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级秘境,虽然大多数新人现在都还没有进入秘境的经验,但圣城中有很详细的关于秘境的各种资料,里面只有一种叫做唤潮鱼妖的维度生物,实力大概在两千格拉索左右的英魂中段水准,并不算强,但恐怖的却是数量庞大。而且整个秘境都是那种狭窄的峡谷通道,如同迷宫般的存在,非但要对地图相当熟悉才有走出来的机会,还根本就无法避免与唤潮鱼妖群的遭遇。

    考核内容出来的第一天就已经让大多数新人傻了眼,别说那些本就实力不强的,即便是对魂力达到五千格拉索以上的强者而言,进入这样的地方也很难成功,唯一的机会就是组队,可问题是圣城虽然不禁止组队,但每个人的进入都是单独的随机传送,而且会没收传讯所用的天讯,即便你有事先约好的队友,可也得你能在那个迷宫般的峡谷里找到他们才行,除非是运气很好,否则有那功夫,你不如直接通过峡谷出去得了……组队基本就属于不现实,除非你等着撞运气,否则还是得靠自身的硬实力。

    考核开始的第一天,有资格参赛的人却并没有潮涌而至,有的是想先试试副职,有的还在观望,毕竟时间还有,那可是真正的秘境,单独进去,死在里面可就真把小命交代了,没有人会来救你,虽然不能晋级会很惨,可是相比葬身鱼腹,活着才有希望。

    这种人在大家看来或许是懦弱的,缺乏自信,可实际却是最明智的,走得快不如走得稳,每一届圣徒晋级赛,大部分的晋级者往往都不是应届的新人,而是上一届乃至上上届的残余,圣徒名额而已,先保住命才能有资格去享受。当然他们也要承担更多,过了新手?;て谌椿姑挥谐晌ネ降恼庑┤?,天才知道他们在圣城的日子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相比之下,副职那边堪称热闹,本身有副职再身的人要评测等级,在加上一群新人凑热闹,当真是三大副职当权者的黄金时光。

    王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圣殇日开始的第一天下午了,倒不是有意迟到,沙漠中的修行正进行到关键时刻,别说王重这种修炼狂了,无论换了谁也不会为了任何理由而轻易打断破坏掉,结果回来一看,圣城中早已是另一副景象。

    几个老朋友都联系不上,包括夏尔米、格莱、萝拉、奈皮尔等人都已经进入正式的秘境考核中了,倒是在出发前都有给王重留过天讯留言,这帮人都是对他实力相当了解的,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在晋级赛这么关键的时刻跑去了哪里,可只要等他回来,通过晋级赛肯定是轻轻松松。

    除了这几位,当然还少不了蓝黛儿的留言,蓝黛儿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还是透露着关心,在圣城一个正常的自由人身份是很重要的,这其实也是所谓新手?;て谥凶钪匾囊幌畋;?,大多数新人在联邦自由惯了,对‘自由’二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解,大概以为他们进入圣城这半年的日子过得很正常?可是他们错了,如果过了新手?;て诨姑挥谐晌ネ?,那你将失去之前所有的‘自由’,只要你还想在圣城呆下去,那你就每天都得花大量的时间去完成一些琐碎的内城杂务,比如各种打扫工作、清洁工作,内城区是不允许外面那些英魂进入的,因此这些琐事只能由这些新人来完成,而且还没有收入,让你呆在圣城继续学习就已经是给你的恩赐了。大概有人会说可以卧薪尝胆,可这些工作会占用大量的时间,而且过于琐碎的杂事儿干多了,歧视压迫多了,会消磨斗志和野心,会让你越来越认命、越来越接受作为一个弱者的觉悟。

    坦白说,那些过了新人期还没有成为圣徒的,在蓝黛儿进入圣城这近十年时间里,一个出人头地的都没有,即便五六年后通过了圣徒考核,可基本上都已经变成炮灰的程度,每当有圣地征伐的时候这类圣徒的伤亡是最高的。

