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嘉丽不在,KD那边也懒得客套,出发了两天,两边相处的其实倒也还算是融洽。

    KD旅团也是维度旅社的老旅团了,不敢说和十大旅团相比,但也都是精锐,这样的人其实并不太喜欢去嘲讽弱者,一点点优越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看在流浪旅团三位美女一路活跃有功的份儿上,下面的团员也就不介意了,那边都是清一色的男人,不说有什么特殊想法,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看着也是养眼。

    而且得益于这两天的好天气以及四周的优越环境,纯天然的自然环境,空气相当清新,物种丰富的大片奇特植被覆盖着整个世界,置身于其中让人有种仿佛置身于天堂的错觉。

    无论是圣城人还是地球人,对自然环境的渴望和喜爱一直都没有过任何改变,地球就不说,核辐射导致的各种环境恶劣,连阳光都很难一见,更别说什么自然环境。而圣地呢,除非是进入一些特殊的秘境,单就大家生活的圣城中其实是个等级森严,高度发达的集合城市,比人类任何一个城市都更发达,或许导师那边的环境很好,但跟圣徒有毛关系、

    各种绽放的美丽花朵、香甜的空气、大片的绿萌以及那微微拂耳的清风和温柔的阳光,如果不是骑着战马,四周也在不停的谈论着和战役有关的东西,夏尔米等人感觉都快要迷醉在这天堂般美丽的童话世界中了,不像是来打仗倒像是来旅游。

    别说容易情绪化的女人了,即便是更注重实际的王重等人也是会受到环境的感染,这里空气的能量波动感觉非常的丰富,元素规则异常清晰,可以想象如果呆在这里修炼是种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事儿,毕竟是比地球高出一个半文明层次的世界,光是这基础就远远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也难怪圣城不惜代价的发起圣战。

    各种舒适、各种爽,这也让整个团队的整体情绪氛围变得更好,只不过这样的和谐和好心情只维持了短短的两天,在第三天进入沼泽地带时就开始逐渐消失了。

    黑岩环形沼泽。

    这里其实就已经进入了黑岩能量矿区的范围,在左侧数十里外的环形山脉那边就是黑岩能量洞穴的位置所在,但那环形山脉实在太过陡峭也太高,靠战马是肯定爬不上去的,只能通过这片沼泽绕过整片环形山,才能从后方杀入,这是计划中的必经之路,但难走的程度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从进入这片地带开始,就感觉到有一种让人不舒服的阴冷,天空中的阳光消失不见了,不复之前的明媚,似乎进入了迷雾的区域,空气变得寒冷,最难受的就是脚下的沼泽地带了,各种淤泥下的陷阱遍布,而且整片沼泽地带还属于是那种最要命的苔藓沼泽,表面的苔藓覆盖,如果不是直接踏上去,根本都无法看得出来。

    原本让大家这两天赶路赶的无比爽的托雷亚战马现在反倒成了负担,骑马走是肯定不行的,这些战马只是训练在平原以及高山地带使用,并没有行驶沼泽的经验,根本就对地上的沼泽潭毫无警觉,骑着走,走个十几步你就得停下来帮它拔坑,这还得是你动作够快,因为这些沼泽潭中的淤泥都带有很强的腐蚀性,托雷亚战马只是低阶维度生物,一旦让它们的马蹄在其中浸泡多几秒,就算拔出来也废了。

    今天早晨进入的沼泽地,到现在傍晚,因为这事儿已经损失掉了七匹战马,KD旅团那边损失了五匹,流浪旅团这边则是小眼睛和封的战马失陷,前蹄被腐蚀得完全烂掉,看着这两天刚建立起一点感情的爱马倒在地上痛苦呻吟,小眼睛也是红着眼亲手结束它们痛苦,所有人只能牵着马步行,还要注意不能让托雷亚战马踩空,这让队伍的行进速度进一步被拖慢,看起来横穿过去只有短短三四百里的沼泽地带,此时路程却仿佛变得越来越远了。

