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奥心中骂娘,这个时候你到时听客气的,知道老子是前辈了。

    “哦,你叫什么,哪个势力的,什么阶段?”里奥并没有搭理奥山堂本,哪怕是落地的凤凰也不至于要在乎这种角色,至少目前的奥山堂本还不配。

    “王重,霸族,学徒,想来试试炼金副职?!蓖踔丶苑讲⒚挥械闫?,他也不点破,好歹对方还收过自己的好处。

    里奥没有继续说,打开天讯,别人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里奥已经第一时间通知墨菲大师,他最近已经被这件事儿折腾的死去活来,终于可以交差了,恨不得大哭一场,但现在还不行,他要稳住,因为他还不能判断,大师找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在不能判断怎么站队的情况下,就不要站队,保持中立,稳住。

    “里奥,我们要保证选拔的公平公正,这是炼金师工会的原则,你把前因后果说说,为什么要驱逐他?”里奥开始了和稀泥,以他的水平,对付奥山堂本还是绰绰有余的。

    奥山堂本愣了愣,没想到里奥折腾了半天竟然弄出这么一出,他想做什么,为这个废物出头?

    “有好戏看?!?br />
    “什么情况?又是那个王重?这还真是个事儿精啊?!?br />
    周围参加考核的新人们原本一个个都紧张死了,现在给这一闹,紧张的情绪给缓解不少,议论纷纷。

    诺拉白也正在这考场的一个角落中,他这半年的进步其实不小,一直保持在新人的第一梯队,是有把握通过千峡鱼林的那批人之一,但显然这家伙太清楚圣徒资格对新人的重要性,所以决定加个双重保险,他的炼金成绩不错,有那几个霸族师兄照顾,这半年也做过不少炼金实验,学徒考核有机会,至于秘境那边,先不急,等出来第一手信息更保险,诺拉白可能在联邦的时候有点不着调,可在霸族这家伙的性格还挺受欢迎的。

    只是这第一天报名的人实在太多,上午过来的时候太挤,还没排上队,上午的名额就已经满了。他也是等到下午人少了一点才排上,也是巧了,居然正好和王重同一批参加测试,这时看得是忍不住暗暗叹气。

    上次诺拉白提醒王重,说霸族有人会搞他,其实就是因为这奥山堂本,仗着在炼金工会有人罩,堂本师兄在霸族圣徒中的能量不算小,有好几个霸族的师兄听说了他和王重的事儿,想讨好他,都想拿王重开刀。诺拉白当时是听说了,可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暗暗提醒,幸好后来王重经常玩儿消失,又不是常在霸族露面,这才一直没给那几个人找到下手的机会。

    可没想到啊,今天炼金考核居然是这家伙监考,而且王重还恰好来参加测试了,这不是送上门吗……诺拉白有点犹豫,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帮王重说点什么话,可这种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转就打消了。对王重虽然有好感,但也仅止于好感而已,两人关系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如果只是小事儿还可以顺手帮帮,但这种会影响自己前途的事儿……就还是算了吧,何况,这家伙还是那么冲,在人家地盘上,比对方还叼,这简直就是自己作死,自己就算想帮他也根本没有办法。

    王重完了。

    诺拉白叹了口气,拉了拉衣领,他决定安安静静的当个美男子,坐看作死哥灰飞烟灭,自己默默的替他上柱香就算是不枉大家认识一场了。

    “就凭他之前实验事故炸毁过三栋楼,这还不足够吗?”那边的奥山堂本已经强压了下火气,重复了一遍,主要是他并不太确定里奥到底是想帮这小子出头,还只是想彰显一下存在感,如果是后者,也不过只是自己多解释一句的事儿,犯不着两个监考先闹翻。

    “哦,那是结界实验吧?关炼金什么事儿?”里奥一副装不懂的样子,四周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他大概了解了这个王重到底犯过什么事儿,这还真是……活脱脱的惹事儿精啊,里奥抹把冷汗,看来上次在工坊里没有打扫卫生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然自己得更惨!

