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当年,林枫的这几位昔日的同伴队友,实力未必是在整个世界职业电竞圈内能够称霸最强,但每一个人单独拿出来,在各自的位置上的实力水准依旧堪称顶尖级别。

    不亚于现如今的“世界七王”。

    打野的十一,当年甚至可以力压台湾刺杀者战队的“念十三”一筹,而后者现在已经是台湾第一打野、位列世界七王之一。

    辅助的阿秋,当年那份强势激进的打法风格几乎在世界职业圈内都堪称独一无二,是极具侵略性的狂放与张扬。

    如果说现今北美Season战队的辅助队长Autumn被称作“肃杀之秋”。

    那么当年林枫的那位昔日辅助同伴,便是与这尊四皇之二截然不同的“凌厉之秋”。

    还有……

    便是ADC位置上的阿默。

    与阿秋的辅助风格恰好相反,身为当年战队ADC位队员的阿默打法风格却是无比的沉稳,甚至稳定到令对手都心惊肉跳的忌惮程度。

    当年公认世界最强的ADC补刀。

    还有那份无论是身处怎样的劣势都能够稳住自身发育的抗压能力。

    圆融而颠扑不破的气场,作为一名ADC,那个时代的阿默几乎是无数职业战队ADC选手仿效的榜样。

    这样的下路两人,一个侵略如火、一个不动如山。

    如同最冷静的冰与最炽烈的火的完美融合。

    那便是林枫他们当年的战队。

    ……

    林枫低着头,安静地沉默着。

    在那个遥远的S1年代,他们距离梦想就只有一步之遥,可是最终却与世界总冠军的奖杯失之交臂。

    那便是遗憾。

    深重而巨大的遗憾。

    从田天口中得知了昔日那几位队友现如今的近况,像是对于阿秋和阿默回归到最平淡却安宁的现实生活,林枫觉得是该为两位伙伴感到欣慰和高兴的。

    但他却止不住地会难过。

    因为他太清楚地知道阿秋和阿默两人曾经在这个职业电竞的领域取得过怎样令人崇拜仰视的成就,那么就更清楚当这一切都随着现实在时光中化为尘埃散去时……

    那份放下了梦想的心情会有多么复杂和沉重。

    是真的甘心地放弃了当年追逐的梦想吗。

    是真的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如今的平淡吗。

    还是被迫不得不这么接受现实?

    林枫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攥握得很用力,指甲微微嵌入掌心、有些发疼。

    还是……

    因为当年他那样不顾他人感受的离去,才是罪魁祸首。

    ……

    回到家,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林枫还在低头沉默着、一声不吭。

    坐在林枫对面的苏雪端着碗筷,忍不住纳闷地看前者:

    “你不吃饭?”

    “哦,吃过了?!?br />
    “……那你还打了饭坐这儿发什么呆???”

    林枫茫然回神,又“哦”了一声才放下碗筷,继续低头怔怔出神。

    苏雪无奈:“你这是又怎么了啊……有心事别憋着要说啊,说出来让我听听,说不定还能帮你开导开导呢?”

    说着苏雪也忍不住头痛捂额:

    “屁点大的小鬼,怎么最近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

    “前阵子也这样才刚好不久呢、现在又这样,难道真是季节到深秋了心情也跟着一块儿变了?”

    林枫用力地揉了揉脸,打起精神:

    “哦没啊?!?br />
    “雪姐我真没事~”

    苏雪狐疑地又看了看林枫:“真的?”

    林枫重新精神振作:“真的!”

    随即他话锋一转便把话题转到了另一件事上:

    “哦对,雪姐你这边最近怎么样?直播间还好嘛?”

