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样,现在是卡奇尔坦建城的关键时期,可以说现在是鱼龙混杂,虽然宫益他们没开口,但其实王重在这里坐镇,他们也就有真正的底气去运作一些事情,而不再是靠摆空城计了,而且,这次回来,还需要王重亲自和马东联系上,才能让双方的合作进入信任模式。

    “马东这小子很厉害,现在联邦对马东的情报是一片混乱,基本上都说他已经死在了野外,阿萨辛毕竟是块老姜,赵家和鬼家的吃相太难看,只要给我们成长的时间,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只是你不出现在天讯里面,我们很难取得他的信任?!?br />
    宫益说道,他很清楚在联邦被通缉是多么难对付的事情,黑白两届都在悬赏,任何年头钱都能通神。

    直到第三天才联系到马东,虽然是要和王重亲自通话,但是马东依然很谨慎,毕竟这依然有可能是个局,可最终还是按耐不住,无论怎么隐忍,怎么坚持,恐惧虽然不存在,但是太孤独了,他需要兄弟啊。

    当在天讯另外一头看到王重的时候,马东松了一口气,手心都出汗了,看似只是个见面,但如果对面不是王重他就曝光了,以联邦的力量,加上黑暗世界的悬赏,他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万幸。

    这个时候马东竟然笑了,“哥们,一段时间不见,你似乎变帅了一点,虽然还不及我,但也算是有气质了?!?br />
    一句话,王重就想到了马东那身骚包白,越是轻松,就越显得艰辛,马东的眼角竟然都有了皱纹,这段时间他遭遇了什么,王重虽然没看到,却也猜的到。

    “我就说你这样的骚包一定会没事的,再给我点时间,我找到了搞倒他们的方法?!蓖踔匦Φ?。

    “小意思,凭他们的水平想找到我是没可能的,时间有的是!”

    “嗯,等我回来?!蓖踔赜昧Φ牡懔说阃?,有些话,千言万语都说不清,但是一点默契,就足以彼此明白。

    两人没有多说,这种联系并不安全,只要确认了情况,马东那边就可以宫益这边彻底展开联手。

    看着天讯的画面彻底失联,王重深吸了口气,亲眼看到马东没事,他也算是放下了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想要颠覆赵家和鬼家,不能急,因为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等到他们的就是灭顶之灾,虽然十大家族在圣地并没有统治权,但势力相对于他们依然是庞然大物,就算论实力,顶尖的天魂期高手灭他们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他和马东都需要成长。

    黄金石板跟命运石产生了共鸣,打开了第三个位面,只是王重并不知道这个位面的能力是什么,照惯例可能需要某些契机来引发出来,对此王重倒不是很着急,急也急不来,穷尽联邦之力都无法判断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了解。

    黄金石板本身是一种很奇怪的材质,触感上,怎么说,他也接触过两块,很相近但又不同,说是物质吧,那也只是地球人的三维触感,并不真实,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地球上能有的,而且无法摧毁,只是不知道以圣地的炼金能力能否对它产生威胁,这或许存在一定的可能。

    远离圣地,同样可以静心,王重近期需要解决的课题就是自己的作战方式,两个大招威力不错,可是说真的,那只是打怪物,和人作战,这样的招式根本就是找死,如何在魂海上做文章才是关键。

    王重可不像变成一个依赖法像的类型,弱点会变得非常明显。

    铸魂期的战斗模式他非常清晰,思路明确,效果显著,但进入英魂期之后确实有点迷茫,圣地有很多种,可是王重在了解都觉得不够力量,在看了卡丁的出手之后确实给出了答案,圣徒中的强者绝对不是依赖法像的,而是把强化魂力的运用,那种剑斩的威力绝对是魂海中蓄势完成,出手便是石破惊天。

