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奥,海兽旅团的团长?”

    “是的,阁下?!?br />
    “导师!我觉得这其中……”

    斯嘉丽的话还没完就被索菲亚挥手打断了,她的目光转到王重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喜怒之色,只是淡淡的说道。:“王重?我给你一个自辩的机会,否则,依照圣城法规,你将被处于极刑?!?br />
    战场基地中是严禁斗殴的,连斗殴都是重责,何况杀人。

    大导师的气势和站在这周围的所有渣渣们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她一开口,即便只是站在周围看戏的围观党都会感觉有种被支配的恐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自己的任何小动作触怒了这位大人。

    可作为正面直对索菲亚压力的王重,此时却没表现出有丝毫的压力,甚至是用同样云淡风轻的目光直视向索菲亚,眼中波澜不惊:“海奥对我们流浪旅团的女队员意图不轨,残杀马里奥,既然基地没人管,那我就自己动手了?!?br />
    “你胡说八道,这简直就是荒谬!”先前在王重杀意凝视下一直没敢吭声的海兽旅团副团长格力芬,从执法卫队来之后就活跃了起来,这时候眼睛瞪得鼓圆,海奥倒下了,以后就会是他这二当家作主,但诺大一个海兽旅团,并不是人人都服他,他得先立威,走官方的路子替海奥报仇必然可以得到所有海兽旅团成员的支持和认可,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也是天赐良机,他甚至觉得海奥死的实在是太好了,可帮了自己这个大忙的王重也必须死。

    所以此时他也是较上了劲,脸红脖子粗的吼道:“马里奥和夏尔米在执行任务时暗算我们海奥团长,被海奥团长自卫反击致死,这才是事实!我们团长在事后大人大量不与计较,想着放过夏尔米一马没有继续追究你们偷袭的责任,这才没有给上面打报告,你凭什么敢血口喷人?!你有证据吗?!”

    “证据?呵呵,那重要吗?”王重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以他们两个的实力暗算海奥,你信吗,海奥那点臭毛病,没人知道吗,这事儿的真实情况,在这里的所有人,心里没点逼数吗?!?br />
    格力芬呆了呆,是的,海奥自己就在吹这事儿,毕竟这种事儿在圣城里很常见,在海奥死前谁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光是现在旅团部里知道这事儿的就不止是在酒吧里这些人,随便拉几个出来问问都能知道结果。如果是在今天之前,或许问十个,十个的回答都是对海兽有利的,很简单的道理,没人会为了两个没背景的新人得罪海兽,而没有这些证词证人,无论流浪旅团怎么闹,上面都是不可能处罚海兽的,这是潜规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可现在呢?别的不说,就王重那鬼眼儿一瞪,格力芬觉得就算是海兽旅团自己的人,没准儿都能被直接吓得把实情给吐出来,这、这简直就是个魔鬼……

    虽然同样是杀人,可如果是海奥犯事儿在先,意图强奸、并杀害圣城军战友,那上面处理王重这事儿的结果就会完全不同了,这种事儿是上面严令禁止的。而且更让格力芬担心的是,万一把这事儿给说破,上面要彻查,那当天跟着海奥一起去逼迫王重的七个海兽成员可就全都得视为同罪,那其中就包括了他自己!

    如果到那一步,那王重是不可能完全逃脱罪责,但大概也就是判一个在基地行凶、蔑视军规的罪名,轻则遣送回圣城,就算最重也不过是蹲上几年大牢,可自己被视为和海奥同罪的话,那就绝对是十死无生。

    他想明白这一点也是瞬间惊出自己一背的冷汗,看到索菲亚朝他转过来的目光,更是背心发寒,总算是他反应极快,赶紧转移道:“王重你倒是一张利嘴,哼!可是非黑白,公道自在人心,事件的真实情况基地自然会调查,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他转头朝索菲亚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大导师阁下,我还有另一个更严重的情况要汇报?!?br />
    “说?!?br />
    “有人背叛圣地,出卖盟友!”格力芬恶狠狠的盯着王重:“流浪旅团此前从黑岩能量洞穴回来的报告中,说是遇上了剑圣,这个王重义薄云天,以生命为代价将剑圣引开,这才让流浪旅团安全回来。呵呵,当时我们海兽旅团还特别钦佩他来着,替他的死而感到惋惜,替他默哀,我相信旅团部很多人也都是这样想,认为他是个英雄烈士??墒窍衷?,这个负责引开剑圣的、已经牺牲的人却居然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流浪旅团遭遇剑圣,包括KD的团灭,这本就是前几天旅团部里最大的话题,上面的处理结果其实让旅团部很多人都不爽,不管是看流浪旅团顺不顺眼的人,都是希望上面可以借此杀鸡儆猴,以杜绝旅团部出现任务时盟友不尽力、消极怠工的可能,那是事关所有人利益的事儿。

    此时突然听格力芬旧事重提,细细一联想,顿时是个个都恍然大悟。

    是啊,一个区区圣徒,负责去引开剑圣,你特么没被大卸八块,居然还活着逃回来?你都已经上了军部的失踪名单了,却突然就活蹦乱跳的出现,这不是扯淡嘛!那可是剑圣,你只是个英魂,给你背上插双翅膀、再给你**儿里戳支火箭,你能逃掉都算剑圣输!

