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机走?这可不是王重的目的,现在的主动权可是在自己手上。

    想要疗伤恢复?做梦。

    一记英轮杀从丛林中呼啸而出,直斩向盘坐中的安里西的脖子。

    安里西倒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可他重伤加剧烈消耗之下,已经没有之前那无敌的剑罡防御,被这破防能力十足的英轮杀斩向要害,无论如何都不敢用身体硬抗,不得不停止调息,身子就地一滚、往左侧一翻。

    “哈哈,赖驴打滚!”辛巴的声音在尖叫。

    “明明就是蠢货翻身?!蓖踔亟由?。

    声音颇大,安里西显然听得懂其中的含义,脸上憋得通红!

    自己都已经放弃追杀,那蝼蚁竟反而敢主动出手!

    冷静、冷静……安里西控制着自己的愤怒,毕竟是剑圣,智慧生物总是会下意识的瞧不起异族,对米索布达比人来说,人类就是异族,这也是安里西傲慢的资本,但教训是可以长记性的,只要冷静下来,其实不难发现对面那个人类在这两天的被追杀中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此消彼长,对自己真的很不利,如果继续,那恐怕都不止是能不能杀对方的问题,而是连自己都要危险了。

    想明白这一点,他也是果断的抽身后退,对方的依仗就是那片丛林,自己就这么大咧咧的坐在丛林边上调息,能不被骚扰吗?

    可他一退,那边反而追出来了!

    小丑面具上的五官扭曲着,大红的鼻子一会儿大一会儿?。骸鞍パ窖?!这只癞皮狗竟然跑路了!”

    “蠢货,你不是剑圣,你是贱人!”

    辛巴那倒豆子一样的语速,就算是王重听了都要汗颜,加上小丑面具那搞怪的千变万化,坦白说,王重觉得如果自己是敌人的话都要被气炸了。

    安里西脸上的肌肉正在不停的抖动着,他想忍,也知道自己该忍,可是……

    “你这个娘炮,还跑?你不是男人??!”

    “小小人类大展神威、娘炮剑圣落荒而逃!”辛巴开始吟诗。

    “我操!闭嘴??!”安里西竟然能在这瞬间融会贯通、自学成材的领悟人类骂语的精髓,也是脑子都炸了:“老子宰了你!”

    有那么一瞬间,安里西宁愿自己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可现在,他已经脸红脖子粗的彻底爆发了。

    什么重伤、什么后患,在现在充血的脑子里完全都已经被摆到了一遍,安里西双腿一蹬,金光激射,反冲上去。

    不得不说暴怒下的剑圣是尤其恐怖的,突然激射来的剑气汹涌澎湃,都吓了王重一跳,似乎恢复了几分剑圣的风采,幸好自己躲得也快。

    于是剑圣一冲,对面就退,这时候已经用不着和对方玩心眼儿了,摆明了就是要拖死你,王重也是不留手,速度回路全开,退的比剑圣冲进的速度还要更快。

    “干得好!”王重百忙中还不忘表扬一下辛巴,这家伙最厉害的就是那张嘴,这次真是派上了大用场,否则要是让自己去骂的话,还真没它骂的丰富,花样百出。

    “废话,也不瞧瞧是谁!”辛巴的鼻子已经翘上了天:“本大爷玩不死他!”

    一边追,一边退。

    安里西的暴怒让他小小爆发了一下,可身体的具体情况让他这样的爆发并不能持久,王重则是掌控着距离,始终游离在对方攻击的边缘,反正他的凤翅九天和英轮杀打的远。

    就像块牛皮糖,让你嚼不烂也甩不掉,反正敌进我退、敌退我退,安里西不停的在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一次次的强控下自己的愤怒,可每次刚一停下来,那烦死人的火凤或是气斩绝对就是恰到好处的轰过来。

    他也想过一路撤退,可一来原本的黑岩能量矿区营地已经随着大山的崩塌而被毁,那边的人还不知道活了几个呢,至于别的营地,距离黑岩能量洞穴这边就有点远了,不是一时半会能撤过去的,更过分的还是那张该杀千刀、点天灯的破嘴!

