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可并没有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对方已经摸到了他身畔,他必须强攻了!

    头顶上这几天一直处于黯然状态的断触须此时也在隐隐闪烁,王重能在死亡的压力中提升,安里西可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绝对的战斗型,之前即便强迫自己也始终无法对一个低贱的人类英魂正视,那是透自骨子里的骄傲和自负,可现在感受到生死的威胁,他也是一扫这几日的急躁,瞬间进入了状态。

    对方变频的身影似乎不可捉摸,可星云圣剑在这霎那间舞动了起来,就如同它本身的光晕,在空中幻现,一剑斩落!这是感觉,来自于剑圣对空间感的把握,他甚至都没有用眼睛去看,这种直觉的引领让他可以突破视觉的局限。

    破星斩!

    然后这至关重要的一剑,仍旧是落空。

    王重嘴角泛起一个弧度,是时候展现一波真正的技术了,让章鱼土鳖明白,什么是人类战士!

    一个接一个的王重在安里西的四周出现,如同幽影一样的晃动,面对安里西的疯狂砍杀,王重完全贴身根本不惧。

    安里西的星云圣剑不停的落空,脸色也是越来越沉,对手就在自己身畔,可以近战著称的剑圣竟然无法攻击到他!左手的断落确实是影响太大,让他的攻击不顺畅,但这绝不是堂堂剑圣面对一个英魂时所能找的借口。

    当飞影叠加了影舞,仿佛刺客之王重生,这堪称灵魂舞步的步伐直接让安里西精神错乱了,在这么下去,他要完蛋!

    狂暴的能量爆开,硬生生的弹开根本无法捉摸的王重,圣剑竖起,被强行压制了好几天的伤口猛然崩裂,有鲜血不停的溢出,体力瞬间急速消耗,伤势失控,但现在的他已经顾不上了,敌人越来越强,在这么下去,他必死无疑!

    杀!

    人剑合一!

    电光猛然缠绕,堂堂剑圣竟然被逼的要用这样的方式和一个人类英魂搏命!

    可还没等他这最后压箱底的东西完全掏出来,一记凶狠的冲击从左侧猛然袭来,还用这种无脑的招式,真当王重还是原来的王重啊,气场这种东西只能阻隔一下下,有小丑面具的帮助,王重瞬间切入!

    霸体——三重劲!

    轰!

    王重感觉自己这一拳恐怕至少有三万格拉索的威力,强大得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要是让奥斯卡等人看到恐怕会连眼珠子都直接掉下来,这绝对已经是十大旅团团长级的战力了,整个圣地的英魂中,恐怕只有极少数领悟了战斗精髓的所谓吞噬者才能做到!

    平时三万格拉索打在安里西的身上不痛不痒,可现在,他却感觉到一阵胸闷,身子狠狠一偏,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提聚起来的力量竟然在冲击中被打散。

    人剑合一的蓄势瞬间被破,强忍着剧痛,仗着本能的回手一挥,星云圣剑在空中拉出一道闪耀的弧线,可是对手却已经绕到了他身后。

    霸体——靠山崩!

    恐怖的冲撞力瞬发,竟然将安里西直接顶飞起来,随即便是鞭腿当空,一个闪电般的大劈挂!

    到底是剑圣,身子被顶飞在空中也没完全失去平衡和方向感,清晰的威胁反倒让他脑子越发清醒,但对方接得太快,那身影仿佛无处不在,安里西来不及闪避,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偏脑袋。他也在感受和适应对方的攻击,三万格拉索而已,不见得有多重,自己还能扛一会儿,只要撑下来,对手那诡异的影舞也必将被自己所破!

    这是他本能的反应,可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看似威猛的鞭腿只是个幌子,在空中一晃的身影也只是影舞的效果,对方的目标不是他,而是他手中的剑!

    两只铁钳般的手掌从下方绞来,趁他偏头分心的同时锁住他的手腕,反关节的拉扯冲击将他的左手狠狠一折,关节脱臼,虽然瞬间就被剑圣那强大的、贯通全身的魂力给矫正,可手中剑却在手臂脱臼的瞬间脱落,被对方扯了过去!