    海奥死不死,王重罚不罚,或许其他人只是看个热闹,可要是能翻开这笔旧账来算算,所有旅团都是乐见其成的,未必是和流浪旅团有仇或者看他们不顺眼,只是希望能杀鸡襟猴、杀一儆百!让自己在这次圣战中的后背可以更牢固一点。

    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酒吧里一时充斥着各种‘嗡嗡嗡嗡’的声音。

    格力芬见成功转移了所有人注意力,并四两拨千斤的把矛头重新对准王重,也是忍不住为自己的急智暗暗喝彩,此时冷笑道:“所以流浪旅团在说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剑圣!编造这个谎言只是为了逃避不战之罪吗?我认为未必有这么简单,我现在怀疑KD的覆灭和流浪旅团有直接关系!这其中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希望大导师阁下明察,还KD一个清白,还我们所有旅团一个公道!”

    “对!对这种出卖盟友还编造谎言的旅团绝不容忍!”

    “请大导师阁下明察?!?br />
    四周响起不少附和声,不止是海兽旅团的,还有酒吧里的其他人,在这件事儿上,所有旅团绝对都是同一个想法,相比海奥,这个下手狠辣的王重更让人忌惮,而且刚刚他那话也让人不寒而栗,岂不是夏尔米看谁不顺眼谁就要死?

    斯嘉丽原本感觉局面已经明朗起来了,可没想到转眼又是急剧直下,她当然知道王重不可能说谎,或许也是千辛万苦才逃走,可格力芬等人肯定会要求什么证据之类,这种事儿,难道你还能去找米索布达比人的剑圣证实一下???

    斯嘉丽又焦又急,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可索菲亚的声音却已经在此时想起了:“你说你遇上了剑圣,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索菲亚的声音似乎永远都不温不火,仿佛只是在漫不经心的处理着一件很寻常的小事儿,可却没有人怀疑王重如果胆敢说错一个字,立刻就会被索菲亚大导师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种掌控一切的气场,真不是一般人模仿得来。

    所有人此时也都看向王重,特别是流浪旅团一伙,王重先前回来的时候,他们倒是有问过,可不是被夏尔米的事儿给转移了嘛,连他们都不知道王重是怎么回来的,这时候也是无比焦急,就像斯嘉丽所猜想到的那样,局面对王重很不利,被逼急眼的格里芬等人肯定会咬死让王重拿证据出来,可唯一的证人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帮人类作证的米索布达比剑圣……

    酒吧的气氛顿时凝重了不少,嗡嗡嗡声稍小,都在等着看这王重还能编造点什么新的谎言出来,王重冷哼一声,“杀了他,为什么不能回来?!?br />
    “…………”

    酒吧里顿时安静了,连最后一点‘嗡嗡嗡’的议论声也消失,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满场鸦雀无声,足足有十几秒,才有人忍不住哑然失笑出声来。

    “这个人疯了!”

    “把剑圣杀了……他以为他是谁???至圣导师的传人?”

    “这货是个神经病吧,你当我们都是白痴???”

    “尊敬的大导师阁下,您看到了,这人不但出卖队友,还残忍的杀死了我们的团长,还污蔑我们团长的名誉,一个为圣地而战的英勇战士,死的好惨,请您为我们主张正义!”格力芬心里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脸上却是眼圈一红,演技也是杠杠的,这姓王的简直就是自己作死,这种牛逼,真当你一句死无对证,圣城军就会让你蒙混过去吗?

    四周爆笑出声,当着索菲亚大导师的面儿,这样的氛围也是难得了,没办法,实在是憋不住,太好笑。一个区区英魂,竟然说他自己杀了米索布达比人的剑圣!

    “收起你无聊的幽默,”索菲亚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冷峻:“王重,说这种话是要负责的,证据呢?”

    王重也不废话,直接打开了空间水晶,一具冰冷的尸体被他随手一抓,扔到了所有人面前:“这就是证据?!?br />
    嘭~~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