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协代表队的战队队员构成一共是有七人。

    五个正式队员和两名替补。

    只不过无论是之前在打交流赛、还是最近两轮的淘汰赛,北京电协代表队都始终是让两名替补队员上场搭配三个正式队员出战,将另外的两名中单上单正式队员藏着没用。

    但即便如此,北京电协代表队所展现出的实力,依旧让华北赛区的各大高校战队为之凛然和震动。

    因为哪怕是北京电协代表队那两个替补上场的队员,实力也完全不容小觑!

    就如同眼下这位耸了耸肩、率先发表看法的小平头替补上单队员,在国服电一就是大师组段位的水平,一手刀妹和剑姬玩得相当惊艳,对线能力相当之强。

    而这样比较起来,刚刚在视频录像画面中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上单张浩,似乎的确会有所不如。

    范元听得微微点头,随即目光扫过战队的其他几人:

    “你们呢?”

    “都说说看法来听听?!?br />
    于是又一个ADC队员懒洋洋举手发表意见了:

    “下路感觉配合一般啊,有几次辅助和ADC的节奏衔接都出现失误吧?”

    “一看就是磨合得还不够好啊——”

    范元皱眉,语气中带着冷意地警告提醒:

    “别太轻视对手?!?br />
    “他们上海电协代表队之前和上海金融学院校队的一队打过友谊赛,可是2比0赢了的?!?br />
    而这时,又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很正常吧——”

    众人包括范元都下意识循声望去,看到的是北京电协代表队的那位辅助队员,后者长相欠佳、戴着的一副眼镜镜片后方一双小眼睛里闪烁着森然寒芒:

    “那支上海电协代表队,应该是他们那个辅助曾睿在负责指挥才对?!?br />
    “那家伙可是之前上海中学的校队队长、电一辅助王者?!?br />
    “打一个上海金融学院校队一队……如果对手还大意轻敌的话,2比0胜利当然不在话下?!?br />
    口中虽然像是在称赞着曾睿,但这位北京电协代表队辅助队员的语气中却带着不加掩饰的森然寒意。

    仿佛……

    他和曾睿有着什么无法和解的仇恨过节一般。

    ……

    不过,关于曾睿的身份和情报资料被提起,北京电协代表队的一众队员脸上神情倒是稍稍变得凛然认真了一些:

    “上海中学战队的那个队长吗?”

    “听说过,好像算是魔都那边高中里面最强的家伙了?!?br />
    “电一辅助王者,单排上去的?”

    “比宏逸还强么?”

    战队的那位辅助队员全名就叫做张宏逸,和曾睿之间有过什么过节并没有太多人清楚,但张宏逸自己的辅助段位也是靠着和朋友的下路双排稳稳打上了电一大师组,距离王者段位也只有一步之遥。

    听着几位队友的议论交谈,张宏逸闷哼了一声,脸色明显地阴沉下来。

    看样子……他对曾睿的敌视仇恨情绪,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还有他们这个中单,打得倒是也挺强的——”

    北京电协代表队的打野队员这样出声评价了一句,周围的其他几位队员也稍稍迟疑、回想了一下刚才那场比赛录像中某人的中单发条的操作发挥表现,半晌也相继点头表示认可。

    身为战队另外一名中单替补的队员有些皱眉:

    “这家伙线上压人好凶?!?br />
    “让我打的话……前期可能会稍微有点吃力?!?br />
    虽然只是替补中单,但实际上这位队员的实力同样也已经在网三打到了大师组分段,能够从他口中听到这样自认不如的话语,的确很少见。

    但随即,又是一道声音带着冷冰冰的气息缓缓响起:

    “无所谓的?!?br />
    “对上他们的话,肯定我要上场?!?br />
    “中路……”

    “交给我就可以了?!?br />
    先听其声、未见其人,却已经能够感受到这番简洁话语中的冰冷傲气和绝对的自信。

    范元的目光也不由得朝着会议桌的正前方望去,视线落在那一张软椅中坐着的那位队员的身上,自己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有郁平你这句话,那就没问题了?!?br />
    言语之中,这位北京电竞协会总部的副会长,仿佛对于这个名为“郁平”的队员,充满了看好和信任。

    而那位郁平仅仅只是点了点头,便仿佛懒得再多说什么。

    对他而言,那支上海电竞协会的代表队伍,根本构不成半点威胁,对方的那个中单也完全没有让他放在心上的必要。

    事实上,他所真正感兴趣的……

    郁平眼中微微燃烧着捉摸不定的战意火焰:

    是自己和那个据说在韩服王者组榜单杀到过第七位的Glee,两人之间……到底谁强谁弱!

    ……

    广州。

    同样是在一处公寓内,广州电协代表队的几位队员包括两个教练还有一个翻译,同样也在开着会。

    墙壁上的液晶屏幕画面中刚刚才播放过两场比赛的录像视频。

    一场是北京电协代表队的。

    另一场自然便是上海电协代表队的。

    两名教练和几位队员也得出了一个和北京电协代表队差不多的结论——

    上海那支电竞协会代表队的中单,实力的确很有两下子。

    可这种事,对于广州电协代表队的几位队员包括教练来说,似乎也都构不成半点的影响或者困扰。

    “Glee,你有什么看法吗?”

    一位战术教练脸上带着客气笑容,目光落在了身旁那位肤色苍白有些病态、嘴唇如同纸薄、双眼却又狭长锋利的男生身上。

    这便是Glee。

    韩服王者组榜单杀到过第七位的顶尖级中单高手。

    韩服民间最知名的几位大神之一。

    连虎牙TV直播平台都专程发出邀约请来做主播的热门实力派人物。

    旁边的翻译将战术教练的询问解释给了Glee,后者听得眉毛微微扬起,薄如纸片的嘴唇勾出了一道极其轻蔑嘲讽的讥笑弧度,随即用一种傲慢的语调说了几句话。

    翻译将Glee的回答又从韩语翻译成了中文:

    “没什么看法?!?br />
    “刚才那场是对手太弱了而已,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br />
    “这种级别的中单,我用七分力就可以解决了?!?br />
    突然间,Glee又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意,随即苍白病态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森然的笑容,又伸出手比了一个“五”的数字。

    这样的手势,在场所有人都能直接看懂——

    Glee的意思是,不用七分力。

    只需五分力,他就可以将那个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中单彻底碾碎。

    ……

    来自北京、广州两家电竞协会代表队的评价,自然是落不到林枫等人的耳中。

    接下来马上就是华东赛区的三十二强淘汰,上海电协代表队的五人也要更加抓紧地开始投入到新一轮的紧张集训当中。

    不过,这一天的林枫,却在训练的时候稍稍有些心不在焉和走神。

    因为就在昨晚,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自海外的国际长途电话。

    打来电话的,赫然是那位林枫最为崇拜敬仰的一号前辈。

    而这次,电话那头那位上世代职业电竞圈的真正传奇存在、并没有和林枫有太多的闲聊。

    对方仅仅只是语气随意而简单地和林枫说了几句话。

    一个消息。

    外加一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