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险困顿的环境,迷茫未知的未来,这两天身体虽然疲累,可躲避各种毒虫怪物、面对泥潭威胁等零零种种,但始终怀着对目标任务的期待,完成任务,光荣回归,给那些质疑的人一击响亮的耳光。

    但现在……所有人刚出来的那股精气神,这几天原本还能靠信念勉强绷着,可现在瞬间就全没了。

    啪啪啪啪……

    外面暴雨声以及冰雹弹打在韧性十足的磨皮帐篷上啪啪作响,帐篷内却是一片死寂无声,矿区有防备,这是王重和封等人早就预料到的,可这样干脆利落的全歼,却实在是有点难以想象。

    现在KD已经被灭了,流浪旅团怎么办?

    “咳……”封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帐篷里的死静,她看向奥斯卡和王重:“情况已经这样,我们是进是退?”

    两人都皱着眉头,并没有应声。

    说实话,连KD都毫无招架之力,自己这伙九个人就算穿过了这片沼泽又能怎么样?就算有着从后方偷袭的机会,可面对一个能吃下KD旅团的强大团体,就凭流浪旅团这点火力,偷袭真的有用吗?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可问题是,退就容易吗?

    打好任务报告,这事儿看似容易说清,流浪旅团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撤退并不能说有什么过错,任务部不太可能因此就让流浪旅团背上什么罪责,可这样就完了?

    两个旅团一起出去的,结果人KD全灭,你们流浪旅团倒是一个不差的跑了回来,这意味着什么?说好听点、善意点的,你们这是不战而退,你们是不配合盟友,明择保身,致盟友旅团于危险之地,而要说恶意一点、难听一点,那就能给流浪旅团按上一个出卖盟友的恶名,这也就是敌人是异族,否则就算被别有用心的人传出你流浪旅团投靠敌人的谣言都不是没有可能。

    就算这事儿没什么直接的证据,让军部无法处罚,可日后流浪旅团再想要接什么任务、再想要和哪个旅团抱在一起,那就根本是痴人说梦了,而且也会让流浪旅团所有人成为整个旅团部的笑柄。

    原本这几天接任务就已经很不顺,处境已经极度尴尬了,这次机会多半还是人斯嘉丽求大导师给求来的,结果搞成这样,以后恐怕也不要再想大导师有什么关照,那这次圣战恐怕就真没流浪旅团什么事儿了。

    各种问题各种麻烦堆在一起,就这样回去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却是一个所有人都说不出口的选择,也不甘心。

    奥斯卡在迟疑着,也是各种纠结郁闷,其实这事儿最关键的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包括流浪旅团自己,原以为KD就算进攻失败,以他们的实力也应该可以在保留主力的情况下安全撤退,以等待流浪旅团从后方发起夹击??擅幌氲桨?,竟然是全灭。

    “不能就这样回去?!蓖踔刂沼谑堑谝桓隹冢骸叭挝袷侨叩腥?,并炸毁矿洞,以我们的实力,全歼矿区敌人是不要想了,但至少,可以试试炸毁矿洞,别忘了,还有一颗克苏恩的臭弹在我们手里?!?br />
    其他人都是精神稍稍为之一振,任务就算是只完成一半,那也是完成了一半啊,只要有战绩支撑,其他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原本就是两队分工,KD旅团不配合找死,那只是他们自己的事儿??晌侍馐?,怎么炸?

    “能量洞穴在他们防卫的后方,我们绕后的路线倒是正好?!蓖踔刂缸诺赝迹骸安还热徊皇乔抗?,就不需要大家一起了,我的意思,由我单独去,一个人更利于潜入,你们作为接应,可以从后方放慢速度慢慢跟来,也正好休整一下,尽量调整体力,保持状态,同时利用这片沼泽做一些布置,以应对有可能跟出来的追兵?!?br />
    “不行,这太危险?!蓖踔鼗耙舾章?,封就已经反对道:“矿区就算是在敌人防卫的后方,但绝不可能没有防备,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要行动也是大家一起?!?br />
    “既然是炸毁任务,人多反而不如我一个人灵活,进退自如,而且你们的接应也很重要,沿途布置下来会更耽误时间?!蓖踔匦α诵Γ骸胺判?,我肯定不会送死的?!?br />
    大家也都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如果不以全歼敌人为目的,那光是潜入去炸毁能量洞穴的话,人多确实反而容易暴露,只不过把全团的责任加到王重一个人身上,终归还是让大家难受。