    那玛~~~

    在米索布达比人的语言里,那是‘不’的意思。

    安里西的眼睛都已经充血了,疯狂的怒吼,可却于事无补,对方不但夺???、后续的动作更快,重腿此时已经连上,将本就已经接连失去平衡的他狠狠的踹飞出去。

    米索布达比的战士都以剑为名,剑士、大剑士、剑圣、剑神,可见剑在这个文明、在这些战士心目中的地位,那是如同生命、甚至高于生命的东西,是他们荣誉的见证!

    轰!

    安里西狠狠的砸落到地上,极致愤怒的爆发竟然让他在空中找回了平衡,双手撑地的落地姿势并不算太过狼狈,可他的脸色却已经涨得紫红。

    对方的长剑入手,外貌看起来似乎普普通通,但王重却立刻就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好剑,难以形容的好,不是所谓的锋利或是其他。王重是见过世面的,圣地里再强的大师锻造的魂器都是死物,至少王重见过卖的最贵的也是真,正强大的宝贝,是像木子的生死棺那样的,仿佛拥有着灵魂,而这柄长剑给王重的感觉就是这样,意念能与之连接、沟通。

    仿佛感受到王重的意志和试探,有淡淡的星云光芒在暗淡的剑身上若隐若现。

    契合!

    原本已经气得脸色发紫的安里西看到这一幕竟是硬生生的呆了呆。

    他的愤怒源自于耻辱,对剑圣来说,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可吃惊的却是星云圣剑在对方手中的反应。那可不是普通的剑,而是剑宗传承了无数年的镇宗之宝,有着自己的?;旰鸵馐?,落到不被认可的人手里,它是不会显现出那淡淡星云本色的。连安里西都只是因为血统才勉强被星云圣剑所接受,区区一个人类、一个异族,怎么可能?!

    对面的王重却不知道这些,也并不在意,单凭自己的拳头,其实还是很难真正攻破对方那残缺的防御,现在只是仗着自己突然转变的强硬风格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真要让对方挨下去,以剑圣的强大他会很快就适应自己进攻套路的,那恐怕反就是自己的死期。

    所以夺剑是计划中必须的部分,这是解决战斗的关键,而且没有了剑,对方就像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以安里西的身体状况,他已经不具备对自己一击必杀的可能了。

    一抹杀意掠过王重的眼帘,越是临近成功的时刻,他反倒越是冷静得让人发指。

    没有丝毫的张狂和得意,鬼步突进,伴随着飞影的加持,虽不如灵魂的影之舞,却将变频的技巧推高到了一个更恐怖的极限。

    安里西已经快发狂了,不仅剑被夺,而且现在别说看到对方变频的残影,他甚至感觉连自己超出了一个境界的意识都已经无法再锁定对方的身影!简单说,他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这家伙层出不穷的战技,完全无法把握住的套路,在剑圣的严重,低端战技最多吃亏一次就能看穿,可这怪物却是每每都有变化,云无常态、水无定所!

    人类……

    王重已经杀到,一剑在手,天下我有,回路已经完全贯通,三大回路为基础,然后以魂核为中心展开了组合回路,而这完全是本能形成的。

    这是一种天赋,会了就会了,通了就是通了。

    剑在王重手中,放佛形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脚下是影舞的步伐,自然而然的使出了刺客的技巧,剑有点长,可是王重却丝毫感觉不出来,铸魂期滞于外物,而英魂期不会如此!

    这剑有灵魂,而且王重的灵魂匹配,王重的理解和心,它似乎明白了,宝剑发出奇妙的脆响,本就眼花缭乱的安里西彻底陷入了绝望。

    这不仅仅是实力的战败,而是灵魂的绝望,因为,星云圣剑竟然认为对方更合适做它的主人,这是真正的融合,而不是他的那种强行驾驭。

    天地之间只剩下剑圣的绝望,和王重的灵魂舞步。

    飞影御天斩!

    斩~?。。。。。。?!

