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安静地洒落在校园内的林荫小道上,衬着树荫散落了一地的细碎光斑。

    光线透过澄净透明的十字格子窗照入教室,隐约能够照出空气中安静悬浮着的淡淡尘埃。

    时节入冬,哪怕是阳光洒落的午后,空气依旧显得有些清冷。

    但衬着微暖的阳光打在身上,依旧会让人感到一种慵懒惬意的气息。

    老师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仿佛隐约显得有些模糊而不真切,似乎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说话,而你舒适地微微眯着双眼,感受着身上的暖暖阳光,思绪不经意间便会飘散到教室之外。

    尘埃在空气中微微地震动着。

    黑板上的粉笔在老师的书写下簌簌散落下细碎的白色粉末、然后被下面的收纳架子轻盈地接住、或者落到地面也化作了尘埃。

    时光静谧。

    岁月安好。

    哪怕是最紧张最有压力的高三这一年,偶尔这样的忙里偷闲、同样能够让人有一种弥足宝贵的珍惜感。

    课桌前的唐冰瑶轻轻地咬着笔头,耳边是讲台上老师的讲课声,她的目光却有些漫不经心地在面前的课本上游离,也揭示了她此刻有些心不在焉的状态。

    偏了偏头,唐冰瑶忍不住地朝着第一组后排的方向望去了一眼。

    那个靠过道的座位,依旧空空荡荡的。

    冷清,而显得有些突兀。

    唐冰瑶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担心神色。

    (包子……)

    (怎么了?)

    ……

    欧阳拿胳膊捅了捅身旁的林枫,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问:

    “哎,枫子,包子今天怎么回事???”

    “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说着他的目光忍不住也朝着隔壁组那张原本属于安欣的座位上望了一眼,又小声道:

    “感觉包子前两天不还好好的吗,突然就生病了?”

    林枫抓了抓头发,他也同样有些困惑:

    “我不知道啊?!?br />
    “昨天不是还一起吃饭嘛?!?br />
    而被林枫这话一提醒,欧阳倒是立刻就记了起来,一拍大腿:

    “对了!昨晚吃饭的时候包子不就是说身体不舒服吗?”

    说着他又有些唏嘘:“我靠当时我还以为没什么呢,原来这么严重——”

    林枫也记起来了。

    昨晚最后还是他送的包子去了地铁站。

    然后再一想,林枫又记起来在昨晚的时候,包括他送包子去地铁站的路上和最后告别前的某些场景。

    林枫摸了摸鼻子,脸上难得露出认真思索的神色。

    哪怕神经粗大如他,这时候也开始觉得,包子好像从昨晚开始就有些不对劲。

    虽然说在外人看来安欣的表现可能还是很正常,但作为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在这个方面林枫还是感觉很敏锐准确的。

    ……

    当晚放学的时候,其他的同学们都收拾好了各自的书包闪人回家了,而林枫、欧阳、杨帆还有任柔唐冰瑶几人则是聚到了一块儿。

    聊的还是关于安欣的事。

    “包子是不是昨天什么时候着凉了?”

    欧阳提出自己看法:

    “最近气温降得厉害,不小心很容易就感冒啊?!?br />
    杨帆扶了扶眼镜,皱眉:

    “感觉也不太像,昨天也没看出包子有感冒的情况吧,昨晚吃饭的时候她就说身体不太舒服了?!?br />
    任柔脸上也带着点担心:“不是感冒的话……身体有其他问题,不是听着更严重?对了枫子,包子之前有过这样吗?是老毛病还是——”

    林枫认认真真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后摇头:

    “没有?!?br />
    “包子身体一直都很好的啊?!?br />
    说到这里,突然间林枫顿住了一下。

    仿佛隐约有什么事闪过了他的脑海,模模糊糊隐隐约约,但却并不真切,这时候他再努力去回想,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到底是自己遗落了什么事了。

    唐冰瑶一脸认真地提出建议:

    “要不要,去看看包子?”

    但杨帆却推了推眼镜,有些冷静地说道:“这样也未必合适,咱们连包子具体是怎么不舒服、是不是生了什么病也不知道,这样就贸然去看她,说不定还会打扰她休息?!?br />
    一番话有理有据。

    任柔也听得赞同点点头:“嗯,老杨说得有道理,不过……总是要了解一下情况才对,不然大家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也太让人担心了?!?br />
    说着,她的目光转向了林枫:

    “枫子,那今晚回去,你给包子打个电话吧,帮我们问问她是怎么了?!?br />
    欧阳在旁边猛点头:“没错没错,你和包子本来就青梅竹马,这事儿你来问最合适,回头再和我们说一说,也省的我们这样干担心啊?!?br />
    林枫抓了抓头发,然后也郑重其事答应下来:

    “好!”

    ……

    于是电竞社众人便这样告别各自散去。

    而林枫和唐冰瑶两人却是还要赶去网咖和曾?;褂姓藕婆鐾?,毕竟接下来马上又是华东赛区十六强淘汰赛,日子很紧,容不得半点的松懈怠倦。

    但这也马上会更加让人担心安欣的身体情况。

    再有几天就是十六强赛了,如果少女的身体还没有及时恢复,那么势必会影响到她在赛场上的表现发挥。

    然而,接下来的比赛,对手也只会越来越强,形势也会越来越严峻,一旦上海电协代表队的林枫五人不能够做到全力以赴发挥出最好的水平状态,遇上复旦、浙大那样的老牌强队,真的会有很大危险。

    关于这一点,当晚电协代表队四人在网咖碰头的时候,曾睿便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十六强分组名单出来了?!?br />
    网咖的包厢内,曾睿的语气一如既往平淡,但是却多了几分凝重肃然:

    “十六进八,这一轮没什么?!?br />
    “但是十六强分成四个小组,我们在A组?!?br />
    “浙大也在A组?!?br />
    这番话一出口,直接让战队其他三人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凛然。

    因为被分配到同一个小组,就意味着如果他们上海电协代表队在十六强晋级,接下来八强的对手,十有**就是浙大战队。

    那是真正的强敌。

    是上一届全国高校联赛的殿军队伍。

    而且华东赛区一共就四个出线全国总决赛的名额,也就是说在之后的八强赛上,林枫五人的上海电协代表队和浙江大学战队之间,便要直接分出生死。

    两强相遇,必有一伤。

    这样的分组,便一下子将上海电协代表队拉到了真正严峻的考验面前。

    而曾睿的这个坏消息说完,林枫也把自己这边的坏消息给说了出来,当听到安欣这两天身体不适的时候,曾睿脸色微微一变,眉头也一下子紧锁起来。

    他同样很清楚,这种时候战队成员出现身体状况,对于战队和比赛的影响会有多大。

    几乎……

    会是致命的。

    张浩脸上露出浓浓担心神色:

    “包子她现在还好吗?”

    “一定要尽快恢复起来啊?!?br />
    曾睿下意识伸手用力地揉了揉额角太阳穴,深吸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所有的问题都要尽最大努力去克服——”

    “今天就我们四个人?!?br />
    “训练照常进行?!?br />
    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曾睿又转而看向林枫:

    “你记得给包子打个电话,问问她具体情况到底怎么样,这样我们才好继续做后续的准备和安排?!?br />
    再次听到这样的话语,林枫也依旧是认真肃然点头:

    “放心?!?br />
    “晚上回去我就打?!?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