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问你一遍?!?br />
    “道歉,还是不道歉?!?br />
    林枫的目光落在Seo的身上,语气无比平静地再次开口问了一次。

    虽然听起来是平淡的语气,但只要是足够熟悉林枫性格的人便能够立刻心惊肉跳地意识到,这个时候的他……

    其实已经生气了。

    或者说,是真的火了。

    然而从翻译口中明白了林枫的询问话语意思之后,Seo却是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阴沉和难看,这时候的他心中同样是怒火中烧——

    从他被广州电竞协会请来到现在,这段时日以来他可从来没有受过任何人的脸色,更别提被人这样当面咄咄逼人地质问和呵斥。

    所以这时候的Seo也完全是撕破了脸皮,对着林枫直接露出一个冰冷森然的笑容:

    “垃圾?!?br />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

    “Fuck-off,滚蛋吧!”

    这几句话是用的英文,林枫毫不费力地听懂了。

    然后出人意料地他完全没有动怒生气的意思,反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Seo笑笑:

    “好?!?br />
    说着,他突然伸出手指对着Seo点了点:

    “接下来你们最好希望不会和我们在赛场上遇见?!?br />
    稍稍一顿,定定地看着Seo,林枫的语气却依旧平淡如常地继续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我记住你了?!?br />
    平淡的语气,话语的内容却带着令人心惊肉跳的威胁。

    或者说,这根本不是威胁。

    而是一种宣告。

    楚方南、曾睿几人的眼皮子都不由得一跳,他们清楚林枫的实力和当年的身份,自然知道这种话从某人口中说出、其中的分量究竟有多么可怕。

    而说完,林枫转头对着楚方南招呼一句:

    “楚哥,我们走吧?!?br />
    随即他便再也不搭理那Seo或者广州电协代表队的其他人,直接转身准备离去。

    突然间,身后却又传来一个声音:

    “等等?!?br />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循声望去,却看见开口的居然是刚才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广州电协代表队外援中单Glee。

    这位同样由广州电协请来的核心王牌韩服中单选手从翻译口中听明白了林枫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此刻的嘴角带着玩味讥嘲的冰冷森然弧度:

    “你是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中单吧?”

    “居然敢说出这种嚣张放肆的挑衅,真的搞清楚状况了吗?!?br />
    “而且……”

    Glee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残忍的渗人笑容:

    “到时候,你的对手——”

    “是我啊?!?br />
    话音落定,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带上了几分寒意,不少围聚上来的其他几家高校战队的队员选手们听得不由得头皮隐隐发麻。

    他们知道这个Glee的实力,说出这种话……便说明这位韩服王者组排名前十的顶级中单高手,已经残忍无情地宣判了对手的死刑。

    虽然嚣张,虽然让人听了都感到无比的不舒服。

    但这个Glee,的确有着这份实力。

    甚至,或许他便是这一届全国高校联赛上的最强中单。

    这样的实力,这样毫不掩饰的残忍冰冷宣告,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不由得要被这份恐怖森然的气势给压得一窒、有心无力地难以进行反驳。

    然而林枫却仅仅只是顿住了一下脚步,侧身,转头看向Glee。

    然后他笑了笑:

    “你算什么东西?”

    ……

    轻飘飘地一句话放下,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随即完全忽略了Glee那陡然变得冰冷铁青的脸色,林枫便再次转身、和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众人一块儿离开了。

    周围的围观人群忍不住面面相觑,连几家高校战队的选手队员们也是好半天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想着刚刚某人放下的这一句话,不禁倒吸凉气:

    这口气……

    简直、简直比这个Glee还要更狂??!

    “但——”

    “特么的,听得可真痛快?!?br />
    某支高校战队的一位打野队员这样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

    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众人已经回到了酒店房间内,安欣帮着唐冰瑶去了趟卫生间用清水稍稍冲洗了一下被擦伤刮破的伤口,然后又用红药水小心涂抹了伤口部分,简单处理之后也算是没事了。

    还好,只是擦伤。

    见到两女从卫生间回来,林枫、曾睿几人的目光第一时间投了过去:

    “怎么样,没事了吧?”

    唐冰瑶乖乖地点头。

    而一旁的安欣却是眉头微微皱着,语气依旧有些担心:

    “划破的伤口倒是不大,擦了红药水就行?!?br />
    “可是糖糖刚才说她右手的小指好像有些扭到了,现在还痛着呢?!?br />
    唐冰瑶急急忙忙补充:

    “没事了的?!?br />
    “小拇指的话,不会有太大影响的?!?br />
    这话说得也没有错,即便是考虑接下来的比赛,右手也都是用来掌握操控鼠标,只是小拇指扭伤到的话,对于操作的影响的确不会太大。

    “但还是会有一点影响吧?!?br />
    曾睿皱眉,随即也摇摇头:“今晚训练的话,糖糖就先不要太勉强了,尽量多休息一下,看看明天能不能恢复?!?br />
    而想起先前在体育馆里的那一幕,张浩忍不住又有些火大:

    “靠,都是那个什么狗屁Seo!”

    “故意推人还死不认账,早知道糖糖还扭伤了这么严重,肯定不能放过那家伙!”

    一旁的苏雪也同样显得义愤填膺:

    “就是!还有那个广州电协代表队的其他几个人,什么教练、翻译,全都一个德性!素质太差了啊我靠!”

    说着她又转头看向林枫,颇为满意地伸手在后者肩膀上一拍:

    “不过小枫刚刚倒是表现得很不错??!”

    “最后那几句话说得够让人解气的!”

    林枫揉了揉脸,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哦,没什么,我说的都是真话啊?!?br />
    稍稍一顿,仿佛也是回想着先前那一幕的画面,林枫微微眯起了眼睛:

    “广州电协代表队……”

    “他们最好祈祷别被我给遇上?!?br />
    曾睿眼中光芒闪过,同样微微颔首,语气中带着冷意:

    “嗯?!?br />
    “最好是这样?!?br />
    别说是林枫,就算是曾睿也被那广州电协代表队搞得险些忍不住怒火——

    嚣张成这样……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

    ……

    因为这样的一档子事儿,让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众人都被严重影响到了心情。

    下午的时候,训练方面的任务暂缓,林枫几人也都分别回了房间去午睡或者休息,唐冰瑶更是因为之前被那样的意外给惊吓到了,回房间之后精神有些不太好、被安欣劝着躺上床后就很快沉沉睡去。

    而在林枫和楚方南的房间内,两人则是对坐在床边聊天交谈着。

    “广州电竞协会分部……好像一直都是有这种风气?!?br />
    楚方南皱着眉头,和林枫解释着:

    “北上广三大一线城市,也是国内电竞氛围最浓的三个地方,但是和北京、上海比起来,广州这边的电竞圈子对经济利益方面的商人思维会更加直白和纯粹?!?br />
    “广州电协分部也是这样,他们只看重成绩和效果,无所谓手段?!?br />
    “要打好比赛打出成绩,让他们去慢慢找苗子来培养,他们会觉得太慢了?!?br />
    “所以招募韩国外援这样的事,就相当常见?!?br />
    “像是先前那个广州电协代表队的教练,我记得名字应该是叫殷卫,他也是广州电协分部的人,对于请韩服外援这种方式尤其推崇?!?br />
    林枫点头,笑了笑:

    “嗯,所以那家伙维护起韩国人,也很卖力啊?!?br />
    **************************************************************************

    更新送上,下一章九点半~继续求鲜花和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