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脚是为夏尔米?!?br />
    全场鸦雀无声,都被这变故惊呆了,王重整个人都散发着窒息的杀气,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一脚是为马里奥,死吧!”

    霸体——三重劲!

    势若万钧的一脚踏下,地面猛然炸裂,轰……

    霸族的脑袋也是脑袋,只听得那种破肉烂酱飙溅的声音,海奥的脑袋直接跟个烂西瓜一样在那踏出的地坑中爆开!

    红的白的、脑浆脑仁儿噗嗤嗤的飙溅起来,汇为腥臭恐怖的血浆,沿着被踩踏得龟裂的地面缝隙流淌,让人触目惊心!

    嘀嗒、嘀嗒、嘀嗒……

    那是血滴的声音,相当的轻微,可在这本该喧闹的酒吧里却是清晰可闻,所有人都张大着嘴巴,完全没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儿。

    堂堂一个四级旅团的团长,还是最近在旅团部里炙手可热的海兽旅团团长海奥,就这样被干掉了?这……是干掉了吧,脑袋都特么烂得不能再烂了,至圣导师来了都铁定救不了他。

    死寂的氛围足足僵持了四五秒,那边海兽旅团的队员才反应过来。

    “操!”

    “他、他他他杀了我们团长?!”

    “宰了这狗日的!”

    这可绝对是耻辱,居然被人当着二三十个队员的面,直接就把他们团长干掉了,问题是,叫的很凶,可没一个人上。

    王重回过头,目光扫过,那冰冷的视线,杀气纵横、凶光乍现,被他目光扫视过的所有人都感觉好像被一只恐怖的史前绝世凶兽给死死盯上,正要择人而食!

    咕噜……

    那边顿时一片咽唾沫的声音,摸武器的、准备跳起来的、挽胳膊的……所有的动作都在刹那间僵住。别说动手了,连特么眨眼都不敢!

    没谁是真傻逼,刚才只是一时激愤,可只要稍稍动点脑子……海奥是谁?海兽旅团的团长啊,一身实力虽然不敢说纵横圣徒,可绝对也是圣徒中的精锐一级,最近更是借着旅团几个大任务,个人等级也已经提升为维度掠夺者,战斗经验绝对丰富无比,可以说整个圣城的所有圣徒中,除了那些真正顶尖的超绝人物外,海奥面对谁都至少是有一战之力的,可是刚才,他被秒了……

    总共大概也就是十几秒时间吧?强悍的霸族身体,也只是挨了两脚的程度,脑袋都踩成了烂西瓜、活活打死!

    这是什么实力?和人家动手?就凭他们海兽旅团这些小兵?

    眼看要爆发的势头瞬间就被摁熄得丁点儿不剩,没人敢说话,甚至都没人敢动,统统僵在那里。

    而也正在此时,有七八人风风火火的、前前前后的冲进了酒吧来。

    说实话,流浪旅团的人真的已经尽力了……短短一两里路程,愣是把一帮人都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完全是用的在战斗中全力冲刺、奔命的速度。刚跑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门口围着一大堆人探头探脑,可却没有听到打斗声。

    流浪旅团一伙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声,虽然对王重的实力有信心,可人海兽旅团不是吃素的啊,海奥那家伙又爱讲排场,身边铁定随时跟着一二十号人,该不会是已经把王重群殴了吧?大家心里那个急啊,风风火火的好不容挤进来,可看到的却是一副让人瞠目结舌的场景。

    整个酒吧里所有不相干人就像避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而海兽旅团的二十几个队员则是像被定身了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个个的脑门上都是斗大的汗珠滑落,而王重则就那么抱手站在屋子中央,他脚下还踩着一个身影,那是……等等!

    所有人都惊呆了。

    被踩着的那个显然是海奥,他背上那骚包的披风太扎眼了,化成灰,夏尔米都认得。只不过……脑袋呢?地上红一团白一团,脑浆子四溅,这、这这这!

    流浪旅团一伙全都张大了嘴巴,本以为王重就算冲动,过来也不过是和海奥打上一架,想要替夏尔米出口胸中恶气。虽然在基地里打架闹事儿的惩罚很重,但毕竟事出有因,有斯嘉丽周旋一下应该可以把这事儿压下来,可这是直接宰???!

    现场的发呆众又多了几个,完全一片死寂,而打破这宁静的,是夏尔米。

    看到海奥的尸体,她的眼眶突然就红了,透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血红,紧跟着就看到她癫狂的扑了上去,拿起一把刀子,狠狠的戳向那肥猪一般的尸体。

    一个个明晃晃的窟窿,有血液在飙溅,一片狼藉,夏尔米却完全不停手,状若癫狂,她一边哭一边笑,疯狂的乱戳乱砍着,就像是要把那头肥猪给剁成肉酱。

    有几个海兽旅团的队员大概是想要阻止,被人当着面把自己的旅团长给宰掉就已经够丢人了,还要当着他们的面剁成肉酱吗?只觉眼前一晃,冲上来的三个人全部倒下,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而在场的人都没看到怎么出手的。

    酒吧里安安静静,所有人都在看着那里,只有夏尔米的咆哮声和她刀子在那堆肥肉里捅进捅出的声音。

    看着她疯狂的姿态,就算是事不关己的围观众也都沉默了,有些触动,夏尔米和马里奥的事儿在旅团部56区不是什么秘密,海奥这两天吹牛逼的时候和不少人都提起过,大多数人听到这样的事儿时,不管是和海奥臭味相同的,亦或是鄙夷他为人的,目光始终都只是停留在这件事儿本身上,却并没有人真正在意那个被冤枉杀掉的英魂新人,更没人在意一个差点被强奸的女孩子,对这些圣徒来说,弱者都只是一个背景而已。

    可直到现在,所有人才意识到这背景的可悲,这是得有多恨?

