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柔和台灯光安静地洒落在桌前,照映出笔记本上洁白的纸页。

    纸页上被人用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整整一页的内容。

    虽然内容繁多,然而字迹却显得严谨而周密,条理分明而没有半点涂改错漏,一如笔者那严谨理性的性格。

    坐在书桌前的曾睿放下笔,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揉了揉额角的太阳穴来缓解自己的疲惫情绪。

    的确是有些累了。

    学校里的作业对他这种旁人口中的“学霸”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从晚上九点开始,他就已经结束了所有的学业任务,一门心思地开始研究全国高校联赛他们下一轮比赛的作战计划和战术。

    从ban选开始、到开局各种的换线或者一级团套路、再到各种阵容可能在不同阶段打出的配合效果、还有一些万金油的联动配合套路……

    还有对手各个位置的选手队员的实力评估分析、敌我强弱对比……

    甚至就算是在寻常的职业战队里,那些拥有专业教练的电竞战队俱乐部都未必会在比赛前将这些细节因素考量得如此周全。

    但曾?;嵴饷醋?。

    一方面是他的性格使然,本来当初的上海中学战队能够在沪上十六校联赛取得那样骄人的成绩、有大半功劳便要归结于作为队长的他这份事无巨细都要严谨分析的性格。

    而另一方面——

    则是因为他们上海电协代表队下一轮的对手,实在不容轻视。

    (浙江大学啊……)

    心中默默想着,哪怕是以曾睿的沉稳平静性格,都不由得因为即将到来的华东赛区八强赛而感到几分压力。

    不过说回来,对于接下来的八强赛,即便对手是浙江大学战队,曾睿也依旧有着战而胜之的信心。

    分析下来,浙江大学战队的最强点便在于下路。

    他们自家这边,唐冰瑶的ADC自然比不上浙大的ADC队长孙锐年,但是为此曾睿也已经专门做好了各种战术准备,加上他自己便是A-级实力评估指数的辅助,对上那孙锐年所在的下路,并不至于真的难以抵挡。

    而战队其次的弱点便在于张浩的上单位置。

    曾睿了解到的浙江大学战队上单队员应该是B级的实力评估指数,比起仅仅只有C+水准还不到B-评分的张浩,自然要强得多。

    但这种事,本来也就不可避免。

    毕竟对手可是浙江大学,想要在所有位置上全方位强于对手,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而除了张浩之外,林枫所在的中单位置,可是他们上海电协代表队的最强点。

    现在曾睿私底下给林枫谨慎做出的实力评估指数,应该是A级左右。

    几乎是说出来能震慑住一片人的。

    曾睿嘴角勾了勾:

    比起那位浙江大学战队勉强接近B+水准的中单队员……到时候在中路这条线上,毫无疑问会是属于他们上海电协代表队这一方的强势压制——

    只要某人别临时起意又天马行空地乱来就行了。

    再加上整个团队当中让曾睿最放心的打野位置上的安欣,综合起来看,曾睿足够做出判定、下一轮八强赛他们获胜的几率应该接近七成。

    那已经是很高的胜算了。

    然而……

    曾睿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还漏算了什么,可是不管怎样努力去再次地分析核算、反复确认,他都想不出还有什么是自己没考虑到的。

    偏偏那种感觉就一直存在。

    而这让曾睿感觉很不好。

    就仿佛,他所漏算的某个因素,将会在之后成为他们战队最致命的威胁。

    摇了摇头,曾睿将这个不太好的念头抛到脑后,既然反复的分析核算都是相同的结果,那么这种不好的预感可能真的就仅仅只是心理因素罢了。

    曾睿稍稍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因为比赛而感到紧张么?

    突然间一道倩影跳入脑海,想起那仿佛永远都是一脸笑吟吟神情、散发着宁静平和让人安心的气息的少女,曾睿忍不住地眉头微微一跳:

    最近这阵子……

    似乎包子给他的感觉,总有些和往常不太一样。

    ……

    同样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

    皎洁的银白色月光柔柔地漫过窗棂,洒落在少女卧室房间内的桌面上。

    书桌上的电脑屏幕前,召唤师峡谷游戏地图的背景上方正中央、一道暗红色的“失败”徽记图案正缓缓浮现升起。

    那代表着一局排位赛的战败。

    坐在电脑屏幕前的安欣脸上神情没有太多变化,似乎也没有因为这样一场普通的路人局排位赛的失利而感到什么懊恼遗憾的情绪。

    她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一道浮现在眼前的“失败”徽记图案。

    久久不语。

    微微低下头,少女的眼中仿佛不经意地闪过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复杂光芒。

    这样一场韩服顶尖高端局的排位赛,从头到尾持续了32分钟的时间。

    而作为这场排位赛蓝色方的打野盲僧,少女的发挥表现算得上优秀。

    只不过——

    不够。

    安欣轻轻地叹了口气,给自己这局排位赛的发挥表现下了个无比严格的评分判断:

    65分。

    意思是,她在这场排位赛里仅仅只发挥出了最佳状态所该有的7成不到的水平。

    两次较大的操作失误。

    六次本该做到却没能够完成的击杀操作。

    本身就是堪比专业级教练的水准,少女的眼界、意识和判断力都足够让她不需要旁人指出就能够自己将这场排位赛当中的所有问题无一疏漏地全部挑出来。

    说得不客气一些,这样的失误,根本不应该发生在她的身上。

    但是事实却连同着那一道“失败”的徽记图案一同明晃晃地摆在眼前。

    安欣低着头,安静地沉默着。

    纤细而白皙的右手依旧握着鼠标。

    在银白色月光的照映下,隐约仿佛能够看到少女那白皙近乎透明皮肤下淡淡的血管经络,散发着一种仿佛病态般不健康的色泽。

    但那依旧是一只无比美丽的手,让人看着便忍不住屏住呼吸、想要小心翼翼地去呵护。

    甚至触碰、都生怕会弄疼那支纤细美丽的手掌。

    几乎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这样美丽的一只手,曾经在英雄联盟这样的一款电竞游戏里完成过怎样令人惊艳动容的操作。

    这里所说的操作,可远不仅仅只是什么全国高校联赛上的成就。

    那份真正的成就……

    甚至,是连少女最亲密的青梅竹马都不曾知晓的。

    因为哪怕是林枫,也并不知道,当他还在战意满满地把那个CN丶Hook2的账号朝着韩服王者组榜单前一百名冲刺的时候——

    一个专属于安欣自己的韩服账号,早早就已经走在了他的前头。

    就如同偌大一个国服,却几乎没有一位玩家知晓,在那韩服王者组的榜单之上,曾经有一位来自国服的少女,悄无声息地杀进过榜单前十之列。

    而此刻——

    那一只美丽纤细而又仿佛脆弱的手,却在轻轻地颤抖。

    似乎几次努力,都不能够稳稳地抓握住掌心之中的那个鼠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