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赛区十六强淘汰赛,A组首轮的比赛,上海电协代表队VS福州科技大学战队。

    BO3的首战,在短短二十五分钟后便决出了胜负。

    上海电协代表队1比0,领先。

    同样也将对手的福州科技大学战队逼入了赛点。

    比赛场馆内,台下观众席上的现场观众们一阵骚动的议论纷纷,全都在讨论着刚刚结束的第一场比赛,同时也为上海电协代表队那几位高中生在场上的表现发挥而感到惊叹:

    “几个高中生……居然实力都这么强啊?!?br />
    “之前谁说福州科技大学那个中单很厉害的来着?刚刚拉克丝都被亚索打爆了吧?”

    “对对对,那拉克丝好像还是电一大师组的?评分B级的高手?”

    “啧啧,那电协代表队那个中单实力评分得是什么级别才行?”

    “至少也是A-以上了啊——”

    的确如此。

    听着身后传来的这样的讨论声,前排选手观战席上坐着的孙锐年沉默不语,心中却也已经凝重地将自己对那位电协代表队中单选手的实力评分往上又提了一小个台阶。

    不是A-。

    应该是已经越过A级的门槛了。

    这样做出的结论,让这位浙大战队队长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复杂。

    一方面他是惊叹于魔都居然又冒出了这么一位年纪轻轻却实力惊人的中单天才少年;而另一方面,他也要为之后自家浙大战队要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而感到头痛。

    一个A级评分水准的中单。

    哪怕是对于他们浙大战队来说,都绝对是需要无比头痛忌惮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孙锐年很清楚此刻场上那支上海电协代表队中,强的不仅仅只是中单一个人而已,包括那个辅助位置上的曾?;蛐硪餐锏搅薃-的实力评分水准。

    光是这样两人,便足够让他警惕忌惮。

    另外……

    孙锐年的目光扫过台上,视线忍不住落在了上海电协代表队五人中那位脸上带着吟吟笑意、正和身旁同伴聊着天的清丽少女的身上,心中有些迟疑和犹豫:

    对方的那位打野,同样也让他感到有些看不透。

    ……

    “第一场比赛,要恭喜上海电协代表队拿下首胜了呢~”

    解说台上的默笙满脸笑容地说着,然后偏过头看向解说搭档流火,笑着道:

    “流火你看,刚刚电协代表队这边打野寡妇中期的团战发挥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吧?”

    先前流火就是一直在拿安欣的打野寡妇做文章。

    而此刻听到默笙的打趣笑问,流火脸上稍稍闪过一丝尴尬,但还是咳嗽了一声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正常自然,平平淡淡道:

    “嗯,的确还不错?!?br />
    “寡妇中期团战的表现比前期要好多了?!?br />
    这种时候,哪怕是流火也不可能再多做什么苛责评价了。

    甚至他现在做出的这番夸奖,都尚嫌不够。

    因为事实上,先前安欣的打野寡妇在几波团战中的表现发挥,根本就是完美到无可挑剔,所展现出的先手意识和大局观都足够让职业级的选手也为之惊艳喝彩。

    “不过其实也是福州科技大学战队这边太不小心了?!?br />
    “眼位视野一直都没有做好,否则也不至于好几次都吃了一样的亏?!?br />
    到头来流火还是忍不住,这样评价了两句:

    “如果做好这方面防范准备的话,刚才寡妇也根本就不可能占到多少便宜?!?br />
    坐在旁边的默笙听出了流火语气中的意思,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是真搞不懂,自己这位解说搭档为什么就如此地看不顺眼上海电协代表队,哪怕是后者在第一场比赛中如此漂亮地拿下了胜利,也依旧没法从流火的口中得到什么好话评价。

    但有一点她也必须承认流火说的是对的。

    那就是刚才结束的第一场比赛,蓝色方福州科技大学战队在视野方面做的准备的确太少了,才会被紫色方的打野寡妇利用得淋漓尽致。

    然而马上要开始的下一局,想必福州科技大学战队也会吸取教训。

    那样一来,上海电协代表队这边的那位打野妹子还想要再如法炮制,就未必能那么顺利了。

    ……

    很快地,第二场比赛在台下观众们的欢呼掌声中开始。

    两边队伍蓝紫方互换,上海电协代表队换到了蓝色方,先手ban选。

    短短几分钟后,双方战队第二场比赛的出战阵容也迅速在观战屏幕的画面上投映了出来,同时也引起了现场观众席上一片很大的骚动哗然。

    紫色方,福州科技大学战队,上单兰博、中单小鱼人、打野挖掘机、ADC大嘴加辅助牛头。

    蓝色方,上海电协代表队,上单纳尔、中单劫、打野稻草人、ADC探险家加辅助日女。

    引起观众席上骚动哗然的是蓝色方军团这边的一手打野选择。

    稻草人。

    末日使者·费得提克。

    不止是现场的普通玩家观众,就连前排选手观战席上的一众高校战队选手队员们都忍不住发出惊疑不定的轻呼,脸上一个个都写满了惊讶错愕的神情。

    稻草人打野?

    上海电协代表队这一手……玩得又是什么花样?

    一般来说打野稻草人在国服中低端的路人局里出现的频率比较高,但是到了中高端排位局里,就比较少见了。

    因为稻草人打野,到中后期团战阶段,最大的作用就是它的大招。

    “群鸦风暴”。

    “放得好的话一下大中四五个,那直接就可以宣布对手团灭了?!?br />
    解说席上的流火这样语气随意地点评着,带着点轻慢:

    “但就是因为稻草人大招的起手时间太长,容易被打断所以必须要找好合适位置卡住对手视野死角才行,不然人家看你一放大招就直接后退闪人,你也没办法?!?br />
    “尤其是到了高端局里,谁都知道要防稻草人大招,眼位视野都是不要钱一样在做——”

    “那稻草人的威胁就被大大缩减了?!?br />
    说到这里,流火顿了顿,嘴角忍不住勾起嘲讽的弧度:

    “刚刚还说福州科技大学战队这局肯定是要吸取教训、多做眼位的啊……”

    “结果你这边马上就选个稻草人打野出来?!?br />
    “摆明了就是被人家死死针对的?!?br />
    “这不是撞到枪口上送死么?”

    一旁的默笙也难得没有替上海电协代表队说话。

    来自“电竞风云”游戏传媒公司的漂亮女解说俏脸上带着淡淡的忧虑和一丝困惑不解的神色,因为她也想不明白,这一局上海电协代表队为什么会拿出稻草人这么个风险系数很高的打野英雄。

    ……

    台下议论纷纷。

    解说席上的两位解说也都并不看好。

    但在上海电协代表队的竞技间内,此刻的林枫五人却是依旧一片轻松氛围。

    曾?;故巧陨杂行┎环判?,皱了皱眉头看向安欣:

    “有把握么?”

    他同样很清楚稻草人这个英雄的特性:

    这就是把双刃剑,看得就是一个大招的效果,放得好对面就直接得炸,可一旦放不好……炸的就是自己这边了。

    安欣抿了抿嘴,微微笑起来:

    “放心呢?!?br />
    “我的稻草人……也一样会很强的哦~”

    口中这样说着,少女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和自信。

    这样说话的口吻语气,倒是完全和某人平时的口头禅一模一样了。

    而这会儿的林枫同样正兴致勃勃拉着旁边的张浩说话:

    “哎浩子看到没,对面中单选了个小鱼人??!”

    “哈哈哈那待会儿他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