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别急,就这么稳着打?!?br />
    台上,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竞技间内,中单的小鱼人队员这样沉声说了一句。

    随即战队的其他几位队员也飞快地接话、相互交流着彼此意见:

    “可以拖?!?br />
    “嗯,放一点资源让他们压着好了,没事的?!?br />
    “不过眼位要做足,反正别让他们稻草人找到机会跳大?!?br />
    “第二条小龙怎么说?”

    “没事,还早呢,可以再等等看?!?br />
    比赛时间慢慢地来到了第十一二分钟的时候,场上紫色方这边的福州科技大学战队几位队员的心情反而是一点点沉稳了下来。

    现在他们在人头和团队经济方面有劣势,但实际上这份劣势并不大。

    就算对手在一点点滚雪球,可是节奏他们还能稳得住。

    只要能稳住,一切就都好说。

    “我快起来了?!?br />
    中单的小鱼人队员这样飞快地说了一句,语气中带着足够的信心:

    “再等一会儿,开团我去切他们EZ,稳的!”

    而身为战队ADC的大嘴队员则是扫了眼自己的补刀数据和经济情况,补充:

    “再给我五六分钟?!?br />
    “往后期拖,我们后期有优势的?!?br />
    的确,越是到了这个时候,福州科技大学战队几位队员的思路也越是清晰明确。

    他们团战当中有兰博这样的强力上单和挖掘机这种前排,小鱼人作为此刻,辅助的牛头再死保ADC大嘴输出,真的拼到后期的话,对面的蓝色方军团其实战斗力并不及他们。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

    “别让稻草人跳出大招?!?br />
    中单的小鱼人队员再次强调了一句,加重了语气。

    现在他们能够维持住一个暂时稳定的节奏,的确是因为对手的打野稻草人从始至终都找不到合适的跳大机会。

    然而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几位队员也都很清楚,一旦稻草人跳出个漂亮大招,他们紫色方军团的局面很可能就要瞬间爆炸崩盘。

    而听着自家中单队友的提醒警告,辅助的牛头队员则是冷笑了一声:

    “放心吧,没事的?!?br />
    “对面现在明显就是想要一点点滚雪球攒优势,估计他们自己都不急着要开团?!?br />
    “而且我们视野做足了,稻草人想阴人都阴不到!”

    话语掷地有声。

    带着十足的信心和把握。

    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几位队员都自觉是已经抓住了对手上海电协代表队的破绽弱点:对面那群高中生就是贪小便宜或者一味求稳,实际上相当缺乏果断开团的能力和意识。

    而这,就将会成为他们紫色方军团翻盘的最大凭仗!

    ……

    解说席上的流火那样冷笑评价着。

    台下观众席上的现场观众们也都忍不住觉得有理。

    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几位队员下意识地开始有些看轻对手、更加对这场比赛的走向有了信心。

    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想到一个问题——

    这种事,连他们都想的清楚,那么无论是身为曾经上海中学战队队长、A-级评分的曾睿,又或者是拥有职业级教练水准的安欣,自然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求稳?

    以安欣和曾睿两人的指挥习惯,前面这种快节奏滚雪球的战术的确是两人默契做出的选择。

    但是。

    这并不是一味的求稳。

    因为如果要说到那种干脆果断暴力破局的打法风格……

    绝对是某人最最喜欢和擅长的东西。

    “诶?”

    “所以到我发挥的时候了嘛?”

