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地内则只是几排简单的、带有明显米索布达比人特点的木屋分布四周,左边的那一片修建得比较高大,也比较整洁干净,看样子是守卫的住所,相比起米索布达比人高大的身材,这些木屋的容纳量显然有限,任务部那边给出的百人左右防卫力量并非空穴来风。

    另一边的木屋则相对矮小,看起来也有些破旧,门口还堆有矿车之类的工具,应该是矿工的住处。在这两排木屋侧边,则是一个圈养的篱笆,里面有十几只像犀牛一样的生物正在打着盹。

    而在这营地的里侧就是矿洞位置所在了,入口只有一个,开在北侧的山壁底部,即便是隔着老远,王重和格莱都能感觉到从那矿洞中满溢出来的能量气息,而在能量洞穴的入口位置,也有两个米索布达比人守卫正在站班,但因为暴雨的关系,两人都是站在比较靠洞口里侧的位置。此外还有两队大约十人组的人马,看样子本该是负责巡逻的战士,但受这大雨的影响,都是没精打采的在屋檐下躲着雨,相互似乎偶尔有低声的交流,但在这暴雨的掩盖下,自然是什么都听不到。

    营地中闪烁着几道昏暗的水晶光芒,这边的暴雨虽然没有在泥泞沼泽里时那么狂暴,但也是一直落个不停,哗啦啦的雨落声放在这里,倒是显得整个营地更加宁静了。

    看起来一切正常,和预计的情况相当,虽然刚刚经历过一场歼灭战,但指挥者的头脑还是相对清晰,并没有放弃警戒,只不过遇上这暴雨天气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巴掌大小的矿区营地,就算是巡逻队,往两边屋檐一站即可,哪用的着真的四处冒雨溜达。

    这场暴雨让沼泽中的大家算是吃尽苦头,可也是给了两人难得的机会。

    事不宜迟,洞穴中虽然有警戒,但那两个侍卫看起来并不强,要真等到天亮,这唯一的矿洞入口恐怕来来往往都是旷工和侍卫,再想悄无声息的动手就没机会了。

    王重仔细观察了下地形,寻出潜入的路线,给格莱打出潜入手势,指了指自己,对应守卫在矿洞里侧左边的守卫,再示意格莱解决另一个。

    格莱会意,两人身影一闪,借着夜色和暴雨声的掩护,从山壁边上摸索到洞穴入口的上方。

    同时就位,一个眼神,两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山壁上滑下,早已被看准位置的两个守卫只感觉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两只大手几乎完全同步的捂住他们的嘴,同时狠狠一扭。

    这两人都只是剑士的程度,也就相当于两个小小铸魂,以王重和格莱的身手,看准偷袭的情况下自然是毫无反抗之力,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已经归西。

    两人同时扶住这两个米索布达比人的身躯,用他们手中的大剑在身后做了个支撑,维持住两人站立不倒的姿势,完成一切也不过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

    四周一切如常,借着洞口的掩护,王重瞄了一眼外面屋檐下的巡逻守卫,仍旧是那没精打采的样子,对能量洞穴入口这里发生的事儿显然一无所觉。

    王重冲格莱比了个‘OK’的手势,手掌微微往里面一压,两人如同幽灵般悄无声息的深入,能量洞穴中十分幽静,隐约能感觉到远远近近的能量身影,不过实力大概都在铸魂期的样子,十有**是KD旅团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王重和格莱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洞穴通道的两侧可看到那种被挖空出的大大小小的凹处,或圆形或菱形,小的只有鹅卵石大小,大的则能有水桶那么大,这些都是原矿石,需要深入加工之后才能使用,这也是构成了米索布达比人的能源基础,类似上个文明的石油,这个时代的魂晶,只是矿区里到没有工人的迹象,这有点奇怪,两人深入了三百多米,精神搜索依然感觉到这个能量洞窟的无边无际,这是个天然的地穴结构,比联邦前面发现的都要大,从外观上看,完全看不出来,有可能他们找到了敌人的一个重要矿区。

    两人能看到彼此眼神的一点疑惑,如此战争的焦灼期,这里怎么会没有工人?休息?其他的什么原因?

