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二十五号和二十六号两天,对于上海市第十三高中的同学们来说简直就是黑色末日一般的两天。

    期末考试终于来临。

    学校上空都仿佛被阴云笼罩覆盖,气氛凝固压抑得让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一个个考场内,监考的老师面无表情地带着一叠叠试卷走进来,随着考试铃响开始下发试卷,然后便是一片肃静的氛围以及那不断响起的考生们的刷刷落笔声。

    上午考完,接着就是下午。

    第二天继续。

    一样的紧张氛围节奏,简直比那蓝紫双方拖到了四五十分钟的大后期围绕大龙打最后一波关键团战时的紧张程度还要更加压抑和揪心。

    中间出考场休息的时候,一个个同学们脸上也都是凝重紧张的神情,根本没心思和身旁的朋友闲聊扯淡,满心都在记挂着刚刚考试里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哪些题目、又或者在担忧着下一场考试的试卷难度。

    而这样的紧张氛围,终于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宣告结束。

    两天的期末考,总算落下帷幕。

    天边是醉人的绚丽晚霞,仿佛整个学校上空的密布阴云也终于在这时候悄然散去。

    走出考场的十三高同学们深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妈蛋……

    终于,结束了?。?!

    一时间,整个校园都被一片此起彼伏的欢呼庆祝声所充斥——

    “万岁??!”

    “哈哈哈解放了解放了??!”

    “熬过去了??!”

    “寒假!寒假来了?。?!”

    轻松欢快的氛围一下子取代了先前的紧张凝固,校园里弥漫着欢声笑语和喜气洋洋的气息。

    背着书包走出考场,刚好看到从隔壁考场里走出来的安欣和唐冰瑶两女,林枫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哦包子,糖糖!”

    “晚上去网咖,开黑走起了呀??!”

    ……

    这一晚,注定了学校附近的各大网咖会所要被解放了的高中学子们给挤得热闹火爆。

    又是欧阳相当有先见之明地直接在网牛网咖里预定好了一个12人超级大包厢,十三高电竞社的众人、上海中学战队的队员们、包括现如今是队友的上海电协代表队的林枫几人,时隔好一阵子之后难得这么人数齐全地又重新凑到了一块儿。

    “今晚上谁都别提前面两天考试的事儿!”

    “开黑到死!”

    “撸到天明!”

    网咖包厢里,欧阳一脚踩在椅子上,豪气万千地宣布。

    下一秒他的脑袋上就吃了任柔的一记爆栗,任大班长没好气训斥:“脚放下来!这椅子还要坐人呢,还不拿纸巾擦干净???”

    而随即任柔看向包厢内的众人,脸上突然间也露出个灿烂笑容:

    “不过死欧阳也没说错呢?!?br />
    “今天晚上就不提什么考试的事儿了,大家玩到开心尽兴!”

    回应的是众人一片狼嚎般的欢呼声。

    12人的包厢,一共也就是12台机子,对于林枫这么一大票人来说稍稍还是显得少了一些,不过几个人轮换着上场打排位,倒也能凑合着,反正没轮到的就坐在旁边观战或者三三两两凑一块儿闲聊扯淡,照样也很欢乐。

    毕竟,这可是寒假了??!

    只要没了期末考试的压力,干啥都行,一切好说!

    像是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成员之一、今年还只是个小高二的刘越今天晚上几乎就一直凑在林枫旁边,兴奋地问这问那:

    “枫哥,你当时打广州电协那几场比赛,真的拿了两次五杀???”

    “我靠我听说那什么Glee不是职业级的中单吗?”

    “前两把都被你给干崩了?”

    “简直帅炸了??!”

    自从听说了林枫在广州站十六强赛上的发挥表现之后,刘越就彻底对林枫崇拜到了如同追星一般的程度,简直不要太狂热,他自己打的是打野位置,晚上还就着S6新版本的打野天赋加点和男枪这英雄的打野开发追问了林枫好久。

    原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老队员沈泽和魏东两人也凑了过来一起讨论,聊了几句之后魏东好奇问林枫:

    “哎枫子,你们全国高校联赛下一轮是什么时候来着?”

    “应该也快了吧?”

    林枫嘿嘿笑着点头:“哦对啊,后天二十八号就要去北京了,当天先抽签分组,隔天就开干了?!?br />
    沈泽听得忍不住羡慕:“你这都杀进全国总决赛了……可惜是在北京,不然如果是在上海的话,我们好歹也能去现场看个比赛过过眼瘾呢?!?br />
    欧阳也凑了过来,腆着脸问:

    “老沈说的对啊,枫子你们那边的机票是电竞协会报销的吗?能不能也帮咱们这些亲友团一块儿把机票钱给报了?”

    林枫抓抓头发:

    “这个啊……”

    “那回头我去问问楚哥!”

    没心没肺地也就这么大咧咧把请求给包揽下来了。

    不远处的安欣听得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但也懒得搭理某人,继续回过头招呼上了唐冰瑶和任柔:

    “糖糖、柔柔,我们来开黑,别理这些家伙~”

    林枫倒是耳朵相当好使地听见了,顿时来了精神叫道:

    “我也来!”

    “等我一下!”

    结果这边的曾睿一阵忍无可忍,暴怒:“你也来个屁!先把手头上这局排位打完会死???”

    张浩同样一阵愁眉苦脸:“枫子刚刚咱们团战都打完一波了你人怎么还在泉水里待着啊……团战少你一个中单、这波差点炸了?!?br />
    林枫恍然回神:“哦对,哈哈哈聊得太开心都差点忘了!没事没事,我来了!”

    合着某人这会儿也正和曾睿、张浩还有杨帆几人在开着一局五黑呢。

    ……

    一晚上在网咖包厢里的欢乐开黑闹腾,差不多到了个凌晨一两点,众人总算尽兴而回。

    老样子,还是林枫顺路送唐冰瑶回家。

    昏黄的路灯光依旧柔和地洒落在街道的路面上,时节气候依旧显得有些寒冷,但女孩儿的小脸上却带着之前欢乐开黑之后的兴奋红扑扑的光彩,踩着马路边的格子蹦蹦跳跳往前走,然后背着手和林枫争执讨论着一些英雄联盟新版本相关的问题:

    “男枪的话,还是可以继续打ADC的吧!”

    “诶?接下来男枪肯定是打野了嘛!”

    “可是还是可以打ADC啊?!?br />
    “可以是可以,不过也太浪费了!不信就打赌吧,之后S6职业赛季开始,男枪肯定是出现在打野位上!”

    “嗯……赌就赌!不过……赌什么?”

    “十份大鸡排!”

    “十份?”唐冰瑶被吓到,小嘴忍不住微微张大,随即女孩儿迟疑一下,小心翼翼地伸出三根手指讨价还价:“十份太多了,三份好不好?”

    林枫摸下巴:“三份???要不折中一下,五份好了!”

    唐冰瑶犹豫地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

    “好!”

    林枫脸上瞬间露出阴谋得逞表情地哈哈大笑:“那你输定了!”

    唐冰瑶仰着小脸、望向头顶那偶有星辰闪烁的魔都夜空,同样露出灿烂笑容:

    “不一定哦!”

    有些赌注,可无关究竟是几份大鸡排的结局。

    重点是在于分享鸡排的人。

    女孩儿的小小心思,同样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轻易就猜透的。

    *********************************************************************

    更新送上,打滚求红包和鲜花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