    苏雪的注意力也被移开:“直播间啊,还不错呢,现在每天都有一百多新增关注,人气反正是稳稳上升了哈哈哈——”

    说着苏雪突然又有点郁闷:

    “不过自制视频这边倒是有点小问题?!?br />
    ……

    之前最早的时候,苏雪下了决心要往游戏节目视频这条路上也去走一走,一开始的时候是找林枫帮忙打素材,但后来发现这样的素材自己解说起来不适应,就重新换成自己打。

    后来她也的确靠着自己的努力,打出了一场还不错的金克斯视频素材,再做好了解说就甩给了左悠悠去做后期。

    而在后期剪辑制作方面,左悠悠的能力也真不是她吹出来的。

    水平的确过硬。

    等苏雪拿到左悠悠剪辑完毕的成品节目视频,简直是要惊为天人,如果是第一眼看的话她自己都要以为这是哪个专业LOL游戏视频解说的作品了,效果看着相当不错。

    然后她就兴冲冲拿着视频去各大LOL视频网站投稿了。

    投了,也审核通过了。

    但是上了一两个小推荐位置,最近一两天时间下来,她的这期金克斯视频成绩和反响却颇为一般。

    哪怕有着直播间这边的一帮固定死忠老粉丝过去帮忙刷回复和点赞,可是在吸引视频网站上那些新玩家观众的效果方面,则是不太理想。

    基本上,除了老粉丝刷清一色好评之外,其他的很多留言评价都很难听,全是喷子:

    “又来个新解说?”

    “金克斯玩得跟屎一样也好意思出视频?”

    “啧啧就这水平我也行啊?!?br />
    甚至还有些素质更低的,连视频都没看纯粹过来刷恶心人的评论,各种脏话看了都让人火气噌噌噌往上涨。

    而苏雪更多地是感到沮丧。

    因为她发现这条路子好像比她想象的要更加难走,想要从游戏视频这边吸收新粉丝、反哺到自己直播间这边,这个计划实在太理想化了一些,现实却如此残酷。

    “哦,正常的嘛?!?br />
    林枫给苏雪加油鼓劲儿:

    “雪姐你至少还有老粉丝帮忙撑场面呢,其他那些纯新人解说,视频下面被喷得比你惨多了!”

    苏雪勉强打起精神:“你要这么说倒也是……反正继续努力吧,再做几期,希望之后的成绩能慢慢好起来?!?br />
    “放心放心,肯定会的!”林枫哈哈笑:“梦想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嘛!”

    苏雪白眼,没好气:“你倒是又积极乐观起来了???刚刚谁在那边愁眉不展的?”

    “唔?有吗?”

    “靠还不承认!”

    “哦本来就没有嘛!”

    两人许久未有这样氛围轻松的饭桌上的交谈。

    而林枫的心情也的确重新变好起来,同时他也在心中认真做出了一个决定——

    接下来。

    比如寒假。

    一定要找机会,去见一见阿秋、十一他们几个人。

    然后,可以的话,认真地当面道歉。

    ……

    要说寒假的话,距离现在还早着。

    沪上十六校联赛也结束了,对于电竞社战队的众人来说生活又回归到平静的日常当中。

    继续学习上课。

    认真埋头做作业复习、备战高考。

    哦,当然也不全是这样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

    像是电竞社这边,在电竞社战队拿下了沪上十六校联赛的冠军之后,立刻学校里又有一大批同学慕名而来,无比热情积极地想要报名入社。

    对于这种事,身为电竞社大姐头的任柔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大笔一挥、能收的全收下了。

    而哪怕没有了校外比赛,电竞社内部平时也经常要继续举行日常的社团活动。

    像是林枫、唐冰瑶这样的电竞社战队的高手,也义不容辞地要出来为电竞社里的社员同学们做一些指导和教学。

    林枫原本是挺懒的。

    之前任柔每次都得盯着他各种催促威胁逼迫才能让他去一次社团活动,给社员同学们打打教学赛,就这样林枫还经常趁着任柔不注意就偷偷摸摸开溜闪人。

    但自从安欣也加入电竞社之后,任柔在这方面的工作就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督促林枫不要偷懒?

    当任柔苦口婆心将这份任务交到安欣手上的时候,少女听得偏了偏头,脸上露出招牌式的和善微笑:

    “放心吧?!?br />
    “有我在,他偷不了懒的~”