    安里西实在是想象不到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么恶毒的语言!

    语言是一种武器没有错,但在米索布达比人的理解里,这种语言的武器只是一种用在外交上的手段,和这种低俗的、下三滥一样的人类市井脏话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各种难听的脏话飞来飞去,各种污蔑信手拈来,安里西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如此强悍的、今后注定要在米索布达比文明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伟大人物,竟然会被说成是一个什么小脚媳妇。

    媳妇的意思他懂,小脚是什么东西?安里西对人类语言的了解还没有深入到那种地步,但一听就是绝对是很弱很LOW的东西。

    他被激怒,无意义的增加消耗,然后又再强迫自己冷静,直到最后干脆塞了自己的耳朵。

    安里西明白对方的战术,想要拖垮自己,这只蝼蚁,竟敢妄想要自己的命?!这种事儿如果是放到平时,光是想想都足以撩拨起安里西想杀人的怒火,那是对他的无礼和挑衅,无法容忍,可现在他已经学会控制住愤怒的情绪了,连辛巴的破嘴都能忍受,这个世界就已经没什么东西能再激怒他。

    他也是打定了注意防御,不再受辛巴挑拨,不得不说当一个剑圣打定主意要做点什么的时候,王重也是真没办法。持续是骚扰是肯定的,但却已经无法增大对方的消耗,最多也就只是拖着不让对方疗伤,不让对方轻松撤离。

    这已经是王重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原本已经清晰的战局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对方是无法疗伤、也在自己围追堵截下没法离开这片区域没错,可自己也得不到休息,虽说自己先就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而对方已是强弩之末,可那毕竟是剑圣,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这样耗下去,到底是谁先耗干谁,王重还真没十足的把握。

    谁也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点,战局一时陷入僵局,两道身影在这片山脉废墟以及旁边的丛林乃至另一侧的沼泽地带不停穿行、追逐,谁也奈何不了谁。

    ……………………

    米索布达比世界,北部战场基地……

    战争开始已经有近一个月时间了。

    听说目前上面已经掌握了基地周边上千公里范围内的大概情报资料,几个大型攻击点已经被提上了指挥室的日程,但强攻的命令一天没下来,基地的主力大军就仍旧都还处于按兵不动的状态。

    但这段时间内旅团部却是相当的活跃,除了负责周边基建工作的工兵以及哨探外,这些天在基地里进出最频繁的就是旅团的人,由于探索范围的增大,各方面情报的汇集,需要旅团做的工作相当多。

    清除矿区、扫荡一些附近米索布达比人的小村庄、建立天讯信号点,乃至是一些对米索布达比世界特殊材料的收集任务等等。

    这些任务并不难,米索布达比人至今还没有对人类这些活跃的旅团进行大规模反击,他们似乎是在观望,并不在乎这千余公里土地的得失,可在大多数旅团的眼里,这是米索布达比人在登陆战中被打怕了的原因,加上任务的轻松以及丰厚的报酬,但凡是接到任务出去又或是完成任务归来的旅团,几乎个个都是喜气洋洋,仿佛出门就是去捡那遍地的黄金,许多旅团也确实因此而赚的盆满钵满,实力大增。

    可有成功的必然就又失败的,而在这些失败的旅团中,最惨的恐怕就要数流浪旅团了,哦,不!他们好歹还剩了几个人,最惨的应该是跟他们组队的KD,一个都没逃回来。

    这消息刚出来的时候,在旅团部着实是引起了些轰动,一直以来大家的任务都很顺利,就算有偶尔任务失败的时候,损失也都并不惨重??烧獍锶说购?,一个团灭,另一个则是满队伤号灰溜溜的跑回来。

    遇到了剑圣?那个格莱就是被剑圣一??成说??

