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等人处在生死关头的时候,远在地球的马东却时来运转,准确的说,最近他的运气都很好。

    马东兴奋的冲进了密室,看到米拉米的身影,他有些急不可耐的抓住了她的手臂,痛快的说道:“米米,我刚刚收到一个大消息,这一次,只要运作好,一旦成功,绝对会给赵家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创!”

    “哦,真的?情报可信吗?”

    “九成把握,你放心,这个消息是从……”马东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他盯着米拉米的眼睛,“米米?你不高兴吗?”

    “没有,只是担心你?!?br />
    “放心,这一次,我们是真的要成功了,重创赵家也算是报仇了,我可没打算真要杀掉赵家和鬼家所有人,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哟丶,这事儿之后我们就去图坦卡蒙,在那里,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再管什么联邦和帝国,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想快乐的活着,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没有变,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

    米拉米怔怔地看着情绪高涨的马东,很显然,马东是真的收到了一个大消息,如果换成一天以前,她一定也会一起高兴,但是现在……

    “米米?在想什么呢?”

    米拉米微笑一下,吻着马东,“我只是在想,我们会生几个孩子??!?br />
    “几个,想要多少有多少!”马东抱住米拉米,活到这份上,他也想开了,与其活在过去,不如展望未来,还有艾蜜莉尔也是,干完这一票,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嘘!”米拉米继续深吻住马东,两个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马东很快就沉迷了进去。

    于是,他没有看到米拉米轻轻的抖掉了她指甲中的一缕粉末。

    今天,她是来拿马东的头的,上面已经放弃马东了,彻底的放弃,阿萨辛最后的价值,已经用完了。

    哪怕没有听到马东刚才的话,她其实也早就知道,马东从来没有变过,虽然嘴上总是不饶人,但其实是个心软的傻瓜。

    然而,她何尝也不是?

    “米米,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你……”马东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同一坑里摔了两次。

    马东沉沉的倒在米拉米的身上。

    “以后,不要再轻易相信别人了?!泵桌咨钌畹厮档?,但是,马东却已经听不到她的这句话了,软软的倒在地上,沉沉的睡死了过去。

    她替他换上了一套不起眼的衣服,又将一张新的面具戴在了他的脸上,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然后,她才扶着他从秘道离开了这个基地,外面已经有一辆车在等着。

    看着车远去,米拉米又回到了地下,她打开了马东珍藏的那瓶美酒,慢慢地喝着,她没有哭,眼泪却落了下来,她将燃油洒遍了整个地下,然后,坐在了沙发上面,这是这段时间,马东最喜欢将她推倒的地方……

    火,烧了起来。

    在火焰中诞生,在火焰中灭亡,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力,至少她可以选择最后的归宿。

    王重四人停了下来,能有这样的威势,不作多想,只有这一个可能,木子的隐身能力并非是来自视觉的欺骗,而是一种境界的欺骗,对上比他弱小的人好用,可在足足高他一个境界的强者面前,作用却实在是有限得很。

    几乎在那威压出现的瞬间,四人就同时感觉到有一双巨大而恐怖的眼睛盯上了他们,将他们潜藏的身影看穿看透。四人同时惊异的抬头,只见一个穿着金色长袍的章鱼人正从城堡上空远远破空踏来。

    他看起来无比的高贵,行步间自有一团祥和的风流托住他的双腿,让他轻轻松松的漫步云间,身上的金色长袍更是闪耀夺目,将他映衬得宛若神祗。只是淡淡的一眼,木子的隐匿之术便已无所遁形,他眼中毫无表情,看着四人就放佛只是在居高临下的看着四只蝼蚁。

    早就听说单论攻击力,法圣的威力堪比三个剑圣,可登陆战当天,王重等人所在的旅团部并没有看到法圣的行踪,今天亲眼目睹,王重最有体会,这尼玛绝对一点都没夸张!

    下一秒,所有人就信了。

    只见那法圣的手掌只是微微一抬,有无数的元素瞬间在空中聚集,那种浩浩然之气荡漾,让人感觉宛若天威。而在众人上空,方圆数百米范围,一片散发着恐怖威能的火云几乎只是抬手间便已成型,有一种大恐怖在那火云中凝聚,宛若世界末日即将降临。

    这威能所带给人的威胁感,和仗剑而行的剑圣还真是完全不同,感受着那火云中的恐怖能量,即便是木子和王重也实在是没有从那攻击中活下来的把握,而且这攻击范围也实在太大了,前后左右数百米方圆瞬间就被笼罩进去,那种被锁定的感觉,仿佛只要大家再挪动一步,头顶的末日就会落下来。

    四人都是瞬间感觉有点懵逼,貌似连跑都没法跑,可还没等大家有所反应,下一秒,火云消失了。

    王重感觉空中那法圣的眼里似乎闪烁出一丝异色,就好像是在盯着自己……

    这是要抓活的?