    蓝黛儿并不担心王重的实力,担心的只是王重不把这当回事儿,万一错过这次考核机会,那就是真正要命了。

    王重对此倒是深表认同,蓝黛儿的话一向都是金玉良言,而且自己现在对圣城的需求还有很多,单就修炼细胞宇宙学而言,就非呆在这里不可,所以这次考核是肯定要通过才行的。

    看了一下朋友们留下的资料,对于那个B级秘境,坦白说并没有什么兴趣,如果是什么A级秘境,王重还有兴趣去探索一番,反正时间还有的是,不妨先看看副职,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了解三大职业。

    最简单的方式自然是巅峰魂力的认定,剩下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儿,鉴定中心就在圣徒区的集会广场那边。

    每年圣殇日的鉴定中心都是最热闹的,不止是鉴定魂力,来这边鉴定各种副职的人很多,新人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大多数都是基数庞大的圣徒,这是圣城N多年的积累,有的圣徒考个副职学徒资格,考上七八年是很正常的事儿,上十年的也不在少数。

    而负责考核的导师们显然也是各副职的佼佼者,大师?太天真了,这种地方怎么会见到各职业的大师。

    比如炼金,学徒鉴定是由炼金师带着资深炼金学徒进行,鉴定正式学徒等级,是有资深炼金师带着学徒进行,等闲是不会有大师的,除非出现特殊人才,当然评定资格也是份美差,也不是谁都能当的,至少证明了自己在副职中的影响力,也是为了将来自己的进阶做准备。

    所以按理说,成为一名副职考核导师绝对是份儿人人羡慕的工作,可里奥现在却是郁闷得都快吐血了,他是正式炼金师,以往都是负责学徒级别鉴定的,现在好了,成了学徒资格鉴定的,惨。

    自从墨菲大师对他冷淡开始,仿佛全世界都要抛弃他一样,他感觉自己对圣地都不能爱了。

    这段地狱一样的日子里,里奥深刻的思考着到底哪里犯了错误,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新人,只是问题是,里奥也拿捏不准墨菲大师生气的点,到底是因为新人,还是因为自己,到底是想弄死这个新人呢,还是这个新人哪里吸引了他。

    现在他真不敢妄自揣测了,一旦揣摩错了,他就真的没回头路了,可问题是,他需要先找到这个会隐身术的混蛋。

    里奥这次也是临时得到的通知,事先完全没有人知会他,他还在霸族那边继续找着那个神秘新人呢,对所谓的圣殇日完全都没有感觉,结果冷不丁的就发现自己在工会里已经成为了如此被人践踏的存在。

    从自己进炼金工会那天起,就一直跟在墨菲副会长身边,在工会里那是何等的风光得意?

    何以沦落至今?里奥几乎都能感觉到别人的指点。

    里奥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里奥老师?”旁边奥山堂本微笑的声音传来:“您来得这么早?”

    里奥是很不爽奥山堂本的,以前和这人还没什么交集,就是工会里一个连炼金师资格都还没用考取到的九星学徒,坦白说,根本就够不到曾经自己的层次,现在好了,自己还要和他谈心,真是虎落平阳啊。

    里奥看了他一眼,决定还是压下自己的火气,落魄的时候就该夹好自己的尾巴,千万不要耍个性,这是他从曾经那些被自己践踏的人身上学来的。他勉强回应了一个笑容:“不早不行啊,人数安排又得是全天满场,干脆早点开工早点完事儿?!?br />
    “呵呵,您是老资格,我就是跟着您老学学经验,您做主就好?!碧帽拘ψ潘档?,当然只是表面恭敬,虽然对方是正式的炼金师,但谁不知道以前这位墨菲大导师眼前的红人倒台了,当然就算倒台了,也不是他可以踩的。

