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舰队最前方的、数以千计的轻型作战艇从巨人的腋下或胯下钻过,第一批冲进了米索布达比世界,紧随其后的则是相对大型的运载艇和马其顿巡航舰。

    那边已经被清空的米索布达比世界反应倒是极快,绿色的世界已经不再,而在那漫天的尘嚣中,新的部队显然已经填充了上来,无数的奥术飞弹和各种火球、冰箭从下方仍旧弥漫的尘嚣中呼啸而出,这些攻击对雷神的伤害虽然不大,但对轻型作战艇而言就是种灾难了。

    从王重的窗口位置,一眼就能看到最先冲进去的那批作战艇起码有四五十架被瞬间命中,打开着符文能量罩的作战艇虽然不至于被一下就轰爆,可在能量的冲击中不免影响飞行的角度和航线,加上冲进去时过于密集,被打偏航线后自己撞毁自己的不在少数,有十几架作战艇直接就冒着烟打着转往下方飞快坠落。

    这点损失显然是可以承受的,且冲进缝隙后的空间更大,无数作战艇上的符文炮都在频繁闪耀,轰轰轰轰的密集轰炸和弹道交织,洗虐整片笼罩在尘嚣中的大地。

    下方的火力瞬间被压制了很多,但紧跟着就是无数升空的飞行军团。

    骑着狮鹫或是翼龙的骑士从下方的尘嚣中破空而出,迎向那漫天的作战艇,它们体型相对作战艇而言还要更小,灵活无比,在漫天的交织的弹道中穿梭,演示着各种花样的飞行技巧,眨眼间便已近身交接。

    骑在他们身上的米索布达比战士们都有着远攻的能力,各种奥术或是强力的弓箭、长枪飞射,特别是那种数米长的长标枪,一旦发动持续攻击,舰艇的符纹盾会很快被消耗,一旦符纹盾消失,舰艇瞬间就被扎穿,而且这些飞行生物非但灵巧,本身也拥有极其强悍的战斗力,尖牙利爪,配合着下方的漫天攻击,加上作战艇的阵容也还未成型,只是一个照面便已被完全压制,而也正是此时,几艘巨大的运载艇已经穿过了空间缝隙。

    舱门开启,无数的黑点从中飞出。

    圣地的飞行部队,角鹰军团,看那些角鹰身上覆盖的纯黑铁战甲,光是装备就足以让其他军团羡慕到口水长流,而骑在它们身上的那些战士则显得更加强大,英魂巅峰那是最基本的,还有更强大的技战术要求,绝对精锐中的精锐,仅仅只是两千角鹰军团,散发的气息却堪比数万大军。

    此时从运输艇中呼啸而出加入战团,这些角鹰有着不输给对方飞行军团的灵活,且配备着强大的符文炮一类魂器装备,个体作战能力却似乎还要比对方更强大一分。

    空中一面倒的局势瞬间被制衡,一时间陷入胶着,在空中搏杀,但对方的后续似乎有限,而从后方虚之空间中源源不断补充上来的作战艇却还有着海量的数量,同时几艘大型巡航舰也已经进入攻击位置,强大的火力开始覆盖地面,对方各种针对空中的奥术攻击以及远程术法明显被压制了下去。

    只见空中各种光影、弹道纵横,集团作战,人类文明的力量是优势的。

    不停的有被摧毁的作战艇在空中炸裂又或是冒着烟坠落下去,有的战士还来不及跳出就已经整架战艇炸开或是坠毁爆炸,但也有及时从坠落的舰艇中跳出来的,这时候双方的交战高度并不算高,以他们的身体强度加上一些辅助降落的装备,着陆是肯定没问题的,只可惜敌人并不会给你轻易着陆的机会。

    身在半空中的这些英魂战士显然还不能像天魂那样自由飞翔,即便有辅助降落的装备,他们在空中的灵活性也是大受限制的,最多只能进行滑翔,方向或许能一点点的微调,但速度和惯性都不受他们自己掌控,这简直就是一个个移动在空中的活靶子,或是直接被下方的火力秒杀,又或是被呼啸而过的飞行骑士一剑削成两截,能存活下来的不足十之二三。