    这个思路跟他前面想的一致,但王重追求更强,更复杂,复杂就必然的会要求很多,魂力的操控,魂海的强韧度,承受反噬的能力,以及形成的速度。

    这些都是关键,有一个环节不足,就不如跟卡丁那种一样,追求高速强大的魂力攻击。

    **的反应哪怕在魂力的加持下也是有极限的,但是魂力的变化本质却是光速,也就是只要够熟练想要多快就要多快,无限可能。

    以魂核为中心,做出攻击的基本点,这样就节省了大量时间,任何一个攻击矩阵都要有个坐标,而魂核就是最好的坐标。

    王重进入了魂海,意识俯瞰坐标,操控着魂海的力量,叠加类攻击,就是多次调动魂力引而不发,然而一次轰出,就形成了剑斩的强力攻击,当然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其中会有很大的魂力损耗,只是攻击的质感和威力完全不同。

    这只是最简单的运用,如果在魂海中构建符文矩阵呢?

    王重的心跳加速,让出招在魂海中完成,然后直接轰出,这样实战的速度岂不是要提升很多很多?

    可能吗?

    别人不知道,但他一定可能!

    王重就这么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的思考着,他本来想去哪儿已经忘了,细胞宇宙学的练习为这一切提供了基础。

    “王重,夜深……”

    “嘘!”

    雷诺拉住了打算叫王重回房休息的红姐,“他在冥想,别打扰到他?!?br />
    红姐怔了一下,然后瞪着王重,“他这样多久了,哪儿有站着冥想的?”

    “从早上出来开始到现在?!?br />
    从中午发现王重陷入这个状态之后,雷诺便在这里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对于王重的境界,雷诺早就不去揣测了,谁说站着就不能冥想的。

    魂海中的王重已经在尝试了,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想,就算想到了,也不绝对不敢去做,但是,王重敢,一方面,是艾俄洛斯和木子的榜样,很显然,艾俄洛斯和木子的战斗方式,是他们自己走出的道路,而且从来不在乎束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王重也想形成自己的战斗风格。

    另一方面,就是王重对自己的魂海有信心。

    打破条条框框,最先受到波动的,就是魂海,他的魂海无比耐造,堪称金刚不坏,万年保修,别人的是魂池,他的才是魂海。

    开始的时候采用了符文阵的方式,但是发现这在魂海行不通,符文多属于圆弧状态,但是魂海操控魂力做圆弧移动速度自然而然的就慢,简单说,可以想象成失重状态,跟有引力的情况下是不一样的,继续,失败,再继续……耿直的王重同学显然不会就这么放弃,既然找到了可行的方向,那就是一路干到黑。

    “这已经是第七天了,他不会走火入魔吧?”

    “呸呸呸,乌鸦嘴,老宫该不会那个什么鬼石板弄的吧?!?br />
    宫益、红姐和雷诺三人紧张的盯着王重,很担心,这冥想的情况太诡异,王重就像是个探照灯,身体不断的出现魂力反应,可是又……怎么说呢,像是一个坏了的灯泡。

    这个时候的王重,身上已经布满了灰尘,脸颊深陷,苍白的双唇布满了缺水的裂纹,毫无疑问,这种状态是无比的消耗。

    就在红姐三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王重睁开了眼睛了,“红姐,我饿了?!?br />
    修行感悟这种东西,就像是美梦,可遇而不可求,一旦被惊醒,你再想回到那美梦里可就很难了,还是受限于人类的瓶颈,七天不吃不喝,不止是心力的损耗,继续下去连最直观的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匆匆补充了一下身体所需,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再睁开眼时,王重的眼神已经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花这七天的时间,他确定了一条修行的道路,还是得益与这些日子对英魂的研究和了解,积累永远都是突破的硬性条件,想要凭空迈过这一步是不可能的事儿。

    简单来说,英魂期和天魂期其实自身魂力都是恒定在一万格拉索的,这似乎是人类身体的一个魂力承受极限,想要突破这一点,除非是成功度过魂劫,也就是进入天魂巅峰之后所谓的天劫,彻底脱胎换骨方有超越人体极限的可能。

    但不同的是天魂可以沟通天地之力,非但直接等于魂力无穷无尽,且只要身体能承受,整片天地都是他们的魂海,理论上是可以达到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爆发数值的。