    不管是什么,两人费了好大劲才过来不可能空手而归,只能继续深入,克苏恩的臭弹虽然威力很强,可这么大的矿区一定要在深处引爆才有用,两人也不啰嗦,快速前进,克苏恩的臭弹具有定时的功能,只要用魂力解锁就能在五分钟后爆炸,以两人的速度足以脱离。

    此时能感觉到已经步入了能量洞穴较深的地方,四周的能量反应愈发的浓郁,两人已经能看到洞壁上裸露出来的能量水晶体正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五颜六色,将整个黑漆漆的洞穴点缀得如梦幻般美丽。

    前方不同于之前穿行的那些狭窄通道,这里有一个大洞,有四通八达的洞口通往洞穴更深处的地方,这显然是一个矿洞通道的中枢点,王重估算了一下从这个中点返回出口位置的路程,如果开启速度回路全力冲刺,大约五分钟能顺利冲出,借着现在外面暴雨的掩护,等这里安置的克苏恩的臭弹炸响,自己和格莱恐怕早都已经飘然远去了。

    这正是两人一直在寻找的理想爆破点,两人一点头,整个计划相当的顺利,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王重和格莱的脸上也终于是浮现出一丝会心的微笑,王重正要从空间手环中取出克苏恩的臭弹,却猛然感觉到身后有一声轻微的异响。

    那是一个故意踩踏出来的脚步声,仿佛是在主动引起王重和格莱的注意,警兆从脑海中炸现。

    两人猛然回头,紧跟着就看到眼前寒光一闪,那寒光来的宛若是划破夜空的闪电,在这映衬着五颜六色色彩的能量洞穴中异常闪耀,而且不闻声息,目标是格莱!

    这一瞬间,浑身的汗毛倒竖,几乎是本能的,格莱的身影一红,皮肤和身体在刹那间透着一股血色,变得虚无。

    血影!

    血族最强的保命手段,反应已经是快到了极致,可仍旧还是慢了一步,在他身影将散未散之时,寒光已经直接透体而过,余威穿过他淡化的身体,激射在格莱身后的能量洞穴洞壁上,留下一道直接穿透洞壁且透光的剑痕!

    而半空中处于半血雾状态的格莱则是瞬间被那强大的惯性冲得朝后倒退,身体被直接从血影状态打了出来,一声闷哼,跌跌撞撞的朝后连退了十几步,只见他左胸部分直接被劈开,巨大的伤口从左肩一直横拉到了胸腔位置,无数鲜血喷溅,斩断的肋骨都翻了出来!

    王重第一时间挡在了格莱身前,完了,果然不能抱有任何侥幸,这是敌人的圈套!

    嗒、嗒、嗒……

    脚步声缓缓响起,仿若在闲庭信步,仅仅只是三五步间,一个米索布达比人已经出现在了洞口。

    和之前在矿区营地中看到的那些强壮战士不同,这个米索布达比人的身材不算高大,一米八左右的个子,身材也微微偏瘦,倒是和正常的人类相当,但他的穿着却是极其考究,米索布达比并不是个贫穷的世界,他们的文明比人类还长,在视觉上有着相当的讲究,而眼前这个是他们见过最华丽的米索布达比人。

    金光闪闪的绚丽铠甲,上面镌刻着流畅而优美的纹路,哪怕是不懂的地球人看着也会有种美感,头上那些长长的触须也不像普通战士那样散乱,而是用一根黄金色的、带着极强能量波动的发带绑缚为了一捆,且每一个触须都显得晶莹剔透,有无数蓝色流光在那些触须中不停的来回穿梭,映照着他那身金色的轻甲,夺目无比。

    而更特别的则是他手中的长剑,晶莹细长的剑身且不说,在剑柄处,则吊着一个用两柄金色小剑交错的吊坠。

    王重和格莱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虽说凭刚才的剑斩就已经感觉到来者一定很强,但还是没想到居然会是最糟糕的情况。

    有过登陆战以及这段时间圣城军的各种情报侦察,有关米索布达比人几个主要实力阶段的特征还是知道的,除了压迫感以及实战时的实力判断外,米索布达比人的等级同样森严,颜色就是更直接的区分,什么等级用什么颜色,越级是僭越,惩罚非常严重。

    灰色就是最底层的剑士,银色则是大剑士,而这金色,则只独属于一个阶层。

    剑圣!