    咴儿咴儿~~

    后面又有马蹄失陷了,原本就已经走得很慢的队伍再次停了下来,凯文兰特勒住牵着的马匹,回头看了一眼,是自己旅团的人,陷得很深,战马的小半截身子都已经陷了进去。

    两个英魂战士用力将那战马从泥潭中扯了出来,但显然还是迟了,扯出来的时候,不止是马腿,连同小半个胸口都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皮肉完全被毒泥腐蚀穿透,露出白骨,甚至连内脏都能隐隐看到。

    平时训练有素不会乱叫的托雷亚战马,拔出来后就倒在地上痛苦的哀鸣着,如果只是少许的腐蚀还有急救箱,这种就是等死了,小眼睛和封还有夏尔米已经不忍心再看,转过头去,那边的一个KD旅团的战士叹了口气,手起刀落,砍下马头。

    “操!什么鬼地方!”

    凯文兰特终于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出声来,在这沼泽地里走了快一天了,算下来竟然才只走了五十多里路,按照之前估计的全程,岂不是还要再这片沼泽中连滚带爬的摸上七八天?还有,这才一天时间,就已经损失了八匹战马,要照这架势下去,等绕过这片沼泽,领来的六十皮托雷亚战马非得死伤过半不可。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耽误赶路回去的时间倒是小事,但得赔偿??!军需处借用出来的东西都是有登记要归还的,任何遗失都得赔偿,托雷亚战马是多值钱的东西,就算战争期间特殊情况,加上详细的任务损失报告,不会让你照价赔,可划一半下来也得喊吃不消啊,没准儿这趟的一半收益直接就得赔在战马上了。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旁边的奥沙副团长正想要说点什么,却猛然听得左侧方的阴暗处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声响。

    紧跟着就是四五双绿莹莹的巨大复眼从阴影中带着剧烈的震翅声冲出。

    嗡嗡嗡嗡嗡??!

    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腥味扑面而来,那东西足足有托雷斯战马一样大小,长着长长的透明的翅膀以及尖锐无比的口器,竟然是一只直硕大的‘蚊子’。

    毒吻巨刺!

    所有人都是瞬间脸色一沉,这玩意在最近旅团部那边可算是臭名昭著,有许多目击报告,马一样大的蚊子怪你见过吗?这就是了。

    这玩意什么都吃!生的熟的、活的死的,只要被它们那长长的、针管一样的口器扎中,就算是英魂战士也得瞬间被吸成人干,而且那针管口器锋锐到极点,圣城军目前的目击报告中,就算是角鹰部队的黑铁铠甲,面对上也会被轻易洞穿,更可怕的是口器上海带着倒钩,一旦扎入人体立刻绽开,硬拉,能把内脏都掏出来,速度奇快,灵活无比。

    米索布达比凤凰世界能纯土著诞生这样的文明,同样也滋养了远超地球的各种怪物。

    咴儿咴儿~~咴儿咴儿~~

    有几匹托雷斯战马终于还是忍不住嘶鸣了,在颤栗,它们虽然接受过一定训练,但毕竟只是普通军马,没有正式上过战场,也从来没见过这种阴冷恐怖还发着巨大噪音的生物。

    那七八只恐怖的蚊子带着极强的威势猛然扑来,有两只是冲着刚刚倒下的战马,其他则是对准了在队伍最后面收拾战马尸体的两个KD旅团的战士。

    它们速度如风,当那‘嗡嗡嗡嗡’声响起时,几乎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已经窜到了那两个战士身前。

    那两人反应倒是极快,一个手中瞬间就闪出一柄符文炮,对准左侧方向的三只毒吻巨刺猛轰,另一个则是和他背靠背,手中多出了一柄明晃晃的长尖枪,朝着冲在最前面的一只毒吻巨刺的复眼狠狠扎去。

    到底是四级旅团的精锐,相互间的配合和默契都不是盖的,两人这下意识的配合不可谓不快,毒吻巨刺的攻击阵型瞬间就在两人的反击下被化解,而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已经反应出来出手,铺天盖地的攻击瞬间笼罩向两人的左右两侧,要将这几只胆敢偷袭大家的混账玩意留下。

    可那几只毒吻巨刺却极有默契的立刻振翅高飞,迅即如风,眨眼间就脱离开众人的攻击范围,随即那‘嗡嗡嗡嗡’声迅速去远。

    别说在这遍地泥泞的沼泽地里,就算是在平坦大路上,众人可也没法追上跑的这么快的飞行生物。

    “吗的,晦气!连这破蚊子都他妈来打秋风!”