    夏尔米还在持续,可刀子已经砍钝了,这只是一柄她随手在酒吧桌子上抓到的水果刀,尖锐的刀尖都已经完全卷了起来,而地上的海奥……抱歉,这早都看不出还是一个人型的生物了,全身早就已经被剁成了一团肉糜。

    王重面色冰冷,伸手拍了拍夏尔米的肩膀,轻声说道,“看看还有谁,都杀了?!?br />
    声音很温柔,但是杀气纵横,仿佛在场所有人都是待宰羔羊,可是却人反驳。

    夏尔米终于停止下来,看着眼前肉泥一样的仇人,原本被愤怒和仇恨蒙蔽的心却突然变空,她呆了好几秒,才终于忍不住眼泪的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报仇,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可是马里奥已经回不来了,这一切是为什么?

    旁人自然是寂静无声,即便是再冷酷的人都看得有些于心不忍,流浪旅团的人更是已经有些哽咽,封和小眼睛的眼眶也是红通通的。

    “让开让开!”

    哒哒哒哒……

    人堆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卫队执勤,不相干的人都让开!”

    奥斯卡的脸色顿时微微一沉,来得真够快的……

    从一开始知道王重要过来搞事儿的时候,奥斯卡就知道卫队这关是肯定要过的,他已经想好了好几种应付卫队的法子,但却没想到王重居然直接是把人都已经杀了……太冲动,但说实话,奥斯卡却觉得这一刻很痛快,之前只是因为没能力去杀掉海奥,王重既然做到了这一点,那无论有什么事儿,流浪旅团大家一起和王重扛着就是了。

    执法卫队负责旅团部营地里的治安工作,权力是相当大的,门外的围观众很快就让出路来,一支穿着莫拉图银色战甲的二十人小队整齐的小跑着进入酒吧,此时酒吧里的情形可谓是一目了然。

    领头的队长是西西里尔,也是幻影旅团一小队的队长,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满脸的风霜,让他看起来异常成熟可靠。虽然迟迟未能进阶天魂,可西西里尔却绝对是团长莫拉得得最得力的左膀右臂,旅团部这边的治安工作就是由他和另外两个幻影旅团小队长轮值兼任的。

    这一个多月来,他这治安官可算是当得十分清闲,基地里一直都没发生过什么治安事件,可没想到这一出事儿就是大事儿,一个四级旅团的团长竟然在酒吧里直接被人剁成肉泥了,而且还是当着他们旅团二三十个成员的面。

    满手鲜血那女人看起来很弱,西西里尔直接就忽略了过去,而是把目光锁定向那个站在屋子中央的男人,年纪轻轻可目光锐利,看海兽旅团那些人忌惮的目光,这年轻人似乎就是凶手。

    “把外面看热闹的驱散,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不准离开!”西西里尔三言两语已经控制住了场面,二十个执法卫队成员将屋里屋外的人都隔开来,另有七八个把王重和夏尔米团团围住。

    一位四级旅团团长身死,以他的权限还无法处理,他也是立刻上报:“索菲亚大导师,56区威尔逊中士酒吧发生了凶案,情况比较严重,需要您过来看一下?!?br />
    嗡嗡嗡嗡……有执法队在这里,酒吧里总算是不复之前那种被王重‘统治’的恐惧,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西西里尔没有动手,因为他感觉自己动手也没什么把握,到了一定级别,这种洞察力还是有的。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门外有飞行器降落,索菲亚大导师过来了,跟在她身边的还有斯嘉丽和她的大师兄博康。

    还在飞行器上时,斯嘉丽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在往酒吧里张望,她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抑制不住的紧张之色,刚才西西里尔队长拨通天讯的时候她就正好在索菲亚的旁边,什么海兽旅团团长海奥身亡之类的消息,虽然是让她诧异了一下,可紧跟着听到的那个名字,才是让她紧张的原因。

    凶手是王重。

    王重!他没死,而且已经回来了,虽然是以什么莫名其妙的凶手的身份,可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

    斯嘉丽既紧张又忐忑,她有种感觉,王重似乎是真的回来了,可如果不亲眼见到,仍旧是放不下心来。

    果然,刚走进酒吧就看到奥斯卡等一帮流浪旅团的人全都在这里,而此时被几个执法队员围在酒吧中央的,不是王重是谁?斯嘉丽激动得简直想要立刻就扑过去,可导师还在身旁,而且现场那血腥的味道和画面也是瞬间把她拉回现实。她这时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在,王重在圣城军基地里杀人了?

    “怎么回事?”索菲亚皱着眉头,这间酒吧里到处都充斥着那种烈酒的味道,再混合上那满地的脑浆,让人很不舒服。

    西西里尔队长迎了上来,具体的凶杀经过他刚才已经了解清楚了:“此人王重,流浪旅团成员,正是他突然闯入酒吧中动手,将海奥团长击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