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的鬼浩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魂力的满溢让他的感觉好极了,面前的王重就像是一只蝼蚁般被他俯视着,什么叫暴力碾压?那种因为力量层级的改变而带来的凌驾感,凡人根本就体会不到!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手的呼吸、能清晰的感受到王重的每一次脉搏跳动,甚至他感觉光是自己操控的魂力气流都可以直接捏碎一个人的脖子!那种彻底的掌控感,让他感觉对面的王重简直就像是一只被自己捉住后围困在笼中的老鼠,或是待宰的羔羊!

    一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闪亮出光芒。

    杀!

    鬼浩眼中戾气大盛,不再有任何犹豫,身影一展,整个灰色的身影瞬间爆射,巅峰魂力的加持让他的速度爆增,快的犹如一道光华,他的速度快,另一道身影却更快,凭空闪耀起的火光,就像之前对阵韩人清时一样,猛然出现在鬼浩身前,凝聚的火焰手掌朝他正面迎来。

    鬼浩的眼中满是戾气和杀意,根本就不闪不避,手中匕首一翻,直接迎上,区区一个法像凭什么敢和他叫板!

    轰~~~

    魂力爆射,一灰一红两道身影在半空中撞击出一个震荡的力场,随即被相互的力量狠狠弹飞,鬼浩倒退十多米,沙拉曼达也飘飞起来,依然是面无表情,但是鬼浩却是有些惊惧,看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谁能想到一个法像竟然有这样的对抗力!

    很显然,现在的废柴王重走了狗屎运,不知怎么弄到这么强的法像,但是依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噌噌噌噌噌……

    鬼浩的身上魂力波动,虚影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并凝聚成实体,五个英魂期巅峰的鬼浩,这也只有他这样拥有苍穹魂海才能完成的超级刺客战技——魂分身!

    每个分身都拥有一万格拉索的战斗力,同样具有相当的战斗能力,鬼浩带动两个分身杀向沙拉曼达,而另外两个分身直取王重,双管齐下,他倒要看看王重有什么通天的手段!

    火焰精灵王火焰咆哮,双手展开,锁链从左右两次迅速眼神形成一道火焰锁链的网,把所有的分身拦了下来,任由分身想用什么方法突破,像是无限延展的火焰锁链总能阻挡去路,并不断的追击。

    双方不断的碰撞,分身的力量和火焰精灵王的锁链发生剧烈的爆炸,火焰四射,同时魂力也在剧烈的消耗,鬼浩的脸色有点难看,这法像他娘的怎么会有这么高度的自由判断能力,而且对方的损耗应该比自己的分身大才对,可是在不断的突围中,火焰精灵王并没有什么衰弱的迹象,可是自己的几个法像却在不断衰弱,感觉就是气球一样不堪一击,而鬼浩自己的突围却被沙拉曼达的火焰刀拦了下来,对方似乎可以清楚的判断自己的本体。

    沙拉曼达的无限火焰锁链让鬼浩的计划破产,鬼浩并不想在众人面前浪费太多时间,拖越久对他就越不利,法像凝形,那是一尊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虚影,当法像出现瞬间,鬼浩的身体也出现了虚实之间的不真实感。

    刺客之神——暗影杀!

    任你通天彻地之能,能把影子怎么样?

    在鬼浩进入影化攻击的时候,他的四个分身也变得更加脆弱,同时操控性也降低,但并不重要,火焰锁链看似一个个的击破分身,却要给他了接近王重的机会,他要亲手挖出王重的心脏!

    几乎是一刹那的时间,鬼浩就已经来到了王重不到一米的距离,只要手中的噬魂匕首一刺,就可以终结这一切。

    这时,王重的嘴角望着虚空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的眼睛直视,鬼浩却有一种被洞穿的感觉,不可能,他不可能捕捉到影化的自己!

    匕首坚定的刺出,然而眼看就要刺穿王重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下一刻,整个竞技场显形,刚刚锁链所经过的轨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文阵,像是一张巨大的网,而鬼浩就是那自以为是的飞蛾。

    背后的锁链已经缠绕住了鬼浩,显然沙拉曼达的锁链具有破虚的能力,瞬间就把鬼浩和他的法像都捆住。

    近在咫尺,鬼浩愤怒的眼珠子都能凸出来,他做梦都想把匕首捅进去,王重微微摇摇头,打了个响指,瞬间鬼浩化成了一个火球。

    烧吧,只有火焰能够净化这个躯壳,竞技场只有鬼浩歇斯底里的惨叫,在进入英魂巅峰,沙拉曼达的能力也进一步明确,他其实是以阵法为主的法像守卫,同时火焰能力也进一步提升,助燃魂力,像鬼浩这种没有太多手段的,一旦被点燃就是不死不休,至于破虚,那是沙拉曼达的基本。

    鬼浩的惨叫为这场战斗画上了句号,在场不少是从CHF来的,或者了解联邦的斗争,无论对手,大概都是个解脱了,他的能力真不足以支撑,而王重则超乎想象,从头至尾都没出手,一个法像解决一切,而这个法像所展现出来的综合能力已经超乎想象。

    擂主台上,所罗门若有所思,卡洛琳的心中则完全确定,如果说之前光是凭借‘具象化法像’的猜测还让他们没有多想的话,那此时此刻,这近乎不讲理的法像锁链却是让他们终于意识到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像!能同时拥有如此众多的战斗意识手段,能拥有独立特行的战斗智慧,还能拥有近乎‘规则’般的兵器,同时可以作用到现实和虚影法像这两个层次空间中,那只有一种东西可以达到。

    魂卫!