    “实验事故!事故就是事故,前辈,你是故意的吗?”奥山堂本已经有点失去耐心了。

    “这怎么能说是故意的呢?”里奥皱着眉头:“事实就是事实,再说他之前犯的事儿,圣城方面已经有了处罚,我们并无权追究,堂本,不要搞事!好了,大家继续测试,不要影响考核进度!”

    “慢!”奥山堂本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变得冰冷。

    坦白说,如果是以前的里奥,奥山堂本绝不敢这样和他说话,可现在,是真没把里奥放在眼里。一个已经在炼金工会里失去靠山的家伙,虽然本身是个五星炼金师,可那又怎么样呢?一个势单力薄的五星炼金师就是坨狗屎,因为他在工会里没有任何权利,根本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反倒是如果双方真起冲突,自己身后的那位随随便便就能碾死里奥这种家伙,如果今天就这么算了,他可就成了笑话。

    先前只是不想落下一个欺老的名声才和他客客气气,这家伙还真当他自己是前辈了?

    “里奥,你自己在炼金工会是个什么处境,你自己不知道吗?我给你脸才叫一声前辈,可你得知趣,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奥山堂本冷冷的说道:“今天这小子,我驱逐定了,你真以为你自己能插手?”

    里奥愣了愣,虽然知道这家伙不是真的尊重自己,可冷不丁听到这样的话,里奥也是心头火起,落地的凤凰真不如鸡也不是一个只小鸭崽子可以挑衅的,正要发火,却冷不丁的听到有人在门口说道:“考场内不得喧哗,堂本,里奥,你们怎么监考的?都吵什么!”

    虽然是同时呵斥两人,可门口进来那人那杀人的眼光明显是瞪在里奥的身上。

    奥山堂本暗暗冷笑,恭恭敬敬的冲那人鞠了一躬:“奥尼克导师!”

    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只见来人约莫四十岁上下,略显矮胖的身材,走起路来却虎虎生威,冷冷的看着里奥,那眼神就像是老鹰在看一只鹌鹑。

    奥尼克,炼金工会的十星炼金师,在炼金工会也大大小小算是个角色了。

    当年有着墨菲大师的信任,里奥同学可是相当风光的,像奥尼克这种角色,炼金工会有很多,里奥甚至都没有过多的注意过他,只依稀记得曾有过那么几次因为工会的事儿,和他合作过,当然,肯定是里奥为主,对方为辅,貌似不怎么喜欢拍马屁,相当自负,还挨过自己骂。

    怎么,他是奥山堂本的导师?

    那边奥尼克简单听了一下事情经过,看了看王重,坦白说,他对这个王重什么的并没有兴趣,让他更感兴趣的是里奥。这家伙以前在炼金工会得势时,就因为自己没拍他马屁,许多本该属于自己的机会和资源,都被他随手分配给别人,否则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是大师了。

    奥尼克一声冷笑,看向里奥:“一个搞结界都搞不明白,又跑来鼓捣炼金的人,这样的人配做一个炼金师吗?别说他容易出事故,就凭他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格,他就根本没资格来炼金,把三大副职看成什么了?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奥山堂本监考的判定没有任何问题,里奥,倒是你,这么维护他,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

    里奥发给墨菲大导师的消息并没有得到那边回应,里奥其实心里也没底,其实他完全可以让王重私下给他留个联系方式的,可找了这好几个月,人都魔障了,现在一看到,脑子里就只有一根儿筋想要把他紧紧拽住,然后等着墨菲大师过来,生怕他离开自己视线半点,脑子已经转不过弯。

    此时听奥尼克那冷嘲热讽的声音,里奥心头火气,可终归是不敢发作,谁知道墨菲大师还在不在意这个叫王重的家伙呢?他现在只能是死撑,多拖一秒算一秒,也算是自己尽力了:“够不够资格不要紧,我只是作为一个监考导师,在维护一名考生正常的权利,他并没有在考场上犯事,任何人都没有理由驱逐他?!?br />
    “呵呵,给你点脸你还就喘上了,我要驱逐他,还需要你同意?还需要理由吗?”奥尼克冷冷的说道:“别忘了你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不懂尊卑?区区一个靠关系的五星炼金师,是谁给你勇气和我这样说话的?”

