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连上辈子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上了,可终究还是差着那么一点点,就在只差几步冲出洞口的时候,身后那恐怖的热浪卷来。

    轰!

    王重、辛巴和大白的屁股后面瞬间有种被火箭推助的感觉,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们狠狠的掀飞了起来,可总算正前方已是洞口,毫无遮挡,三个身影被弹射一样在空中划出一条闪亮的直线,飞射而出。

    而在这三个飞影的背后,一道恐怖的、足有上百米长的火舌从洞口中疯涌出来,紧跟着就是更多!

    不止是这里的洞口,有无数的火光冲破原本结实的山壁,透射出来,亮出长长的火舌,整匹大山都在颤抖,就像是一个四处漏风的大熔炉,火光从那些通风口中冒出。

    地面在震动、空气在咆哮,四溢的能量转为爆破的威能。

    轰隆隆隆…………

    大山的内部还在天崩剧烈的变化着,快乐能量似乎已经蕴积到了一个极限,最终轰然爆发。

    霎时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庞大的能量不但冲破这最底端的无数山壁,甚至还能冲出足足上千米高的巨大山顶,能看到在山顶上空有数百米直径的能量光束冲天而起!

    整座山都塌了,或者说,爆发了、喷发了!就像是一座喷涌的火山!

    无数磨盘大的碎石飞溅、火光冲斗、流弹四射,遮天蔽日的尘嚣只花了几秒钟就完全遮蔽了整片天空,将这正值上午的天空遮得严严实实,方圆数十里地都是一片灰蒙。

    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所有的一切生灵都在这恐怖的天威中瑟瑟发抖!

    …………

    大白受那气浪冲击,它身子最胖最大,被掀出洞穴的一霎那,承受到的能量攻击也最多,这下直接就回魂海报道去了,明显感觉也是受了重创。

    辛巴则是卷成一团躲在王重的怀里,被王重紧紧抱着,也不知道在空中被冲射出了多远,反正随之而来的那巨大爆炸声,足足震得它长大着嘴巴好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但有着王重的身体?;?,辛巴总算是没有受伤。

    它感觉抱着它的王重双手越勒越紧,不止是被掀飞出洞那一下,随之而来的大爆炸带起层层气浪,如同冲击波般扩散向四周,这四周又都是平坦地带无处可躲,辛巴能感觉到王重也是抱着它被那气浪冲的一路翻滚,直到气浪平息、撞到一块大石头上才停了下来。

    “王重?王重?”

    此时外面的轰隆声还在持续,但只是山体的崩塌声以及一些余震,那恐怖的爆炸浪潮已经过去,辛巴也是着急的推着王重的胸口,感觉王重的双手已经不如之前勒住它时那么有力了:“靠,你别吓我,没事儿吧你?”

    平时说笑归说笑,这时候辛巴也是真着急,被王重压在身下它也动弹不了,只能用出在大白身上练就的拧肉**,使劲儿的去拧王重的胸口:“醒醒!醒醒!喂喂喂,老王,你别死??!”

    咳!

    不得不说辛巴的拧肉**还是有那么点手法的,王重倒并没有感觉受什么致命伤势,只是被那阵阵冲击波震得头晕脑胀、几欲晕厥,被它这死掐,缓缓清醒过来。

    “呸,乌鸦嘴!”

    王重使劲儿拧过身子,放开手里的辛巴,大字一样摊开四肢,重重的喘着粗气:“放心,死不了!”

    此时前方的大山还在轰隆隆的崩塌着,足足有小半座山都塌下来了,下方的洞窟以及那些崩开的山体裂口则是早已被掩埋在无数的乱石尘嚣中,再也看不清楚。

    王重目测了一下自己距离原本洞口的距离,居然被足足掀飞出去了两三里路,这恐怖的大爆炸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崩塌的大山以及那浓浓的烟雾、以及遮天蔽日的灰尘,让人感觉就像是身处于一片末世的浩劫之中,王重也是醉了,之前的矿洞任务由于都是一些小矿洞,防卫力量不足,又是在靠近人类指挥中心的地带,因此都是让强大旅团全歼敌人并直接接管矿区,所采集到的那些能量原矿也已经有圣城的炼金师在着手研究和实验了,要说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些能量原矿有如此恐怖的爆炸威力,王重真不信,可接任务的时候上面并没有说明。

    这是一个任务发布方的疏忽?亦或是炼金师对这些原矿的研究和分析还不够?

