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神奇?!蹦纹ざ锌?,尽管这两天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可都是随着木子呆在死气里看到别的生物忽视自己,现在自己来感受一下,真是种说不出的诡异。

    前方一面幽静,奈皮尔瞪大眼睛一直死盯着,反正他知道自己是别指望能看清木子的动作了,就只是用瞭望仪死盯着绑缚在那里的怀德和诺拉白。隔了约莫了七八分钟,瞭望仪中那绑缚在铁柱上的诺拉白突然睁开眼,脸上似乎出现了些许诧异之色,紧跟着他的脸色由诧异转化为惊喜,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可也还是表现出相当的激动点了点头。随即诺拉白直接从铁柱上消失掉,绑缚他的‘铁柱’似乎微微晃了晃,紧跟着就看到奈皮尔精心炮制的假人顶替了诺拉白出现在那铁柱上。

    “成了!”奈皮尔也是相当激动,大神果然就是大神,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儿,居然能做到。

    旁边王重也是松了口气,救了诺拉白,自己这一趟就算是值了,而且说实话,影月堡的戒备如此森严是三人来之前并没有想到的,这城堡可不容易潜入,如果能从诺拉白和怀德的口里得知一些城堡内的情况、以及被俘虏者的情况,那才是最现实的途径。

    救下了第一个,第二个就更容易了,木子显然更加熟悉了深渊巨口的敏感度以及嗅觉习性等等,先前救诺拉白时还引得那‘铁柱’微微晃了晃,似乎是有所察觉,可等到救怀德,那就真是完全悄无声息了。

    奈皮尔还在瞭望仪里紧紧的盯着,查看着四周城墙上的动静呢,一个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走!”

    城堡外显然不是说事儿的地方,木子声音响起的同时,那生死气息已经笼罩上来,将王重和奈皮尔同时覆盖,两人会意,抽身而起。

    荒野虽然平坦,可还是有不少小山丘之类的地方,在刚从沼泽出来的那一片,还有成片的森林和一匹大山,延绵向另一处地界。大家从沼泽出来时就已经观察好了地形,此时退回这片沼泽外的山地林中,找了个有一定隐蔽性的山洞钻了,外面仍旧还是风平浪静,影月堡那边显然还没有发现诱饵已经被人掉包的事儿。

    王重和木子将各自背负着的怀德和诺拉白放了下来,这两人早在被绑缚时就已经是奄奄一息,也就是木子刚叫醒他们的那一瞬间有点回光返照,此时被背着一路狂奔颠簸,已经差不多快晕过去了,好在感觉直是虚弱还没断气。

    这两人身上的各种伤口远观时还未觉得,可此时看起来却是触目惊心,嘴唇已经完全裂开了,身体严重缺水,两人被绑缚在那里显然不是一天的事儿了,身上很多地方也都被鞭子抽得裂开,连骨头都能看到,身上的魂力气息十分微弱,五脏六腑也是一塌糊涂,显然除了外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伤势,虚弱、内伤外伤,这可不止是打出来的。

    奈皮尔是从空间水晶中取出各种药剂,得益于昨天收缴独眼龙旅团那一波,现在三人是真不缺这东西,几种特效的伤药药剂往伤口上一敷,再有两根能量管往他们嘴里一灌,王重用魂力稍稍滋养,引导两人的魂海运转,等了约莫十来分钟,两人终于幽幽醒转。

    “王、王重!”诺拉白有些激动,这些天被俘虏的遭遇简直是超乎他们想象的,死亡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望,他们蓝光旅团是最后一拨来救人的,以诺拉白对旅团部情况的估计,他已经不指望那边会再有任何旅团肯接任务来救他们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弗拉基米尔的失陷可以让伊凡雷帝家族单独派出高手来救,但那种可能也是微乎其微,要知道伊凡雷帝在这次圣战中可是站在了‘不作为’的十大家族一边,他们家族根本就没有天魂高手参与这次圣战,他和弗拉基米尔都已经不再抱希望,可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王重。

    “你太够意思了……”诺拉白的声音还是十分虚弱,只是说了两句话,情绪稍稍激动一点,都感觉脑子有点发晕。

    “谢谢?!被车碌瓜缘贸廖刃矶?,只说了两个字,却是有种重逾千钧的感觉,缓缓道来。

    “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会被绑在那里?”

    怀德和诺拉白对望了一眼,原本就无比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显然是都想起了一些恐怖的回忆,长长的叹了口气。

    “章鱼人,太变态了!”诺拉白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口:“这哪是什么都不懂的土著?他们在拿我们的人做**实验!”

    “他们急于掌握有关人类的一切资料,了解人类对各种环境、气候、毒性的适应性和承受能力,高温实验、低温试验、毒性试验,直接给我们下毒,关在房间里直接用毒液浸泡。为了了解人类的魂海和修行方式,用各种方法来刺激我们的魂海,有好几个兄弟是我们眼睁睁看着魂海炸裂而死的。他们还想了解人体的构造,而且像了解**的构造,好些兄弟都是活生生的在手术台上被它们一刀刀的给活剖了!”