    而英魂,大多数英魂巅峰都是在巩固他们的魂海,一则是为了进入天魂后有一个更强大的魂??梢猿惺芨嗵斓刂Φ牧魍?,抗反噬的能力也更强。而另一方面则就是为了加强自己对魂力操控了,这也是英魂巅峰在实战中的主要手段。

    比如王重见过的卡丁·马斯克,他的魂力极限是一万刚刚出头,可涌出的剑斩威力却能达到一万二格拉索左右,那就是通过对魂力的加强控制来做到的??杀鹂此菜泼惶嵘嗌?,才区区五分之一,但实际上难度很高,至少要魂力在出击的瞬间叠加三到四次的样子,魂力的速度可直接就等于你思维的速度,在你思维出击的瞬间要重复四次动作,并且还完全跟上你第一次思维的速度,对常人来说这完全就是悖论的难题,但对英魂巅峰来说却是要习以为常。而这‘区区两千格拉索’战力的增强,杀伤力实际上也远超一般的一万极限,根本就不是只盯着那增加的两千来看。

    简单说,如果是普通的一万格拉索攻击面对上这样的剑斩,一剑的余威都可以砍十个!

    所以说同样是英魂巅峰,战斗力却是天差地别,那可不仅仅只是因为人家装备好的问题。一些顶尖怪物级的英魂期战士,比如维度旅社中那些最顶级的吞噬者,甚至有战胜天魂的可能!而且还是正面战胜!

    毕竟一些初入天魂的高手其实是很脆弱了,一方面为了突破,肯定消耗了他在英魂期大量的积累,外力支援不足。另一方面,刚刚晋升的天魂能调用的天地之力肯定有限,或许也就只能调用个一两万格拉索?可英魂巅峰的吞噬者,却可以靠对魂力的操控来直接将自己找书威力叠加到两万甚至更高,这可绝对比初初进阶、对自身实力还并不太习惯的天魂要强的多!

    当然,这种也只是人们闲极无聊时感兴趣的纯理论罢了,毕竟是在用最弱的天魂来和最强的英魂对比,偶然性和想象成分太多,并不具备太多实际意义。而且顶多就是打跑,天魂想要逃命,英魂基本上还是只有干瞪眼的份儿,那种真正在英魂巅峰正面干掉过天魂强者的,整个圣城历史上也没记载过几次……毕竟能成天魂的肯定不是傻逼,没熟悉天魂的力量前,十个有九个半都会老老实实呆在圣城里闭关不出,所以那种初晋级时的孱弱期被人抓包的事儿,其实大多是并不存在的……

    所以在英魂巅峰这个境界其实是并不需要什么招数的,随手一拳一脚,看的不是你打得准不准、精不精妙,而是看你快不快、力量大不大,所谓的各种战技也不外乎是对魂力的操控方式,怎样可以让魂力在爆发的一瞬间叠加更多的次数,又或怎样可以让魂力在爆发的瞬间形成特殊的效果。以至于同样的剑斩,如同是两个不同的人来学,或许表现出来的形态会完全不同。

    所以王重以前对艾俄洛斯的战斗方式一直都看得不太明白,一方面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符文运用的强大以及魂力的磅礴,另一方面却觉得他的近战招数未免太‘简单’了些,虽然很有效很强……但横竖不过是拳来脚往,感觉还不如自己一个铸魂期对招数的控制精妙。直到现在自己也到了运用新战法的时候,王重才渐渐明白艾俄罗斯的强大究竟在哪里,返璞归真,精华都藏在他浓缩的内在中,早已不止是外在的区区招数那种表现形态了。

    王重之前就一直在为寻找英魂的战斗方式而苦恼,感觉自己一直摆脱不了曾经铸魂期的战斗影子,他知道这肯定是错误的,但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方面着手,即便是之前创造的‘次元轮斩’以及‘凤翔九天’这两大魂霸技能,看似已经脱离了铸魂的阶段,进入对内在力量的运用探索层面,可实际上也只能算是过度,是另辟蹊径的大招,而并不是解决了自己主要英魂战法的问题,总不可能只要一开打自己就放大招,被人家躲过就认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