    王重突然就想到了城里那张通缉令。

    众人都是一怔,可空中的法圣却没闲着,火云消散的同时,一道螺旋光柱也是同时轰下。

    那螺旋光柱来得极快,宛若箭矢流星,瞬间命中火腿肠?;鹜瘸墒腔跽婕凼档钠呓咨?,放到人类的标准里,那是和天魂强者一个级数的,防御力也相当惊人,可这仅仅只是挨了那法圣的随手一击,火腿肠顿时惨叫,雄壮的身躯如遭雷击,有恐怖的能量在它身上肆虐,瞬间就被打回了‘火腿肠’的原型。

    刚才还是火云,眨眼间又变为了奥术,而且这奥术威能太恐怖了,连火腿肠都扛不住一下。

    木子眼疾手快,立刻将它收起。

    王重则是一声爆喝:“分开跑!你们去找奈皮尔!”

    对方既然想要捉活的,那就是大家的生机,那法圣此时的精力肯定是集中在自己身上,谁跟着自己谁倒霉,而如果是分散开,只要自己能引开法圣一会儿,那趁着现在城中那些飞行军团还没有出来,其他人就有逃掉的机会。

    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城墙上显然已经发现了法圣大人出手截杀这几个卑鄙的偷袭者了,空中的狮鹫军团也在往这边赶来,但却并无人敢加入战场,只是远远的盘旋在城堡那边吆喝呐喊,替法圣助威。一来法圣既然出手,那几个宵小之辈自然是逃无可逃,根本就不用他们帮忙了。二来那可是法圣,随手一个元素法术,那可是要死一片的,那片突然出现的红云非但是惊到了王重等人,也是吓住了城中的守军,法圣大人出手就是天崩地裂,这些喽啰们谁敢上前?

    局势微妙,机会转眼即逝,诺拉白和怀德也不敢迟疑,听了王重的话,下意识的就往正前方急窜而出,王重则是向左,往城西外的郊野方向疾冲,可本该和他分散开的木子却是跟了上来。

    “我们两个一起?!蹦咀右槐呖癖?,一边还不忘扭头对着王重咧嘴一笑,这个时候木子总是靠谱的。

    果然,那法圣连看都没看诺拉白和怀德一眼,在他看来,这两个跟牲口没什么两样,眼中只有王重,闪烁着兴奋的色彩。

    索隆是一位疯狂的奥法,在米索布达比人的世界也是毁誉参半,因为他太执着于灵魂,执着于**实验,传说他甚至拿自己人做实验,只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人类的出现,让索隆欣喜若狂,这是完美的试验品,兼容性极强的灵魂,短时间内从低等文明跨度到高等文明,足以证明灵魂的品质,要知道,给一帮蠢货十个圣地也是白搭。

    只是试验这种东西总是奢侈的,作为一个执着于灵魂本质的伟大奥法,经?;嵛试捶⒊?,本来只是想灭了这几只打扰自己的蝼蚁,可真是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个人类少年,索隆一眼认出来了,这个叫王重的人类,正是米索布达比人现在的头号通缉犯。通缉令是皇族发布下来的,据说这个人类斩杀了剑宗的少主,同时也是皇族年轻辈中重要一员的安里西,皇族为此设下了巨额的悬赏。只要能生擒此人交由皇族,索隆估算了下,光是那巨额的悬赏,非但够自己的试验所需,恐怕还大有富裕。

    最关键的是,他对于一个力量这样弱小的生物竟然可以战胜剑宗的少主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他的灵魂肯定是美味的,有趣的。

    作为一个伟大的奥法,漂亮的躯壳很多,但有趣的灵魂太少,一旦发现,绝不容许错过!

    想跑?

    索隆呵呵一笑,他压根就不在意那边溜掉的两只蝼蚁,不管他们刚才在城里干了什么,别说只是搞了点小破坏,相比起这个叫王重的小家伙的价值,就算整座影月堡对索隆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东西。

    大范围的杀招是不行的,弄死了可就没价值了,他脚步轻抬,同时手掌微微一探,一颗有所保留的奥术光球直接砸向王重后背,要将他留下。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