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同安欣所说的那样,林枫的确是去过广州的。

    那还是国服S1赛季的时候,整个英雄联盟游戏的国服职业电竞圈都还没有真正发展成型,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联赛体系,上海也还并非是公认的LOL职业电竞圈大本营。

    在那时,甚至都还没有正规的LPL联赛,林枫和战队的其他几位伙伴队友刚刚组建起那样一支新队伍,也是到处找比赛去参加。

    广州就是其中的一站。

    只不过这些事情和现在相隔的时间太过久远,以某人的记性,忘掉有这么一回事儿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被安欣这么一提醒,林枫倒是一下子回忆起来了——

    “对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林枫拍脑门,恍然大悟:

    “那时候还是和胖子、阿秋、十一和阿默他们坐火车去的广州呢,住的还是破破烂烂的小宾馆,连去网吧训练都要和老板讨价还价……哈哈哈哈那时候可真是惨??!”

    说起当年那些艰辛的打拼历史,林枫自己倒是笑得没心没肺的。

    一旁的唐冰瑶和张浩则是都听得忍不住张了嘴巴,完全没想到在国服职业电竞圈最早那段时间,职业选手竟然会那么落魄。

    曾睿也是默然。

    比起唐冰瑶和张浩,他对于国服LOL职业电竞圈早期的历史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个时候……

    真的很苦。

    每个职业选手,哪怕是当年实力最强的、能够站在金字塔最上端的那群人,各方面的条件都远远无法和现如今一名普通职业选手相比。

    没有赞助的时候,住着自己租来的房子苦巴巴过着吃泡面喝稀饭的日子,没钱买电脑就只能到网吧里去开几台机子一起训练。

    出门比赛要自己勒紧了裤腰带省钱坐最便宜的大巴车或者火车去往比赛所在的城市。

    到了外地城市里,有些最穷的队伍甚至都没钱住宾馆,直接就在网吧通宵着凑合过一晚了,但第二天起早还是要顶着熊猫眼强行振作起精神去打比赛。

    但就是在那样的年代……

    他们国服职业电竞圈却依旧涌现出了许多堪称世界级水准的职业选手,完全不被当时那样糟糕恶劣的环境所影响,依旧能够在世界职业大赛的赛场上打出丝毫不逊色于欧美强队的成绩。

    那是……让现在的国服职业圈电竞选手们都要为之自惭形秽的。

    当年,当年的那群人,是真正在为了梦想而奋斗。

    曾睿望向林枫,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之前他在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对S1赛季的那些职业选手们心生敬佩之情。

    但他也从来没能想到……

    有一天,那位当年在S1赛季被公认为国服最璀璨耀眼的传奇天才中单Maple,居然会这样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

    实在是会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尤其是当曾睿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伙伴队友,当年竟然是能够同韩世昊在S1世界总决赛的最终擂台上拼杀到最后一战的世界最顶尖级中单的时候,他的心情就忍不住地会颤抖两下。

    那可是韩世昊啊。

    现如今国服公认的最强中单,也是“世界七王”之一的God战队“拂晓辰星”,面对那位世界第一中单的时候都几乎是被死死压制着打,甚至可以说没有太多的还手能力。

    (当年……)

    (面前的这个家伙,竟然是强到了那种程度吗?)

    这一刻的曾睿忍不住又是一阵心潮起伏。

    ……

    “哈哈哈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这次我们去广州打三十六强,机票住宿有上海电竞协会这边全包??!”

    “赚翻了赚翻了!”

    某人喜气洋洋的声音一秒钟将曾睿那份激荡的心情破坏个干干净净。

    眼皮子微微抽搐跳动,曾睿深呼吸一口气,才面无表情地确认了一个现实:

    果然不应该对某人生出半点佩服的心思啊。

    “不过,这次可也不能大意啊?!?br />
    安欣笑吟吟地插话进来:“能进三十六强的队伍,没有哪支会是弱旅哦——再不济,估计也不会比上海金融学院那样的队伍要弱多少了呢?!?br />
    曾睿调整好了心情,下意识地揉了揉额角太阳穴,点头;

    “嗯,今年的三十六强……比往届平均水准估计还要高一截?!?br />
    “北科大、南大、中政,广外、内蒙古科技大学,这些都是往届高校联赛的老牌强队?!?br />
    “还有——”

    “就是和我们一样的另外两支电协代表队伍?!?br />
    说到这里,曾睿顿了顿,继续:

    “北京电协代表队和广州电协代表队?!?br />
    ……

    同样是出自电竞协会指派的高中生代表队伍,但对于北京电协代表队,林枫几人所掌握的资料情报就很少。

    “那边据说是北京电竞协会方面藏得很紧?!?br />
    又揉了揉太阳穴,曾睿语气平淡道:

    “我专门问过楚会长,他说连华北赛区那边的北京电协代表队比赛录像资料,几乎都很难拿到,我们现在手头看过的他们的比赛也只有一轮半,而且对方几乎一直把两个替补派上场,真正核心的上单中单从来没出战过?!?br />
    “所以……很难分析?!?br />
    “只能确定,他们的实力真的很强?!?br />
    张浩忍不住问:“那广州那支电协队伍呢,也没有情报吗?”

    曾睿听得微微挑眉:

    “那倒不是?!?br />
    “刚好有些相反,广州电协代表队这边的行事风格似乎相当高调,可能是对自身战队的实力非常自信,根本不屑于去藏些什么?!?br />
    安欣点点头:“嗯,华南赛区那边的冠军好像就是广州电协代表队吧,3比0拿下的,势头很足呢?!?br />
    曾?!班拧绷艘簧?,接过话继续:

    “他们队伍里面核心王牌的就是那个韩国请来的外援中单Glee,实力评估指数你们都知道了,稳稳在A+级的水准,拿出来和我们LPL职业选手比,纯粹在操作方面估计也不会逊色了?!?br />
    说着又是一顿,曾睿转头看向林枫:

    “不过,这样的人物,对我们来说应该不是太大问题才对吧?”

    林枫见曾??聪蜃约?,顿时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

    “没问题!我肯定打爆他!哈哈哈中路这边你们都放心就好了——”

    直接无视了某人后半段的自吹自擂,曾睿又转而看向唐冰瑶:

    “另外一部分,可能就是我和糖糖你需要注意的了?!?br />
    “最近刚刚从楚会长那边听到消息,广州电协代表队临时又新招了一个ADC进来,也是韩国外援,按照楚会长的说法……那个韩国ADC队员的实力评估指数应该也在至少A-以上,甚至是A级?!?br />
    唐冰瑶听得一怔,然后用力点点小脑袋:

    “好?!?br />
    “接下来,我会努力训练的?!?br />
    林枫不合时宜地好奇插话进来:“诶楚哥什么时候说过这事儿啊,我怎么不知道?”

    曾睿面无表情回答:

    “就昨天楚会长给你打的电话,你当时要出去买夜宵吃、嫌听那些战队资料情报太麻烦了就把手机直接交给我了?!?br />
    林枫发呆:“哎?这样吗?”

    曾睿继续深呼吸一口气、调节一下想要揍人的心情:

    “所以……”

    “另外一件关于浙江大学战队的事情,你应该也还不知道吧?!?br />
    ****************************************************************************

    更新送上,打滚求红包鲜花!然后滚走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