    圣城军的伤亡固然不小,但对方的伤亡却更大,此时的作战艇部队已经逐渐成型,交错纵横的战阵,想要再像之前那样靠着灵活杀进去,利用飞行生物的强悍制造杀伤已经很难了,再加上四周逐渐密集的火力压制,以及在角鹰军团的牵制和拉扯下,对方的飞行骑士部队已经从劣势逐渐转向溃败,在空中不停的被炮火击中,炸裂成血雾的敌人,连同那些强大的飞行生物,一旦被打中,几乎是连受伤坠落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还没有参战的指挥艇中,有许多人正拽紧着拳头在欢呼。

    优势明显。

    不是米索布达比人弱,而是他们更强!

    战斗的血液在沸腾,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入战斗,想要建功立业,想要征服!

    这是生物的本性,也是人类的本性!

    米索布达比人的抵抗还在持续着,但现在局势似乎已经被圣城军掌握住了,各级指挥艇以及那巨大的托拉斯航母终于缓缓开拔。

    托拉斯航母移动时那巨大的机械轰鸣声,即便是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也是独树一格、清晰可闻,巨人撕开的裂口已经足够宽阔,但也仅只是能让那如同城堡般的航母主体刚刚通过而已。

    巨大的舰体才刚刚从那边世界中探出个头,就迎来了米索布达比人最疯狂的反击,似乎是感觉到这个大家伙对整个战争战局的重要性,无论是下方那些原本就已经被压制的火力、还是空中本就已经陷入劣势的飞行军团,此时都是不要命似的朝托拉斯航母集火过来。

    砰砰砰砰砰!

    一道蓝色的能量盾顶在了托拉斯航母正前方,漫天的攻击在那能量盾上炸开一道道火焰,伴随着光晕的涟漪,可本就已经在对攻中显得不复之前全盛时的火力,面对这个恐怖的大家伙,根本就无法撼动分毫,而这样强行攻击所换来的,则是被放开的空中角鹰军团、作战艇以及那些更强大火力的全力回敬。

    地面一时间处处炸裂开花,圣城军疯涌的火力宣泄,就像是要直接碾平这座世界!

    在托拉斯航母刚刚才从裂缝中钻出半个舰身的时候,米索布达比人似乎终于绝望了,下方的集火已经不再猛烈,甚至攻击也变得凌乱起来,似乎米索布达比人想要撤退了,显然他们也知道,一旦托拉斯航母进入,以航母最凶残的攻击力,配合上飞艇的火力阵线,等待他们的绝对是毁灭。

    人类对米索布达比人有研究,对方似乎也没闲着啊。

    圣地军团并没有过度追击,征服一个三级文明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今天的战略任务只是成功登陆并建立据点,空中的角鹰军团开始执行起护卫任务,作战艇之类的小型单位还在持续着对某些区域地面的火力压制,而像巡航艇那样的大型单位却是直接都?;鹆?,只是护卫在还处于穿行状态中的托拉斯航母周围。

    而其他像运输艇、指挥艇、能源舰等等舰型则已经开始降落着陆,一道命令则是及时在王重他们所在的指挥艇舰舱中响起。

    “所有小队注意!所有小队注意!作战任务,协助军团登陆、建立据点,并清剿战场残余!”

    连续的警报声和红色旋转光在每一个舱室中回旋着。

    “妈的,终于该我们了!”

    所有人都已经兴奋了起来,这边流浪旅团诸位也不例外,夏尔米不停的喃喃念叨着什么,就连他身边一直自信不足的马里奥此时都是满脸潮红,身处于这样的战场中,就算是最胆小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被那种战火所感染,变得无所畏惧。

    舰舱在嗡鸣着,此时已经顾不上去看窗户外的情况了,奥斯卡在四周轰隆隆的降落声中冲身边的同伴们大声喊道:“大家出去后尽快集合,不要分散开,活着才有未来?!?br />
    这一刻奥斯卡还保持着冷静,尽管身体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可是他知道,流浪旅团并没有那么强,弱者想要活着必须更聪明。

    流浪旅团所有人都狠狠点头,封则是伸手按在了胸口,做了个祈祷的姿势。

    “伙计们,好运!”