    “操你大爷,有种别跑??!”KD旅团有人都被气晕头了,冲蚊子叫唤,这一天的火气,现在正是肝火旺盛。

    “旅团部那些人成天吹这破蚊子怎么变态,一吓就跑!”

    “不?!蓖踔氐牧成惨丫亮讼吕矗骸罢铰怼?br />
    大家这时才回过神,只见不止是刚才被KD战士砍掉头的那匹,连同另一个帮忙的同伴的活战马,两匹足足有近一吨的大家伙,已经被那几只毒吻巨刺带走了。

    所有人面面相囧。

    这是……战术?维度生物的战术?马一样大的蚊子,竟然还他妈懂声东击西!

    一群懂得战术的、马一样大的蚊子,给这片阴暗的沼泽世界瞬间就多笼罩上了一层巨大阴影。

    这一天时间才只是走到沼泽的外围地带,要等进入更深处,天知道还有多少这种玩意!这片沼泽现在让人感觉越来越不寻常,愈发的让人厌恶了。

    “回去!”凯文兰特没有再犹豫:“这边过来的路我们都已经走过了,回去应该花不了一天时间,明天清晨可以到沼泽边上休整,后天直接从正面进攻!”

    KD旅团好些人一阵欢呼,团长这决定太英明了,今天走这一天,许多人早都已经在抱怨了,本来就是嘛,一个矿区任务,搞这么复杂,还玩儿什么心眼儿要绕后,他当这是攻城呢?真是想出风头想疯了。

    “凯文团长,这条路或许是有难度,但越有难度,才越能出其不意?!蓖踔厮档?,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他总觉得对方不会那么白痴,黑岩能量洞窟的资料他看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矿区,现在已经不是前期捡漏的时候了,谨慎一点不会错。

    “是吗?你既然都知道这片沼泽是对方想象中的天然屏障,那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可以穿过去?”凯文兰特冷声说道:“你觉得自己比米索布达比人更了解这片沼泽?”

    “可至少沼泽是在我们能力控制范围内啊,困难是一定的,但却可进退自如,真要有确实过不去的地方,再撤也不迟。而如果是走正面冲击矿区,你也看到了,敌人完全不会在乎他们的后方,而只会在正面设立无数的埋伏和关卡,我不觉得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相比起沼泽的危险,米索布达比人难道不更危险?”封借口说道,流浪旅团还是比较认可王重的判断,当然他们不是不难受,而是王重以前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实力决定话语权,以王重的层次,判断肯定比他们好一些,或许自己不接受,但也要保留意见,这就是团队,不能每个人都有意见。

    “闭嘴吧你,这片沼泽的环境大家都忍了一天了,真要这样一路挨过去,到了地方我们的人还能剩多少战力?”旁边的奥沙副团长一直就不爽让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此时冷笑道:“再说了,这才刚走了一天,已经损失九匹马,知道托雷亚战马一匹能值多少钱吗乡巴佬?到时候这一路的损失,你们流浪旅团来赔?”

    “那也比陷大家于危险中强吧,我觉得王重的谨慎是对的,特别是这片沼泽的天然环境,更可以让我们出其不意,”奥斯卡是王重的坚定支持者,“而且我们也可以派几个人将战马先?;卣釉蟊呷サ却?,等完成任务后再汇合,那样就不会损失更多了?!?br />
    “说得轻松,这可是米索布达比人的地盘,那边又是平原,万一被人发现了呢?你是打算直接害死守马的兄弟,顺便再给敌人送份儿大礼?”

    “就是,再说了,用的着这么小心翼翼吗?你以为咱们KD旅团是你们流浪旅团?”

    “本来就该直接从正面打!好好的一个任务,非特么折腾?!?br />
    KD旅团的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原本和流浪旅团表面看起来还不错的关系,在切身利益面前就像纸糊一样的脆弱,陷这沼泽里,美女都特么成了泥人,再也没什么赏心悦目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