    诺拉白说得咬牙切齿,嘴唇微微发颤,极力压制心中的愤怒,作为伊凡雷帝家族出来的人,诺拉白也算是个硬汉了,地球联邦的北区,那生存环境也是一等一的糟糕,什么样的残忍没见过?可这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却愣是颠覆了诺拉白的世界观,他觉得曾经在北区那些能止小儿夜啼的残忍变异生物和章鱼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单纯可爱的海绵宝宝。

    或许在章鱼人眼中,跟食物没什么两样,这就是战争的代价,虽然有所准备,但真正面对的时候才会知道,下线永远超乎想象,而且章鱼人绝对是有准备的,他们根本就是等着圣地来。

    洞穴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王重的眉头紧锁,他知道战争的残酷,死亡并不可怕,也并不觉得那是一个战士的悲哀,可如果是被这样的手段来残害,那就真是……

    诺拉白说了一阵,似乎也是说不下去了,洞穴里安静了几分钟,隔了好半晌,怀德才问道:“王重,你们只是先行部队吗?这次带了多少人来?我还有很多同胞在里面?!?br />
    “还有弗拉基米尔?!迸道滓彩撬布浠指戳诵┬?,期待的看向王重。

    “就我们三个?!?br />
    “三……”怀德顿时愣住了。

    能救出他们两个,那是情况特殊,影月堡的防卫有多森严,力量有多雄厚,在里面被困了大半个月的怀德再清楚不过了,三个人可没办法救人出来。其实走到这洞穴中也没看到别人时,怀德就已经有所明悟了,只是还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军方会出兵救援,或是希望有几大旅团联手来救人,王重三人只是先行探索,但现在……

    在影月堡这里被俘虏生擒的总有一百多人,除了一开始时探索者旅团的六七十人,还有前前后后失陷进来五个旅团,不单说和怀德血脉相连的维度人兄弟,就算是其他旅团的被俘虏者,也都是怀着一腔热血投身到圣战战场上,并且是为了救他们才被抓,有不少人已经被折磨死了,可幸存者至少还有七八十人。

    “王重兄弟,这里有法圣,只凭我们几个救人是不可能的?!被车律钗丝谄?,抓住王重的胳膊:“请你回去搬救兵,不要再来普通的旅团了,这里有法圣,来再多也是送!最好是有军方出兵,或者是有实力强悍的大导师出手!”

    三人侧目,法圣……这可是大消息,难怪来多少都没用,法圣的威力要比剑圣和大导师还要可怕。

    “你呢?”

    “我留在这里监视!一则是防止他们突然转移俘虏,二来……”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用说,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想要跟着王重等人高速返回基地根本就不可能,只会成为拖累。

    “我也不走?!迸道滓裁靼渍庖坏悖骸案ダ锥乖?,我不能丢下他,奶奶的,幸好波摩那小子身体不适,这次没来,否则伊凡雷帝这一届可就断根了,嘿嘿,不怕,还有活的!”

    旁边奈皮尔忍不住插嘴道:“只怕咱们回去了也搬不到救兵,你们是不知道现在旅团部那边的情况,各旅团为了你们的事儿都已经吵翻天了,可上面还是按兵不动,甚至派咱们过来的任务也只是打探情报,根本就没有救援的后续安排和想法,咱们回去搬救兵也是白搬?!?br />
    诺拉白叹了口气,蓝光旅团是最后过来的,对旅团部以及军方那边的意图最清楚不过,真要救人早就动手了,已经接连陷进去好几个旅团了,可仍旧还只是以旅团任务的形式在发布着,北部战事已经逐渐陷入胶着中,最近支援的援军也都是在南部战场,北边基地是不会有多余兵力来干这种事儿的,至于大导师就更别想了。蓝光旅团出发前,南部战场就有一位大导师中了敌人的埋伏,陷了进去,现在都是各种小心谨慎,根本不可能为了区区几十人就让大导师来冒险救人的。

    怀德却说道:“我知道基地一般不会为了几十人的生死而改变战略部署,也不太会有大导师愿意冒险跋涉,可影月堡情况特殊,王重兄弟如果能陈说厉害,军方在决定是否救援时一定会考虑这一点的!”

    旁边诺拉白猛点头,奈皮尔也是摸着下巴,貌似在考虑这番话可以说动军方的可能性。

    怀德看向王重,这番说辞也就忽悠一下头脑单纯的诺拉白,想说动军方改变策略的可能性很低,但总要试试!而且怀德能从王重的眼里看到一些智慧的色彩,当初在霸族那么不起眼的一个人能走到今天,能在圣徒挑战赛上大放异彩,能斩杀剑圣,你甭管他捡不捡漏,至少怀德相信这样的人一定有非凡的智慧,可以很好的组织语言去基地替大家争取那百分之一的机会,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可王重却摇了摇头:“这里回基地基地最快也要三四天的样子,就算说动基地肯出兵,可征伐这样的硬钉子显然不是随便派几个小队过来,光是各种整备也得一两天,说不定还要从别的驻地抽调人手,更别说大军行进的速度会更慢……你确定城堡里剩下的人能熬得过这么久?而且,自黑岩岗哨出来,都还是米索布达比人的势力范围,距此数百里路程,像我们这样的小队或许可以隐匿行踪,大军开进?只怕等军方过来,影月堡已经撤成一座空城了?!?br />
    王重每说一句,怀德的心就往下越沉一分:“如果是请动大导师出手……”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年味开始浓了,因为路上不堵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