    “能量矿洞错综复杂,而且深入地底,要想炸毁必须得潜入洞**部中去,从里面炸开。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如果被人发现,连个吸引注意转移的空档都没有?!狈庵沼诿挥屑绦岢?,也是出于对王重实力的信心,但却提出了新的问题。

    “我和学长一起吧?!迸员咭恢蹦蛔魃母窭承α诵Γ骸拔艺饬教焯辶Ρ3值没共淮?,也算有个照应?!?br />
    “还有我?!卑滤箍ㄒ驳阃?,他的潜力或许没有王重那么大,但真要说实力,奥斯卡绝对很强。

    “你就算了?!蓖踔乜戳丝粗芪腥耍骸巴哦永锉匦胍辽俦3钟幸桓銮看笳搅Υ嬖?,你留下吧,这事儿,我和格莱就够了?!?br />
    持续的暴雨加冰雹足足砸了一整晚,王重和格莱却并没有任何耽误,刚商议妥当就直接冒着暴雨出发了,兵贵神速,敌人刚刚在正面击溃了KD旅团,纵然不说现在是敌人最松懈的时候,可至少参战人员的伤亡以及疲累是一定的,KD旅团毕竟不是真的弱者,抓住这个机会,才是任务最好的选择。

    看着两人出了帐篷就一骑绝尘的飞奔而去,这一整天都在泥泞里打滚的小眼睛等人都是惊呆了,原本还担心两人会不会太勉强,毕竟都是和大家一起折腾累了两三天,可现在看看人家这速度,还是在暴雨中,这有半点勉强的样子吗?

    “这俩可真能跑……这一路完全是照顾咱们速度和感受呢?”

    “体力太充沛了吧,我现在都快走不动了?!?br />
    马里奥和夏尔米有点愧疚,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猪队友,看着心高气傲的夏尔米那么低落,马里奥连忙换了话题:“话说,克苏恩的臭弹,谁起的这名字啊,克苏恩大师吗?那炸弹真的很臭?”

    其他人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封则是哭笑不得:“呃……大师的恶趣味吧!”

    空中狂暴的冰雨和冰雹虽然让人难受,但好消息是让这沼泽中的维度生物都躲了起来,王重和格莱趁着雨夜赶路,居然畅通无阻。

    王重也一直在观察着格莱,这半年两人碰面虽然挺多,但实际看到格莱的战力,那还是在几个月前的旅团任务时了,那时候的格莱表现得中规中矩,三四千格拉索的魂力,加上一个比较新奇的吸血鬼法像,说不上弱,但也绝对说不上强。

    可这短短几个月时间,自己固然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格莱也没有闲着啊,有听说之前他帮着一位大导师做血液测试的实验,没有拿报酬,但却与作为参与者的他共享了实验结果,看来很有成效,实力是突飞猛进,英魂巅峰已经到了,而且巩固有余,此时扛着暴雨跟上自己的速度,竟然并不显得太过吃力,或许,可以让他试试那招。

    “这次任务,速度是第一?!蓖踔卮蚨ㄖ饕?,也是一边飞奔一边说道:“我最近有研究了个增快速度的方法,速度回路?!?br />
    “回路?”不亏是格莱,每次和这家伙交流,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就敏锐的抓到重点。

    “英魂的优点是魂力庞大,缺点却是因为过于庞大的魂力,导致自身难以控制,所谓铸魂期的技巧不能在英魂使用,只是因为过于庞大的魂力让使用者无法操控到铸魂时那么精细的程度罢了,回路是我自己创造的一种方式,就是一种在体内操控魂力,以力量、速度、敏捷三种回路为基础,让魂力听话?!?br />
    王重将回路的概念简单提了一下,如果是对旁人说来,这种新概念大概是很难理解甚至很难接受的,可格莱却不会。

    “学长的意思是找到了解决魂力迟钝的方法?”格莱也是颇为震撼,坦白说,虽然拥有血影能力,可是完全无法像准魂期的时候随心所欲,像他和王重这样的技术流其实到了英魂期是最郁闷的,据说天赋好的,也要用五到十年才有可能完全掌握这种魂力,可是这里面就有个问题,是浪费这么多时间磨练技巧呢,还是冲击天魂呢?