    都有可能,毕竟之前那几个矿区任务的完成也只是比王重他们出发时早了两三天,可能研究工作并没有及时跟上,而且又是第一次发布直接爆破矿区的任务,王重对此倒是有些庆幸,真是幸亏如此,否则只凭一颗克苏恩的臭弹还真炸不死那个可怕的敌人。

    他稍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体内一切情况还算正常,魂力过渡消耗引起的魂海悸动已经平复下来,毕竟是王重的魂海,这大概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被完全消耗一空。身体的乏力主要是来自体力的消耗以及背部的伤,被掀飞出去的时候背部承受了能量冲击和余威,衣服就不要提了,早就化为了灰烬,背部的皮肤也是被炙烧得一片血肉模糊,但所幸都只是些皮外伤,自己的身体素质现在虽然还比不上某些专职炼体的霸族,可大五行体的底子在,怎么都不能算弱,而且最后关头也是咬着牙拼出半个力量回路,用出了一点霸体的效果,承受了绝对大部分的冲击。

    “那家伙肯定被炸死了,”辛巴望着前面崩溃的山体则是兴奋不已,自己和王重已经安全,这全是伟大的辛巴的功劳!

    它的鼻子已经完全翘了起来,变得又尖又长,插着腰、仰着头:“这几天真是累死本大爷了!王重你啥时候才能不这么狼狈?老是要让本大爷一次次的拯救你的小命,虽然本大爷不太介意随手帮你一把,可要是哪天本大爷打了个盹怎么办?!”

    “有力气就帮我上药,别**!”王重要是有力气一定把这家伙的鼻子捏爆,这几天累的是自己好不好,你累的只有嘴吧?

    开玩笑归开玩笑,但不管王重还是辛巴都知道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毕竟现在还深处敌人后方,就算黑岩营地已经随着这片大山的坍塌一起毁灭,可谁知道米索布达比人在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兵力呢?抓紧一切时间赶紧恢复自己的状态才是正经。

    从空间水晶中摸出急救箱扔给辛巴,同时给自己灌了一个小蓝瓶,这玩意是军方的标配,能迅速补充消耗的体力和魂力,是圣城军战士在执行任务时的口粮,据说装的其实是某种‘鱼汤’,美食家们弄的东西,用晶管封闭保鲜来乘放,倒到嘴里时居然还有温热的感觉。

    那股温热的能量进入腹中,开始滋养已经干枯的魂海和经脉,这只是一个引导恢复的作用,王重不敢耽误也不会浪费,立刻进入冥想调息,引导着那股温热的能量游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全身那酸麻肿胀的经脉和四肢顿时有了种暖洋洋的感觉,而干涸的魂海仿佛也在那滋养中重新恢复了新生,点点魂力在四肢百骸中流淌起来,一开始只是一点点,很快汇为涓涓细流、再汇为江?!?br />
    辛巴则是拿着药膏给王重敷着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经历一次这么刺激的大逃亡,最后关头还是靠着它的各种先见之明才得以逃脱,辛巴现在其实有一肚子的兴奋想要找人说说,可三个魂卫跟班不在,大白也直接回归魂海,王重则是处于不能被打扰的冥想状态。

    麻蛋,都没人来分享一下本大人的光荣战绩??!