    而说到魂卫,那就不得不提到黄金石板,那是地球联邦目前所掌握的最高端的内容,即便在圣城,曾经也是属于相当特殊的维度秘宝。

    黄金石板自古流传,并非出自某人之手,其存在年代远比人类诞生的时间还要更久远得多,据说共有十二面,拥有神奇玄奥的规则力量,即便是当初的至圣导师阿达利亚也曾对黄金石板中蕴含的力量所惊叹,让黄金石板一度成为圣城那些顶尖强者们追逐的目标,只可惜最后证明那样的力量并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即便历经了许多代顶尖高手的参研,对黄金石板的开发也是一直只停留于召唤魂卫的表面,更深入的领域,就算是至圣导师也无从着手,这才让圣城高手们对黄金石板的热情慢慢淡化了下来,以至于让更下级的联邦家族染指。

    目前已经得知的,凯撒帝国似乎有两块,斯图亚特家族原本只有一块,但后来在天京拍卖到一块了,也拥有两块了,除此之外就是墨家有两块。剩下的几块,或许有的在圣城某些不死心的研究者手中,有的则听说是流传在帝国那边,只是没有一个具体的界定不得而知。

    以人类目前对黄金石板的研究,十二面黄金石板代表是十二个不同规则的位面,就好像是十二扇大门,如果能利用石板在合适的环境中和宿主产生共鸣,就可以开启位面的通道,获得介乎于一般法像和魂兽之间的共生魂体,那就是魂卫,拥有很强的战力,在战斗方式的表现上比具象化法像会更加清晰和凌厉,而且具有自主意识。

    当然,说是召唤,但一般人拿到黄金石板也是没有用的,必须是命运的归属者才可以使用,这还只是第一个门槛,其实还必须需要至少两个以上的天魂战士给予魂力上的支持,通过结界法阵,才有可能打开黄金石板与另一个世界的通道,让这个召唤契约达成。

    一般来说拥有石板的家族都是如此,当然根据最后召唤者的天赋不同,召唤的水平也不一样,这一切都要看命运,也是卡洛琳的终极底牌。

    王重的这个法像绝对是通过拍卖的那个代表火焰的黄金石板召唤来的,问题是他并没有石板,难道是破解了石板符文的奥义?

    这个几百年都没人能够真正明白的,王重能理解?

    卡洛琳的内心惊涛骇浪,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是巧合,还是什么?

    就算他破解了符文召唤的方法,可上哪儿找两个以上的天魂战士为他护法?

    地上火焰停止,鬼浩已经被火焰吞噬,这次王重没有停手,在圣地,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至于鬼家的针对……他们不是一直在针对吗?

    这只是反击的第一步,未来会更加的凛冽,进入英魂期巅峰,熟悉了圣地的基本规则和状况,王重心理也开始有了底气。

    流浪旅团出众的声音照例在安静的魂斗场看台上响起,他们是真的开心,再赢一场就发财了!

    “我说……黛儿,你家这小工有点夸张了啊……”纪梦漓的樱桃小口微张,也是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那个是……火焰的黄金魂卫?”

    作为大师级的结界师,纪梦漓虽然没有接触过黄金石板,但也有一定的了解,黄金石板曾经引起一阵子热度,可哪怕至圣导师的研究下,也只得到了一种召唤的作用,还只能对英魂期的战士起作用,当然如果资质特别,召唤出来的魂卫会相当相当厉害,但这些魂卫又很难渡过晋级天魂期的天劫,怎么说呢,是一种貌似强大又鸡肋的秘宝,那段时间研究过深的人都没什么好果子,久而久之,有能力的人反而敬而远之,没想到隔了这么久又冒出来了。

    “魂卫?”蓝黛儿也是刚回过神,这可不是她的专业。

    纪梦漓笑了笑,“有时间具体跟你说,这家伙能召唤出结界向的魂卫,说明有成为界师的潜质,要不要我帮帮你的小情人?”

    “你的小情人,你要就拿走,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家有心上人了?!?br />
    “切,有守门员就不进球了吗?”纪梦漓调侃道。

    鬼浩的战死也让其他挑战者一阵冷清,刚刚晋级圣徒就完蛋,还是那个号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第一英魂?光是魂力爆发就达到一万二格拉索的超级猛人?

