都不能忍:“他凭什么?!长得那么丑!一张脸画得跟个鬼一样!”

    “嗯,我也觉得,蓝黛儿导师见了他那小丑脸,会一脚照鼻子给他蹬过去的?!?br />
    “就是就是!跟个小丑一样,哼,他也配!我跟你说哦……”辛巴听了这话才总算是稍微舒服了一点,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重似笑非笑的表情。

    辛巴顿时醒悟,把嘴一闭,满脸幽怨的看向王重。

    老王套路太深,辛巴想回农村。

    王重微微一笑,“说真的,还是你现在的样子可爱,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用的,恢复身材对你很重要的话,我会慎重考虑,只是这次关系到许多战友的生命,我想尽一份力?!?br />
    辛巴无奈的揉了揉鼻子,“哎,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倒不急着恢复身材,而且感觉判定成功率也不高,算了,如果能帮你救人就最好了,但是你要记住,别妄想直接判定法圣,那是找死,我们最多只是顺应命运,逆天改命本质上是不存在的?!?br />
    其实恢复身材什么的只是一个借口,他只是不想王重冒险,就算有命运轮盘的帮助依然十分危险。

    要是想着拿命运轮盘直接去判定法圣的生死,那就像辛巴所说那样,或许成功的几率是一万比一,甚至更低,低到完全无效的地步。命运轮盘看似无敌,但实际上也是有着诸多限制,能量的积累,判定的方式、强弱、几率等等,用好了或许可以力挽狂澜,但如果乱用,那就绝对是浪费了。

    很多思路都被王重在脑子里否决了,辛巴提的一些鬼点子更是天马行空到没法看,王重苦苦思索,既要保证成功率,又要在与法圣的追逃战中发挥关键作用,这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儿。

    除了思索自己的逃亡大计,几人这几天也是在空余时间反复探讨和推敲着救援的计划。

    木子在第二天晚上时已经悄悄潜入回去观察过了,对方并没有在下水道中设防,当时大家消失得虽然诡异,但很快就转移到了城外,而且沙拉曼达和无头骑士也将所有敌人的注意力牵引到了距离巷口很远的地方,那两位可是正儿八经突然‘消失’的,连这样在眼前活生生消失的事儿都见过了,再想想王重他们几个突然出现在城门外,章鱼人其实也就不纠结去深查了,反正那些狡猾的人类总是有各种见不得人的法子。因此他们这几天倒是加强的城墙上的布防,连同巡逻也都增加不少,可却始终都没有想到要封堵一下下水道那边。

    这是大家认为最好走的一条路,正面的强攻引诱只是为了让怀德和诺拉白能悄无声息的潜入城中,下水道肯定是首选,没有被封,也是让大家心头大石落下了一半,起码计划的第一步算是有着落了,但接下来的问题还有很多。王重如何引开法圣,让奈皮尔和木子从什么位置发起攻击,怀德和诺拉白又如何潜入城中大牢,将数十人同时安全转移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战前的准备。

    木子要恢复到最佳状态,怀德和诺拉白要尽快熟悉速度回路,奈皮尔则是用更快的速度去熟悉小马炮的操作,各种各样的事儿堆积如山,洞穴中的日子每时每刻都充斥着忙碌,但也井然有序。

    同时,几人也用瞭望仪时刻观察着外面情况的变化,耐心的等待着时机。

    从一开始时满荒野到处都有巡逻搜捕,到搜捕渐渐变少,再到城墙上的守军从那种昂扬的兴奋状态中逐渐冷却下来,甚至因为保持兴奋的时间太长而出现了周期性的疲惫时,王重知道,时机到了。

    ……………………

    这段时间正值米索布达比的夏季,天气炎热,米索布达比世界的昼夜极长,一年也主要由夏冬两季构成,春秋季节相当短暂,冬天时极冷,平均能到零下六七十度,而夏季时却是极热,白天长时间都是维持在摄氏五十多度左右。