    但这里怎么可能突然出现一个剑圣?!

    到剑圣这一级,绝对就是米索布达比人的核心力量了,在这战火连天、各方吃紧的大局下,作为米索布达比人核心的剑圣一级人物不是应该去镇守那些大型城镇或是要隘险关吗?

    这只是一个能量洞窟?!而且距离人类的总指挥部也就不到四百里路的样子,竟然敢派出剑圣这样的力量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呆在这里?就不怕被人类知道后直接调集力量瓮中捉鳖吗?

    要知道顶尖旅团都是以猎杀剑圣为目标的,甚至必要的时候会出动大导师协同,杀死一个剑圣绝对是圣战莫大的功勋。

    “格莱!”王重第一时间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越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越是需要保持头脑的清醒:“你先走,把消息传回去!”

    这可不是耽误的时候,机会稍纵即逝,王重说话间,手腕一翻,一股魂力爆发。

    他左手搭在右手上,右手符文阵轰鸣,只是刚一启动,迈过曾经亢长的步骤,火凤的雏形已然在那符文阵中凝显,一个圆形的符文阵从王重的手中绽放,洋溢着唯美的战争艺术。

    “言出法随——凤翅九天!”

    轰!

    一只燎原的凤凰带着火焰从王重的手掌心中杀出,澎湃的能量在这洞穴中呼啸而窜,毕竟是米索布达比凤凰世界,对凤凰图腾有着特殊的崇拜情结,那剑圣也是微微一愣。

    只是错愕间的功夫,火凤已到他身前。

    他却不闪不避,手中长剑微微一撩,寒光穿透,竟将能量形成的火凤直接劈成了两半,那四溢的能量本该具有极强的破坏力,可此时却就像是漏了气的皮球,连一点波澜都没能掀起,便已化为星星点点的火光,在空中飘散。

    消散的火光中,洞穴中的两只蝼蚁已经消失不见,但剑圣的脸上却只是闪现出一丝玩味般的笑容。

    “跑得掉吗?”他竟然口吐人类的语言,带着一丝嘲讽的声音将整个洞穴都震得隐隐发颤。

    这两个人类倒是不笨,趁刚才攻击的瞬间分散,一个往洞外跑、一个则是往洞里钻,想让自己只能追一个?真是想多了。

    他只要追一个就够了,往洞里钻的、没受伤那个,至于另一个,中了自己一剑,即便侥幸避开要害,可他难道真以为他自己还能活得下来?何况,洞口可不是空无一人。

    人类不过是一种卑贱的生物侥幸夺取了圣地才有了今天,充满了暴发户的膨胀和自以为是,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未可知!

    剑圣抬脚起步,轻飘飘的步伐就好像是移形换位般朝着正前方瞬闪出一大截距离,姿态悠闲写意,宛若猫戏老鼠。

    冲出去那个是死定了,可里面这个,他要好好玩玩!

    …………

    从那个剑圣身旁窜出的瞬间,格莱感觉对方似乎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带着戏耍的淡淡笑容,就像是丝毫都不在意自己逃跑一样。

    这一眼让他感觉心悸,也嗅到一种浓浓的死亡味道,比对方出手拦截更让他感觉恐惧,这个米索布达比人太强,不是自己跑得快,也不见得全是王重出手吸引了对方注意力,而是对方压根就没有想要阻拦他……

    他知道这是为什么,那恐怖巨大的伤口上还残留着对方的一点点剑气,如同毒药般以狂猛的姿态阻止凝合,如果是在自己状态完好的时候,这一点点残留的剑气或许还能对付,但此时此刻,严重的失血对魂力、体力各方面的消耗太大,血族也不是不死之身,那剑伤根本就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东西。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