    轰隆隆~~

    整个舱体猛然一阵剧震,显然已经碰触到了坚硬的地面,指挥艇在迅速的震荡之后很快就稳定下来。

    头顶的警报红灯猛然加速了旋转。

    “出击出击出击!”

    “快快快快快!二号舱出动,三号舱准备!”

    舱外有副指挥官的声音在急迫的嚷着。

    哒哒哒哒哒哒……

    密集的脚步声在舱外的过道上踏响着,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流浪旅团所在的就是三号舱,此时大家虽然早已是第一时间解开安全带,但毕竟是第一次进入如此宏大的战场,经验太浅,整理自己装备的、检查随身物品的,甚至被安全带绑死一时间没解开的,手忙脚乱的人还真有不少,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队形,舱门已经被外面一个大胡子猛然拉开。

    “三号舱出击!快快快!都跟上!”那吼声震天的语气不容置疑,就算滚的,也要滚出去。

    被这语气一催促,原本就有些混乱的队形这下是完全不成形了,靠门边位置的奥斯卡和小眼睛夹杂在索克萨尔旅团的人流中就被挤了出去,王重也是被前涌后挤着的挤在了队伍中段位置,斯嘉丽似乎是在后面,流浪旅团的人也是瞬间就被分得零零散散。

    好在也就是前前后后不远,倒也没人出声,王重夹在人流中一路小跑出舰艇,才刚刚着地,一发巨大的蓝色奥术飞弹就呼啸而来,在距离指挥艇仅只十数米处轰然炸开。

    先前在指挥艇中隔着窗户,看那漫天的奥术飞弹打在巨人身上跟玩儿似的,还觉得这玩意威力不大,可此时近距离的感受,先别说威力了,光是那足有圆桌大小的奥术能量团,看起来都像是陨石直接砸过来一般,恐怖骇人。

    此时大地都是随之狠狠一震,卷起一阵恐怖的气浪,巨大的指挥艇都在这气浪中被掀得微微翻起,打了几个晃再重重的靠下,而在王重前面的几个索克萨尔成员则是直接就被掀飞了起来,王重也是被那巨大的气流刮得往左侧飘逸,魂力防御顿时开启。

    好在那只是气流的冲击,离开攻击的中心,产生的气流推力虽大,杀伤却极其有限,王重稳住身子,倒是没有受伤,只是耳朵被震得有点嗡鸣,嗡嗡嗡的长音不断。

    还没等他适应一下耳朵的嗡鸣声、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正前方已是一道剧烈的气压凌空压来,那是一个身穿着重型铠甲的米索布达比人战士,身高有两米左右,横向体型十分魁梧,手中提着的是一柄巨大的战锤,冲击时如同装甲开道、气势惊人。

    砰!

    王重双臂交错,空手接挡,只感觉整个身子一沉,脚下瞬间就是两个深深的脚印,但冲压上来的锤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猛烈巨大。被王重双手顺势一扯,左腿凌空抽起,砰!

    那个高大的米索布达比人直接被踹飞了出去,可紧跟着就感觉身后有一道剑光闪耀,拦腰横截,王重在空中强行扭身,避开那?;鞯耐蹦抗夥煽焱砗笠簧?,却发现那敌人在足足十几米外,刚才只是一道剑气。

    人类也有类似的技巧,且先不论威力,两者的感觉并不一样,战争虽然很华丽,但王重看的很细节,米索布达比人基本分为两种,一种近战型,拥有极强攻防能力,一种是释放远程奥术,对面的战士也死死的盯着王重,战局不利,从情绪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如果他们跟人类的情绪表达类似的话,头上的触须带着淡淡的光芒,手中的大剑覆盖了一层光。

    这手持大剑的米索布达比战士穿着一身银亮的铠甲,类金属材质不明,胸口有着一个金色的剑型标记,看得出,这个世界的生物对于“?!毙捅饔凶胖茨?。

    滋滋滋滋~~

    他那满头的触须突然过电一样的闪烁过一层电光,与此同时手中大剑一握,又是一道开路般的剑气激荡,正面袭来,却比起刚才偷袭那一击还要来的更快!

    (快要过春节了,时间好快,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过……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旅行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