    此时正是正午,头顶的太阳异?;窝?,地面有阵阵热流蒸腾,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影月堡城墙上的守军也是一个个挥汗如雨,精神疲惫,大多只是勉强保持着站姿,借着屋檐躲避着太阳的照射,相互间聊天打屁。

    他们此前有过数次全歼人类旅团的大胜,这让影月堡的牛头人自我感觉相当良好,可几天前却被几个人类宵小接连搞得狼狈不堪,连法圣大人都折了面子,这也是让影月堡上下视之为奇耻大辱。

    “人类,懦夫,”城头上一个正在守卫的牛头人队长正在和同伴聊天,他脸色傲然,比了个手指朝下的姿势:“只敢偷偷摸摸,一个有种的都没有!”

    “他们要是有人敢正面走到我关前,我就下去单挑他们,你们都别帮忙!哼,我杀他们就像碾豆子一样容易!”

    “队长威武!”

    正说着,猛然就看到城门外有一人远远走来。

    那明显是个人类,走到城堡外的护城河边站定,他带着一张古里古怪的面具,看他身材体型,和之前在城堡里闹了个天翻地覆的那人类极其相像。

    牛头人极其好战,此时纷纷鼓噪刚才叫嚣单挑那个队长:“队长,干掉那个人类,我等为你助威!”

    那个牛头人队长干咳了两声,这个人类太厉害,上次在城堡里和另外一个黑乎乎的人类配合,两个人瞬间就杀散他们一整支小队几十人,这个牛头人正好就是那支小队的队长,要说和这个人类单挑,牛头人队长想想还是算了,大喝道:“不许乱嚷嚷!人类太狡猾!突然一个人走过来,肯定有诈,看他要干什么!”

    这是影月堡的北门,此时城墙上的守军都被王重吸引住了,在那牛头人队长的约束下,纷纷在城墙上探头张望。

    王重抬头看着这坚实的堡垒,和几天前比起来,城头上那些守军的精气神已经明显衰减了不少,接连好几天的到处搜捕以及精神高度集中,那种亢奋的状态终归是有一个周期性的,何况此时正是正午最炎热也最容易精神不振的时候,也是故意挑选的这个时机。

    站在他这位置,已经能听到城堡上那些牛头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带上小丑面具当然不是为了隐藏身份,一则面对法圣,即便自己准备充足也不能有丝毫大意,必当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二来,没有小丑面具、没有辛巴的意识连接,自己又怎么能听得懂、说得出米索布达比人的语言呢?

    所有守军都在盯着他,不知这个狡猾的人类又想做什么,却听他突然深吸口气。

    “索隆小儿何在?”王重的声音如同闷雷炸响,中气十足且浩浩荡荡,别说影月堡,几乎都能传遍半个荒野:“叫他出来受死!”

    吼声如雷,余音回绕,宛若晴天里响了个霹雳,城头上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消失了,炎热的正午,这四周却只剩下一片宁静。

    牛头人头脑简单,显然还未意识到这个人类为什么会说米索布达比语这一节,但是如此高呼法圣名讳,还口出秽言秽语,这简直就是大不敬啊。

    米索布达比世界等级森严,各种族间尚且有严格的等级之分,更别说身为最尊贵的章鱼人一族,还是其中法圣那样的存在了,在这些牛头人眼里,章鱼人法圣那简直就是与神明无异,是受他们顶礼膜拜的对象,直呼法圣大人的名讳?这种事儿光是想想都能吓尿。

    整个城墙上所有都是瞬间张大嘴巴、噤若寒蝉,完全反应不过来,不止是牛头人,就连空中那些骑着狮鹫的章鱼人也都是一样的反应,可他们座下的狮鹫却是听不懂王重的语言,只是被他突然炸响的吼叫声惊了一下,在空中扑簌,霎时间一片混乱。

    “好胆!”

    不等其他人回过神来,一个沉闷的冷笑声已响起,随即金光闪耀,有一道光影从城堡中心处飞掠而至,霎时间已经出现在城门外。

    法圣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