    生命虽然足够,可是机会却可能转瞬即逝,这是一个矛盾的选择,每个圣徒都会纠结一番,而王重却说,他已经找到了快速解决方法。

    “有点眉目,还不确定,至少没有对抗的情况下很好用?!?br />
    两人一边在暴雨中飞奔,王重一边将速度回路的技巧向格莱说了。

    不得不说这世上有是有一种叫天赋的东西,魂力回路的技巧,边跑边尝试,一夜过去,等到天明的时候,一个简易的速度回路模型终于在格莱的体内成型。

    “提速试试?”王重能感觉到格莱开启速度回路后,那种全身上下细胞都充盈的感觉。

    “试试!”格莱也是兴致勃勃,完全没有飞奔一夜后的疲态。

    他感觉自己开启的速度回路,在匀速爆发的情况下至少可以维持半个小时左右,此时整个身子感觉比平时要轻盈得多,双腿却极为有力,他估计自己的速度至少可以提高很多。

    “哈哈,”王重竖起拇指,也没见他怎么刻意准备。

    飞影!

    一个魂力原点在体内裂开,宛若晶莹的回路,在刹那间成型。

    有密密麻麻的白色回路,就像是血管一样遍布他全身,紧跟着白光一闪,沿着那无尽的回路,从他的头顶瞬间透过脚底。

    说来慢,但实际就是一闪烁的功夫,身上的回路印记消失,王重就像突然变轻了身子,整个人感觉都要能飘起来,脚尖只是在地上轻轻一垫,宛若离弦之箭般噌一声就射了出去。

    什么沼泽、什么泥潭,在此时王重的脚下简直就是宛若平坦大道,脚尖踩到那些泥潭沼泽时,仿佛只是轻轻一垫,还没等泥潭来得及有下陷的趋势,人已经冲射出去了老远,泥潭上却连一点踩踏的痕迹都没有!才只是一愣神的眨眼功夫,地平线上的王重就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

    饶是格莱自己也开启了速度回路,饶是他已经早有心理准备,可看到王重这爆发也是经不住有点瞠目结舌。

    作为一个可以瞬发的技巧,这……也太变态了!

    “别掉队了哦!”王重的声音远远传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像光一样奔跑,像风一样自由。

    空中的暴雨淋漓,冰寒刺骨,格莱的心底却突然有种沸腾的感觉,他找到了些许当初在CHF和王重一起面对强大敌人,甚至被逼入淘汰绝境的时候,那种感觉是他这辈子最好的体验。

    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速度回路的白色光芒在身上微微一闪,伴随着的还有身后一尊血色的虚影。

    …………

    泥泞沼泽地,却被这两人完全当成了高速公路,还是只有一条直道的……

    原本在流浪旅团计划中足足需要至少两三天时间的路程,两人这一路狂奔,竟然只花了五个小时,这还是在格莱中途停下休息了好几次,重新调整速度回路的情况下。

    从沼泽里出来还有一小段丛林地形以及山路,此时还未天亮,四周一片漆黑,两人放慢速度摸黑前行,不敢走大道,爬上一片不算很高的狭窄山壁,黑岩能量洞穴的营地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外面的营地看起来并不大,正前方,也就是两边高山峡谷的隘口处设立有几座哨塔以及城寨大门,看样子是最近才临时搭建起来的,比较简陋也比较新,没有太多那种经历岁月的痕迹,有几个高大的米索布达比人正在负责警戒,但这凌晨时分正是最疲倦的时候,那几个米索布达比人也是不停的打着哈欠,看起来和人类的作息习惯倒是差不多。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