    林枫的眼睛噌地亮了起来,战意火焰一下子开始熊熊燃烧。

    安欣笑:“是啊是啊,对面这么怂的话,小便宜我们也占够了呢,接下来就别让对面大嘴再舒舒服服发育着了?!?br />
    操控着自己的辅助日女从泉水中朝着线上走去,曾睿揉了揉额角太阳穴,平淡接话:

    “所以接下来你带节奏吧?!?br />
    “能开就开?!?br />
    “我们……”

    “跟着你的节奏打?!?br />
    所以事实上无论是安欣还是曾睿,两人都早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定计。

    整个比赛场馆内的所有人、包括解说以及场上的对手,都以为上海电协代表队现在的战术思路就是最沉稳平实的滚雪球战术,福州科技大学战队也暗自窃喜地在“配合”着拖时间。

    然而实际并非如此。

    对于安欣和曾睿来说,小便宜占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要开始占大便宜。

    至少,从先前就一直乖乖配合着两人战术思路的林枫,这会儿早就已经要按捺不住爆表澎湃的战意斗志了:

    “好!”

    “接下来跟我节奏走!”

    ……

    比赛时间从第十二分钟开始的时候,整个场上的节奏都一下子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专注操控着自己的中单影流之主飞快穿过河道口草丛,通过提前在对手F4野区上方布置下的眼位洞察到了对手上单兰博的行踪动向,林枫眼中光芒亮起:

    “有了?!?br />
    紫色方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上单兰博刚刚想要穿过野区往中路走,尚未意识到危险——

    下一秒,他便看到了一道血红色身影飞快掠过野区墙壁逼近而来。

    “影奥义·分身”,二段位移突进!

    大招的瞬狱影杀阵轰然开启,林枫操控下的影流之主毫不迟疑地携着数道血红色残影从四面八方狠狠扑向目标,落地一瞬间又是QE的技能二连扬手打出。

    【点燃】套上。

    兰博狼狈交出【闪现】逃跑,然而不知何时安欣的打野稻草人却已经从后方包抄赶来,一个Q技能“恐惧”直接把兰博迎面控住,开了W技能又是一通不客气的疯狂吸血。

    林枫操控劫迅速跟上,两记平A递出,配合最后一下引爆的大招血色十字刃伤害,轻松带走兰博人头。

    “Killing-Spree(一名英雄已经大杀特杀了)!”

    安欣微微扬起好看柳眉,笑吟吟评价一句:

    “不错哦?!?br />
    林枫得意洋洋:

    “我的劫很厉害的??!”

    而台下观众席前排的选手观战席上,浙大战队这边的孙锐年眼中目光瞬间变得锐利凛然:

    要……

    开始了!

    ……

    的确只是个开始。

    似乎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场上的蓝色方军团这边,进攻的节奏被一下子加快。

    以某人的中单影流之主为矛头,打野、辅助以及其他几个位置的联动配合,蓝色方军团的攻势骤然变得更加凌厉强势。

    外塔全拔?

    那还有二塔呢。

    “中路推一波!”

    这时候已经接过了指挥大权的林枫想都没想就做出了最为干脆果断的决定。

    同时他的中单影流之主也已经最先孤身一人地在中路将一波兵线迅速朝着对手防御塔下推进了过去。

    紫色方这边的辅助牛头和ADC大嘴刚刚急忙忙赶来回防。

    福州科技大学战队的大嘴队员看看对面现在暂时还只有一个中单劫在推线,心中暗忖应该没有太大危险,所以便也操控自己的深渊巨口走上前开始准备迅速用技能和平A清掉这一波小兵。

    你再凶,也不能一个人就强行来冲二塔强杀吧?

    我这边好歹是满状态、还有个辅助牛头在呢。

    大嘴队员这样想着。

    下一秒。

    林枫眼中光芒骤然一亮,键盘上的召唤师技能键和R键已经被他毫不迟疑地重重敲击按下!

    【闪现】突进!

    大招,“禁奥义·瞬狱影杀阵”,锁定目标轰然开启!

    台下观众席上陡然炸锅沸腾。

    孙锐年动容。

    各家高校战队选手队员们目瞪口呆。

    场上,塔前的福州科技大学战队ADC大嘴队员看着那四面八方突进袭来的血红色冰冷残影,整个人脑子都要陷入空白——

    特、特么的……

    这你一个人还真的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