    辛巴一边上药一边吐槽,憋得那是相当的辛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前方一直在不停轰鸣、崩塌的大山都已经彻底停止了声息,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王重才从冥想中解脱出来,重重的吐了口气。

    得益于自己本就浩瀚的魂?;?,也得益于那能量药剂的引导作用,干涸的魂海此时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恢复快,这是他魂海的一大特点。而身体的疲劳和体力的消耗也在能量药剂的帮衬下得到了缓解,还有大五行体,这体质在别的实战方面,对王重这个阶段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不大了,但恢复能力却仍旧是一流。

    王重从地上翻身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自己已经又是龙精虎猛。

    这时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缓解下来,旁边的辛巴一下就扑了上来,嘴里叽里呱啦爆豆子似的讲个不停,解决了大麻烦是它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却生生被憋得一个多小时不能说话,别提忍得有多辛苦了。

    “老王老王,咱们回去捡点矿石怎么样?肯定还有残余吧,听说这玩意贼值钱,有钱了你给我买点礼物,让我送给女神!”

    “一边去,天知道炸成什么样了,你打算去垃圾堆里翻碎片?”

    “靠,有什么不可以的,都是钱啊,顺便再找找那家伙的尸体,那可是剑圣,对对对,要是找到那家伙的尸体,那得值多少钱???什么样的礼物买不起,咱们不捡矿石了,找尸体!”辛巴又想到了一个天才的计划,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嘴巴在流口水。

    “省省吧,这鬼地方最好还是立刻离开,”王重倒是没被胜利冲昏头脑,再说剑圣可是身处于当时爆炸的中心,这么恐怖的、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只怕直接都给炸成灰了:“天知道还有……”

    哗啦啦……

    王重话音未落,猛然听得正前方已经安静下来了好一阵子的山体废墟中传来乱石滚落的声音。

    什么东西?

    王重也是立刻警觉,可还没等他仔细观察清楚。

    轰!

    坍塌的洞窟位置一阵轰鸣,紧跟着就是连环的巨响!

    有强烈的金光从乱石缝中崩现激射,随即坍塌堆积的一大片乱石被一股巨大的冲击给冲得四散飞溅,一抹金芒闪耀!

    还是那熟悉的色彩、熟悉的力量气息。

    噗~~

    辛巴刚才的意气风发瞬间全部消失,竟然吓得放了一个屁。

    “靠,阴魂不散啊,这都不死?!”王重也是瞠目结舌,这剑圣的防御究竟能有多强?

    “老王你个乌鸦嘴!快跑,别等他追上来??!”辛巴总算是回过了神来,不等那冲天而起的金芒落地,就已经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喊道。

    但王重却没有动。

    他有自己的判断,以炼金炸弹配合上引爆魂晶所制造的破坏力,一个剑圣而已,不可能真扛得下来??此耸逼票诙龅慕F椭?,比起两天前刚刚见面时,这剑气已经弱了太多。

    这或许是个机会!

    而如果自己猜错,那跑也没用,这里不是弯绕的矿洞,对方可以轻易捕捉到自己的位置,也能轻易追上来,如果对方真还有足够的实力,那自己跑也只是延缓死亡而已。

    王重深吸口气,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精神只在瞬间就已经高度集中,奇怪的是,心底非但没有像前两天那样焦急压抑,反倒是……有些兴奋?那种带着一点忐忑、一点未知甚至是一点恐惧的异样兴奋,心跳都加速了许多。

    轰!

    金光落地,犹如一发炮弹般打在地上,本就在爆炸中弄得支离破碎的地面,瞬间又裂开分毫,四周尘嚣扬起,一道金色的身影从地上缓缓站直了身子。

    那是一个残破的身躯,左胳膊不见了,肩上的一大截断骨外翻着,显然是这只手的牺牲才让他活了下来,可损失还不止如此,他的右脚也没了,大半个脚掌都被炸成了齑粉,只留着一个光秃秃的脚后跟勉强站立,米索布达比人头上那招牌似的大把触须,此时竟然断了个干净,只留下那种就像是糊了的韭菜一样的根儿,有丝丝电光噼里啪啦的在那些断根处缠绕,有能量从断根处溢散出来,看起来一塌糊涂。

    安里西的脸上早已不复前两天时那种优雅,他的愤怒和耻辱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剑圣?那只是一个称谓,米索布达比有很多,可自己却是唯一!作为剑宗的传人,他是米索布达比人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只花了三十年时间就踏足剑圣的领域,这样的天赋即便在米索布达比文明的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