    里奥想要鱼死网破,但还是忍了下来,他的天赋不如对方,如果没有墨菲,那是稳稳被踩死的,王重这小子反正找到了,驱逐就去驱逐,又不是去死。

    见里奥闷不做声,奥尼克得意的笑了笑,拍了拍手,只听得门外有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两排侍卫一共十个人排着队小跑着冲了进来。

    奥尼克微微一愣,好像人有点多,今天炼金工会安排在这边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侍卫是有那么一二十个,但不可能刚好全都守在门外等自己命令吧……只是仓促间他也来不及细想,反正穿的都是炼金工会侍卫的银甲,似乎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奥尼克带着点嘲讽的看向里奥和王重:“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

    大厅里安安静静的,诺拉白包括无数考生都是咽了口唾沫,搞个炼金测试居然还出动炼金工会的银甲侍卫了……

    王重也是哭笑不得,事儿好像闹得有点大,这里奥纯粹就是帮倒忙,那个奥尼克显然是冲他去的,自己算是遭受无妄之灾了,否则之前奥山堂本已经被自己激得要出手,自己正好顺势直接揍他一顿,爽爽手感,早特么闪人了。

    没办法,现在事儿都已经来了,这是炼金工会的侍卫,这不是打不打的过的问题,跟卫队动手是跟圣地的规矩作对,不是私下的械斗,这完全是两回事。

    奥尼克则是意气风发,感觉良好之极,当初被里奥分配掉本该属于他的资源,自己还不敢吭声时,他就已经在脑子里想象过无数次类似的场景了,只可惜他的命令是下了,可那些侍卫却连一点反应的都没有,跟木头人似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奥尼克愣了愣:“傻站着干什么?没听到我说话吗?!动手!”

    “好大的脾气?!崩洳欢〉囊桓錾粼诒澈笙炱?。

    “谁他妈的敢……”奥尼克大怒,作为十星炼金师,也是这次炼金工会负责学徒和炼金师考核的主要负责人,在这个地方轮不到他说话?这口气也忒大了。

    他猛一转头,可目光一滞,剩下的半截话顿时掐住,只见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正背着手大步走进来。

    而随着这人的出现,原本还安安静静的大厅乃至大厅外面正在等待考核的考生们全都尖叫起来。

    “墨菲大师!”

    “天哪,墨菲导师竟然来新手考场了?!我没眼花吧?”

    “靠,这他妈唱的是哪一出?”诺拉白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下意识的诺拉白感觉到另外一种走向,是的,因为涉及到王重,奶奶的,难不成这都能被他翻盘???

    这位中年炼金师太有名了,墨菲大师,最强的三位炼金大师之一,特别是相对于很多英魂来讲,没有之一,因为只有他是为英魂期的战士锻造武器的。

    这让墨菲在圣城,特别是在英魂战士的心目中简直就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圣城或许有那种比墨菲更牛的锻造大师,但绝对没有比他更出名的,他的形象也被做成海报作为墨菲炼金工坊的招牌,在圣城大街小巷贴得满满,想不认识都难,同时他还是炼金工会的副会长,在圣城炼金业中有着绝对举足轻重的地位!

    奥尼克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这按理说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也绝对不可能跑来帮里奥出头,这、这是唱是哪一出?

    奥尼克的脑子有点懵,旁边的奥山堂本更是直接都已经吓傻了,半句话不敢开口。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所有斗战的亲们,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