    王重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魂力回路和战技结合的那种美妙之中,这是一种奇妙的融合,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和顺畅,连同手中的剑,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呼吸乃至每一丝魂力的流动都契合到无与伦比,天时地利人和!

    噌!

    隐藏在那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幻影中,一道光华瞬闪,无声无息。

    剑止。

    神剑嗜血,发出嗡嗡嗡的鸣叫声,而那不可一世的剑圣则已经完全定格住,他的双眼透着无法相信的惊恐,嘴巴张大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紧跟着脖子微微一滑,‘骨碌碌’,脑袋轻轻滚落了下去,切口处宛若水面般平整。

    对安里西来说,他总算为一直无法驾驭的神剑做了一次贡献——祭祀。

    在强敌倒下的时候,王重也是软软的坐到了地上,剑插在了眼前,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心跳这个时候才陡然加速。

    上帝,他竟然做到了,战胜了一个剑圣,一个天魂的存在,他真的做到了!

    饶是一向爽点很高的王重也忍不住仰天长啸,尽情抒发心中的郁结,进入圣地以来,各种压制,不光是格局的变化,重要的是他一直游离在圣地体质之外,做着非主流的修行,而战果验证了一切。

    他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看向自己的拳头,尽管放松下来之后感觉捏拳的右手有些乏力,可此战中的种种却在这一霎那福灵心至般的贯通了起来,整个人的视野此时突然就顿悟达到了某种高度,一切豁然开朗。

    铸魂期,身体驾驭力超过魂力强度,所以操控自如,可尽情施展,谓之,看山是山。

    进入英魂期,魂力强度远超身体承受,控制困难,追求一种所谓的“返璞归真”,谓之,看山不是山。

    而他,现在,通过魂力回路,建立全新的体系,打破了英魂期数百年来的壁障,谓之,看山还是山。

    在人类修行道路上,英魂期虽然是小境界,但承上启下,也是无比重要的一环,王重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辛巴这时也是蓬的一声恢复了原形,一屁股就坐到了王重的脸上,还故意扭了扭,如果有粑粑,辛巴不介意免费送上一顿。

    王重正在痛快的感悟中,一巴掌把它扯开,辛巴却是还没从刚才惊心动魄的激战中缓过神来,王重看似赢得轻松,可实际上有多危险,恐怕只有辛巴才知道,至于那家伙,那家伙有?;新??

    “老王,咱们打个商量!”辛巴后怕:“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玩命?成不?你就一条命,你以为你是猫??!”

    王重却是没搭理它,重重的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仰望着天,放声大笑。

    顿悟的第三个境界,他明白自己的魂力回路现在已经不再仅仅只是一个功能性的技能,而是完整的成为了一种体系!一个由英魂开创的真正体系或者说流派,世间唯一!

    自己真正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畅快!

    CHF后发生的那些事儿让他已经改变了太多,很多人或许并不明白他选择在圣地低调的原因,明明有实力,为什么不去表现以争取更多的资源?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便在圣城中也并不安全,十大家族在圣城虽然也只是别人的走狗,可真要想捏死他还是很容易的,他区区一个普通新人不能太出风头, CHF之后发生那些事儿的教训还不够吗?一旦让十大家族感觉到来自他的威胁,而他又没有足够强硬的自保能力,那就是他的死期!

    就像老张所说的,在圣城,没足够的实力就最好不要张扬,特别是在你还有仇人的情况下,那是找死。

    原本以为这样的隐忍至少要等自己到天魂以后才能破解,可现在,王重感觉不一样了,回路体系的建立,不但有了实力,也有了资本,对于圣地来说,他不在是可有可无的了!

    “喂喂喂,”辛巴气得在王重眼前飞来飞去,这家伙居然不理自己,疯了吗,在那里傻笑个不停:“听到我说的话没有啊,我跟你说哦,绝对不能再这样玩命了,上有老下有小的……”

    “别啰嗦了?!蓖踔匾话丫妥ё×怂?,大笑声不止,仿佛终于吐尽了胸中恶气:“我命由我不由天!”

    (老王同学终于翻身了,伙伴们,求一张月票鼓励一下,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