    流浪旅团带回来的这个消息简直是让所有人都想发笑,区区一个英魂新人,何德何能敢自称他从剑圣的手下活着回来了?米索布达比人的剑圣究竟有多强,登陆战那天所有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并不仅只是因为战场上精英汇聚,而是得益于米索布达比人不同的修行方式,他们的剑圣或是法圣压根儿就没有人类刚刚迈入天魂时的那种空窗期,一旦踏足剑圣的领域,那恐怕就是人类三星大导师起,那是英魂可以抗衡的级别吗?就算是旅团部中那些最强的吞噬着,号称能抗衡天魂强者的,其实也只是拿一星大导师来作一个对比而已。

    “弱不可怕,可你特么任务失败非找这种荒诞的借口,那就简直是无耻了?!?br />
    “KD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居然和这帮人组队,明明是他们在战场上吓尿,把KD卖了,回来居然编这么个谎言?!?br />
    “有上战场吗?我看他们是一直躲得远远的吧,否则KD都灭了,就他们这帮菜鸟的实力能逃得出来?”

    “他们不是说两队分开了吗?”

    “扯,他们说你就信?证据呢?你干脆相信他们真遇上剑圣好了?!?br />
    “我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帮人太可恨,必须严惩!”也有人愤慨,身在战场,最怕的就是有战友在背后捅刀子或是不卖力,那等于是把自己的后背卖给敌人,这种事儿必须要杜绝,处理流浪旅团就算是杀鸡儆猴也绝对有必要!

    “对!哪有兄弟旅团全灭,他们就失踪了一个的道理?我看没准儿那个王重是故意先躲在哪里,好给他们的谎言润一点色罢了!”

    旅团部里各种质疑和谩骂声,在流浪旅团刚回来那两天可着实是狠狠的热闹了一把。

    呼吁着要处理流浪旅团的、要求要有一个合理真相的,各种论调各种声音层出不穷,一开始时还只是一些对出卖队友深恶痛绝的人在宣泄,可慢慢的,加入的人就越来越多,人类的跟风一直存在。

    当然流浪旅团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堪称此次圣战中的“三最”旅团,实力最弱、运气最差、人数最少,斯嘉丽身后某位大导师的后门几乎是北部战场人尽皆知的事儿,其实这种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可拖累一个四级旅团团灭,说真的,大家真不能忍,需要真相。

    和大导师叫板他们不敢,可是事情一定要有个结果,最次的程度,不要拖累其他旅团了。

    奥斯卡他们几个刚回来那两天几乎都没法出门,走哪都是白眼、都是冷嘲热讽,干脆就窝在旅团的房间里,正好要照顾团里一大波伤号,不单是格莱,连同小眼睛和封在回来的时候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主要还是当时赶路太急,招惹到了好几拨沼泽里的怪物敌人。

    外面是吵翻了天,可上面倒是风平浪静,旅团部上面对流浪旅团给出的理由是认可的,因为基本判断格莱的伤势确实是由剑圣造成的,所以才会任由他们自由行动,但更进一步的消息需要侦查人员回报才能确认,当然就算没有很明确的证据,只要没有找到他们“叛变”的证据,流浪旅团还是不会被惩罚,上面没有惩罚,却也不会干涉下面旅团之间的事儿。

    流浪旅团自然也不会和那些满脑子喷粪的家伙们分辨,左耳进右耳出,除了之前在做任务报告的时候有和上面沟通过之外,了解过详细经过的也就是斯嘉丽了。听说王重生死不知,可把她给急坏了,对斯嘉丽来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大导师却不让她去,用任务把她死死摁在基地里,连来流浪旅团这边的时候,身边都还跟着索菲亚大导师指派给她的助手,显然是怕这徒弟脑子一热跑去送死,不过倒是听斯嘉丽说,索菲亚大导师已经派了高手过去查探情况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传回来。

    不管是流浪旅团还是斯嘉丽,显然都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前方的情报上,无论是奥斯卡等人还是斯嘉丽本身,都是见证过王重无数奇迹的,都在心底还抱着幻想,等待无疑是最煎熬的。

    从一个剑圣手中逃生,尤其还是敌人的地盘,如果不是王重,所有人早就放弃了。

    (伙伴们,求一章月票,谢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