    里奥也知道,相当不爽,可他没什么办法,新手场监考导师的新老搭配就是这样界定的,这是规矩。

    王同学到了地方,当然是人多的地方,可是转了一大圈都没找到鉴定英魂巅峰的地方,可是也没什么别的指点,真是奇怪,好像只有三大职业的资格认证,找了半天没找到,这个时候已经第一天的末场了,在有一会儿就结束了,王重想想也是算了,既然到了这里,就试试三大职业也好。

    美食家就算了,他只会吃,界师……刚入门,也不丢人现眼了,召唤无头骑士八成跟自己的结界水平没有半毛钱关系,唯一有点把握的就是炼金了,而实际上自从有了黄金石板,王重对炼金也有了兴趣,想要了解黄金石板恐怕还是要有炼金方面的能力,再说了,他是个霸族,怎么能不关心一下最重要的炼金术呢。

    炼金这边自然是人不少,一些资深学徒在进行第一轮的问答,第一轮过了,才有资格得到炼金师的面试,里奥在里面百无聊赖的感慨着人生,曾经是多么的前途无量,多么的美好,怎么就一下子跌落云端了呢?

    经验告诉他,以后再也不能贪小便宜了。

    堂本还是有点资历的,所以他是第一轮的负责人,毕竟是九星炼金学徒,他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每年这个时候他都感觉自己像是王者一样,也正因为这样的地位,他在联邦圈里才特别有地位和话语权,谁都要卖几分面子,哪怕一些大家族的子弟见了他也要点头哈腰的,甚至有的时候还能尝尝贵女的滋味。

    直到遇到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要不是摩尔登拦着,他一定要弄死他。

    奶奶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让他知道灶王爷的下面到底有几只眼。

    就在这时,奥山堂本擦了擦眼睛,靠,这不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吗?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王重正在排队等,忽然眼前多了一个人,这一刻王重也咯噔一下,完蛋了,冤家路窄。

    “你,滚!”奥山堂本非常的干脆,指了指外面。

    顿时全场都安静下来,一些人已经认出了王重,都在窃窃私语。

    如果对方委婉一点,王重可能真的就走了,但如果来硬的,王耿直就笑了,“凭你?”

    “没错,就凭我,让你滚,听不懂人话吗?”奥山堂本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敢反抗,有意思,这好让他爽爽,“不但要滚,而且我不妨告诉你,只要我在一天,你这种蟑螂,就永远也别想混入炼金师?!?br />
    “我要是不走呢?”王重耸耸肩说道,就这么看着奥山堂本。

    全场立刻来兴趣了,在这地方,哪怕是条龙也要盘着,毕竟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公平?等你有了实力再谈这个。

    “哦,你意思是不服指挥,想要违抗我的判定了?”奥山堂本淡淡的看着王重,他就希望王重跟他怼着来,那就不是赶他走,而是要弄死他了,万劫不复!

    在圣地,正式场合,敢公然违抗规矩,是可以随便处置的。

    “可是我并没有听到判定,只听到一只狗在叫?!蓖踔刂蓝苑皆谡也?,既然刚了,就别怂,大不了弄死他,在圣地也有段时间了,虽然惹不起大人物,却也不知道这种货色能招惹的,奥山堂本似乎还认定他是个刚进入圣地的新丁。

    狗?

    奥山堂本的怒火瞬间串起,一声爆吼,魂力爆发,就要出手,就在此时,“都住手,干什么!”

    里奥已经够郁闷了,竟然还有人惹事,简直是火上浇油,在这里闹事儿,都疯了吗,真当他是病猫啊,虽然墨菲不待见他,但他也是炼金师,都他娘的蹬鼻子上脸了……

    下一秒,里奥石化了,至圣导师开眼了,神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家伙化成灰他能认出来!

    就是他!

    就是他!

    就是他!

    奥山堂本正在装逼,而且气压天下,也没想到里奥会突然出来打岔,但是毕竟对方是上司,不能不给面子,“前辈,这家伙是来捣乱的,而且公然违抗命令,我正打算制裁他,这种小事儿不劳您费心?!?br />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