    所有人都要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成名固然好,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些本就是鬼家的人更是都已经感觉快要窒息了,鬼心影目睹了这一切,心中的滋味很复杂,她和鬼浩早就分道扬镳,今天的结果,求仁得仁吧,两人总有一个人要死,只是她和王重也渐行渐远了,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吧,从今天之后,鬼家或许也要调整一下战略了,那些低估王重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王重环顾全场,还有一战,卡洛琳不太可能亲自下场,虽然每次参与,但也知道帝国和联邦这边暗斗的厉害,也是圣地高层有意营造的气氛,不会把精力浪费在自己这里。

    此时的地球,通过几次大战的胜利,卡奇尔坦证明了他们足以在沙漠之中立足的实力,没了盗贼的袭扰,卡奇尔坦城的建设,总算是按部就班的上了正轨,商队往来,同时,宫益的招募计划,也悄然展开,不仅针对帝国,还针对联邦,在等级森严的帝国,卡奇尔坦带来的全新的制度,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对于联邦,这里充满了机会和神秘,宫益发现,联邦对图坦卡蒙的影响力没想象的那么大。

    人才的重要性,宫益的重视度绝对比帝国方面高的多。

    办公桌前,宫益这么忙着处理情报,他们三人还真是各司其职非常搭配,卡奇尔坦的战争红利正在一点点兑现,整个绿洲,一片欢声笑语,尤其是红姐主持的幸福绿洲,俨然成为沙漠中最受贵族们欢迎的销金窟,来往于此的贵族们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灵通的消息情报,男人在面对酒精和女人嘴巴本就不严,在加上红姐的套路,恨不得各种表现,而一些珍贵的情报就出来了。

    此时,一份情报摆放在宫益的面前,沙皇南谒·塞勒凯特为某件东西而来,要屠戮卡奇尔坦。

    其实宫益一直都在留意卡斯特罗的行动,黄金石板得到得太容易了,同时卡斯特罗在谈判时的姿态放得太低,完全不应该一个大领主贵族应该有的模样,哪怕是战败,他毕竟背靠着图坦卡蒙皇室,或许可以沉默一阵子,但不至于惶恐到连黄金石板这种东西都交出来。

    现在看来,已经明显了,沙皇南谒·塞勒凯特就是卡斯特罗布下的陷阱,正所谓怀璧之罪!

    宫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向外面,正值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个灯红酒绿的绿洲映入宫益的眼中,卡奇尔坦就像夜空中冉冉升起的启明星一样令人心醉神,而这是他们一手创建的梦想乡,对红姐,是新的开始,对雷诺,这是家,对他,这是一个通往一个更高阶层的梦想的起点。

    这次面对的是沙皇,一位真正的天魂期强者,不是那种度劫失败后,失去了信心与部分力量的天魂高手,而是图坦卡蒙排名前十的恐怖大师,杀戮制造者,面对图坦卡蒙皇室,也敢自称“沙皇”的真正强者。

    宫益看着窗外的灯光,沙皇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幸运的是,现在他不需要一个人承担,木子现在就在绿洲,宫益转过身,拿起那份沙皇的情报,朝着木子的起居室走去。

    木子的房间非常简单,只有四面墙壁,就什么都没有了,偶尔在这里的时候也是深居简出,没有特殊情况他不太和外人接触。

    听到宫益的敲门声,盘膝坐在地上的木子睁开了眼睛,“进来?!?br />
    宫益打开门,走了进去,微一躬身,前手上的沙皇情报递了过去:“木子先生,您看我们该怎么处理,是不是通知王重?”

    宫益对木子的态度非常尊敬,即便木子让他直呼其名,但宫益坚持敬语的称呼,在力量层次上的判断,木子肯定比他准确,他也不能遇到点什么事儿都一惊一乍的去找王重,那会打乱王重在圣地的修行。

    木子接过情报,看了一眼,出乎宫益所料的,木子并没有露出一丝的为难,只是笑了笑,说道:“图坦卡蒙第八天魂期,目前我对付他还有点问题,不过我有办法处理,天讯我会保持联机,要是人来了就叫我,记得不要正面对抗,拖延到我抵达?!?br />
    说完木子站了起来,放置在他身后的生死棺猛地一旋,一阵漆黑闪过,便带着木子消失不见,饶是见过世面,宫益也是瞠目结社,自认为天赋不错,可是跟木子王重比起来,简直是没法看,同样是英魂期,这两个怪物的成长完全非人类。

    至于木子怎么处理就不需要他担心了,王重和木子办事绝对靠谱,他只需要处理其他的事情,只是……这样的高手怎么对付?

    王重的胜利还是让不少人咬牙切齿,倒不是说有多在意王重,而是他们基本上都压了王重输,本以为这是稳赢的,哪怕是赚点小钱也是好的,可是如果全赔进去,那可就亏大了,难道就没有人能制裁一下这家伙吗?

    身影一闪,一个小个子出现在中央,一身录武堂的小号堂服穿的规规矩矩,配上一柄系在腰间的、没有剑鞘的细剑,脸上带着温柔可爱的笑容,当然能笑的这么可爱的一定是个boy。

    都这种情况了,还有人敢凑热闹?

    “我来试试吧?!彼ξ乃?,脸上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战意,也完全感受不到有什么强大的气息,反倒让人觉得有那么点天然呆。

    (月末最后一天,也是2017年最后一天,麻烦大家看一下,是否还有剩余的月票,支持一下斗战和骷髅,万分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